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

'Their Fines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本作其實並非抽水作,雖然劇情以一部關於Dunkirk的戲中戲作引,看著又覺得是否Dunkirk根本無所謂;但若非Christopher Nolan有套《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又未必有機會在香港放映;與Nolan的大片同一週上映,幾可肯定是刻意安排。Sam Claflin算叫得出名,但號召力恐怕不大;Uncle Bill雖好,但因為他而引入一部戲,也太難以想像。食住條水,才有些許賣點。

本片以兩名編劇做主角,這部戲本身編得如何就頗惹人興趣。

嚴重的缺失講不上,中規中矩,節奏不錯,應有皆有。主角的設計王道,只是衝突/難關都解決得太輕易,難掩走過場的味道。適時先輕鬆幽默,再立即一轉氣氛,技巧圓熟。(遇空襲,百貨公司外那一幕為最。)一眾角色典型但不難看,轉變(如有)亦一如所料,無驚喜也無驚嚇。戰爭,社會,成長,愛情,友情,每樣都有點,寫得也不算差。舒服,但也僅止於舒服。無味道。

整部戲都無冒險,安穩,人畜無害,熟手砌成應有的樣子。我再重申,實在不難看,但又不太值得花時間。只將一堆看慣見熟的材料堆砌成形,縱使不鬆散不難看,又有何意思呢?欠缺靈魂,少了一團火。不難看,但應該很快忘記。

最有趣者,倒是戲中戲與主線劇情和細節的呼應。

編劇如何從現實、從生活取材,又如何憑其巧手,織入電影之中。不同人物的對白語句,人物(尤Uncle Bill在戲中、在戲中戲中)變化,都舖排得細緻。男主角和女主角在海邊看開鏡拍攝、食薯條一節,對白和事情都埋線埋得很明顯,到尾段呼應,又是不難看,令觀眾平穩安心。(「係囉,都估到係咁架喇。」/「係囉,之前邊處都咁咁咁架啦。」)

稍有驚喜,是戲中發行商要求更改戲中戲的結局,要以道德純潔的方式解決三角戀。部戲卒之亦是如此解決。而且,也都是在火車站的佈景前。

本片最好玩的,就是這些小節。

==

簡單評分:

C++(☆☆☆)

==

為何寫這部,反而不講Nolan的《Dunkirk》?其實正是要講。

Dunkirk》不用令觀眾舒服的手法,不用令觀察安心的舖排… 其餘「好」在哪裡,九萬幾人寫,不寫了。但大致上,感覺跟這部《Their Finest》幾近完全相反,這部玩的是對白,《Dunkirk》剛巧玩的多是「無對白」,用動作,用氣氛,用場景交代… 有新鮮感,有火。

但我亦不喜歡。

是不差,甚至不怕講,算好,但我不喜歡。我覺得Nolan拍錯了。味精落得太多,重手重鹹。最明顯是其配樂,但其實畫面構圖亦有同一毛病,太刻意太用力去推、去撩觀眾情緒,看了一陣已經太疲倦,麻木了。(類似《飛鳥俠》的問題。)戴耳塞入場,觀感可能更好。

一部欠性格味道,一部則太濃太過火。

 
 
 
 
 
 
 
 
 
 
 
 
 
 
 

就只差那一步,才更令人惋歎。

《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

'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期望實在很影響觀感。

既已知道人類不懷好意,何以放虎歸山?一集中對人的態度反覆過多亦欠妥。更重要者,既已知有危險,既已打算逃亡,為何警戒如此鬆懈?實在是處理不當的漏洞。只為了推動後面故事,草草處理這段引子,可謂本片最大污點。種下了個人的仇怨,半套戲就「順理成章」地變成西部復仇片,風格轉變實在頗難接受。此《猿人》reboot系列,頭兩集格局宏大,精彩;今集忽然變成凱撒復仇記,只是一個「人」的旅程,族群的發展退居次要,似乎不是那回事。

後半,族群原來落入仇人手中,但那解釋也是太隨便、太巧合,又一(較小)污點。這一部份,末世cyber punk + 監獄/奴隸逃亡,戲碼太熟口面,敵人首領(一貫)太低B,逃亡行動太簡單。到關鍵一刻,那條線實在舖得太長也太露骨,其悲壯贖罪感早已消退,效果不彰。最後人類相殘,收拾殘局乃自然之力。凱撒完成使命,也為自己的愚蠢付上代價。

