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參通話(The Call)》

The Call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其實,只是因為有Halle Berry才想寫兩句。
(很明顯,我是粉絲。)

Halle Berry本身幾乎無可挑剔:漂亮、性感、演技好。(還嫌偏見不夠明顯?)
無論是想看明星,還是想看演員,都絕對會滿足。
然而,我總覺得她缺少做演員的重要能力之一:揀戲

觀乎她近年的作品如:《Perfect Stranger》、《Dark Tide》。簡直慘不忍睹。
(自首:這兩套,其實我只看過《Perfect Stranger》,因為除了有Halle Berry還有Bruce Willis;《Dark Tide》,就實在是看過預告片已不敢入場。)

今次這一套,雖然說不上出色,但還過得去,算是「回勇」吧。

角色是比較平板,但Halle Berry演來能惹人關心投入,很快就「進入狀況」。(其他人物更平板無味。)情節簡單,但拍得流暢刺激;被綁架少女那一邊,持續有小主意或小轉折,也保持到氣氛。頗適合一邊看戲一邊吃爆穀,一樂也。

然而,這部戲是典型的「臨尾香」…
(詳情無謂說。其實也不應該說、不應該透露。)

籠統一點,我只夠說那結尾…
忽然跳到另一個方向,角色性格又轉變得很奇怪突兀,寫得很粗糙,完全是草草了事。

不過撇除結尾,起碼也是部明快的娛樂片,又有Halle Berry。
(我究竟想重覆多少次?不嫌煩嗎!?)

==

簡單評分:

B- – -(☆☆☆)
(我知道,很可能只值一個「C」級分數,但就是想勉強給一個「B」級。)

為甚麼我從來不去「六四晚會」

我是從來不去「六四晚會」的。

以往不去,今年不會去,將來也不打算去。

在香港這個奇怪的地方,我這普通的決定顯得有點礙眼。(當然,只是概念上的「礙眼」。我又不是名人,當然不會有誰覺得「礙眼」;但若然是甚麼政壇大老、名嘴名筆,就會有很大反應囉。)在香港,參加「六四晚會」幾乎成了民主派支持者的指定動作;彷彿不出席「六四晚會」,就是不面對歷史、就是道德有虧;余不敢苟同。

不參加的理由很多,當中最重要、最直接的原因是:我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
(或溫和一點,嗯,但從另一角度看,或許更疏離一點:我不覺得跟「中國人」有特別親近的感覺。
 如果問我是甚麼人,最直覺的答案是:香港人。
 如果必要追問下去,我是:地球人,人,亞洲人。)

支持「六四晚會」的人常說:「但『六四』不僅是『中國人』的事。中共竟然派出軍隊屠殺手無寸鐵、和平集會的學生,這是不人道的暴行,根本不容於現代社會。任何有良知的人、擁戴普世價值的人,都應該感到憤怒,都應該譴責中共的惡行。」

其實,我贊同那一段說話。
不過,我為甚麼要厚此薄彼

我有沒有悼念盧旺達大屠殺死者?
我有沒有行動抗議以色列用白磷彈殘害巴勒斯坦人?(再多一頁參考。)
我有沒有組織反對美軍關塔那摩監獄

我也不怕(不無慚愧地)承認,以上三題的答案都是:「沒有。」

那代表我贊同、默許那些暴行惡行嗎?不是這樣的吧。我只不過是個:又實際、又有點冷漠的普通人。上述幾個題目,談論起來我或許還有半絲激憤,但我有沒有甚麼行動表示?沒有。原因很簡單的,我就只是覺得不很「貼身」。我沒有覺得:「是我的事。」

我的感覺是:「中國人」,甚至不比「津巴布韋人」親近。

我對「津巴布韋的人權狀況」有多關心,我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就有多關心。
(答:就是不怎麼關心。

我絕對同意基於「普世價值」,譴責中共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所作的暴行;不過,既然提到「普世價值」,就很難不聯想:為甚麼不悼念世界各地的暴行受害人?為甚麼不組織活動抗議世界各地的不公之事?

