《沉默(Silence)》

'Silenc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沉默,就只是沉默而已。
 上面完全是一片空白,若謂有任何意義,均只是讀者憑其幻想而賦予的。)

==

簡單評分:

從缺

==

馬田叔講故事,其實並無失手,不過此故事於我實在無半分共鳴。

戲中人的掙扎、苦難,既無意義,也無任何感覺。宗教,信仰,本來就是虛惘,為此等事「承受」苦難,其實只是自我滿足而已,既看不出美,亦看不出意義。(勉強要講,整個故事最能表達者,其實正是這回事之徒然及無謂。信仰是虛的,但人所受的苦難痛楚,卻是實在的。兩個棄教神父,或許正是有此覺悟。無謂的宣教,其實遠遠不及讓人避開現世的苦難實在。)

遠藤周作的小說,原本就是以日本人為對象,其背景當然為讀者所熟知,但馬田叔照原樣去拍,對外國人而言就少了點歷史脈絡。戲中所述,對耶教迫害最盛的時代,其實乃緊接「島原の乱」而來;井上政重(戲中描寫得非常精彩的角色)擔任的宗門改役,其實亦是該場叛亂/內戰之後才設立。禁教雖非自天草の乱而始(沢野忠庵叛教,亦在此之前。),但其越演越烈,終究是出於政治、政權維穩為要,與幕府鎖國有連帶關係。如此再看戲中通譯(浅野忠信)三番四次講「踏み絵」其實只是形式,當更有層次。

(【頭盔】當然又不能以現代的「宗教自由」觀念去看。)

再者,耶教在故事中以受害者的姿態出場,其實不無諷刺意味。在掌權的地方迫害「異教」徒,隨著殖民者的步伐以各種手法迫土著改信易宗,此等惡行正是一神教之所長。在日本傳教遭逢挫折,也不過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剛好而已。《Freddy vs. Jason》、《Alien vs. Predator》、《貞子vs伽椰子》,哪能分得出正邪?無辜者,從來只是被蠱惑的平民。

沉迷鬼神,不如做好一個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