期望的落差,諸多漏洞缺失,乍看確是比前兩集失色,但散場後再細想,儘管有此等缺失,卻仍是精彩,只是要換個看法。

第一集,凱撒由個人的成長,到帶領族群遠離人類;第二集,帶領族群和人類相處/對抗,擺平族內反叛,心中已種下了刺。到第三集,凱撒這角色已老,是時候收結。由個人到族群,到尾自然要回到個人。非常傳統的英雄之旅。當然,個人的故事,個人的旅程,以小見大,其實也牽扯到猿人、人類兩族。

第一集,凱撒在人類的愛之中成長,到結局回歸到猿人族群;第二集,Koba正是凱撒的反面,在猿人和人類的關係之間掙扎。到第三集,當然就要回應凱撒如何看人類、如何對待人類、如何與人類相處。(另一方面,也是人類如何應對猿人冒起。)Koba象徵凱撒的陰暗仇恨,則Maurice就象徵凱撒的慈愛和善。與前兩集不同,這一集要以神話英雄的角度看。

轉一轉角度,觀感截然不同。甚至由最後一幕回看,凱撒帶領族猿到達應許之地,那一片祥和喜樂美好的景色,與整部戲的末世肅殺之氣格格不入,但看成是神話化的處理,則又可以接受。Maurice最終暗/明示凱撒的事蹟會流傳後世,其實我們看了兩個半小時的電影,也不必是《猿人》世界的正史,或許根本就是《猿人》世界的創世神話。先前所講的瑕疵,亦可藉此放過。

光頭上校除了是軍閥,更是末世cyber punk的教主,甚至偽神,犧牲其獨子,妄圖挽救人類。凱撒乃其族猿,在暴君手下被逼當奴隸,被縛在「X」字型架上受刑,被猿人叛徒施虐,最終又被悔過的猿人所救。人類自相殘殺,猿人趁機逃走,但仍要靠大自然的力量摧毁敵人。敵人之覆滅,既是自招,也是凱撒的命運。帶領族猿穿越沙漠,到達應許之地。根本是西方神話元素大雜燴。

偽神死後,凱撒逃走時扯下了著火的美國國旗,人類殘存的軍事力、最後的強國,人類文明的最後一點火,就由其拉下帷幕。

兩雄對峙的最後一幕,教主身染最懼怕的惡疾,已失去人之為人的理性、智慧、言語。在強大的凱撒面前,只能乞求一死。凱撒的英雄之旅,到此達到高潮。仇恨和慈悲鬥爭,要當下親手雪恨,還是剝奪仇人僅餘的人性尊嚴,由得他屈辱偷生?最終將手鎗放在敵人身邊,容其自行了斷,保全最後一絲尊嚴。

凱撒由本集起首相信人類仍有善意,到放虎歸山連累妻兒,整部戲大部份時間都對人類懷有恨意。其慈愛的化身Maurice,收留失去言語的女孩,凱撒最終正是得到女孩的救度。清水、穀物、布偶,不僅令凱撒恢復體力,最終亦令其回復常性。凱撒的英雄之旅,由幼年由人類養育開始,最後亦得人類女孩善待;由病毒增進凱撒智力開始,也由病毒剝奪人類智力而終。

上校以理性、智慧、言語為人之本,想盡辦法挽救,但最終亦要喪失為人的資格。而其實,教主及其教眾在此之前早已失去了人性,早已不是完整的人了。凱撒以為可向人類展示「猿人並不野蠻」,卻未知人類早已遠離文明教化。女孩保存了人性良善純真,卻無人的理性、智慧、言語,更誤以為自己是猿人,其實兩邊「不是人」。凱撒及其族猿勝過人類,也比人類更「人類」。

或許人類從來就非妄想中的「人類」,既不理性,亦無智慧,也無美善。

猿人稱霸,就在於他們更配被稱為「人」。

人類滅亡,人類長存。

==

簡單評分:

A(☆☆☆☆☆)
(一邊寫,分數一邊改。越寫,越喜歡這部戲,分數越改越高。)

(本片也留了尾,這猿人世界「有排玩」。凱撒是第一隻智慧猿人,但不是唯一一隻,帶領的族群也不是唯一一群。本作新加入的Bad Ape正開啟了這一條線。病毒散播,世界各地的人都會受難,世界各地的「非人」猿類都會受惠。這猿人世界如何發展?猿人的歷史,猿人的善,猿人的惡。比照人類的歷史,有善有惡有鬥爭,有排玩。猿人的故事,也就是人類的故事。人類,畢竟也只是猿。I’m an ape. We all are.)

