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映畫筆記

《沉默(Silence)》

'Silenc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沉默,就只是沉默而已。
 上面完全是一片空白,若謂有任何意義,均只是讀者憑其幻想而賦予的。)

==

簡單評分:

從缺

==

馬田叔講故事,其實並無失手,不過此故事於我實在無半分共鳴。

戲中人的掙扎、苦難,既無意義,也無任何感覺。宗教,信仰,本來就是虛惘,為此等事「承受」苦難,其實只是自我滿足而已,既看不出美,亦看不出意義。(勉強要講,整個故事最能表達者,其實正是這回事之徒然及無謂。信仰是虛的,但人所受的苦難痛楚,卻是實在的。兩個棄教神父,或許正是有此覺悟。無謂的宣教,其實遠遠不及讓人避開現世的苦難實在。)

遠藤周作的小說,原本就是以日本人為對象,其背景當然為讀者所熟知,但馬田叔照原樣去拍,對外國人而言就少了點歷史脈絡。戲中所述,對耶教迫害最盛的時代,其實乃緊接「島原の乱」而來;井上政重(戲中描寫得非常精彩的角色)擔任的宗門改役,其實亦是該場叛亂/內戰之後才設立。禁教雖非自天草の乱而始(沢野忠庵叛教,亦在此之前。),但其越演越烈,終究是出於政治、政權維穩為要,與幕府鎖國有連帶關係。如此再看戲中通譯(浅野忠信)三番四次講「踏み絵」其實只是形式,當更有層次。

(【頭盔】當然又不能以現代的「宗教自由」觀念去看。)

再者,耶教在故事中以受害者的姿態出場,其實不無諷刺意味。在掌權的地方迫害「異教」徒,隨著殖民者的步伐以各種手法迫土著改信易宗,此等惡行正是一神教之所長。在日本傳教遭逢挫折,也不過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剛好而已。《Freddy vs. Jason》、《Alien vs. Predator》、《貞子vs伽椰子》,哪能分得出正邪?無辜者,從來只是被蠱惑的平民。

沉迷鬼神,不如做好一個人。

《大創業家(The Founder)》

'The Found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部戲非常「麥當勞」。

自問算是麥當勞fans,所以入場睇,也所以手痕想寫,但一部戲的感覺似麥當勞,就算題材是講麥當勞,都實在不是好事,半湯半水,到喉唔到肺。

撇開功勞應歸於麥當勞兄弟Ray Kroc(本片主角,蝙蝠俠。)Harry J. SonnebornFred L. TurnerJoan Kroc,或其他片內無出場的人物,也撇開麥當勞其實是地產投資公司,身為fans最仰慕者,始終是其毫無靈魂、標準化、廉價、一式一樣、極速、工廠式的營運和製作食物方式。(嚴正聲明:此處無揀錯詞,「煮食/烹調方式」之類詞語,是不應用在麥當勞身上的。)

麥記之美,當然並非精緻美饌,而是功能美,與人無瓜葛,去任何分店都大致相同,合理,衛生。入店前已知道會有何種食物,已知道大概何等品質味道,平穩,無變化,令人安心。比起「有性格」的劣食、衛生狀況可疑、待應態度差劣、質素份量飄忽的食店,食物尤如倒模製作、工廠出品的麥記,簡直是令人舒暢的天堂。(而且更平。若只求方便飽肚便宜,豬聊蛋幾乎無得輸。)

不過,一部電影拍成如此,就確係無癮。

Michael Keaton的表現無問題(成部戲最值得看的可能亦只是其表演),但故事本身講得差,無方向,究竟主角是何等人物,到散場都不清不楚,欠缺想法。由潦倒失意,到發現麥記,到雄心壯志要發展,到意氣風發,由合作到爭執到反面,每一部份都有,但每一部份都「唔到肉」,似乎只照著大綱來拍,所謂成品只是個梗概。就似魚柳包只得半塊的芝士——算有,但不夠令人滿足。

整部戲的重點(由篇幅所見),似乎在其(所謂)「商戰」、「掠奪」。但實際拍出來的結果十分兒戲,隨便三言兩語,總之「發生咗」。甚至到經營有困難,Ray Kroc資金周轉不靈,又忽然在銀行遇上順風耳的Harry Sonneborn,兩人回到辦公室,翻幾翻賬簿,Sonneborn提出麥記應該搞地產。「叮」一聲,事情就解決了。然後,只見到地圖上多了幾粒撳釘。一齊都太虛擬,無實感,無血肉,無味。

