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黑本是一家,不用分那麼細

警黑一家

由經濟學講起。

雖然只是個成績中下的經濟人,但畢竟當初就是受其世界觀所吸引才入讀,所以看事情都不免由這角度出發。尤記得上「產權經濟學」一科,市場交易需要有產權制度/合約安排,一般是雙方都同意的安排,但有一種安排是不用雙方同意的:暴力。當任何一方用「暴力」進行交易,你只有投降或奉陪,但結果都是由力量比拼去決定,不用事先同意制度和合約的安排,力強者勝。

(Joe Chan 指示我們看的 reading 好似是 Umbeck 寫加州淘金,我後來手痕上網買了本二手書。簡單講,因為無產權安排會令租消散,大家都無著數,所以其實慢慢就會生出一套制度,wild wild west 其實並非想像中的一片混亂。好似係。有中過張五常毒其實都知道都係嗰啲嘢,發開口夢都識得講。扯遠咗。不過若有興趣,網上有學報文章版。)

這個觀察對日常生活有何啟發呢?日常的交易,有人毁約就出律師信、上法庭、打官司,但最終法庭有了判決,又是如何執行呢?法庭難道有甚麼魔法,會令對方乖乖遵守?對方不理會法庭命令,你要強制執行,可以找執達吏;如果對方不理會執達吏呢?可以找警察。(大概係咁。)是,最終令對方遵守(或強迫對方遵守)合約(或判令)的方法,同樣就是:暴力,制度化、有制約的暴力。你唔肯,用力量強迫到你要照做。

所有制度,如果推到最底層,其實都是以暴力支撐,是用暴力去執行的。一個地方的政權,就是壟斷暴力的團體。(所謂「合法暴力」,因為該地的法律就是由其暴力所支撐。)換句話說,就是某地方最大的暴力團、最大的黑幫,警察就是其武裝暴力部門。用處就是用暴力確保其地盤內的人遵守同一套制度,令交易得以進行。這應該是政權、政府最基本的功用。

(為行文方便,本文就不去分「暴力」和「武力」了。)

為甚麼「黑幫」這種團體,基本上在各地都是不合法的?(日本的暴力團是特例,不討論。)政府的回答應該是:「哩喥我地頭,個場我睇架!」黑幫當然不會容許另一黑幫搶自己地盤的,為了保持壟斷,競爭者當然要打擊。

但為何黑幫又不會被完全消滅呢?

黑幫本身有自然的存在意義。社會上除了枱面上、可以見光、「合法」的活動和交易,總會有另一些枱底、不能見光、「非法」的活動和交易。一如上述,如果沒有產權和制度安排,就會有租值消散,大家無著數,所以地下世界都需要有制度、需要有秩序,維持這個功能的就是黑幫了。黑幫收保護費、抽水,性質等同稅金、差餉、交易徵費。

有合法,就有非法。法的限制越嚴,非法的範圍越大,黑幫的生存空間就越大。(是有大量實例的,最著名的莫過於美國禁酒時期。)試想像一下,如果黃、賭、毒全部合法,自然會有大量正當商人追逐利潤加入經營,合法的生意可以有地面上的制度保障,自然就不需要地下的保障了。

黑幫和政權(警察),本質上就是一樣的。

暴力團的本質是一樣,但一門生意是合法還是非法,競爭的條件可是大不一樣。當黃賭毒等生意是非法,經營者自然要擅長非法勾當所需的技能,包括使用暴力、組織/控制暴力份子的能力、收集執法情報的能力;但如果是正當生意,則更需要的是營商頭腦。在不同的制度安排下,競爭條件不一樣,自然有不同的勝利者。

黑幫收容的,主要就是競爭條件不適宜做正當生意/工作的人。(或謂,比較優勢是在於使用暴力的人。)如果無黑幫收容,或者就只能做體力勞動的工作。警察當然都一樣。或者頭目層級的人會有點不同的能力,但團體中大部份成員都是前述那一種人。可以講,黑幫份子和警員是同出一源,只不過加入了不同的字頭。(所以大家都拜關二哥實在合情合理。)

如上文所述,黑幫既為法所不容(因為其行為等同爭奪當地最大黑幫的地盤),但同時其生存空間正正是因為「非法」才得以存在。警察根本就不是與黑幫完全對立的敵人,更可謂是黑幫的衣食父母。

另一方面,黑幫本身就無可能完全消滅(有非法活動、有地下利益就自然會滋生,而有法就有非法。),其存在又能為政權暴力團刷存在感,在治下有一堆雜碎黑幫,既動不了政權,但又可以經常「提醒」市民他們需要警察(最大黑幫)的保護,當然就不會認真全力撲殺。持續存在的黑幫,持續存在的有組織地下生意,倒過來成為合法暴力超額擴張的藉口。