我自問沒有這樣的大愛,也沒有這樣的精力和時間。我只做我能做的事、只回應我感覺切身的問題。(或許,再加上有時候會寫兩筆,一些說不上甚麼時候會忽然關心的事情。)

對,我是香港人
其他人的事,留給其他人去關心吧。

(或許,舉例,如果有一天:
 有人發起,逄四月廿七日到維園集會,慶祝南非結束種族隔離後首次大選
 有人發起,逄五月十八日到維園集會,悼念「光州事件」死難者;
 有人發起,逢八月六日八月九日到維園集會,悼念廣島、長崎的原爆受害人;
 …
 如果有這麼一天,我或許會去「六四晚會」。)

(又,我當然也不同意「平反」、「愛國」等字眼和概念,但那只是末節。)

《北方的金絲雀(北のカナリアたち)》

《北のカナリアたち》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光看演員表已知道這部片我不會錯過。(可參考維基官網上的資料。)

早前沒發覺有甚麼宣傳,但外遊後剛回港不久,就見到這部戲的預告片,也是緣份,呵呵。(其實,外遊近一週,不近戲院久矣,根本就按捺不住要往戲院跑。回來四天,看了八部戲。)

對,我是一見到有宮崎あおい就決意要入場。
不過,吉永小百合満島ひかり的吸引力其實也很大。
(強烈偏見警告!)
(我開始覺得需要為這警告畫一個標誌,哈哈。)

其實不妨抄下這部戲的主要演員表,實在很有意思。
按官網(也是電影公演時)的寫法:

吉永小百合

柴田恭兵
仲村トオル
里見浩太朗

<登場順>
森山未來
満島ひかり
勝地涼
宮崎あおい
小池栄子
松田龍平

這陣容已不是「豪華」二字可以表達得了,根本是「鑽石」陣容。吉永小百合的名字排頭位,相信絕無異議,有此神級演員坐鎮,能並排的演員幾希。接下來的人名要怎麼排才考工夫。我肯定,99.99%看這部戲的人,都不會是為了緊隨其後的三位大配角而入場,但也只有將他們的名字排上去,這輩份才對。

問題來了:接下來的六個主角,都屬同輩,戲份也相若,誰也不能得失,怎麼辦!?唯有用萬能的「登場順(出場序)」作免戰牌,哈哈。也真難為了編演員表的工作人員。(話雖如此,將森山未來排頭也有其道理,能配合劇情;或是不無原因的「巧合」吧。)

能湊齊這樣的陣容,這部戲本身來頭不少:號稱是「東映創立60周年記念作品」。

故事原作者是湊かなえ;其出道作《告白》一嗚驚人,電影版中島哲也妙手執導,風格獨特,不論獎項和票房皆報捷。

其他作品也有改編作,當中數《贖罪》最特別。明明是電視劇,但因為由黒沢清執導,所以剪輯後曾在多個影展上映。在香港,也以電影版姿態分上下集放映。

我不是湊かなえ迷。她的小說沒怎麼看過,改編作(除上述兩套及今次這套,共三套外)也沒怎麼看過。不知道是揀選她作品改編的人有問題,還是她真的只有這幾道板斧:這三套作品都太相似!

我不想透露劇情,但可說一下模式--

 人物:
  主角A
  主角i(B->n)
  配角若干

 事件:
  事件A
  事件i(B->n)/版本i(B->n)
  事件X

這幾部作品都同樣,以「主角A」為主軸。而「主角A」,跟其餘幾個「主角i(B->n)」過往有點關係。故事大致上圍繞「主角A」為了「事件A」,走訪「主角i(B->n)」,從而一步步揭出「主角i(B->n)」各自的「事件i(B->n)/版本i(B->n)」;而所有事件綜合,又組合出隱藏的「事件X」。

《告白》最成功之處,是將這個結構表現得絢麗奪目。而到了《贖罪》,其實已流於平淡;但這種單元結構,頗適合電視劇的播放模式,也可接受。然而,到了這套《北方的金絲雀》,已經很悶了;尚幸這次反樸歸真,就索性拍得踏實平穩,也算過得去;感覺就是欣賞幾個主角的表演而已。(其他執行部份也恰到好處,但就這樣而已,整部戲都缺一點神采。)

演員們的表現… 這次就跳過了吧。
雖然我覺得不錯,但也不算非常突出,勉強要說,可能完全是我個人喜好的偏見,不如不說。

==

簡單評分:

B+(☆☆☆☆)/A- -(♡♡♡♡❤)
(跟我有同樣偏見的,可參考後一個分數。
 畢竟有宮崎あおい和吉永小百合同場,已經賞心悅目,值回票價有餘。)

--
又記:

寫這篇時,看過這部戲在第三十六屆日本奧斯卡(第36回日本アカデミー賞)的得獎項目,再連過去看一下這一屆所有得獎名單,方發現五部優秀作,原來已看了四部,哈哈。可惜剩下的一部《のぼうの城》是古裝片,在香港能看的機會不大囉。有野村萬斎當主角,又有榮倉奈々… 真想看…

想著想著… 很想看真人版的《図書館戦争》啊!