Ray Kroc和Joan Kroc之間亦復如是,只見兩人一見面即似「姣婆遇著脂粉客」,眉來眼去;奶昔粉那一幕,簡直是在Joan當時丈夫面前調情,幾乎以為在播謎片。但劇情繼續發展,兩人忽爾又跳回去深夜講電話,尤如中學生談心講夢想、講將來,究竟想點呢?再然後,是完全無下文。(除了,Ray Kroc跟時任妻子講要離婚一幕。)一路無聲無息,到尾尾尾尾尾段,Joan突然再出場,已經是Joan Kroc。中間呢?發展呢?餡呢?無,只得頭尾,空殼一個。那我不如上Wiki睇生平簡介算了吧!

去麥記,我清楚知道是食廉價快餐,沒有不切實際的期望,以「俾幾多錢,收返咩質素貨」標準,是非常滿足的。而這部戲,雖然早場戲飛平,但滿足程度絕對比不上兩份麥樂雞餐。

==

簡單評分:

D++(☆☆★)

《何者 – 我們都想成為「誰」? (何者)》

『何者』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何者』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朝井リョウ這部直木賞得獎作,找來同是早大舊生的三浦大輔改編,實在找對人了。之前看過三浦原作的《恋の渦》電影(另一部,他原作及親手改編的《愛の渦》倒沒看過。),似乎本就擅長處理一群年輕人的微妙對話;況且有舞台背景,處理拓人/たくと的若干場面特別出色,尤其電影尾段,那一手實在比小說更精彩。(看完戲後不久,剛剛才買小說回來,未看完,但經常會手痕翻到書末偷看,今次也偷看了。話說回來,我總覺得這是看《90男歡女愛(When Harry Met Sally…)》惹回來的習慣。)

在小說中幾乎只是間接寫的烏丸ギンジ,在電影中大部份時間亦是隱身/蒙面;但在小說中未有出場的「毒與餅乾(毒とビスケット)」公演,則在電影中以半真半假,可能泰半屬拓人的想像出場。(其中一節,肯定是將ギンジ的tweet,化成拓人想像的舞台。)兩人對照、互補、一體兩面之處,以(假想)舞台和戲中現實表現得比文字更鮮活,尾段的表現既與前段的假想呼應,又將小說本身潛在的舞台特質拉出了水面,たくと應該感激萬分吧。

說「時下」或許不妥,畢竟我已經畢業十年,脫離「就活」(大概相當於「搵工」啦,但微妙處當然又因為香港和日本兩地差異,有根本差別。)經歷已經很久了,當然地域文化也有出入;但其實,作者本身也是個邊緣「80後」(1989年出生),相距又不是太遠,由「就活」的過程、心態,以至角色更深處的想法,實在不無共鳴。「90後」、「00後」,是否有同樣感覺,不得而知,但其中或許有一點能夠超越世代的情感。

我是何人,想做何事,當然是可以不停自問一生的問題。(《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或許就是如此自問的中年危機版。)但在畢業/求職的環境中,那感覺忽然放得很大,也有莫名的壓迫感。HR的廢問(似乎港日共通,甚至世界共通。)和嘴臉,求職者無奈虛應故事。

多年前,有老友剛畢業不久,閒聊時覆述見工經歷,謂有HR問:「你有咩宏觀目標?」我忍不住即答:「征服世界。」當然,若我在見工現場,應該沒心情搞笑;但既云「宏觀」,當然是要到社會級、世界級,否則何謂「宏觀」呢?而其實,一份普普通通、新畢業入職的低層職位,問其「宏觀」目標不知有何意義。雖然,後來想,可能那廢問者不過是語文差而已。

搵工只是表面,又或者是催化劑,講自己,講自己身邊的人,這才是主菜。

在廢問和吹水之間,忽然覺得其實懂得甚麼、看甚麼書、聽甚麼歌,做甚麼事,在這場遊戲中都是無甚意義的,反正問的都是小學作文題目如:「你會用甚麼動物代表自己?」而其實,你最想講佢聽,「人」本身就是動物,又或者想反過來幫佢諗有何動物可堪為其象徵:大概是珊瑚,衣服華美,明明是動物,不過無腦得大部份旁觀者以為是植物。