《蜘蛛俠:強勢回歸(Spider-Man: Homecoming)》

'Spider-Man: Homecoming'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其實,入場是想看新梅姨Marisa Tomei,尤其關注鐵男RDJ會否背著Pepper Potts偷食。(上次兩人一見面,Tony Stark立即成個勞比度叔叔咁,真係好有嫌疑架喎。我成日覺得勞比度叔叔唔係睇中戴志偉,係睇中戴志偉阿媽… 因為戴志偉阿爸去行船,長年都唔喺屋企… 完全謎片劇情… )

妄想無咁容易成真,梅姨戲份少得可憐,根本只是客串性質。

講返部戲。有Marvel Studio插手,果然比較正路。遊走於超級英雄片和青春校園片,平衡拿捏得還好,最正確的決定以輕鬆風格貫穿整部戲,總算能將Peter Parker兩邊的身份連接起來。不過,也實在很勉強。一如蜘蛛仔努力射蜘蛛絲,想將被切開兩截的渡輪連繫起來,幾近成功,但仍是差一點點。分隔兩邊的洪溝太大,違和感始終消除不了,吃力不討好。

奸角Vulture乃本片最精彩之處,角色設計本身已有味道,Michael Keaton則為其添上血肉和深度。校門前跟Peter Parker那場對手戲,可謂整部戲的高潮,真.蝙蝠俠/飛鳥俠的氣場,造就近年最佳的超級英雄片奸角。不過,那場是高潮,之後就走下坡了。為了遷就蜘蛛仔青少年成長的主線,整部戲的格局本身就小,尾段那場打鬥也草草收場。

鐵男轉演傲嬌型男師傅,但問題是太型太瀟洒太勁,咁蜘蛛仔仲有咩好做呢?師傅太厲害,又專門在危險關頭出手(否則又無以顯身手和場面),蜘蛛仔的難關都過得太容易,欠驚險,欠挑戰,欠血汗。不論以超級英雄片或青春校園片標準,都不夠熱血。(太厲害的師傅,比如劍心中的比古清十郎,其實只適宜隱居… )而且,Peter Parker太乖,或許也是Marvel太正路之弊,青春校園片不多點行差踏錯,不多點年少反叛,其實多數都不好看。

(不過鐵男實在好睇,跟蜘蛛仔的師徒關係也不難睇,只是太普通、太熟口面而已。在印度那一小段,舖梗舖得太明顯,也太膠,用力過度。但整段關係,在MCU世界也算有若干新鮮感。鐵男由初出道,到打完外星人有PTSD,到今集變成師傅/代父,其行為、心態變化雖非本作重點,但角色老得自然,或許比蜘蛛仔本身的成長更好睇。)

除了奸角,另一精彩處乃MCU世界的細節,戲中不停出現的美國隊長宣傳片實在太正;但美國隊長戲份幾乎比Marisa Tomei更多,實在太過份囉。片尾彩蛋又無梅姨!明明是今集女主角及最大賣點架嘛!

==

簡單評分:

B-/C+(☆☆★★)
(故事正路,有若干場面看,風格不錯,節奏也好,娛樂一下是合格有餘,算中等偏好,但未有更進一步或大膽嘗試,則令人有點失望,頗為可惜。不過此年齡層的超級英雄也算MCU世界的新嘗試,或者可以放長雙眼睇定啲,發展潛力不少。但重點係,下次Marisa Tomei要有多啲戲份囉。)

