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工雜記(內容無關復工)

「在家工作」告一段落(在家做「自宅警備員」…),才想到也應該要復刊。但疫情未完,已數月無入戲院,向來也不是文思敏捷、半小時寫幾千字的材料,哪來寫字的題材呢?(幸好打字的手感倒沒退化,中學時用ICQ、上論壇、打《金庸群俠傳online》練回來的打字能力保持得不錯。)

中學時最厭惡的作文課記憶開始浮現:兩節共八十分鐘,對著老師發下的題目,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頭緒。(一道題目?還是三道?或是考試才有得揀?雖然對我來說差別也不大,反正都是寫不出。)很辛苦才擠得出幾句,用盡所有標點符號,分句分段比鄺體更鄺體(咦?我可能比鄺神更早寫鄺體!),好不容易寫出幾段,原來才到原稿紙上半部的一半!

那時候用的是學校特製原稿紙,紙張特大,分上下兩半,每半印有一頁四百字原稿紙。另外還有一個特製的文件夾,將原稿紙對摺,串成一疊放在文件夾內。那樣手工釘裝成一冊,到底是有何用途,到現在都不知道。作文之後,還需要謄文,重新抄一次那幾百字,同樣不知有何意義。作文內容想不出,又不擅長寫字,寫得慢,手又很快攰,完全只有苦惱和困擾的課堂。

後來究竟是怎樣矇混過去?又或者怎樣填塞剩下來的空格?想不起來。

現時的難題是如何填塞畫面。

文章佔的畫面太短,在browser看起來怪怪,總是要填得長一點、飽滿一點方能安心。(段落尾有幾個字開了新行,也似懸吊半空無處著落,要填滿。)

# # #

總之先用符號分隔,多佔一行,看起來就不會太空洞。

但實在是沒甚麼具體事情想講想寫。(時事、疫情之類就算了吧,已經有太多文章了,無謂再加一筆。)可能以前都是用相近的方法,總之隨便寫多幾隻字,如何空洞沒有內容都沒所謂,只不過是要填夠空格,寫得好看與否根本不在考慮之列。(又出現了,懸吊半空無處著落的新行。)

「這樣寫著寫著(呀,是中文課本學過的句式。),又再回想起多一點。」總之無厘頭會有人物出現和說話:「無論任何文章,都會加插人物和對話。」

「點解?」

「開新行都不會太礙眼,而且開引號閂引號,已經佔兩格了,如果再加冒號,就有三格了。」很努力地填格仔的作者隨便生硬加插的人物如是說。

(開始似《魔王與公主》的笑話了…)

# # #

中學時應該又未大膽到這樣玩吧,可能不止低分,或者要被罰重作了。但亂寫對話好像是有的,原因上面解釋了。

不知如何收結,就這樣算了。

# # #

嗯,結果變成〈作文堂雜憶〉,結果應該會是:「離題,重作。」吧。

呀!作文真的好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