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五則:《萬惡金錢(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芳華(芳华)》、《分貝人生(分贝人生)》、《縮水人間(Downsizing)》、《希望在彼方(Toivon tuolla puolen)[The Other Side of Hope]》

(戲又真的不及現實好睇。由當權者濫權橫手肆意非為,到無權的政壇大老不將別派人物當人類看待。精彩,好睇。電影中的世界荒謬,人物醜惡,又怎及得上現實半分。)

###

《萬惡金錢(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

部戲感覺是,長了三份一,或者短了三份一,又或者總之不完整。

謂其長了三份一,是中間三份一太拖。Getty三世被擄,中間幾個月,重重複複,事既無進展,人亦無甚變化或行動。嗯,其實想到這裡就覺得老Getty睿智非常,除了磅水會惹人綁架其他親人(經典薯片廣告謂:「請得你食,咪要請晒全世界人食?」簡直深得此說之精髓。),綁匪都唔急,又唔傷人又唔殺人,那真的不妨等等。但看戲,中間一段真的很悶很無聊。

謂其短了三份一,是Getty三世遭囚禁幾個月,究竟有何事情發生過?細節欠奉。Mark Wahlberg 大部份時間行行企企,又究竟做過甚麼?除了開首見過幾件閒人,幾乎毫無用處。但更大問題,是 Christopher Plummer(即老Getty)。無疑,他的場口都頗精彩,各種不同的心思想法交纏,但總有點不足,太零碎。

他的想法究竟如何?部戲似乎無令人滿意的答案,甚至無嘗試完整回答,只是拋出幾個片段,然後叫觀眾自己腦補。這角色才是這部戲的重心,才是「世界首富唔肯磅水救個孫」這件事的矛盾所在,但在整部戲佔不了多少份量,佔不了多少編幅。很怪。甚至被綁的Getty三世,後來如何?有何變化?竟也都略去。(又,Getty二世也都幾乎無戲。)

用以填補的材料。例如:首批綁匪頭目的人情味,生硬牽強;逃出生天後一場大龍鳳追捕,虛假無謂。前者,還可說是用作對比有錢人之無情云云;但後者,究竟有何作用呢?為一套思考不夠深刻的悶戲加一點刺激?

莫名其妙。

==

簡單評分:

B- -/C+(☆☆☆★)

###

《芳華(芳华)》

很可怕。

不理這是否經過審查後才如此的成品,或是原本寫的時候就是如此,又或者這樣或者那樣,總之只以銀幕上看到的成品論:很可怕。

若干作者/寫手,或可以腦補出幾處「批判」的細節,或云匪軍文工團/共黨內部的階級/出身歧視,或云後來退役傷兵之景況,或云低級官吏(是,奸角永遠都是低級的)作威作福,等等,如此這般。但這些根本不重要。就算全部屬實,就算全部有根有據,就算全都是作者心意,那連「小罵大幫忙」的「小罵」都算不上,根本可推說是每個社會都有的問題就算了,算得上「罵」嗎?

整部戲的重點,是將那一段文工團生活拍得如斯漂亮,根本是當青春片、寄宿校園片、追憶過去美好時光片去拍,所謂團中「黑暗」,頂多就是「校園欺凌」般的橋段,看清幾名要角的人物關係,其實就十分明顯。可怕的是部戲幾乎將一切意識、一切思想都抽空了,只留了共軍的形相,美化成一段青春的記憶。最可怕是,還真拍得漂亮。不是「偉光正」那種樣版,而是有青春活力的漂亮;角色為編劇化身的 鍾楚曦 亦拍出魅力,難怪入圍新人獎。

部戲,共軍八一電影製片廠有份拍的。

這遊戲,對手是越來越玩得圓熟了,不可怕嗎?