香港,已正式步入◇色◆◆年代。◆◆◆◆◆….

香港,已正式◆◆◇◆◆◆年代。

今◆,香港◆ኵ◆「◆須◆」◆◆◆◆「◆◆中環」◆◆--陳◆◆。

◆◆再◆◆久,◆港◆◆恢◆◆字◆、◆◆◆密◆◆、◆◆政◆◆、◆禁◆見◆◆…

◆◆,已◆是◆◆◆◆◆◆;◆◆◆◆◆,只◆◆共◆◆◆◆◆殖◆◆、◆領◆,◆◆人◆◆◆◆◆◆◆◆◆◆、賤◆、◆隸。◆妄◆◆◆民◆!◆◆◆◆壓◆!◆◆!◆◆!◆◆!◆◆!

◆◆◆◆◆◆◆◆◆◆◆◆。
◆◆◆◆◆◆◆◆◆◆◆◆◆◆。
◆◆◆◆◆◆◆◆◆。

◆◆◆!◆◆◆。◆◆◆◆!◆◆◆◆◆!◆◆◆◆◆!

-----

不要問我上面那段文字到底寫了甚麼。除了最明顯那幾個字眼之外,其他所有文字都是好幾天前,一邊想,一邊打黑色格格,「自我審查」掉了。

經過了幾天,原本到底寫了甚麼,我完全記不起--這就是審查的可怕處。

審查,不但阻礙了當下的資訊自由流通(很多時,都有其他方法繞過官方審查,經過重重障礙,也有可能流通出去。),更大的罪惡,是妨礙了歷史的紀錄、減損了歷史的真像

白色恐◆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更明目張膽的審查、更赤裸的◆◆。就樣一步一步,蠶◆我們的權◆、壓◆我們的◆由。雖然只是個開端,但已令人透不過◆來。

這個城市,我已不太認得出來了。

-----

又記:

培僑校長又剪布…

香港的立法會本已是半廢武功,現時更是連僅餘的監察功能都蕩然無存,完全淪為行政機關的附庸了。

(利益申報:我反對全民退休保障,也絕不贊成今次拉布;但更不忍睹立法會變為人大、政協一類的◆◆機構。)

《鐵甲奇俠 3(Iron Man 3)》

Iron Man 3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先旨聲明,本人為「鐵男(Iron Man)電影」粉絲,不要期望有甚麼中肯評論。
(不過話說回來,連粉絲也覺難啃,今集的水準也可想而知…)

現實是:
一家幾口分別看了《鐵男3》,他們都說:「麻麻地。
我總護短:「其實幾好吖、… 唔差、算係咁啦…」其實真係講得幾勉強。

最初覺得自己期望太大,但再三細想,今集仍是跌watt跌得太厲害,不是錯覺,應該要想個說法、找出原因,希望下一套會有改善。

今集最不妥當之處,是太多無謂、老土笑料。由第一集開始,我們都習慣了鐵男並非傳統英雄;他喜歡出風頭,但私下(主要是研究時、或打鬥後)有不少蝦碌撞板場面。不過,偶一為之是幽默,不停出現就只是無聊!

