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除了敵人之外,「冷氣軍師」應該是最討人厭的兵種。不落場參於,但又熱心指指點點,有批評無建設,不禁令人疑惑這兵種究竟有何存在價值。雖然不能說存在就是合理,但畢竟存在是有其因由,恐怕不是勸人不要做冷氣軍師就能消除這種職業。那不如倒過來想想,可否令這個兵種變得有用,或者起碼不要拖累整件事。這系列是打算如此。(但不知是否真的能寫出系列。)

在一場無大台、無中心的抗爭之中,其實本來就無分職種的,沒有人是領袖,沒有人是軍師,沒有人是兵卒,沒有人是後勤。調轉來說,也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領袖、每一個人都是軍師、每一個人都是兵卒、每一個人都是後勤。參與抗爭的人,每一個人就是一個獨立的軍團,自己安排物資,自己安排交通,自己分析形勢,自己決定行動,自己落手執行。

但畢竟,每個人有各自的條件和限制,評估過自己可以(或願意)承受多少風險,也有各自擅長的技能,綜合而言就是各自有不同的比較優勢(不是絕對優勢,這點很重要),自然會慢慢特化成不同的職種。(但其實不是完全專職,只是有不同的偏重而已;專業、有組織的軍隊,不會需要前線自己張羅物資,但現時的義士都要自己一腳踢。)

「和理非」是基本職系,「冷氣軍師」是此系統中可選/可兼職的職種。

在「不割蓆」原則下,其實已無必要討論不能接受勇武的原教旨和理非,那些人應該早已割蓆或轉投敵營,不在本文範圍內。然則,和理非就只是不能或不願承受風險,或者能力不適宜做其他職種。他們只能參與和理非活動或文宣,也可以兼任籌募經費和物資(包括自己出資和張羅)等後勤工作,或者在安全地方做哨兵,條件合適者可以負責安排義士撤退。(越後越跨界。)

(順帶一提,九月一日的港版Dunkirk——玫瑰園大撤退,雖然規模當然不及,但Dunkirk是有軍方組織籌劃的行動,香港人卻是自發協助義士撤離險境,能有如此規模和成效,實在非常厲害,值得自豪,令人感動。)

顯而易見,越貼近基本和理非的一端,其實可以參與的活動越少。(前線則很可能有參與和理非活動,例如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集會,可參與最多活動。)雖然每人睡眠時數不同(但很多人最近都不能安眠,應該瞓得不多),每日可活動時數總有上限,然則活動越少,空閒時間就越多。(廢話。)

和理非活動完畢,很空閒,但仍然掛心活動形勢,就只能不停碌手機(或電腦),開著現場直播,追看最新消息或傳言。不過單向接收資訊,其實只會越來越焦慮擔心,但由於無參與其事,無力感就越來越強。無力源於無參與,那解決方法自然就是參與吧;但前設是這班人其實不會上前線,那就只有做一些令自己「覺得有參與」的事,出聲指指點點,就成為冷氣軍師。

綜合上文所述,冷氣軍師的相對優勢其實並非智力和見識(更遑論絕對優勢),而是時間。直白一點,就是一群無能力(或無膽)承擔風險,行動上無相對優勢,所以很空閒的同路人。如此描述並非貶斥,只是客觀描述。尤其冷氣軍師自己應有自覺,有時間空想和談論,不代表你真的擅長用腦,只是客觀條件令你在時間上有比較優勢,所以有多點時間去想、去寫而已。(當然,也有可能真是智者,但九成九人應該都是平庸普通,這就要靠自覺自省了。)

先認清楚自己絕大可能見識見解普通,不要自高自大,接下來就可以再想如何不要拖後腿,或者進而變得有用。(如果真的寫得出系列,路向就是如此。)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發展多一點技能,開始兼職其他;但要轉身到前線,則可能有點困難,或許要待智者寫一部《抗爭者轉職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