==

簡單評分:

B++(☆☆☆☆)
(將政治宣傳拍成青春片,不論當是看青春片,或看政治宣傳片,都實在拍得漂亮。整件事都很可怕。硬實力,銳實力,老早被遠遠拋開了;軟實力這一項,其實對手也都學了許多新招,耍得也熟。光等人自爆是無用的。若被拋開太遠,一旦爆了,也不會把握到機會。令人擔憂。)

###

《分貝人生(分贝人生》

我建議不要看劇情簡介。(我入場前無看,其實完全不知道部戲會講乜。)

議員那些部份,我仍不太肯定,但乍看是有少許拖,或者走得有點遠,但或許其實剛好。(雖然場面… 其實或許真的不拍,或用其他方式交代更好。)其他,不論偷水、醫院、偷車、蛋糕、衫、網吧… 等等;世情荒謬,各色人等,均恰到好處。除了兩個朋友略顯浮誇(但或許用作調劑也正好),或其他閒角略嫌生硬,已無甚可挑剔了。(半點劇情不講,入場睇。)

張艾嘉 精彩。看訪問導演謂很難搞的「珊姐」陳彥雯 亦自然、令人難忘,也都是幕後辛勞之功。

==

簡單評分:

A-(☆☆☆☆☆)

###

《縮水人間(Downsizing)》

由一開始講縮水科技,到細節描寫如何縮水,到入住玩具屋,到送貨員搬來大如呼拉圈的戒指;甚至旁枝講「原大人」和「縮水人」潛在衝突,對經濟有何影響,等等。乍看,這似乎是 sci-fi 片種,不少影評似乎也都如是看,也因此對主線的發展失望,評價因而不高。但其實,中途不繼續走 sci-fi 路線,並非失算,而是刻意為之,這也許才是本片最出色之處。

近尾聲,原祖縮水人計劃遁入地底,以存人類血脈,Christoph Waltz 評謂(大意;忍不住想用粵語粗口,譯這角色會比較傳神):「𨳒,你當佢地聖人咩,咪又係人一個!?落到去一樣打生打死,我地有耐未滅亡,佢地已經死𨶙晒啦。」(好在唔洗俾人停學。)甚至更早一點,該角預言第一個縮水BB會是第一個死於梅毒的縮水BB,後來果然有一幕見縮水BB上唇潰瘍,明顯呼應。

縮水唔縮水,人仍然是人,優點或劣根,其實都一樣。

Matt Damon 其實不過是有中年危機的一般人,縮了水,問題不會就此消失。結果,本片主線就是一部中年危機故事。再透過 Hong Chau 的 Ngoc Lan Tran 一角(雖然有點眼熟,但實在不錯),又將其中年危機與其他社會、階級問題連結起來。未算十分精彩,但中規中矩;再念及其以 sci-fi 包裝,突顯這人性不變處,其實不錯。

==

簡單評分:

B-(☆☆☆☆)

###

《希望在彼方(Toivon tuolla puolen)[The Other Side of Hope]》

嗯,實在說出好或不好或其他任何實在的評價,不難看,只是有點怪,但又無甚感想,不投入,也不反感,有點虛無,總之感覺:neither here nor there

很難譯,不譯了。

==

簡單評分:

C- -(☆☆★)
(中游,講不上好壞,又說不上喜歡,就咁上下。)
(題外話,男主角睇落好似 山田孝之。)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近三週電影隨口噏十則:《堅離地死人劫案(Suburbicon)》、《奇門遁甲(奇门遁甲)》、《與神同行(신과함께)[Along With the Gods: The Two Worlds]》、《以青春的名義》、《荷里活爛片王(The Disaster Artist)》、《追命列車(The Commuter)》、《老師!、、、我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好きになってもいいですか?)》、《藍天白雲》、《冰之驕女(I, Tonya)》、《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本週看了三部都有趣(順時序寫,將為文末三套。),但又不覺有何新鮮想法,寫不成一篇,故撈埋前兩週其他片,隨口噏炒一碟冷飯。(不講「隨口噏」或可美其名曰:「拾遺。」 XDD)

###

《堅離地死人劫案(Suburbicon)》

其實這部最不想講,蓋因讀過 畢名 篇影評謂部戲:「玩唔出嘢」(見:畢名:〈《堅離地死人劫案》:有種尷尬叫玩嘢失敗〉,畢明影評,《明周》,2018年1月7日。),實在四個字已經講完部戲,無補充。

==

簡單評分:

C-/D+(☆☆★)

(實在並非我太懶,引完人講嘢就算,試過想狗尾續貂講多兩嘴,但本片實在無乜值得講,而上引篇文已經講完。頂多,可提議另一傳統講法,這種叫:「濕水炮仗」,點唔響。)

###

《奇門遁甲(奇门遁甲)》

將「奇門遁甲」幻想成「外星古文明超科學」的古裝奇幻動作片,不用看資料都看得出 徐克 味道。(或者,如果是看到薄本裝明窗小說,會以為是 倪匡 作品。)雖然,要說是台灣或震旦國網上玄幻打J小說,或許都講得通。

