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不投票記:占士甸.攬炒.Game of Chicken

據我記憶(唔知有幾準確),有得投票以來係未試過唔投。考慮良久,今次3.11補選第一次唔去投票。唔投票,當區又選咗個新鮮保皇黨,感覺惡頂,但重新再揀仍然不會去投飯民。這並非焦土,因為很明顯不能「焦」到對家無著數,反而推了敵人一把,何「焦」之有?不投票亦非要飯民為過去路線言行負代價,乜債票償。飯民落馬,絕無復仇成功的痛快之感。相反,這是視飯民為仍可爭取的同路人,是展望將來,以選票令其改弦易轍的手段。

以下為今次唔投票畀飯民之思考。

(為行文方便,我以「本土」稱之,但又未必需要等同看倌心目中的「本土」,總之是支持「自由民權民主」,但又與主流飯民路線不同的派別。)

一直以來,飯民候選人同本土選民在選舉期間的博奕,可以下述遊戲概括之——

飯民:
路線企硬,無得失;轉向本土,減1分;
取得選票,得2分;失去選票,無得失。
(摒棄舊立場條氣唔順,所以失分;但同條氣相比,選票緊要啲。)

本土選民:
飯民轉向本土,得2分;飯民企硬,無得失;
票投飯民,無得失;射落海,減1分。
(射落海益敵人,所以失分;但同一張選票相比,令飯民轉軚緊要啲。)

得出下表: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先睇飯民方面,無論本土選民「射落海」定「含X」,「企硬」都比較有著數,所以一定揀「企硬」。

再睇本土選民方面,無論飯民「企硬」定「轉軚」,「票投飯民」都比較有著數,若然「兩害取其輕」,則一定會揀「票投飯民」。

結果:飯民永遠企硬,本土永遠含X。

雖然簡陋求其,但結果都幾符合現實。咁樣玩這個遊戲,根本是一個困局,飯民係永遠唔會轉軚,本土亦永遠只能含X。問題,正出於看似理性,但其實戇居至極的——「兩害取其輕」。(指責選民唔識「兩害取其輕」係唔識博奕者,一係就本身白痴唔識博奕,一係就想幫飯民維持現狀。)

解決困局的概念,用另一個game更容易講——「Game of Chicken」。玩法係咁,兩個人揸車對頭衝向對方,夠薑唔轉軚就威啦,轉軚就樣衰囉,大家都轉咪面矇矇扮無事囉,大家都唔轉咪攬炒囉。寫成矩陣係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1,1)
車手一:樣衰;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0,0)
扮無事囉

「攬炒」係兩個都唔想,問題係點樣可以令自己「威威」,令對手「樣衰」呢?「直衝」係唔理性既,因為無著數;但你又知道對方都會咁諗,所以知道對方會「轉軚」;咁既然對方會「轉軚」,咁你當然又應該要「直衝」啦;但對方又會… 總之結果係無一個穩定既結果,有兩個均衡點,就係兩款「一個直衝,一個轉軚」。問題又返返去,咁點可以令到係我直衝,人地轉軚呢?

(理論上仲有個 mixed strategy,但複雜,我既講唔清,亦費事講錯,反正唔似用得著,且略去唔講。)

其中一個辦法,係令自己無得「轉軚」,例如〈車手一〉可以搵嘢鎖鬼住個軚盤,咁就剩係可以直衝,個game變成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1,1)
車手一:樣衰;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0,0)
扮無事囉

〈車手二〉變咗剩係可以揀「攬炒」或「樣衰」,咁「樣衰」都好過「攬炒」既。

又或者,可以令自己喺個game既得益唔同咗,例如喺比賽前話(而對方竟然又信):「如果我轉軚,我就切J。」就可能會令個game變成咁:

車手一
直衝 轉軚
車手二 直衝 (-1000,-1000)
攬炒
(-2000,1)
車手一:切J;車手二:威威
轉軚 (1,-1)
車手一:威威;車手二:樣衰
(-2000,0)
車手一:切J;車手二:扮無事囉

「雖然『攬炒』都好大鑊,但『切J』好似痛苦啲,咁可能佢真係會衝過唻架喎。」〈車手二〉可能會咁諗。如果係咁諗,如果係信咗〈車手一〉喺賽前的誓言,咁就唯有揀「轉軚」,以避免「攬炒」。

無論係鎖軚盤,定係誓言切J,其實都係「唔合理」架,睇落係傻架,但正正係要做哩啲「唔合理」既嘢,先會令結果倒向自己哩邊。

返返去個投票game。唔少「本土選民」係會將「飯民」鬧得很不堪:「衰過土共」、「賣港」等等;又將投票畀飯民的「含X」越講越難聽;其實都是很理性的行為。完整咁表述,其實係示意,若然飯民不轉軚,投票畀飯民的「條氣唔順」程度好高,試圖將個矩陣改成咁: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10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將「投飯民」講到好痛苦,言下之意係「如果你企硬,我不如射落海好過。」其實同誓言:「你唔轉向本土,我就射落海。」都係大概相當,只不過示意的方法不同而已。但問題係,空口講白話,根本無人信。同喺「Game of Chicken」講「切J」一樣,實際上不會有人信,只會一笑置之。無數人講過會「切J」,有幾多人真正切過?

喺「誓言切J」同「鎖死軚盤」之間,一百個人有一百個都會信後者不信前者。前者,隨口講,太cheap;後者,真係付出咗代價,而且真係鎖死咗,唔到你唔信。

但投票,我又點「鎖死軚盤」呢?點樣可以令個矩陣變成咁:

飯民候選人
企硬大中華左膠 轉向本土
本土選民 射落海 (0,-1)
飯民企硬,射落海
(-1,1)
飯民轉軚,射錯落海
投飯民 (2,0)
飯民企硬,含X投飯民
(1,2)
飯民轉軚,投飯民

好在投票並非一炮過。口講「射落海」或許無說服力,但如果我真正「做一次」呢?甚至,你一日唔轉軚,我就次次都唔投囉。點樣既威脅、點樣既誓言先有人信呢?要付出代價。

今舖代價我畀咗,都幾唔自在,但再有下次,如果有需要,我會再畀。

又,個game既數值,係我隨便作既,基準係大概有啲意義,又方便我「講故事」。將啲數值轉唻轉去,當然可以有各種結果。又或者,可以用唻得出另一啲「阿媽係女人」既觀察。例如話:如果「轉軚」對飯民而言好痛苦,咁就要有好大量既選票,先可以脅逼到佢轉向本土。

都係「講故事」啫,其實可以用各種方式表達,不過這種方式我自覺可以講得清楚明白,比寫一大堆字更好。

但無論用任何方式去講這故事,有一點教訓應該是共通的:如果永遠自以為理性地「兩害取其輕」,主流飯民係永遠不會改變立場,因為根本毫無誘因去改。

# # #

又,標題做咩講「占士甸(James Dean)」呢?完全是中二病。

占士甸名作《阿飛正傳(Rebel Without a Cause)》一場重要情節,正正是在山崖邊玩「Chickie Run」。雖然玩法稍有出入,但概念上跟「Game of Chicken」是一樣的。雖然文章故事並非「Game of Chicken」,但既然手段的靈感源於「Game of Chicken」,故此法可美稱為「占士甸派」或「阿飛派」。

雖然,戲中唔跳車衝落山嗰個,其實並非占士甸。也算間接向「Stigler’s law of eponymy」致敬吧。 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