身體半自動地發射毫無意義的空洞言辭,留下焦躁反感如彈殼堆積。

(再講要爆劇情了,還是適時收口吧。雖然也收得太急。 XD)

小說結尾,稍嫌點題太過,很多事一說破,味道就散了。電影收得比較隱晦,言猶未盡,正好有自由想像的空間。

==

簡單評分:

A-(☆☆☆☆☆)
(此處最近似乎有點「評分通脹」[grade inflation],不日會仔細考慮再校準[recalibrate]一下,或許要收一收水;但依照最近的評分準則,我覺得是值這分數的,起碼跟我近日評接近分數的片同樣好睇。)

==

噢,另外想講,選角真好,六個主要角色都好。(雖然,我每次看到山田孝之都想笑,但其實他演出不錯,也都配合角色,只是我看太多勇者系列,見到他很難不笑。)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

"Moonligh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部戲其實一月尾看的*,放著不寫並非要等到上正場才寫(但現在寫,則是顧慮到再不寫可能一兩個星期就落畫… 雖然,剛剛拎到Best Picture,或者可以捱多一個星期。),而是一直想不到要寫甚麼、怎麼寫,但現時又無太多時間等,還是頂硬上照寫吧。

基層黑人、公立學校、毒品、欺凌、友情、不敢出櫃、身份、成長、背叛、反抗、基情、「代父/母」(甚至似「養父母」)等等… 九成有人會講此等元素,尤其黑人和基情兩方面,應該很多人寫吧,且跳過不詳寫。(只短講幾句:基情確是拍得動人,餐廳那一段舞台風的走位和閒聊,又親密又有距離,非常吸引。Juan[Mahershala Ali]和Teresa[Janelle Monáe],雖是典型的「黑幫好人」角色,但實在漂亮好看。黑人和基層問題,不熟就不如不講了。)(手痕search過影評,這一篇不錯。)

拆開逐樣看,每一件零件,似乎都有先例,都在某處看過,但其成就正在於將大量熟悉的材料,以巧手布置得妥貼,豐富、融和,但仍然分明。再看看上一段講的一堆元素,不難想像,可以拍出一團何等難看的大雜燴。在這部片又如何處理?Less is more.

窮人區,街頭販毒,當然有暴力。無,你無見過,無拍。有無寫?有,有寫,在兩幕之間,你只見到若干時日後的結果。母親吸毒,家庭悲慘?好,有見到短短一場,及幾個回憶混夢境的鏡頭。見得更多,是舖床時和Teresa的對話。不拖拉,難看的畫面亦是見不到,但你知道有。類似兒童院的懲教設施生活如何?無講過,不過你又見到其影響。(當然也有Juan和第二幕的影響。)

其實,又不是甚麼驚天動地新奇刺激的手法,只是很平實的取捨而已。不需要的部份,刪走,留下一點痕跡夠了。做,不容易,但道理是很簡單的。手法之基本、簡單、傳統,其實在結構上已很明顯。抽出主角的三個成長階段,只拍人生中幾個重要的片段。如此清晰的三幕結構,簡直似是上Syd Field編劇班的結業功課,非常工整。

只講其人生(由童年至成年)三個重要片段,餘下的部份,就靠觀眾腦補,不用每個元素都畫出腸,有個方向、有點痕跡,其過程可以意會,反正重重複複拍也無甚意思。人生本就如此,日復一日的生活,十年廿年後根本就不會記得每個細節(小學中學的事,現在已忘了大部份。 XD),只有深刻的畫面、重要的轉折會記得清楚。

==

簡單評分:

A(☆☆☆☆☆)
(忍不住要叫了!!Janelle Monáe很萌!!不過評分絕對無偏心。)

==

* 話說回來,又離題,之所以一月尾有得看,是有所謂「優先場」,不是送飛那種,要自己磅水的。如此這般的安排,近幾年越來越泛濫,其實究竟諗乜?搞發行的,如果覺得某一週上映的戲太廢,怕無戲迷入場,那就將好戲搬前少少,將每週上映新片的質和量拉得平均一點,看戲又不用趕頭趕命,忽然一週幾部好戲,忽然又全部爛片。莫非如此安排很難?無內幕,所以是真心問,因為現狀實在太奇怪。