故事橋段鬆散,人物關係淺薄,笑料老土無聊,都可以忍,反正預咗。最難以接受,其實是戲中的「奇門遁甲」。既無如何突破的「古代超科學」發想,亦無任何有傳統魅力的術法色彩,就只是得一堆CG空殼,幾件在震旦國科技史圖鑑抄出來的道具,隨手施展法術或忍術。完全表現不出對「奇門遁甲」或「古代超科學」的設定,很可能根本就無,空洞無根,徒具虛名。

一個字:懶。

其實故事橋段也都同樣,懶。甚麼幾大掌門,只不過用來出耍幾下著名招式,賣CG,然後就隨便丟棄,幾下就被收拾了。以至搞了一大輪的兩隻外星魔物,也都是由那隻開了外掛/金手指無限復活閃閃發光無敵金身的怪雞(當真是隻鳥類樣子,不是隨口講。)「掌門」,一兩下就收拾了。之前所有舖排,門下弟子準備出戰送死,原來全部都是無謂的。明顯是作者懶惰。

==

簡單評分:

D- – -(☆★)
(因為 倪妮 頗有英氣,打高了一粒星。)

###

《與神同行(신과함께)[Along With the Gods: The Two Worlds]》

實在講不出部戲好看。

故事是有發展,有難關,有動作,有場面(CG),仲「laan2」有深度同「laan2」感動。光是前面幾點,那確是一合格的動作片、特技大片,算得上過癮。以佛教地獄觀為本,加入現代人容易投入的新意,想法不錯。雖然不少打鬥都很無謂,尤其到最尾(準備駁去續集那一小節),簡直為打而打。

但後兩點,則有大問題。

在幾殿閰王席前的所謂「罪名」和「辯解」,簡直不知所謂,無聊之至。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出的原因,負責聽審的神明反似白痴一樣,要人點到出腸,這死後世界也真可笑;每次審判的短故事,都太刻意「感動」,其刻板老土,令人反胃,水準大概等同 content farm 文章。男主角更一直痴痴呆呆,不知是角色設計或導演失誤或演員失格,簡直令人覺得每一宗罪,都可以辯稱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不應承擔罪責,應該判入院舍交人照顧看管。

男主角的家庭背景,其細佬的生涯經歷,更加堆砌得臃腫難受。夾硬將世間種種想得出的苦難都拼貼在那一家人身上,實在不覺悲慘,只覺編劇低能、可笑。

==

簡單評分:

C- -(☆☆★)

###

《以青春的名義》

想部戲「有意思」,想得太用力,效果通常都不好。

部戲去到 董瑋 捉住個仔 吳肇軒 跳舞時,仍然有趣,但去到意亂情迷時,其實已經過了。部戲去到 吳肇軒 第一次和 劉嘉玲 在泳池邊跳舞,仍然有趣,但其後就過了。部戲去到 劉嘉玲 帶 吳肇軒 去剪髮和食飯,仍然有趣,但拍到又 劉天蘭 又 謝君豪,完全不必要,過了。部戲去到 吳肇軒 和 劉嘉玲 或要脅或吹水,仍然有趣,但出到CG畫一條大魚(或是鯨魚?看來似鯨魚,那就不是魚了。),就過了。

不少對白都惡頂,詳情不記得,但通病是過火。整部戲的問題都在過火。主角的背景太多,角色又太多,整體都太長,很多事不必要知道,很多事不必要做,很多話不必要講。更簡約,更集中,本來會更有趣。又,調色也都是太過火,看似沖壞了的菲林。

==

簡單評分:

C- -(☆☆★)

###

《荷里活爛片王(The Disaster Artist)》

就當一部普通喜劇看,中規中矩,James Franco 演出亦有說服力,頗堪一看。不過,始終未看過《The Room》,也難再講太多。許多情節、事件、人物反應,看來不可思議、難以理解,但既云真人真事,又同樣難以置喙。從戲中仿拍的片段,《The Room》似乎真的爛到好笑,但到底是精華片段,整部片究竟是否能捱得完,難講,始終不敢入場。

==

簡單評分:

B(☆☆☆☆)

###

《追命列車(The Commuter)》

劇情夾硬,不合情理,奸角也太明顯,不過總算緊湊,看得過去。

算了,反正入場不過是想看 Liam Neeson 而已,無欺場。

==

簡單評分:

