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不投票記:占士甸.攬炒.Game of Chicken

據我記憶(唔知有幾準確),有得投票以來係未試過唔投。考慮良久,今次3.11補選第一次唔去投票。唔投票,當區又選咗個新鮮保皇黨,感覺惡頂,但重新再揀仍然不會去投飯民。這並非焦土,因為很明顯不能「焦」到對家無著數,反而推了敵人一把,何「焦」之有?不投票亦非要飯民為過去路線言行負代價,乜債票償。飯民落馬,絕無復仇成功的痛快之感。相反,這是視飯民為仍可爭取的同路人,是展望將來,以選票令其改弦易轍的手段。

以下為今次唔投票畀飯民之思考。

(為行文方便,我以「本土」稱之,但又未必需要等同看倌心目中的「本土」,總之是支持「自由民權民主」,但又與主流飯民路線不同的派別。)

一直以來,飯民候選人同本土選民在選舉期間的博奕,可以下述遊戲概括之——

飯民:
路線企硬,無得失;轉向本土,減1分;
取得選票,得2分;失去選票,無得失。
(摒棄舊立場條氣唔順,所以失分;但同條氣相比,選票緊要啲。)

本土選民:
飯民轉向本土,得2分;飯民企硬,無得失;
票投飯民,無得失;射落海,減1分。
(射落海益敵人,所以失分;但同一張選票相比,令飯民轉軚緊要啲。)

得出下表: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先睇飯民方面,無論本土選民「射落海」定「含X」,「企硬」都比較有著數,所以一定揀「企硬」。

再睇本土選民方面,無論飯民「企硬」定「轉軚」,「票投飯民」都比較有著數,若然「兩害取其輕」,則一定會揀「票投飯民」。

結果:飯民永遠企硬,本土永遠含X。

雖然簡陋求其,但結果都幾符合現實。咁樣玩這個遊戲,根本是一個困局,飯民係永遠唔會轉軚,本土亦永遠只能含X。問題,正出於看似理性,但其實戇居至極的——「兩害取其輕」。(指責選民唔識「兩害取其輕」係唔識博奕者,一係就本身白痴唔識博奕,一係就想幫飯民維持現狀。)

解決困局的概念,用另一個game更容易講——「Game of Chicken」。玩法係咁,兩個人揸車對頭衝向對方,夠薑唔轉軚就威啦,轉軚就樣衰囉,大家都轉咪面矇矇扮無事囉,大家都唔轉咪攬炒囉。寫成矩陣係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1,1)
車手一:樣衰;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0,0)
扮無事囉

「攬炒」係兩個都唔想,問題係點樣可以令自己「威威」,令對手「樣衰」呢?「直衝」係唔理性既,因為無著數;但你又知道對方都會咁諗,所以知道對方會「轉軚」;咁既然對方會「轉軚」,咁你當然又應該要「直衝」啦;但對方又會… 總之結果係無一個穩定既結果,有兩個均衡點,就係兩款「一個直衝,一個轉軚」。問題又返返去,咁點可以令到係我直衝,人地轉軚呢?

(理論上仲有個 mixed strategy,但複雜,我既講唔清,亦費事講錯,反正唔似用得著,且略去唔講。)

其中一個辦法,係令自己無得「轉軚」,例如〈車手一〉可以搵嘢鎖鬼住個軚盤,咁就剩係可以直衝,個game變成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1,1)
車手一:樣衰;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0,0)
扮無事囉

〈車手二〉變咗剩係可以揀「攬炒」或「樣衰」,咁「樣衰」都好過「攬炒」既。

又或者,可以令自己喺個game既得益唔同咗,例如喺比賽前話(而對方竟然又信):「如果我轉軚,我就切J。」就可能會令個game變成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2000,1)
車手一:切J;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2000,0)
車手一:切J;車手二:扮無事囉