《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

"A Cure for Wellnes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譯戲名實在算譯得好,玩食字而不俗氣,平實恰當。英文片名《A Cure for Wellness》就更妙,恰好可以形容部戲。製作人明顯已找到此藥,部戲果然藥到命除,越醫越甩頭甩骨,到後來根本已爛入骨髓,後段簡直是在喪屍狀態死拖,結局死相當然就非常難看。

兩個多小時,簡直是折磨,觀眾一如上山「攞苦唻辛」的「病人」,貼錢買難受,其實應該中途就好離場… (但自訂規矩,未睇完整部戲,不准寫,無辦法,當做白老鼠,死忍。)

整個局,至少條大橋部份,其實在初段已經很明顯,但當時仍可以用畫面、佈景、小把戲撐過去。起碼,初段仍未覺得很悶。整個療養院的設計,「療程」的各個細節,都見有用心設計,雖然不算新鮮,多處都太用力太過火,但始終只是初段,還可以接受。

主角開始懷疑自己神志的部份,當時仍未走味,還可以的;尤其講父母關係那部份,本來可以好好發展,但後來完全走偏了,承接不到。花時間舖墊,煞有介事,結果混吉。在療養院門口那幾個院友亦是同樣,幾次跟主角閒聊,尤其那個歷史、填字遊戲宅,開始以為可以有甚麼謎團、線索,一步步揭,結果絲毫不謎,明顯到極點,又老土無聊,那幾個閒角亦無甚作用…

用人體煉藥,本身就不新奇,也無甚可堪驚異之處。整部戲唯一算有新意的發想,或者是有一堆心靈破損的老人,「自願」去山中療養院「送死」。(我寫出來也覺不好意思,實在不是十分有趣、新鮮的發想,但已經是本片唯一稱得上/接近有新意之處。)開頭亦似想以此寫寓言故事,但結果完全交不出貨,故事陳腐之餘,根本亦無可堪細嚼的深度,到結局勉強再拉幾個企業高層出場埋尾,非常無厘頭。

或許,這故事由更早的設定已經失敗。講煉丹、講長生靈藥、講現代人(或總之講人)心靈空虛,就專心講吧,上山時為何又要講古堡歷史、講貴族狂人亂倫?究竟要講現代寓言,還是要懸疑查案,還是要講鬼怪故事?可以面壁靜思幾個月,有了答案才開鏡嗎?拿不定主意,甚麼狗屁都放進去,不但講不好故事,尾段是要還的!

果然,中段失了方向,尾段要搵方法收尾,開頭亂入的材料就現惡果了——高深的寓言拍不出,就用初段的歷史背景化成怪譚,總之有個了結。材料又多又雜,正是便捷的「後門」,處理不了,就隨便抽一條線,總之逼進死巷,有一場對決,就算結束了。非常不負責任,而一開始的雜亂,就令後段有如此漏洞可鑽。

有紀律的人,或許原本就不應留這一手漏洞,以免自己偷懶。

==

簡單評分:

E(☆)

《槍狂帝國(Miss Sloane)》

"Miss Sloan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後生仔始終係後生仔,急啲。」

「摸戒指呢吓小動作,係我喺最近五百鋪牌入面,特登加上去嘅。」

「你望出去睇下見唔見到大嶼山?我聚賭,至多咪罰三千。」

「個雞棚,我搭咗成年喇。」

(以上幾句憑記憶同上網搵一搵唻寫,無睇片,有幾準確唔包。)

並非講笑,上面幾行《賭神1+2》名句,已經劇透咗,而且非常嚴重,不過明就明,唔明就算啦。其實,一開場Jessica Chastain向觀眾自白那幾句,都已經預告了如此安排,條橋一早放在你面前,戲中亦留了很多手線索。有時,會刻意偷幾步,令觀眾緊張;有時又放水,提示提得很明顯,等觀眾追上去。收,放,收,放,節奏就是如此保持緊張刺激。

Political Thriller,政治的部份其實完全不重要,只是活動的舞台,總之有主角及伙伴(主角正邪莫辨,但總之代表「正義」那一方)、有對手(奸黨),雙方在檯下對奕、刺探,陰謀舞弄擺佈其他人和事。是否政治,其實完全無所謂,改成球賽、商業、捉棋、賭局,甚麼都可以。