這一點,可能跟換了導演很有關係。

首兩集都是由Jon Favreau執導。他在戲中亦串演Tony Stark的司機兼保鏢--Happy Hogan一角。最神奇是,他今集繼續出場,戲份也稍重了。唉!我倒寧願由他繼續執導。

今集的導演筒交到Shane Black手上,也順便夾份編劇。他最拿手,似乎就是寫劇本,不過他最出名的劇本,是《轟天炮(Lethal Weapon。(和《轟天炮續集(Lethal Weapon 2》的故事)看到這裡,應該已覺得不對頭…

對!所以今集Tony Stark變得有點像Martin Riggs;而跟James Rhodes一齊的場口,就變成了八十年代的「刑警拍檔片(Buddy Cop Film)」… 陰公… 整部戲都「走晒樣」…

今集的材料也太雜亂,包括一場毫無意義的「空中馬戲」。
(爆料點到即止,請入場自揭謎底。)
(難道是為賣3D而拍的[失敗的]「Money Shot」?
 失敗得我寧願看另一種「Money Shot」。
 其實這種後製3D,根本就是搵笨手段:戲票貴了,戲卻差了。
 電影公司以為真有人想看這種爛場面?
 換一個想法,或許這只是劇本又一失敗處。
 這一段的老土情節,已過時超過二十年,毫無緊張感可言。
 下一次,請用一個能追上時代的編劇吧。)

剛才說過,他只是「夾份」編劇吧,那另一個呢?叫Drew Pearce,最出名是創作了一套叫《No Heroics》的短命劇集,勉強算是有創作「超級英雄片」的經驗?看真一點。原來是一套「惡搞超級英雄片」…

怎麼喇?準備「埋班」拍一套荷里活風的《勇者ヨシヒコと魔王の城》或《勇者ヨシヒコと悪霊の鍵》!?忽然覺得今集的Tony Stark有點山田孝之的影子喇。

可惜這對編劇連惡搞都做不到。
(當然,更不可能拍出如《勁揪俠(Kick-Ass》那種破格作。)

其實真的頗爛,就算想護短,也不太說得出口。
唯一的開解方法,是嘗試換一換想法:
「一個成功的系列到了第三集,不易拍;
 今次的編劇導演雖然失手,但終算為下一集打了點基礎。」
是耶?非耶?

首兩集《鐵男》,無論故事及角色都很出色--尤其是Robert Downey, Jr.如同「上身」一般的演繹,令這角色有了生命;但過了兩集,這角色已步入怠倦期。第一、二集的Tony Stark,風流瀟洒、玩世不恭、自大囂張;但英雄的經歷,慢慢將他改造得更接近傳統英雄,變成「負責任的好男人」。(跟Pepper Potts的感情變得明朗、穩定,也不無關係。)

經過《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群星薈》),情勢每況愈下。

今集的Tony Stark,經過紐約一戰的瀕死經歷後,有「創傷後遺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但我覺得,與其說其原因是瀕死經歷,不如說是自信心崩潰。忽然間又Thor、又Loki、又Chitauri(變型外星人),怎麼可能再感到安心!?

(其實我完全不明白「鐵男」和「雷神」為甚麼會安排在同一個宇宙、同一個隊伍出現。道理就像:不可以將悟空(《龍珠[ドラゴンボール]》)放到《小飛俠(鉄腕アトム)》的世界。[只得]十萬匹馬力的機械人[後來經改造變成百萬匹馬力],絕不可能跟「出波」可以打爆星球的外星人同場較勁吧!)

經過兩集《鐵男》、一集《群星薈》的洗禮,Tony Stark幾乎失去了所有魅力;所以第三集的任務,最理想,是「破舊立新」。很可惜,今集只勉強做到前半。我明白這任務很艱鉅,實在難以強求,所以才勉強接受這一集。(雖然可能純屬美好的願望…)

畢竟也完成了一半任務。
畢竟Robert仍然頗有型。
畢竟Gwyneth Paltrow仍然美麗。(而且今集有一兩處驚喜!)
我可以忍得落。

但下集可不會這麼寬容。

話說回來,下集會有甚麼發展?

據維基上引述的消息,「鐵男」下次出場,應該是《群星薈續集》。也據說會有QuicksilverScarlet Witch。不知道最終會否跟《X-Men》系列(《交叉人》系列)交匯?

今集,Pepper Potts也穿上過鐵甲,會否出現Rescue

早幾天在電視再看《鐵男1》,發現J.A.R.V.I.S.有提過關於那套鐵甲可否「上太空」的事。當時可能是無聊笑點,但考慮到這系列的往績,很有可能將一點發大來玩。難道下一次「鐵男」有機會衝出地球圈?

其實也不算太意外,畢竟上一次在《群星薈》都出過Thanos。而且,2014年會上《Guardians of the Galaxy》;而在漫畫版,「鐵男」反正都是隊員啦。

唉!但怎麼覺得這幾個方向,感覺都不太良好?