「雖然『攬炒』都好大鑊,但『切J』好似痛苦啲,咁可能佢真係會衝過唻架喎。」〈車手二〉可能會咁諗。如果係咁諗,如果係信咗〈車手一〉喺賽前的誓言,咁就唯有揀「轉軚」,以避免「攬炒」。

無論係鎖軚盤,定係誓言切J,其實都係「唔合理」架,睇落係傻架,但正正係要做哩啲「唔合理」既嘢,先會令結果倒向自己哩邊。

返返去個投票game。唔少「本土選民」係會將「飯民」鬧得很不堪:「衰過土共」、「賣港」等等;又將投票畀飯民的「含X」越講越難聽;其實都是很理性的行為。完整咁表述,其實係示意,若然飯民不轉軚,投票畀飯民的「條氣唔順」程度好高,試圖將個矩陣改成咁: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10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將「投飯民」講到好痛苦,言下之意係「如果你企硬,我不如射落海好過。」其實同誓言:「你唔轉向本土,我就射落海。」都係大概相當,只不過示意的方法不同而已。但問題係,空口講白話,根本無人信。同喺「Game of Chicken」講「切J」一樣,實際上不會有人信,只會一笑置之。無數人講過會「切J」,有幾多人真正切過?

喺「誓言切J」同「鎖死軚盤」之間,一百個人有一百個都會信後者不信前者。前者,隨口講,太cheap;後者,真係付出咗代價,而且真係鎖死咗,唔到你唔信。

但投票,我又點「鎖死軚盤」呢?點樣可以令個矩陣變成咁: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好在投票並非一炮過。口講「射落海」或許無說服力,但如果我真正「做一次」呢?甚至,你一日唔轉軚,我就次次都唔投囉。點樣既威脅、點樣既誓言先有人信呢?要付出代價。

今舖代價我畀咗,都幾唔自在,但再有下次,如果有需要,我會再畀。

又,個game既數值,係我隨便作既,基準係大概有啲意義,又方便我「講故事」。將啲數值轉唻轉去,當然可以有各種結果。又或者,可以用唻得出另一啲「阿媽係女人」既觀察。例如話:如果「轉軚」對飯民而言好痛苦,咁就要有好大量既選票,先可以脅逼到佢轉向本土。

都係「講故事」啫,其實可以用各種方式表達,不過這種方式我自覺可以講得清楚明白,比寫一大堆字更好。

但無論用任何方式去講這故事,有一點教訓應該是共通的:如果永遠自以為理性地「兩害取其輕」,主流飯民係永遠不會改變立場,因為根本毫無誘因去改。

# # #

又,標題做咩講「占士甸(James Dean)」呢?完全是中二病。

占士甸名作《阿飛正傳(Rebel Without a Cause)》一場重要情節,正正是在山崖邊玩「Chickie Run」。雖然玩法稍有出入,但概念上跟「Game of Chicken」是一樣的。雖然文章故事並非「Game of Chicken」,但既然手段的靈感源於「Game of Chicken」,故此法可美稱為「占士甸派」或「阿飛派」。

雖然,戲中唔跳車衝落山嗰個,其實並非占士甸。也算間接向「Stigler’s law of eponymy」致敬吧。 XD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五則:《莫莉遊戲(Molly’s Game)》、《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最後的食譜(ラストレシピ ~麒麟の舌の記憶~)》、《盜墓者羅拉(Tomb Raider (2018))》、《竊密風暴(Mark Felt: The Man Who Brought Down the White House)》

《莫莉遊戲(Molly’s Game)》

Aaron Sorkin 寫對話(或演說)實在有一手,角色講起話來如連珠炮發,你來我往,刺激過癮,如常精彩;Jessica Chastain 被削人工時、開庭前及答辯前「神眼」Idris Elba 試探和猶豫、Idris Elba 在會面時發脾氣、溜冰後在場邊由 Kevin Costner 作濃縮版心理治療(由超人地球老豆,再到 Jessica Chastain 老豆,快要包攬所有型老豆角色了。)等幾場,非常緊湊,但火花過後,一離開兩人對話的場景(或一人大發議論的場景),就急速跌 watt。

