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一部份〉

系列前文: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 # #

承上文,冷氣軍師基本上就是時間很多的閒人,但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整個獨立軍團,在不同時候、不同場合,都會擔當不同的角色(時間比例會有不同),即使冷氣軍師大部份時間是冷氣軍師,其獨立軍團的本質仍然不變。每個獨立軍團都需要獨自制定目標,思考其策略,作決定,行動。故此,一些基本的思考應該是大家共通的,此為本文第一部份。第二部份,則集中談冷氣軍師。

(事先聲明,既云冷氣軍師是時間多的閒人,其實本文都會花很多時間篇幅去講一些「阿媽係女人」的廢話。)

# # #

〈第一部份〉

且暫時放下「抗爭」這主題,純粹講如何計劃做一件事,大概就是:首先有若干想達成的目標,然後在評估各樣狀況後,思考要成全何等條件和狀況,方可達成目標,然後計劃一個或多個行動(各自有其擬達成的目的),以達成或逐步達成目標,當然中途也可適時作修正。計劃需要作何等行動,是一種策略;計劃如何進行該等行動,也是一種策略;在這個說法之中,不過是層次上有差別而已。

如果將這個說法的模型放大,其實每一個行動的目的,又可以看成是該層次的目標;其下又可以再分拆成更細小的行動,又各自有其目的。不同的行動之間,沒有明確的層次之分,也沒有何者更偉大,純粹就是方便思考而已。(但理所當然,比較「細」的行動成敗,影響不及「大」行動般重大。)又,一個行動,當然可以有多於一個目的,推展不同的目標。

如此抽象的說法,應該無甚可爭議之處吧。總之就是有不同層次的目標,有不同層次的行動和目的,有不同層次的策略。(本文避免使用用戰略[甚至大戰略]、戰術等詞,以免就其定義無謂爭拗。)

放回眼前的抗爭,最終極、最高層次的目標,可能會是甚麼呢?

更公平的社會,更開放的社會,保障人權和自由,人皆應有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云云。

任何人如果舉出上一段(或類似)的事為目標,請到瀑布下清醒一下頭腦。

那些目標的問題不單是空泛,而是根本不可能有共識。大家現時是同路的抗爭者,但經濟右翼和經濟左翼心中所想的「公平的社會」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回事,自由派和保守派對於是否要「更開放的社會」也可以爭論到世界滅亡。這些問題,等香港人有自治時再去吵,現時不是挑起此等不同政見的時候,應該盡量避而不談,絕對不宜設為抗爭的目標。

且略過論證,武斷地提出兩大目標:(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

(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可以是獨立、歸英、歸美、國際託管、由美國駐軍確保中國信守承諾的一國兩制等等各樣,隨你想像,形式不拘,反正不是現在需要決定作實,而各個選項的路徑可能都差不多,都需要達到相近的狀況才能成事,也就是說在一段長時間,方向上不會有大分歧。

(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雖然我想完全排除,但現實上是不可能的,就算中國崩潰、解體,像昔日蘇聯或更甚,深圳河以北的一眾政體都會嘗試插手香港事務,可以做的只是減少其影響力,或相應地以其他勢力平衡之,而現時在香港制度內建的中國影響力,則可以在制度設計時消除。

在邁向兩大目標之路,需要成全某些狀況,那些就可算是小目標或行動目的(視乎從那一層去看),例如:協助外國勢力介入以抗衡中國(具體可能是,遊說通過某等法案、與外國政客政黨建立長久關係等等)、建立香港人獨立的民族意識(例如唱屬於香港人的國歌)、令抗爭得以持續(身體力行、支援有困難的同路人等等)。為了達成該等小目標,就要計劃各種行動,各有若干目的,希望達到若干效果。如此類推。

(而另一些訴求,例如:「徹查警暴,清算黑警」、「釋放義士,賠償損失」等等,其實就似打機時的副線任務,雖然是我們希望能達成的目標,但本身與兩大目標達成與否關係不大。不論兩大目標是否達成,都可以完成副線任務;又或者未完成副線任務,但達成了兩大目標,到時有民意及制度支持,才倒過來完成副線任務。)

在無大台的抗爭,每個人都要思考:想達成何等目標,需要做何等行動,每個行動有何(或何等)目的,是否對邁向目標有利,執行時是否達到目的,甚至也思考行動的效果會否有副作用,等等。無論在抗爭中擔當任何崗位,在前線或在後排或在冷氣房,其實都需要思考、為自己負責。

沒有領袖時,自己就是領袖。

(文已太長,第二部份明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