重點在後面「Thriller」這個字。中文,從來未見過有妥貼的佳譯。幾款譯法都有個「驚」字,已經錯到離譜,簡直得人驚。Thriller當然源於「thrill」:刺激、興奮,氣血上湧,腎上腺素激增,如電流過全身,肌肉震顫,屏氣凝神——應作此解。Thriller不一定要驚、不需要靠嚇,可以是懸疑、可以是動作、可以是節奏,手段不重要,重點是結果:要令觀眾緊張刺激

脫去「政治」的外衣,不過就是一套「爆谷戲」而已。

手段是否合理真實,計謀鬥法是否高智,或只是編劇妄想和出千,其實無所謂。賭神如何變出一隻「階磚三」,幾時訂購他的「德國液晶顯影隱形眼鏡」,統統無所謂。總之,配合當下的氣氛節奏,發哥又夠型、有氣勢、壓到場——在銀幕出現那一陣子爽過,就夠了,不需要深究。

配角如Gugu Mbatha-Raw、Alison Pill固然不錯,但其實成敗關鍵只在Jessica Chastain能否撐得起部戲——型爆。入場看她型,理由已經很充分。製作人對這此賣點亦了然於胸,整部戲由劇情到畫面,所有一切,都只是為了令個角色夠型。亦正亦邪,非常有魅力,簡直有一股俠氣。

如此角色,當然會有性格「缺憾」,不少情節、衝突都是圍繞這一點來發展。不過,最精彩的處理是不去深挖這角色的內心、背景、動機。(帶過是有的,但無花無謂時間過份探討。)到最後,她為何要做這件,觀眾一無所知(希望不要有續集越拍越衰;但應該不用太擔心,因為票房仆直。),總之就是做咗、型咗,了結這件事,瀟洒離開。

近年的英雄/反英雄,太沉迷於表現其「人性」,反而變得面目模糊。偶爾反其道而行,拍一個不流露內心感情、線條分明的俠客,清新可喜。

==

簡單評分:

A-(☆☆☆☆★)

《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

'I, Daniel Blake' Film Poster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三十歲前唔左,無心;三十歲後唔右,無腦。」類似金句,必定入選我最憎百大㞗噏廢話之列。(究竟係邊個講先,係有趣問題,可以睇哩兩頁:其一其二。)若然是個別議題,因為有新發展、新認識,所以改變看法,很正常,完全無問題;但若然世界觀、看世界的整套方法有翻天覆地的大變,可以斷言有根有據有想法的絕對是少數,其餘九成九九九九九只得兩種可能:因為社會地位提升,屁股決定腦袋(根本從來都係無心兼無恥);或是其原有世界觀從來就無經過思考,人云亦云(根本從來都係無腦無思想)

堅盧治,拍到八十歲仍然咁左。區區則三十歲前、三十歲後,從來偏右。

直接講重點,整部戲我是完全不過電。現實風的拍攝,頭三分一尚算有趣,但一路拖一路拖,力度就越來越弱。到了「抗議」那一幕,其實已味同嚼蠟。我知,或許真是看世界的角度太不一樣,同場聽到不少人睇到「嗯嗯唉唉」(唔知有無寫錯字),似乎非常不忍、同情,之類。或許,preaching to the choir,對左翼而言部戲很吸引吧,我卻完全無感,許多部份毫無說服力,當然更惹不起同情。

或許,我由第一幕開始就「入唔到戲」。誠然,那一串評估問題似乎低能無聊,但跟官僚程序直接答問題又何難呢?對社會、對政府的期望、看法,左翼或許認為是要「幫人」,可能就是差異所在。在「失業金」這一環,其實不過是「賣保險」而已,稅金的一部份就是交了「保費」,而到萬一需要「索償」,當然會審視閣下狀況是否合乎條款。是,是無所謂「人情味」的,從來就不需要有。要「人味」,去搵親朋戚友吧,制度從來只是明買明賣的服務而已。期望有「人味」,只是你的期望不切實際。

更令人難以入戲,是主角所謂「不能工作」難以令人信服。

是,戲內是有醫生提過他不能工作,但在整部戲其餘部份,實在無以令人相信他「無工作能力」。「不能工作」,但經常去女主角屋企搞水電、做木工,得閒整「木魚」裝飾,之後仲「鬥木」整書架… 然後,你想我信他「無工作能力」?Come on James,唔好咁低能好無?你真係覺得我會信?