==

簡單評分:

C+(☆☆☆)
(那一個「+」,其實只是給Gwyneth Paltrow。」

六月一日小修訂:
剛剛才發現,分數打錯了。
其實只想給「三星」,不知怎的竟然打了「四星」,改了。

“Preachers who are not Believers," Daniel Dennett & Linda LaScola

Dennett, Daniel C., & LaScola, Linda, “Preachers who are not Believers,"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Vol. 8, Issue I, March, 2010, pp. 121-50.
摘要及作者資料全文pdf。)

很有趣的文章。

早就聽說過「The Clergy Project」。網站在2011年3月開始運作,是個讓已失信仰的教士聚腳的地方。而Daniel Dennett和Linda LaScola這篇文章,正是這計劃的啟發之一。

「有沒有不信神的傳教士呢?」

這簡單的問題,就是這項研究的原點。由資深社工Linda LaScola負責做訪問,跟幾個失去信仰的教士詳談。這篇文章整理其中的重點,講述他們的故事。(當然,隱去了姓名,也將細節打散、打亂。)

如果是普通推銷員售貨員,實在不難想像他們未必真心相信其產品--畢竟那是工作而已。然而,教士推銷的是信仰,實在很難想像:「他們怎麼可以不相信其推銷的產品(宗教)?」雖然這篇文章只包括五個教士的訪問內容,但不難想像,他們應該有不少同志,不過很少人敢走出來

文中引述過一句說話(並非那五個教士之一),我覺得很有意思:

「Oh, you can’t go through seminary and come out believing in God!」
(p. 145)
(在下隨手譯:「噢,沒有人讀完神學院還信神的!」)

其實,也適用於文中的五位教士。仔細地讀他們的故事,會發現一些共通點;其中一點是:「越認真地了解宗教的背景、歷史,越認真地研讀探究宗教典籍的內容、變化,會越不相信宗教。」而正規的神學院,正好提供了這樣的環境。

既然不相信,又為何要繼續當教士?

當然有現實的原因:家庭、工作。就像一般的打工仔,不過他們的轉工成本更大。另外,在宗教環境過了大半生,一旦「走出衣櫃」,那可不止失去工作,而是失去所有朋友、失去所有人際關係。那是他們面對的困境

另一方面,即使他們不再信神,他們可能仍覺得「神這個概念」、「宗教這種環境」,可能對某些人仍有價值;所以能說服自己,繼續當教士可能也算是做好事。(當然,也有人以「做好哩份工」為宗旨,就當傳教是做戲。)

噢,再繼續說也不過是引述文章內容,倒不如看官自己細讀吧。

不難想像,其實有更多「自稱信徒」其實根本不信,只不過是難捨其心理依賴或群體。而另一方面,更多更多「自以為相信的信徒」,根本未搞清楚自己「聲稱相信」的到底是甚麼,又或者沒誠實地面對過自己「聲稱相信」的到底是甚麼。

《誣網(Jagten)[The Hunt]》

The Hunt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維基上的簡介很好,夠克制。其實又不是那種故事很出人意表、「穿橋」後就很無癮的戲;正好相反,很多情節都是順理成章、意料之中,但我仍然建議不要看太詳細的劇情。

這或許是心情的問題:預料一件事會發生,是一回事;看著一件事真的發生,是另一回事。這部戲的精彩之處,就在於那種氣氛。你明知道是會發生的,但當事情在眼前出現,還是感到忿忿不平、感到不安、感到沉重。渲染這種氛圍的主力之一,是本片的光線、色彩(或其缺乏光線和色彩。):一個昏暗、陰沉、濕冷的小鎮,說不上荒涼破落,但絕對夠偏僻殘舊。故事未開展已經清楚感覺到,在這個地方發生任何事,都必然是困獸鬥。

今次中文片名,其實也不錯--《誣網》:不是天網、法網,是一個小鎮中年失婚漢被誣指侵犯小童,身陷泥沼羅網,著實是一場「無妄」之災。

不禁令人想起周防正行導演,加瀬亮主演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當年是在電影節看的,不經不覺原來已經是五屆前的事,我還覺得是不久前看的… 時間感變奇怪了,是老化的表現嗎?噢!)