C(☆☆☆)

###

《老師!、、、我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好きになってもいいですか?)》

原本以為是看一部「師生戀」,但結果大部份編幅只是 広瀬すず 自己FF,生田斗真 實在不似男主角(根本部戲無男主角),但由女方視點出發,也許算是正常,其實也不難看,只是有點公式和有點普通而已。

或許,剛好可以跟上文那部港產「師生戀」對比。那一部是太刻意、太用力、太渴求「有意思」。這部則完全放棄,只是專心一意拍青春妄想校園片。雖然沒甚麼營養,但起碼將 広瀬すず、森川葵 等拍出青春氣息,已經勝了不止一籌,起碼有說服力。再講,雖然拍得不深,有點浪費:其實不加無謂批判,善意描繪 生田斗真 動心,拍得輕柔,但其反叛實在比露骨的肉慾尤有過之。

又,鄰校弓道皇牌那條線,其實看來頗有意思,拍來也有青春片味道,可惜篇幅所限,無任何發展空間,無疾而終,未知在漫畫原作中又如何?

==

簡單評分:

C(☆☆☆)

###

《藍天白雲》

不錯。可惜。

校園線、弒親線,拍成紀錄片般的質感,不錯。尤其對白,或許是非主流片中僅見最貼近人話的一部。有時為了劇情,為了突顯若干校園欺凌、種族/宗教/文化等等各種元素,仍有些不自然,但絕對可接受。這標準聽來怪,但其實要在港產片中聽幾句似樣的人話,還真不容易,有時懷疑編劇者無開口讀過寫下的劇本,才有如許多部令港人耳仔受罪的電影。

演出等等出色處,多人講,飛過。

另外,包括錄影會面室等細節,實在比不少只求風格畫面,不求實感的大製作更認真;但是會面過程,反正是兩條線交集之處,其實不妨再貼近現實,再拍更多細節,拍更多問答,多花一點篇幅,質感更佳。村屋、山邊等等,取景亦甚出色,拍出香港另一面的味道。

但可惜在一大敗筆:鄧麗欣 和 黃樹棠 的父女線,明顯作對比參照之用,否則根本就不用提;但兩邊的連結實在太薄弱,感覺是… 可有可無,尤如雞肋。

==

簡單評分:

B(☆☆☆☆)

###

《冰之驕女(I, Tonya)》

嗯,幾好玩。〈完〉

==

簡單評分:

B-(☆☆☆★)

==

Margot Robbie 很落力,但整部戲實在太突出搞笑的部份,錯失了更進一步的機會。

###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毫無疑問,十部當中最正,甚至可以預估今年最正n部(n大概不多於10),一定有份。

好評一街都有,暫時想不出新意,保留唔寫住,萬一將來想寫。

但總之正。

==

簡單評分:

A+(☆☆☆☆☆)

《妖貓傳/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

『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
(來源:『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日本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其實未入場已心知不妙。原著的《沙門空海唐の国にて鬼と宴す》雖然未看過(那是看戲時,現在剛看完了。),但想到 陳凱歌 近年作品,可想知 夢枕獏 的小說並非他能駕馭。開場不久,則發現根本由改編劇本開始,就已經丟失了整部小說的要旨。夢枕獏 以 空海 入唐的經歷為發想,多年連載之間,慢慢織進當時及此前的歷史人物,以 楊玉環 為中心創作了背景謎團,那是令人目眩的部份,創作技巧精彩,但並非重要的地方。(其實又不太對,下文再說。)

喧賓奪主也都事小,更可怕是連這小事都拍不好。

空海才剛剛入唐學法,沒沒無聞,又何以會獲邀到官中驅邪?甚至,根本連些許學法的經歷都略去了,只得「查案」的軀殼。但這宗案,由查案的過程,到真相,都愚蠢俗化。空海,也扁平得只是個多管閒事,又會輕佻怪笑的光頭。而為震旦國票房,又或者是為了金主的面子,side kick 也由同船渡唐的 橘逸勢 改成 白居易,兩人的交情交代不了,出場不久一見如故,突兀。

詳情,不一一細講,反正難看。尤其是多手添加或改寫的細節,俗。「奇案」/「空海大唐伏妖」這條線,是貫穿整部書,令「故事」這載體得以成立的骨架;反過來以骨架作主菜,這改編本身已經低劣,但到頭來也都拍不好。整部戲的主力,全都放在畫面之上。以「查案」線作引,以佈景、衣飾、電腦特效為血肉,拍出大唐的皮相。這或許就代表了電影作者的深度吧。

