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兩則:《G殺》、《蘇格蘭女王:爭名奪后(Mary Queen of Scots)》

《G殺》

幾星期前寫《廉政風雲 煙幕》,劈頭第一句這樣寫:「其實,只要扮是正正經經拍的港產片,通常都樂意買飛入場支持一下,但可惜通常都失望。這部更不止失望,完全是割凳爛片。」今次稍為猶豫了幾分鐘,但卒之覺得可以照搬過來用。這部跟《廉政風雲 煙幕》的爛法完全不同,而且同類的爛法亦不鮮見,本身就是值得探討的問題。(近期的《逆向誘拐》,有原著作骨幹算不上爛片,且風格殊異,但其缺點或許都是出於同一根源。又,現在再看,我當時評分不止「好鬆手好鬆手好鬆手」,簡直是「好鬆手*N」。)

用一堆 G 字頭的字「串連」,無聊到極致。連接得既牽強,結果 G 字又跟主題無關,是完全不必要的裝模作樣。人物的對白,同樣是中二病滿分,而且假得不似人講。不過,此處又要小心。畢竟戲中不少人物是當下的中學生,我與之相距都近廿年,是否只是用了自己的標準而不自覺,到頭來現時的學生真的如此說話?分兩部份考慮。其一,撇開中學生角色,其他年紀較大的角色對白都不似人講。其二,平時在街上也不覺得有聽過人如此說話。那似乎是過慮了,問題九成真是出在對白本身。

對白都只是表現問題,結構問題才真正致命。將各種雜七雜八的社會問題都放進去,欠缺令人信服的連結,沒有必要同時在戲中存在——堆砌。黑警老豆,教師,街頭擺賣,Asperger’s,妓女,校園欺凌,大提琴,地產,新移民,二奶,學校,討論區,……………… 無心機數。總之看到的效果是,有一大堆元素想要,就砌一個支架放上去,尤如一棵畸形的聖誕樹,掛滿不搭配的飾物。

不過,堆砌只是手法低劣,而且只屬病徵,並非病因。病因是,覺得拍部戲出來是要「講啲嘢」,覺得部戲要有意義,覺得部戲要有訊息,覺得一部戲不止是一部戲。當然,其實也是程度、把握分寸的問題,戲好看,跟部戲有意義,本身是無衝突;但太過在意、太過刻意要部戲有意義,往往就有病了。這病實在太常見,或許適宜有個病名:「文以載道病」(暫名)。

問題是,電影本質上就是零食、雜食。如果你賣零食,但賣點只是得健康,而不是好吃、過癮,那我不如食棵菜、食個生果。拍戲,如果首先並非為拍得好看,而只是有說話想講,就跟放屁沒甚麼分別。有資格講道理,而不需要理好不好看的,或許只得教科書和學報文章了。那是因為你需要看,而不是因為寫作手法如何高超新奇而看的。(若然好看,那是bonus,不是必然。)

拍戲,如果只是得評議時事之用,不如寫政論算了。起碼成本低,環保。

==

簡單評分:

D- – – – -(☆★)
(本來想提一提畫面風格,但寫的時候忘記了,現時找不到安放的位置,唯有分開講吧。風格本身我覺得可以,上面也有少許風格分,但空有風格而沒有基本支撐,其實意思不大。比如預告片也見到的一幕,兩母女在山頂吹風,尤如石頭爆出來,未能賦予意義,只得畫面扮型,淪為中二病。)

###

《蘇格蘭女王:爭名奪后(Mary Queen of Scots)》

部戲簡單歸納就是:不明所以。

究竟想是一部歷史時代劇,還是投射現代觀念的幻想宮廷片?是要寫認真的政治謀略,還是電視肥皂劇?究竟想兩個女主角有思想、有血肉,還是想她們做卡通樣板化的人物?各方面都不能調和,每件事都半桶水。也或許,見到不合時代現實的選角,已經不需要認真看待部戲。

如果是純創作,選角自由一點我無異議,應該是可以的。但既然用歷史時代劇做包裝,選角就不能太罔顧現實。(舞台或許可以,某些電影也可能可以,但寫實風格的電影又如何容得下呢?)大河劇如果用洋人演龍馬,日本人也會投訴吧。用東亞裔演員演《林肯》又如何呢?

另,忽然覺得部戲感覺很熟悉:似《Twilight》系列… 原因不太說得上來,但感覺有點相似,而且都一樣爛。

==

簡單評分:

D- – -(☆★)
(Saoirse Ronan、Margot Robbie 和 Gemma Chan 有分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