《香港製造》

淪陷廿年悼念活動。

A post shared by Hau Chun Yu Sam (@samhau83) on

淪陷廿年當日,朝早看了《今晚打喪屍》,晏晝重看了《香港製造》。
(理念不同的散步活動,已無去幾年。自選悼念活動,先看一場新出品港產片,再步行出油麻地看一場經典修復片,然後再步行回家,來回六公里半,尋思,順便消減脂肪。想來,步行也只剩下這兩重意義了。噢,或許還可以籌款。我也身體力行「捐獻」予兩部港產片了。)

《香港製造》一出已是instant classic(此處可完全按字面解,真的拍成當下已是經典,今日回看當然更清楚。),青年的躁動不安,既普世又在地。抽離地看其情感、人和社會,是一重看法;放回香港的時代脈絡之中,又是一重看法。由故事,到人,到景,畫面,甚至單位內的間隔和床上的布置,幾近任何角度都已寫盡,近日又有更多廿年回顧,再寫也難有新意。

係,標題呃人,根本唔係講《香港製造》。

前一段講其屬「instant classic」,其實亦是呃人,只是寫文想當然,套戲面世之時,我根本無睇過。究竟是幾年前「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先看,還是不知何時重映看過,或者早已看過碟?無印象。幾年前看,當然感到震撼;今年再看,只有更傷感。成年人或是北上尋歡,或是無力自顧撒手逃走,屠中秋被拋棄,隻身面對歹毒的榮少和肥陳(其實也不過是底層嘍囉頭。),如同香港或香港人一樣無出路。

1997年,應該中二,其實無甚印象,或許有中二病,最關心的是Magic抽中咩卡(抽Fifth Edition好似中過City of Brass),副deck勁唔勁,暑假第N次重睇金庸小說,全年最震撼新聞是安室奈美惠結婚。「共產黨好~恐~怖~」,也是多年後看黃子華楝篤笑VCD時才識得笑,越驚,就越笑。當年(± 一年)以為本《基本法》係真架嘛,仲無聊到玩過問答比賽,收到本硬皮版當紀念品。

十三四歲,仲細過阿屏,又何來覺得整個世界都是壞人,個雞棚搭得靚一靚其實正是要呃㞗你?細路俾人呃其實都算正常。(係,係有利益衝突,擺明為自己當年白痴開脫,乜都係年青時犯下的錯。)(又,教訓是,花時間重睇金庸小說可以,但每重睇一部之前,要先重睇一次《連城訣》。)況且,就算無俾人呃,也不見得做得乜出樣。(咪中二病以為自己好勁。)

廿年過去,果然係無做到啲咩。

唔只我一個人無做到啲咩,係成個香港都無做到啲咩。你想搵獨角獸,最後只係執到隻山羊。(《Despicable Me 3》)你發夢係天地雙龍(《今晚打喪屍》),其實係阿龍,唔係姓成嗰個(《香港製造》)。(又,這真是這廿年的時代洪溝,今日再拍,對白恐怕要改成:「阿龍,好在唔係姓成嗰個。」)想拍成一部CULT片,幾乎拍咗部㞗片。未算衰(起碼無《變形金剛5》咁衰,嗰部簡直每一秒都令人難受。衡工量值,《今晚打喪屍》贏成程馬拉松。),但實在甩頭甩骨,講唔上好。

或者,香港人實在太心急,只爭朝夕。外賣仔阿蛋、地產佬,此等枝節不太差,但頂多算偶有佳句,骨幹太虛撐不起部戲。唔係「我信我打得贏,驚都要衝」就打得贏雞怪。無得急,練好基本功很重要。物質的局限,正要由功夫搭救;過期菲林,反而成為《香港製造》凌厲影像的標誌。肥陳手下、刀莊老闆、三件學生… 周邊角色其實亦不少,但未見凌亂,各有特色。

練功又悶,又無光環,唔包成功,可能練幾十年;甚至練幾十年,仍未有合適時機,卒之再教出一堆人,一齊又練幾十年,仍未知邊個打得低雞怪,街上就繼續喪屍橫行。現實是,你既非超人,亦無件榮少咁傻仔搵你做大事,無啦啦送個機會俾你。「有人出得起錢,自然有人出力。」(《香港製造》),解決問題的兩大對策,無錢,咁起碼可以練力,不是蠻力,練智力,更要耐力。

知道要打雞怪,慢慢練,兩樣,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