這部《沙門空海》小說未看完卷一,已經看出了熟悉的感覺。夢枕獏 又再應用《陰陽師》的模式,「空海 X 橘逸勢」組合,大約相當於「安倍晴明 X 源博雅」。(其實兩部小說,動筆只相隔一年,《陰陽師》多年來一直有續篇,《沙門空海》則同時連載多年。)《陰陽師》系列主要為單元故事,在《沙門空海》故事初期的「討栗子怪手」事件,最能看出其一脈相承的的模式,但長年看《陰陽師》系列的讀者,則從兩名主角的對話更能看出玄機。

故事、人物和事件常變,但道理永遠都圍繞幾件事:咒、言語、人心。

看穿了這件事,就發覺血肉不在故事,當然那也很精彩,但只是引人看的餌,又或者是輔助而已。由《陰陽師》到《沙門空海》,重點其實在於「安倍晴明/空海」與「源博雅/橘逸勢」或與其他人(包括對手、妖物等)的玄談(或其他角色的自白或對談)。雖然一個講陰陽道、講法術、講咒,一個講佛法、密法(其實也有講咒和幻術),但大體上是同一回事,只是在不同的世界,穿上不同的皮囊

說到底,也不過是作者的替身,說的是 夢枕獏 的宇宙觀。

不過體裁,倒過來也影響作者可以說的話。單元故事到底太短,玄談往往點到即止,那是太小的關係,雖然傳達到味道,但不能暢快大發議論。《沙門空海》則無此問題,一晚講不完的說話,可以在見妖貓時又講,與丹翁在夢中又再講。不止講咒和人,也可多講一點宇宙、世界。背後支撐的骨架夠大,可自由書寫更多人心情仇,也講他心目中的因果和色空。

玄談是主菜,故事就似喻言,相輔相承。(故上文謂「不重要」,亦不對。)

==

簡單評分:

D++(☆☆)

###

另,原著小說過癮,絕對值 A-(☆☆☆☆☆)。小瑕疵是連載多年的痕跡很明顯,有幾處小節前後不一,敍事風格也有時不同,但終歸瑕不掩瑜。

《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Darkest Hour Trailer Screen Cap
(from the New York Times;Fair Use/Fair Dealing)

我不打算講歷史,甚至不會多講 邱吉爾 這個人。一來我不熟歷史,反正另外有很多人會講,戲中那部份重要、這個人或那個人史實中不是如此……等等,跳過不講;二來,在電影中學歷史,本來就不是好主意,或許可以抽一兩點吹水作文用,但戲院根本並非學歷史的好地方,為戲劇效果,帶有偏見地剪裁和修改是無可避免;三來,就本片而言,歷史不重要。

當然,本片的吸引力,甚至不少感染力,都是由甚歷史背景而來,尤其是配合 邱吉爾 的演詞,氣氛很容易帶動觀眾情緒。我第一次看時正是如此,不知不覺就被 邱吉爾 的演詞(和 Gary Oldman 的演說/演出)帶著走,情緒激動,毫無疑問被感動了。(當然,現實社會中的黑暗亦有影響。)但一踏出戲院,回想我看過些甚麼,嗯,印象有點模糊。情緒仍在,但細節呢?

決定要多看一次,抽離一點看。

重看時最先發覺的事,是構圖、光暗和焦距。整部戲,幾近無一格是開闊的,上下左右總有東西或陰影壓逼,配合其焦距,侷促感貫穿整部戲。每場戲的構圖,都用上畫框,門上的窗口那幾幕當然明顯,甚至 張伯倫 和 Halifax 在花園中密謀,都用花草樹木、大樓,擺成框線。不只明顯的框線,甚至邱吉爾和家人祝酒那一幕,企位和鏡頭刻意剛好將畫面的邊和角填滿。就似少年用手圈成望遠鏡看飛機的一幕,整部戲的視點都極為狹窄

再由少年那一幕,更覺其構圖工整。若在畫面套上攝影常用的九宮格,應會發現幾乎每一幕都合乎「標準」,非常規矩,非常傳統,簡直每一格都可剪出來當入門教材。(偶爾偏離,當然就更搶眼,這是考慮之一。)如此近乎強迫症地用一種構圖,只能想像是刻意為之,問題是出於何等原因?