好,就算心臟有事,無能力做粗重體力勞動,真是無任何其他工作可以考慮?我完全唔覺得醫生封信意思係話:「你心臟有事呀,乜都唔做得呀,收銀、待應、看更、洗碗乜乜乜都唔做得架,返屋企等死啦。」嗱,搵唔到係另一回事、無人請係另一回事,有無考慮過其他可能先係問題。(將來,甚至而家,大部份失業應該都唔再係「有人搶咗你份工」,而係科技發展「令你份工根本無咗、消滅咗」。哩個又係另一個問題,我亦唔覺得靠「左」係可以解決到。點都好,同部戲無關。)

然後劇情有他去「扮搵工」的情節,專去搵地盤、搬貨工。大佬,你真係唔係有心搵啲可以聲稱:「我唔做得架!」的工?(係囉,卒之真係咁講咗一次囉。)我點信你呀?收買佬上屋企,搬完傢俬雜物,見到件「木魚」裝飾,話:「哩件ok喎,我收呀,開個價唻?」係囉,成日咁得閒做啲手作,都可以賣錢吖(或者起碼試下吖)。又答句:「哩件唔賣。」我真係好信你有心解決困境囉。

一開始講到明,我真係好右。而部戲呢?技巧普通囉。劇情,咪又係嗰啲囉。演出,係唔錯,不過角色同處境我代入唔到,我當係我問題啦。總括唻講,就係一部左翼自high宣傳片,咁我諗左膠觀眾係會睇得「好開心」既,但我就毫無感覺,說明其「宣傳片」的「教化」功能亦是失敗。真係麻麻地。唔知拍唻做乜。

==

簡單評分:

D(☆☆)

《魔海奇緣(Moana)》

"Moana"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舊曆新年,要選一部應節的電影吹水也不容易。

賀歲片是完全絕種了,不但體裁本身難以追上時代,認真想了一陣子,其實更大的問題是人。賀歲片不但要故事有喜慶、大團圓氣氛,更重要是有何「明星」壓場--你會想見到哪個明星在銀幕上拜年?老老實實,在香港銀壇,數不出幾個,那怎樣拍賀歲片?當這城市的明星已不再入屋、不再受大眾愛戴,自然就無可能再有賀歲片。香港有病,賀歲片絕跡是病徵。

退而求其次,廸士尼的合家歡動畫也不錯。

今次轉向太平洋島民神話中找靈感,雖然不脫廸士尼本身味道,但仍然砌得好睇,歷險、搞笑、成長之旅、勇氣、友情、親情… 老土,但work,其實是歷久常新的故事,講得好,用不同面貌出現,是百聽不厭的。

近年的公主,已經越來越不似「公主」了,甚至偏向熱血片主角。在對白之間,也自嘲了一下,是非常自覺、精密計算的創作。如此獨立、自信的「公主」(雖然Moana堅決否認),很好看。

出自神話的Maui,其實很有配音的The Rock色彩,根本能想像出他真人會如何演繹。其紋身的設計非常有心思,廸士尼的短片功力表露無遺。

廸士尼拍島民故事,當然又有「白人原罪」,在一片好評之中,又有一堆大力鞭撻的「左膠文」(雖然未必整篇文全膠)。由神話角色的表現或缺漏、角色的體形,甚至連椰子,總之可以挑出一大堆骨頭。我覺得:算X數啦。

要求一部商業(其實甚至非商業)創作要完全政治正確、文化正確/準確,其實頗為無厘頭。創作,自然有創作的考慮,有其想表達、突出的事物,有時也為了製造角色衝突、對比,更需要顧及觀眾的接受能力、觀感、既定觀念(就算是不正確,卻有助理解、入戲,善用非常有利講故事。),當然無可能完全描述現實/原裝神話。

撇開這類無厘頭批評,戲是好看的,角色亦頗有魅力。

==

簡單評分:

B++(☆☆☆☆)

《思.裂(Split)》

"Spli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又是「事先聲明」時間:M. Night Shyamalan的戲我向來不太喜歡。