周防正行那一部,說的是痴漢冤案(痴漢冤罪)問題,主要是控訴日本的司法制度。戲中甚至提過(大意):「日本法院的定罪率99.9%,一旦被檢控,幾乎必然要『洗定屁股』。」
(關於這一點,香港也曾有過相類的新聞,可惜波瀾不興,似乎未有傳媒、學者積極跟進,實在令人好奇究竟底蘊如何。可參看:<吳靄儀:法政隨筆 – 定罪率的筆戰>;及這份立法會秘書處資料:<IN19/09-10|選定地方的定罪率|21/6/2010>。)

而本片,則從另一個角度,看的是社會的偏見、私刑。(對於執法、司法方面,雖然只是側寫,輕輕帶過,但大致正面;當然,應該也有劇力焦點的考慮在內,因為要集中炮轟「民間」本身的問題,「建制」方面就寫得寬容一點。)

當中不少鎮民的盲點,可能多人都有;其中一部份,甚至透過另一些角色「畫公仔畫出腸」,其實有少許突兀,省去也可,但可能拍攝時覺得這點太重要,不忍割捨?

小孩會否說謊?(當然會!)
聲稱受害者,是否必然可信?(當然不!)
未審,是否可以先判?(當然不可!)
..

答得爽快,但不少人看報時讀到(聲稱)風化案時,都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到頭來又是跟戲中的鎮民一樣。

有一幕,實在令人不安,但也不好說破。只能說,帶著既定的想法「偵查」,九成九會找到你想聽到的。而引導性的提問,就是最簡單、最好的工具。

==

簡單評分:

A-(☆☆☆☆★)

科學怪粟(?)

消委會說,驗了市面四十九款粟米產品,十二款有基因改造粟米成份,當中五款含量超過百份之五;建議強制標籤基因改造食物,保障消費者知情權。

我舉腳贊成。(奸笑)

「保障消費者知情權」,這麼大的帽子,我當然贊成。生產商當然(應該)知道用的是甚麼材料,在原本已有印刷的包裝,加一個「有/無基因改造成份」標籤,絕對不影響成本。如此好事,不妨多做。

當然,我也(不無遺憾地)要申報利益:我經常食粟米。對,我很喜歡食粟米,也常食即食包裝粟米:貪方便。

可以預期,一旦落實強制標籤制度,有餘錢食好一點的(自以為)中產,不少會轉買「非基因改造」粟米:懶健康。

少人買「基因改造粟米」,或許就會賣平一點,我就有平粟米食了!

本地的有關論述,似乎總愛將「基因改造食物」妖魔化,但我一直都不明白,為甚麼要懼怕「基因改造」食物?為甚麼要怕會有健康問題?如果單看是否適宜食用的健康問題,我完全看不出有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理由。

(據我理解,反對「基因改造作物」最有力的理據,應該是環境、經濟因素。關於這些方面,暫且不表意見。可參看維基。)

說「基因改造(GM)」,好像很先進、很現代;甚麼「基因改造生物」,說得像「科學怪人」、「科學怪物」一樣;但仔細一想,這根本不是新鮮事!

就說粟米吧。

請上維基看看,特別要細讀「Origin」那一部份。

看完就再看「玉蜀黍屬(Zea)」那一頁。除了我們現時食用的粟米,玉蜀黍屬另外幾種統稱大芻草(teosinte),樣子就像一堆普通野草。

來一張近鏡比較:

An image depicting Teosinte, Maize-teosinte hybrid, Maize.
(by John DoebleyCC by
左邊,大芻草;中間,大芻草-粟米雜交種;右邊,粟米。

有圖有真相,大芻草和粟米的親屬關係,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大芻草看起來又瘦又弱又短、一根只有那麼幾粒可食用的,完全不像粟米那般金黃飽滿、滿是爽甜的粟米粒,那粟米是怎麼長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呢?

簡單點說,這是馴化的結果。(詳細一點可看University of Utah – Genetic Science Learning Center的網頁。)(2014年5月注:最近發現原本放的連結已失效,但為保原文原樣,不作更改;已查找新的有效連結如下:http://learn.genetics.utah.edu/content/selection/corn/

人類食用、種植、馴化、改良粟米/大芻草,有好幾千年歷史。而所謂「馴化、改良」,主要就是由人類代替大自然,揀選我們想要的特徵而培養、繁殖:一種由「人擇」代替「天擇」的過程。

農夫眼見的是動植物的「表徵」,但實際被揀選的卻是動植物的「基因」;這是遺傳學的根本。

換言之,支撐絕大部份耕作、畜牧活動的「馴化、改良」過程,其實就是「基因改造」的原型!