余以為(此說十二萬分無信心),九宮格/三分法構圖常用易懂,貫徹始終地用這構圖,其實是要消除攝影師的手影。畫面是好看,四平八穩,工整非常,光影恰到好處,但幾乎無一處令你特別讚賞攝影精彩懾人。刻意看畫面看攝影,當然會看到其功夫,但若非如此,則頗能令觀眾不覺攝影的存在。

或許,整部戲都貫徹這意念,盡力消除手影,只專注在演員的表演。此做法甚為成功,也頗得劇本要領。本片劇本,甚實初看已發覺,再看則更明顯,有濃重的舞台味:可試想像將每一場戲放上舞台,幾乎毫無困難。而最能見導演手影的幾幕,舞台味則更見濃重。比如其他議員評說 邱吉爾 那一幕,幾對人在大樓中行走,橫越、進出舞台,說著尤如旁白的台詞,將鏡頭的焦點換成漆黑舞台的 spot light,那一幕就已能搬上舞台。

其他,如 邱吉爾 搭𨋢、在門後或小室惆悵,以大片黑暗改變畫面形狀比例,當然都很明顯;另外,與秘書 Elizabeth Layton 獨處寫信/演詞那幾幕,根本是舞台設置,可以將一切背景、佈置都拿走,只餘他兩人。其實上一段已講過,根本整部戲均是如此,但不妨將這想法再進一步,剝去整部戲的所有佈景、道具等等。將這部戲簡化至如此地步,或許方能察知其真象。

一如其畫面,其實整齣戲的視野甚為狹窄,中長焦距鏡頭下的邱吉爾,由視覺效果至故事人物而言均被平面化。戲中幾處顯示其幽默或童心,與其說是顯示其不同面貌,更大的效果其實只是控制整部戲的節奏,是部戲需要適時「鬆一鬆」,不是要寫一個立體的人物;若有如此效果,那也只是副作用而已,其實果效亦不大。(比如,臭脾氣除了第一幕,幾乎無出現過,只是意思一下。)

整部戲其實只寫一點:心理掙扎,不安,猶豫。

戲中的戰事形勢、政治環境、社會氣氛,乍看似是故事血肉,但細看卻無厚度,一切衝突掙扎,都在邱吉爾一念之間。正如其角色親口所說,是苦於不清楚自己的想法,苦於找不著適當的字詞。(想法和字詞,又只是同一回事。)困境,從非外在,而是源於自己。由此看,其實 Halifax 根本不是歷史中的 Halifax,張伯倫 不是 張伯倫,而是象徵 邱吉爾 對主戰的懷疑,如此解讀則是否史實無關宏旨。Clementine 並非 Clementine,而是 邱吉爾;秘書 不是 秘書,而是 邱吉爾;甚至 英皇佐治六世,亦非 英皇佐治六世,是 邱吉爾。

再看地下鐵那一幕,則無怪乎拍得如此虛假。此事固然無史料佐證,九成九九九純屬創作,但史實與否毫不重要。不論市井工人、手抱嬰兒、各樣人等,統統都只是——邱吉爾。與其看作是拍攝一幕歷史場景,倒不如說是拍其腦內交戰,在猶豫苦惱之際,在腦中辯論,最終重獲信心,堅定意志。

歷史背景以外,或許正是這單純一點令人入戲。

==

簡單評分:

A- -/B(☆☆☆☆★/☆☆☆☆)

(話分兩頭,正文提出另類看法,謂本片不過是拍一人之心理掙扎,如此則實在不錯,好看。但忍不住再用歷史片種眼光看,則本片無疑單薄片面,甚至流於淺薄情緒化。整部戲,由人物到場面,都太清潔、太美好,美化、簡化得太過火,缺乏現實的複雜層次。)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年尾電影隨口噏八則:《逃出魔幻紀:叢林挑機(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瑪莉與魔女之花(メアリと魔女の花)》、《大佛普拉斯》、《老獸》、《生命因妳更強(Stronger)》、《亞人(亜人)》、《玩轉極樂園(Coco)》

(新年伊始,繼續懶,年尾年頭幾部戲積積埋埋,每部隨口幾句。)