誠然,佢講故事並不差,通常都能拍出氣氛,但其標誌「扭橋」實在太也難頂。「扭橋」本身不是問題,但這一招一來用得多會悶,二來根本是超高難度動作,很多時間根本就用得不好。(以下不止講Shyamalan)其一,如《鬼眼(The Sixth Sense)》,根本就明顯到出汁,結局「扭」那一下,完全無半分驚喜,那用力去「扭」的表現就很反高潮——「吓!?就係咁喳?」其二,如《殭屍》,扭得勉強低智,甚至可說是放棄兜、放棄埋尾,根本搵笨,侮辱觀眾。

偏見講完講正題,本片講人格分裂的主角,戲本身似乎也可割裂幾部份去看。

第一部份——James McAvoy綁架三少女。

沒有創新驚喜,穩打穩紮,以這類智取綁匪、密室逃脫戲而言算中上,氣氛不錯。James McAvoy固然搶鏡,雖然真正主演的人格只得三人,而且均是典型至極的角色,但頗有壓場氣勢,看他表演也算有趣。

不過,看主角少女Anya Taylor-Joy(飾Casey)更有趣。另外兩人,配角味重,結果真的無甚表現。如此簡單「切除」用不著的配角頗為可惜,講一個「三人逃脫」的故事可能更有趣,但劇情發展不久已明顯不選這條路,只是集中探究Casey這角色,雖然與入場前的預期有些許出入,但稍為調整心態便可,只是趣向有分別,並無不妥。

尤其,Anya Taylor-Joy頗有魅力,有一陣異界味道(拍fantasy片會很合適),整條線都變得更吸引。可惜,劇情一直強烈暗示的「變化」最終無在她身上出現,中後段一路積累的力量,在臨近高潮的一刻洩了氣,令人無所適從。

精神科醫生間場出現,一方面負責解說「設定」,一方面肯定在結尾處有用,是這部份最難頂之處。其偽科學解說既無聊,又誇張,行動亦無厘頭(雖然這類片,這類角色,通常都是如此。),越發展越走向怪力亂神。

但以綁架逃脫劇而言,還算不錯。

==

簡單評分(三之一):

B(☆☆☆☆/★

然後就到第二部份——怪力亂神。

越看越不對頭,由最初的精神病人綁架劇,慢慢變得越來越神怪,將整個故事拖進了異世界。原來的心理驚慄,忽然變了怪獸片;就似上半場是《閃靈(The Shining)》,下半場忽然變了《Friday the 13th》。Jason,你走錯片場了。

此部份嘗試用精神科醫生的吹水去兜,但到結尾處根本就是爛尾,放棄治療了。而且,Anya Taylor-Joy的角色背景用了近四份一篇幅去舖墊,結果竟是如此草草了事,兩個主角根本無真正交鋒,簡直浪費。

(而且,James McAvoy出現最終形態時,根本變了笑片,是嘲笑也是苦笑——為何要入場看此爛片?)

==

簡單評分(三之二):

D/C(☆☆/☆☆★)

到將近出人名表時,臨完場起腳,第三部份——扭橋。

這一下真是無預計過會出現,若然明白其背景,又能接受那世界,扭這一下確然能反轉整部戲。(雖然,Anya Taylor-Joy條線未處理好仍然有問題。)整部戲變了並非中途開始怪力亂神,而是從一開始就不是這些類型!既不是心理驚慄,也不是爆血slasher film,而是完全另一回事。今次扭這一著,實在高明。起碼將部戲拉回至可接受水平。(但講出唻會穿橋,文後隔一段空位才爆吧。)

不過,要明白及接受這一著,要觀眾先有另一些背景認知才行得通,所以又不算完滿工整。

==

簡單評分(三之三):

B- -(☆☆☆)(若然明白及接受)

〈———————分隔線:十之一———————〉

〈———————分隔線:十之二———————〉

〈———————分隔線:十之三———————〉

〈———————分隔線:十之四———————〉

〈———————分隔線:十之五———————〉

〈———————分隔線:十之六———————〉

〈———————分隔線:十之七———————〉

〈———————分隔線:十之八———————〉

〈———————分隔線:十之九———————〉

〈———————分隔線:十之十———————〉

我諗都無諗過部戲原來係《Unbreakable》續集!!
(或許曾有訪問提過?但我通常都是一無所知入場的…)

