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數碼雜影

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人有我有的東西,真無謂,寧可換回中環、灣仔、皇后三個舊碼頭。

(最近想通了,又剛好看過一篇文章,其實菲林時代也在黑房執相執得很厲害嘛,現時用數碼機沒道理不也來玩玩的。所以入手了月費計劃,空閒時就來試作吧!應該不會淪為新的罐頭稿系列吧?現在的打算,是無聊時做的手作。)

鼠輩。

鼠輩。
(by Sam Hau;CC BY 3.0 HK

一個月前,無恥港共鷹犬射催淚彈後不久。

剛從電影院出來,電話亦剛恢復通訊,當時是否已知道最新消息?事隔數十天,已忘記了。

路旁有一隻死老鼠。

過去一個月,喪屍、黑道、鷹犬橫行,但兇猛的外表下,其真身不過是無恥鼠輩。

雖然毫無根據,但仍盼望正義長存,鼠輩最終收場慘淡。

文武廟隨拍

文武廟一隅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沒有上網睇地圖,只是大概知道在那一區,亂走亂逛,終於找到。

文武廟」,不過是統稱,其實一組有三間。正面望過去,從左到右是「文武廟」、「列聖宮」同「公所」。影相,當然係入「文武廟」。(哩處幾幅都係。)之但係,真正想親眼看看的是「公所」。

丁新豹如是說:

「 在中國的農業社會裡,除城鎮有社學及學宮可供地方縉紳集會外,在鄉村,同姓鄉紳可在宗祠內集議鄉中事務,然而不同姓的鄉村父老,多假土地廟或文武廟集會。在鄉村,廟宇還是賬米、施藥、敬老、恤孤等福利事業的發起機構;且鄉中訴訟紛爭,都由父老在廟內排難解紛,主持公道。香港開埠之初,港府對華人採不干涉政策,來自四面八方的華人,乃集資在市中心興建文武廟,作為聚會中心,主理華人本身事務,文武廟旁的公所,便是公眾聚會的地方,現存的文武廟公所石柱上刻有:

『公爾忘私入斯門貴無偏袒,所欲興家到此地切莫糊塗。』

  可知當日民眾確曾在此斷疑決訟…」(相關處加粗體)
(丁新豹著,《香港早期之華人社會,1841-1870》,香港:香港大學博士論文,1988年,頁184-185。)

到底怎樣判,不得而知,而若是跟隨「傳統」華人標準,例如清官楷模海瑞所講:「凡訟之可疑者,與其屈兄,寧屈其弟」云云… (肯定是讀《萬曆十五年》時讀到的,但刻下書不在手,無從詳細寫明轉引出處。)現代香港人必然難以接受,甚至難以想像。

這麼說吧:如果生於明朝萬曆年間,我在家中屬後輩,明知是海瑞之流判案,根本就不用打官司啦!未升堂已輸了八成,打乜鬼?如此斷案,簡直混帳。說極端一點,換個貪官過唻都可能仲公正少少!

不管「公所」當年究竟如何判案,為華人排解紛爭,又究竟是否公正,都已煙消雲散,今日只餘一個空殼。

文武廟天井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文武廟一隅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宇宙系列(0001-0003)

宇宙系列(0001)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參與C記活動時,曾提交此照片從相機直出的JPG版本,並據活動條款授權C記獨家使用;此處上載的版本,是據相機的RAW檔案資料,經後製處理,再重新壓縮轉換為JPG圖像。故,據我理解,雖然兩者是根據同樣的原始資料而生,但不是同樣的作品。)
(又,順便補返個C記活動網址,我覺得算好有交帶架喇。)

今次一套有三張,且此題目吸引,如再見他物有此聯想,可能再拍,故云「系列」。

這幾張,都是參加C記活動時拍的。(有提交過的只有文首那張。)其實,活動題目不太喜歡,但有活動限時,在「死線」緊迫下影相,會走去看平時少看的東西,這點倒是不錯。(證明其活動概念本身有趣,但實際內容倒是…)

經過公園水池,看到池底的紙皮石,看到水波令池底格線扭曲,忽爾覺得很有趣。

我想起「時空(Spacetime)」。

時空,當然是多維的,不是二維格線;但看物理書,尤其科普書,為讀者易於明白、想像,常用格線代表。而有質量的物體令時空扭曲,也都以格線之扭曲表現。

其實,「時空」是用字新穎的譯法,如果用古式中文,可寫作:「宇宙」。

「往古來今謂之宙,四方上下謂之宇」
《文子‧自然》

「往古來今」,即時間,稱「宙」;
「四方上下」,即空間,稱「宇」。

故「時空」,實可稱「宇宙」。

宇宙系列(0002)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宇宙系列(0003)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小啟>
如果你懷疑這篇是罐頭稿,別懷疑,這真的是罐頭稿!
電影節期間,忙嘛,早預備一點罐頭稿,就是這些時候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