黑幫和警察,根本互利共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當然,黑幫管地盤都可以有高下之分,除了有錢有力,行事較有法度,處理糾紛時公道,理所當然會比較少難以收搭的麻煩,長治久安,發大財,就更有力招兵買馬,都是一個正向循環;否則,其實不過是暴力團,當然可以由其他暴力團取而代之,也不是甚麼稀奇事。噢,打錯了,其實想講政權,但想來道理都是差不多的。

純粹建基於暴力,權力由上而下的統治,無制約,腐敗是必然的。(絕對權力如何導致腐敗,可謂不證自明,不浪費時間了。)在黑幫地頭,若不甘屈從又無力反抗,就只能避走。(跟港共呼籲人唔順超就移民是同出一轍。)若實在被迫到走投無路,人數又夠多,最終就是起事——以暴力將區內黑幫打走,取而代之。但若然前述的權力來源不變,就只是換了一個字頭。

幾千年政權興亡,不過就是一部黑幫字頭更替史。

(又,之所以向外侵城略地會受到歌頌,其實就跟黑幫搶到新地盤一樣,當然是要大肆褒揚,以後才會繼續有人落力「幫阿公做嘢」。而到自己地盤被人搶去,當然就是敵方字頭橫行霸道、作惡多端,自己字頭受盡委屈了。基本上就是黑幫惡霸邏輯。此等歪理,在現代都仍然見得到,新搶回來的地盤、搶回來的土,厚顏無恥地聲稱是自古以來的地盤。)

上文主要的理論基礎是:人總是會追求利益的,所以制度的選擇都是朝向更大利益的方向走。上述的「黑吃黑」模式,或許比完全混亂好一點,但其缺點都很明顯。壟斷權力的一方必然會慢慢腐敗,最終要靠新興勢力以暴力搶走其地盤,取代其位置。掌權的一方腐敗已經夠無效率,更替時又要損耗,更無效率。甚麼制度會更有效率呢?

愚以為,這一點正是現代文明社會和之前幾千年的根本差異。抗爭一方,和港共/中共/大中華及其支持者,差異也就在此,後者不論其生活衣著等等各樣如何,在思想上根本就不是現代文明人。

幾千年來的政權,歸根結底就是:政權方壟斷了暴力,拳頭比較大,所以有統治其他人的正當性(你不認同就打到你要認同);但又因為壟斷了暴力/權力,不免會有上述弊病。如果聚焦在權力根基的底層,權力就是來自暴力,前述的制度是打破不了的。但人類其中一樣絕妙的能力,就是會講故事。如果暫時忘卻前述的一切,在概念上將這制度反轉來講,就可以有一套不同的制度。

在這個故事中,人本身就是自由、有權自治,但為了效率(以增加利益),不用每次都跟對手討論大家同意的制度,就倒不如大家都同意受一套制度約束,將自己本身就有的治權分出來讓給制度,再由各人出錢聘請人去管理那制度,制度亦壟斷合法暴力。不再是政權有力所以有權管治,而是人自願分一點權力出來以建立制度。

在這個故事中,個人才是老闆,是權力的來源,管治者不過是僱員(合法暴力團當然都只是僱員),當然要受老闆監察,表現不好就要換人。手握權力的人(尤其壟斷暴力的部門),便需要自我制約,恰當地運用權力,更好更完善當然是有公開的監察和制衡機制,以防腐敗、以防濫權。

權力者(尤其暴力團)失去絕對的權力,但同樣可以收保護費(稅金),而且免去倒台時要承受新字頭暴力對待的下場,有得有失。但更重要,是整套制度可以免去許多損耗,社會整體其實更有益處。

究竟是因為利益去相信這個故事,還是真心相信這個故事的前設(人本自由,主權在民)在道德上、道理上是正確的,其實無關宏旨。重點是,如果所有人表面上都信這個故事、信這個故事撐起來的制度,這套制度就可以運行。就是平常講民主法治那一套制度。是,其實很兒嬉,整套制度就只是靠個「信」字去維繫。

尤其,手握權力、壟斷暴力的人,其實是可以隨時撕毀這套制度的。濫用權力暴力,用種種手段逃避監察,對制衡的機制視如無物,此等事廿多年來越來越多見,最近個多月益發猖狂。因為他們壟斷了制度內的合法暴力,如果他們堅決濫權,在制度內根本就無從制裁。一旦執掌權力暴力,要墮落成專制極權其實只在一念之間。

替暴政搖旗吶喊的人可能還自以為聰明,以為自己才看透權力的本質就是暴力,拳頭就是道理,有軍隊就有統治權。本質上,或許真的如此,沒錯。(所以警察一墮落成黑警,警黑合作根本就不稀奇,本來就是同門的。)但上面那一套故事,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卻是維持和平所必須。一旦拋開了這一套故事、這一層包裝,所有人民和政權的紛爭就不能再用現代文明的制度處理,因為政權就只等同黑幫,故事不免要回到「黑吃黑」的劇本。

一切麻煩,其實都是暴政自招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