不差,不難看,上述講的場面亦頗精彩,但撐不起部戲。整部戲在承接、展開的部份比較貧弱。例如 Molly 到紐約開檔,只得開頭策劃和些許招攬,之後一跳就跳到牌局興旺成功了。如此這般的情況,戲中不少,跳躍太快。篇幅有140分鐘,其實應該可以分配得更好,舖得更實在。

==

簡單評分:

B(☆☆☆★)

###

《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

找不出可挑剔之處,但同時亦找不到任何可連繫之處,感覺空洞,不好說。

==

簡單評分:

B/B+(☆☆☆★/☆☆☆☆)

(實在想爆頭都再想不出有其他想說的。)

###

《最後的食譜(ラストレシピ ~麒麟の舌の記憶~)》

💖💖💖💖💖 宮崎あおい 好萌 💖💖💖💖💖
💖💖💖💖💖 宮崎あおい 好萌 💖💖💖💖💖
💖💖💖💖💖 宮崎あおい 好萌 💖💖💖💖💖

實在是唯一入場理由,其實有 💖 宮崎あおい 💖 看就很滿足了,不滿足之處就是她戲份太少而已。(Casting 肯肯定是看過 💖 宮崎あおい 💖 版的里中静流[《ただ、君を愛してる》],今次想看她穿和服拿相機吧,實在是職權亂用,也實在是亂用得太好!Good Job!好萌!)

除此以外,部戲未至於一無是處,但也相差無幾,歷史部份的故事有點牽強,現在部份的故事又太陳舊而且太明顯。嗯,其實專心拍多一點 💖 宮崎あおい 💖 就好了嘛,其他部份都是多餘的。

另,看戲時有點無聊趣事,出工作人員表時觀眾幾乎同聲「Woooo」了一下,因為剛好出了這行字:「企画 – 秋元康」!!!!「百足咁多爪」絕對不足以形容肥秋,他根本是長期住精神時間房(精神と時の部屋),一日有多過廿四小時的吧!

這閒話實在太無謂,臨尾轉回正題:
 
 
 
 
 
 
 
 
 
 
 
 
 
 

💖💖💖💖💖 宮崎あおい 好萌 💖💖💖💖💖

==

簡單評分:

C- -(☆☆★)

###

《盜墓者羅拉(Tomb Raider (2018))》

💖💖💖💖💖 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 💖💖💖💖💖
💖💖💖💖💖 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 💖💖💖💖💖
💖💖💖💖💖 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 💖💖💖💖💖

腦殘粉大概就是如此,實在無太多其他感想。故事普普通通,過得去,雖然 卑弥呼 的部份作得有點勉強,但如此系列根本不用太認真;不過忍不住要吐槽,既然家族如此有米,老豆為何要到香港找來路不明的船夫,為何不買多幾張衛星圖片先搞清楚位置,再用大型直昇機去就好了嘛,尤其是……後來奸角集團都是用直昇機的嘛!(奸角果然比較會用腦。)

動作場面、盜墓過程、古墓機關,無新意且牽強,但 💖 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 💖,勉強過得去;倒是初段在英國街頭單車追逐,其實更有趣味。(送外賣時,那怕羞餐廳少東角色其實也不錯嘛,可惜應該無下文了。)

==

簡單評分:

B(☆☆☆★)

###

《竊密風暴(Mark Felt: The Man Who Brought Down the White House)》

失敗的案件重演式紀錄片。

事件講述得差,跳過太多細節,完全當人清楚明白水門事件和深喉爆料的過程,都算,或許也真的應該知道,八九成人也都知道;問題是看了兩小時,竟不似有更瞭解 Mark Felt 這個人,這就太失敗了。如果想不透這個人,無甚新意想法,不如不要拍吧,何苦呢?

