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

淪陷廿年悼念活動。

A post shared by Hau Chun Yu Sam (@samhau83) on

淪陷廿年當日,朝早看了《今晚打喪屍》,晏晝重看了《香港製造》。
(理念不同的散步活動,已無去幾年。自選悼念活動,先看一場新出品港產片,再步行出油麻地看一場經典修復片,然後再步行回家,來回六公里半,尋思,順便消減脂肪。想來,步行也只剩下這兩重意義了。噢,或許還可以籌款。我也身體力行「捐獻」予兩部港產片了。)

《香港製造》一出已是instant classic(此處可完全按字面解,真的拍成當下已是經典,今日回看當然更清楚。),青年的躁動不安,既普世又在地。抽離地看其情感、人和社會,是一重看法;放回香港的時代脈絡之中,又是一重看法。由故事,到人,到景,畫面,甚至單位內的間隔和床上的布置,幾近任何角度都已寫盡,近日又有更多廿年回顧,再寫也難有新意。

係,標題呃人,根本唔係講《香港製造》。

前一段講其屬「instant classic」,其實亦是呃人,只是寫文想當然,套戲面世之時,我根本無睇過。究竟是幾年前「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先看,還是不知何時重映看過,或者早已看過碟?無印象。幾年前看,當然感到震撼;今年再看,只有更傷感。成年人或是北上尋歡,或是無力自顧撒手逃走,屠中秋被拋棄,隻身面對歹毒的榮少和肥陳(其實也不過是底層嘍囉頭。),如同香港或香港人一樣無出路。

1997年,應該中二,其實無甚印象,或許有中二病,最關心的是Magic抽中咩卡(抽Fifth Edition好似中過City of Brass),副deck勁唔勁,暑假第N次重睇金庸小說,全年最震撼新聞是安室奈美惠結婚。「共產黨好~恐~怖~」,也是多年後看黃子華楝篤笑VCD時才識得笑,越驚,就越笑。當年(± 一年)以為本《基本法》係真架嘛,仲無聊到玩過問答比賽,收到本硬皮版當紀念品。

十三四歲,仲細過阿屏,又何來覺得整個世界都是壞人,個雞棚搭得靚一靚其實正是要呃㞗你?細路俾人呃其實都算正常。(係,係有利益衝突,擺明為自己當年白痴開脫,乜都係年青時犯下的錯。)(又,教訓是,花時間重睇金庸小說可以,但每重睇一部之前,要先重睇一次《連城訣》。)況且,就算無俾人呃,也不見得做得乜出樣。(咪中二病以為自己好勁。)

廿年過去,果然係無做到啲咩。

唔只我一個人無做到啲咩,係成個香港都無做到啲咩。你想搵獨角獸,最後只係執到隻山羊。(《Despicable Me 3》)你發夢係天地雙龍(《今晚打喪屍》),其實係阿龍,唔係姓成嗰個(《香港製造》)。(又,這真是這廿年的時代洪溝,今日再拍,對白恐怕要改成:「阿龍,好在唔係姓成嗰個。」)想拍成一部CULT片,幾乎拍咗部㞗片。未算衰(起碼無《變形金剛5》咁衰,嗰部簡直每一秒都令人難受。衡工量值,《今晚打喪屍》贏成程馬拉松。),但實在甩頭甩骨,講唔上好。

或者,香港人實在太心急,只爭朝夕。外賣仔阿蛋、地產佬,此等枝節不太差,但頂多算偶有佳句,骨幹太虛撐不起部戲。唔係「我信我打得贏,驚都要衝」就打得贏雞怪。無得急,練好基本功很重要。物質的局限,正要由功夫搭救;過期菲林,反而成為《香港製造》凌厲影像的標誌。肥陳手下、刀莊老闆、三件學生… 周邊角色其實亦不少,但未見凌亂,各有特色。

練功又悶,又無光環,唔包成功,可能練幾十年;甚至練幾十年,仍未有合適時機,卒之再教出一堆人,一齊又練幾十年,仍未知邊個打得低雞怪,街上就繼續喪屍橫行。現實是,你既非超人,亦無件榮少咁傻仔搵你做大事,無啦啦送個機會俾你。「有人出得起錢,自然有人出力。」(《香港製造》),解決問題的兩大對策,無錢,咁起碼可以練力,不是蠻力,練智力,更要耐力。

知道要打雞怪,慢慢練,兩樣,夠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