###

《逃出魔幻紀:叢林挑機(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

尤如教育電視般的說教意味也都算了,最大問題是無1995年版本的代入感。由桌遊變成電玩,由親身上陣、親歷遊戲中的恐怖,變成化身電玩角色擁有非常能力,最大的特色和魅力全失。Robin Williams 遭困雨林,是切實渡過數十年,由小孩長成大叔;新作被困少年則一直青年模樣,也渾然不覺時光流逝,只以為過了幾個月。恐怖感差太遠。喜歡看 The Rock,做動作喜劇確是不錯,入場前只打算看他,結果也幾乎只是看他。雖然,Jack Black 也都有趣。

==

簡單評分:

C- – -(☆☆★)
(青少年向中下作,畫面不太差,故事有點悶有點無聊,類似英文台下午校園廢劇,但只要忘記其為「Jumanji 系列」,也都可以一看;不過一想到其為「Jumanji 系列」一員,實在拍不出其精彩處,應該再扣一粒星,或許有點手鬆。)

###

《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

其實上維基看 P. T. Barnum 生平更有趣一點。

一來不太喜歡歌舞片;二來其歌舞許多時感覺太現代,與戲中時代格格不入;三來將人物和故事簡化太過,太平板單薄,無味。

==

簡單評分:

C-(☆☆★)
(一次過講幾部戲的好處:容易校準幾部戲之間的評比準則。這部,實在不比《新.Jumanji》好幾多。)

###

《瑪莉與魔女之花(メアリと魔女の花)》

雖然已脫離ジブリ(GHIBLI)魔掌,自立門戶開了間「スタジオポノック(STUDIO PONOC)」,但由選材、畫風、配音、表現方法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各樣,仍是不脫一陣陳舊ジブリ味。如果只是做「ジブリ第二」,那獨立出來又有何意思?一間ジブリ已嫌太多,兩間當然更加無謂。

==

簡單評分:

B- – – – -(☆☆☆
(普普通通,不算差,但無新意;主要是對本作無魄力、無突破最失望,感覺是——無聊。)

###

《大佛普拉斯》

又循慣例,太多人講,好處略過,無新觀點可出賣,不如不寫,只閒話幾句。

導演做旁白,交代內容,甚至配樂;角色也偶爾(好似得一次?)自覺為戲中人;用得恰好,時間準,有趣。可恨。如果懂台語,可能更好看。要靠字幕始終有隔靴搔癢之感。

一頭一尾,實在呼應得好。

想來,那法會也拍得像超渡儀式一樣,漂亮。

我想來想去仍未有結論:最後菜埔回到廢墟,畫面當然毫無疑問出色,本身亦有味道,但整部戲而言究竟好不好呢?原本,在法會上,大佛傳出怪聲,那一下子就完,留下懸念,頗堪玩味;但最尾加這一手,似是敲定了結果,看來又是過了一點點。好或不好,仍未想通。那一幕本身我喜歡,但暫時仍傾向覺得,或許剪走留白更好。

另,一點無聊觀察。「菜埔」一角,英文似乎是譯「pickles」,那中文就似乎是錯字?「埔」字,用於地名,似乎解平地或港口(純粹綜合幾處所見資料);肉乾、瓜果乾,應該是「脯」。很瑣碎,但礙眼,職業病發作。

==

簡單評分:

A(☆☆☆☆☆)

###

《老獸》

本來想講,如此地方背景、人,有點熟口面,好像電影節常見的「量產社會派衝獎作」;但再想,還是有點不同,值得看者,或者就是這少少的不同。那主角,有點討厭,但不至於可憎,一路揭,則更見可憐,有點悲涼。這本身也不算新鮮,但人物心態的矛盾複雜處寫得飽滿,好看。

不過,夢中的白馬意象也都算了,適可而止,路旁那團白色扭動的物體似乎不必。

==

簡單評分:

A-(☆☆☆☆☆)

###

《生命因妳更強(Stronger)》

想跳脫類型模式,但最終仍是落入同一模式

==

簡單評分:

B- – -/C+++(☆☆☆)

###

《亞人(亜人)》

無看過原著,且當這是獨立作品。

廢。

既有方法對付亜人,怎麼一開始不用呢?又,主角的取態太奇怪,無厘頭。不論是對佐藤或對人類,解釋均甚牽強無聊。戲中的計策、行動,亦甚低智。印象實在太差,或許不會去看原著了。

==

簡單評分:

E(☆)

###

《玩轉極樂園(Coco)》

雖然畫面很精彩,但由人到故事,都太熟口熟面,每一個轉折都太意料之中,明顯到過份,普通,且不太深刻。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