《天煞異降(Arrival)》

"Arrival"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352頁,264克,連運費,$54.78。書,真的很平,售價很平,貴的是用價。要花時間看,買回來又佔地方,折成時薪和租金就很貴了。幸好只是書中一則短篇(根本就是短篇集),否則可能放著「等看」吧。(小說通常比較不幸,可能要等很久才開始,其他書起碼會先翻一下,看幾處重點,何時花時間完整看完又是另一回事了。)入場前先看原著,太懶,很少做。

為何要有爆炸場面?我已經不知道應該怪誰,是觀眾太低智,或是製作人(包括人及公司)太低智,或後者以為前者低智以「市場」導向將小說dumb down?不知道,或許是第三吧。以為要有爆炸才能引人入場?仍然迷信要有「衝突」?要有「高潮/緊張位」?或許,我可以寬容一點,改編成電影都有此壓力,要照顧接受能力中下(或製作人想像的中下游)的觀眾。

原住民遇到高科技alien,會有何下場?隱隱約約,這問題或恐懼在書中出現過,但不多,輕輕帶過。這是連霍金也會偶爾提出的警告,但或許從小看倪匡,這一點從未擔心過。你會不會稀罕蟻群辛苦「種植」的菌類食物?我們看得自己太重要,若有高科技外星文明,何以見得會稀罕地球上的物事?或許只會停駐觀察這原始生物。(不小心經過「踢到」倒是可能的,或如《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般要建「公路」,要清走地球這障礙物。)不過,改編時將這一點放大,或許正切合時代。

開場不久,有點失望。一開場,已陳明整段「結局」,那只是普通倒敍吧;再接回「現在/過去」,這段又太長,那非線性、零碎、跳接的風味散失了。一直到中後段,學「Heptapod B」一段時間,才慢慢滲進來。雖然畫面質感太似夢境,色調也「熟口熟面」,其實這表現方法不太適合,但總算挽回一點應有的感覺。「Non-zero-sum game」那一段,原本就寫得非常有電影感,果然也如此剪接。

高十尺,闊廿尺,大概像是弧形小型影院?以故事的展開而判斷,這是非常合適的設計,剛好就是主角能「工作」的環境。以解讀語言為故事核心,確是有趣,但要拍出來恐怕有點困難。尤其是書中描述的「Heptapod B」書寫方式,也只能抽象地想像,根本就難以表現。又,由Variational principles,到因果,到時間,到語言,再倒推回到heptapods的身體構造,砌得精緻。(雖然,用量子力學的角度看,teleological的問題會消弭於無形。好似係。物理和數學太深,唔識,等其他人講。)七肢七眼的形象也很有趣。

刻意製造「危機」,要主角「拯救世界」,這手法實在幼稚無聊,或許是在「照顧」觀眾吧,但究竟哪一方才更低智?是拍成如此的製作人,還是入場被動觀看的人?雖然沒有花精神想像,但讀原著時已可預想,情節沒甚麼波瀾,改編時很難保留,但降級如斯嚴重也是出乎意料。其實,有Amy Adams坐鎮,根本就不用怕照原著拍,她擔得起來,平淡中自然有戲,不用靠如此老套的情節。晚會那一節實在敗筆,雖然有晚裝造型看算是fans福利。

小說太樂觀,以人類之兇暴無知,應該早就開火炮轟那百來隻小型UFO了。

改編成十二隻巨型飛船,當然是為了畫面好看,要夠電影感。不過,滿足觀眾的視覺刺激之外,或許也頗符合現實。若非外星飛船夠大夠威脅,令人類不敢輕舉妄動,又怎會找語言學家去學外語、做翻譯?當然是先動手再說。

最精彩之處,其實是由始至於不知其目的。一眾「七仔」因何而來,從來不提不講,總之他們需要出現、會出現、有出現,但目的不明。留白,正是高手所為,以人類角度揣測為何而來,到頭來必然只寫得出地球人能理解的目的,那一陣迷離奇幻的氣氛就洩了。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好,不講比講好。

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
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
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
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
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Amy Adams!

只有這幾句不得不大叫。

==

簡單評分:

B+(☆☆☆☆★)
(小說本身有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