==

簡單評分:

C- -(☆☆★)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五則:《紅雀特工(Red Sparrow)》、《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1987:逆權公民(1987)[1987: When the Day Comes]》、《3個小生去送殯(Last Flag Flying)》、《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

《紅雀特工(Red Sparrow)》

悶。

簡直不知從何說起,每個環節都悶。由出事前,到出事,到報復,到被招攬,到訓練,到出任務,到… 每一步都似乎跟足材料清單:「哩樣,check,做咗。嗰樣,check,做咗。」僅此而已。無情緒,無波動。難以投入。

故事隨便犯駁,人物無味,或許都不必提了。

==

簡單評分:

C-/D(☆☆★)

###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

Bittersweet 的青春 + 成長 + 愛情片。

==

簡單評分:

A(☆☆☆☆☆)

==

青春,成長,愛情,甚至連父子和母子都已經有人寫了,還有何值得再加把口呢?(雖然,反正多口開,近尾,Michael Stuhlbarg 和 Timothée Chalamet 獨處,講情感、講人生那段,雖然有些許匠氣,但仍是不錯,收得好。)

(口多開不妨再再講多一點,雖然演得好,但那家人實在完美得有點假。或許世上某處真有如此人物,世家、家學都是如此來的,但那三個人,或連同傭人共五個人,實在太完美無缺,太虛幻。不過這故事夠漂亮,或許些許虛幻是可以容忍的。)

###

《1987:逆權公民(1987)[1987: When the Day Comes]》

發行商果然又是要加「逆權」二字,其實原文叫《1987》實在更有力,不過地方不同,搬來香港或者真要加點詮釋,畢竟不是每個人一想到「1987年的韓國」,就知道是甚麼事。(可能想到的只有當年股災而已。)

故事不必講,只是嫌味精加得稍為重手,過於戲劇化;但大致上還好,用幾線人物交織,其實明顯就是要講推翻獨裁暴政,還是要由根本、由每個人開始,到最後才匯聚成過百萬人,不懼軍人槍炮上街。潛伏在社會各處,在制度內握有若干權力者、學生、政黨、傳媒編輯記者、僧人牧者等等,當然又少不了要有點外國勢力幫拖及施壓。才能把握制度出錯的機會,慢慢搞大成制度收拾不了的風暴。

不過也就是如此了,也別FF太多,更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以為可作何「比較」。到口的肥肉,掌權者怎會輕易放手?奪權的道路,總是要多年血肉付出才行得出來。比較,我們不配。

教訓倒是有一點,就是必要的條件,半件都無,講個屁。何況今日之獨裁者已然進化,需要的手段,或許也要進化了。

==

簡單評分:

B++(☆☆☆☆★)
(這分數絕對是立場行先,其實以戲論戲,沒有這麼好。)

###

《3個小生去送殯(Last Flag Flying)》

的確,算不上有何新意,想法亦算普通,但普普通通,其實也不錯。

事件和場景推移,其實只是轉換氣氛,讓觀眾抖一抖氣,實際的重點是一幕又一幕對話,旅途本身並非那麼重要。Bryan Cranston 和 Laurence Fishburne 在貨車上吹水鬥嘴,一連幾分鐘,頗過癮。火車內一行四人吹水,一場溫情,一場熱鬧,其實都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氣氛實在不錯,Steve Carell 越來越好看。

吹水講戰爭,其實都是三幅被,但平凡中仍頗有力。

又或者,不過是因為三個演員好看。

==

簡單評分:

B+(☆☆☆☆)

###

《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

嘲諷當代「藝術」的部份,尚算過癮,但其實依附於虛無而生的嘲諷,本身亦離虛無不遠,有趣,但無謂。講人的部份亦無新意,而且從一開始就很無聊。(連主角一開始都覺得,做乜要搞咁多嘢?雖然之後洗濕咗個頭,但由頭到尾,咁多人,無人諗過、提過更正常更普通的做法?例如:報警?不過,或許那一圈子內的人就是腦殘。)

全片最精彩處,是宴會上扮猩猩那一場。其實整部戲其他部份都可刪去,只留這一場就夠了。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