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貓傳/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

『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
(來源:『空海-KU-KAI- 美しき王妃の謎』日本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其實未入場已心知不妙。原著的《沙門空海唐の国にて鬼と宴す》雖然未看過(那是看戲時,現在剛看完了。),但想到 陳凱歌 近年作品,可想知 夢枕獏 的小說並非他能駕馭。開場不久,則發現根本由改編劇本開始,就已經丟失了整部小說的要旨。夢枕獏 以 空海 入唐的經歷為發想,多年連載之間,慢慢織進當時及此前的歷史人物,以 楊玉環 為中心創作了背景謎團,那是令人目眩的部份,創作技巧精彩,但並非重要的地方。(其實又不太對,下文再說。)

喧賓奪主也都事小,更可怕是連這小事都拍不好。

空海才剛剛入唐學法,沒沒無聞,又何以會獲邀到官中驅邪?甚至,根本連些許學法的經歷都略去了,只得「查案」的軀殼。但這宗案,由查案的過程,到真相,都愚蠢俗化。空海,也扁平得只是個多管閒事,又會輕佻怪笑的光頭。而為震旦國票房,又或者是為了金主的面子,side kick 也由同船渡唐的 橘逸勢 改成 白居易,兩人的交情交代不了,出場不久一見如故,突兀。

詳情,不一一細講,反正難看。尤其是多手添加或改寫的細節,俗。「奇案」/「空海大唐伏妖」這條線,是貫穿整部書,令「故事」這載體得以成立的骨架;反過來以骨架作主菜,這改編本身已經低劣,但到頭來也都拍不好。整部戲的主力,全都放在畫面之上。以「查案」線作引,以佈景、衣飾、電腦特效為血肉,拍出大唐的皮相。這或許就代表了電影作者的深度吧。

這部《沙門空海》小說未看完卷一,已經看出了熟悉的感覺。夢枕獏 又再應用《陰陽師》的模式,「空海 X 橘逸勢」組合,大約相當於「安倍晴明 X 源博雅」。(其實兩部小說,動筆只相隔一年,《陰陽師》多年來一直有續篇,《沙門空海》則同時連載多年。)《陰陽師》系列主要為單元故事,在《沙門空海》故事初期的「討栗子怪手」事件,最能看出其一脈相承的的模式,但長年看《陰陽師》系列的讀者,則從兩名主角的對話更能看出玄機。

故事、人物和事件常變,但道理永遠都圍繞幾件事:咒、言語、人心。

看穿了這件事,就發覺血肉不在故事,當然那也很精彩,但只是引人看的餌,又或者是輔助而已。由《陰陽師》到《沙門空海》,重點其實在於「安倍晴明/空海」與「源博雅/橘逸勢」或與其他人(包括對手、妖物等)的玄談(或其他角色的自白或對談)。雖然一個講陰陽道、講法術、講咒,一個講佛法、密法(其實也有講咒和幻術),但大體上是同一回事,只是在不同的世界,穿上不同的皮囊

說到底,也不過是作者的替身,說的是 夢枕獏 的宇宙觀。

不過體裁,倒過來也影響作者可以說的話。單元故事到底太短,玄談往往點到即止,那是太小的關係,雖然傳達到味道,但不能暢快大發議論。《沙門空海》則無此問題,一晚講不完的說話,可以在見妖貓時又講,與丹翁在夢中又再講。不止講咒和人,也可多講一點宇宙、世界。背後支撐的骨架夠大,可自由書寫更多人心情仇,也講他心目中的因果和色空。

玄談是主菜,故事就似喻言,相輔相承。(故上文謂「不重要」,亦不對。)

==

簡單評分:

D++(☆☆)

###

另,原著小說過癮,絕對值 A-(☆☆☆☆☆)。小瑕疵是連載多年的痕跡很明顯,有幾處小節前後不一,敍事風格也有時不同,但終歸瑕不掩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