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白夫人的誘惑 (Lady Macbeth)》

'Lady Macbeth'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戲好睇,沉鬱、冷(連自由的戶外也是冷的)、壓迫的氣氛尤佳。女主角Florence Pugh確是不錯。(其實我不知道她是誰,此後可留意一下。)僕人Anna(Naomi Ackie)也十分搶戲。不過,想講的卻不完全是電影本身。

姑勿論編劇和導演本身有何盤算,但起碼由宣傳(包括戲院寫的簡介)到評論(我約略看過爛蕃茄上的摘錄),大都形容女主角Katherine為惡毒婦人。(亦即題目所喻的Lady Macbeth。)但在戲院一個半小時,除了在偏廳動手那一小段(或許也包括隨後的一小節),實在不大看得出她有何歹毒邪惡。

從定義上講,人多那一方算正常,那必然就是我不正常了。

刻薄專制的老人,以一塊瘦田的代價,「買」Katherine為兒熄;其廢渣兒子,同樣刻薄兼無能,既不喜歡買回來的老婆,但又不敢反抗老父,只想整天將她關在室內,晚上則叫她脫光面壁,自己打飛機了事,中段又乘機一走了之,後段再出場又想再度壓迫,只是女主角已不再就範。

本為自由人,被賣入封閉的國度,不得已對抗壓迫,推翻專制暴君。嗯。又有幾惡毒呢?倒還更似是英雄。落毒殺害家翁,封住門口,倒一杯奶茶,靜候門板後的敵人消逝,細聽那垂死掙扎的聲音,簡直美妙。贏,而且要贏得優雅。倒是後來太鬆懈,第二度下手就不夠俐落。(眼光也差了點,看上的姦夫太廢;其廢,到尾段更為明顯。)

或許時勢使人代入角色,跟她一同看著那道門板,只覺得大快人心,甚至能嚐到那杯奶茶之甘甜。

女僕Anna是Katherine反抗的受害者嗎?她一臉無辜,絕不代表她真的無辜。從初段,Katherine不過追尋行動自由,她已有從中阻撓。就算只是順從命令,也是暴政幫凶。後來,也是她去向牧師「報寸」,那更是自覺自主的行動。自己甘心為鷹犬,又怎能埋怨別人不將她當人看待?到首次起義,也是她自己(以其態度)拒絕加入義軍。最後成為革命炮灰,怪不得人。

好,到最後一件,唯一算得上惡毒之舉。

本以為高枕無憂,誰知殺出一件「老公私生子」,更拖多一件假虎威的霸道老狐。那小孩,或許是故事中唯一無辜受累的人。其實Katherine本來也未必動殺機,最礙事的只是那隻老妖狐,但那根源稚子本身也不太討厭;姦夫受辱,反而是導火線。(而有機會時,那廢人又不敢自己出手;末尾更令人作嘔。)但且都放到一旁,就當完全是Katherine自己起了殺意,又如何?

自由的生活本已到手,但舊勢力的亡魂又再回朝,就算本身並無惡意,卻有人能借其權勢作惡。究竟要斬草除根,以免後患;還是故作仁慈,犧牲自己?人若不能自保,任何漂亮說話都只是膠論而已。兩相權衡,結果是很明顯的。殘酷嗎?殘酷。革命不是請客食飯,誰說英雄要潔白無瑕?

雙手有點血腥的英雄,比虛假的硬膠塑像還可愛得多。

==

簡單評分:

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