可以說,由一萬年前,人類定居耕作開始,就已經著手「基因改造」工程;整個人類文明,都是由「基因改造」所支撐的,我們現時不過是有更先進的工具而已。

如果要反對「基因改造」,我們或許要回到「狩獵採集」的生活型態。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還是會繼續快樂地食金黃爽甜的「基因改造粟米」。
(不喜歡的,可以隨便食大芻草。)

《挪威的呻吟(Få meg på, for faen)[Turn Me On, Dammit!/Turn Me On, Goddammit!]》

Turn Me On, Dammit!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很簡單的故事,很短的電影--只有七十六分鐘,剛剛好,很精緻,幾乎沒有可挑剔之處。

維基上的簡介也少有地簡潔,只有一句,或許我可試著簡介一下:

女主角Alma,十五歲,住在挪威鄉郊小鎮。跟任何同齡少男少女一樣,對性好奇,禁不住有性幻想;另外也有暗戀對像Artur。後來… 跟所有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一樣,當然有跟朋輩的衝突矛盾、尋找身份自我、親子問題等等。

據官網資料,原著小說本是分三部份發展,有三個主角,但導演Jannicke Systad Jacobsen認為Alma這條線最有力,決定改編成現在這模樣。(詳細說法可參看官網。)雖然沒看過小說,但單從電影看已可說:這決定實在太好了!

Alma的故事雖然簡單,但角度很新鮮有力,而且她面對的問題,相信全世界的青少年都有共嗚。斬走另外兩條線,故事更集中,Alma身邊的人也描寫得很好。死黨Saralou那一條支線就不錯,也是青少年生活的另一面向。

本片其中一個焦點(也是最惹人注目之處),是單刀直入地探討青少年--尤其是少女--的性慾、性幻想。多數主打這題目的電影,都以惹笑方式處理,彷彿在說:「當你長大後回想,這只是一則笑談。」,實在是冷漠的大人的態度。(對面對這些煩惱的少年而言,這是天大的問題,而大人只是以嘲笑的態度看,這種傲慢輕蔑的態度怎能引起共嗚?那一種戲是拍給大人看,而不是拍給青少年看的。)而另一些電影面對這主題,不是左右言他、就是輕輕帶過,彷彿是不能說的禁忌;但坦白說,哪一個人在少年時沒有過這樣的幻想、這樣的好奇、這樣的煩惱?這實在是很適合青少年看的電影。(這點等一下還要再說。)

也不怕提,反正入場第一幕就會看到:Alma一出場就在聽性愛熱線,躺在地上自慰。相信不是每個演員都有信心在鏡頭前演這一幕,而演Alma的Helene Bergsholm演出非常自然,實在很難相信她是第一次演戲!我相信導演功勞不少,但這女孩實在很有天份!(整部戲她都演得很好!)據官網介紹,她原本只是陪朋友試鏡(真耳熟…),根本沒有想過演戲,但最終選上了她。她現在(噢!或許已不是「現在」了!)正修讀(或讀完?)電影及攝影,想當美術指導。她跟同學拍了一段短片,也值得一看:

演得也不錯,如果不當演員實在可惜。

雖然Alma很搶鏡,但不要看漏眼,演死黨Saralou的Malin Bjørhovde其實也表現不俗。

片中有幾段Alma的白日綺夢,其中有較露骨的情節、也有輕微的裸露鏡頭(據官網說,拍攝時Helene已滿十八歲;無論是否替身,總之沒有法律問題吧。),但處理恰到好處,沒有渲染,只跟整部戲一樣,保持光線柔和、色彩淡泊,一派樸實小鎮風情。

然而!不知是否因為這些鏡頭,還是因為整部電影的題材,這部戲竟然評為三級!實在令人又不解又忿怒!正如前述,這部戲很適合青春期的少年觀看,可以說是為他們/她們而拍的作品,而電檢結果竟然是不讓這班目標觀眾看!這是何等荒謬的決定!

如果要顧慮教養、性教育等問題,讓父母去擔心就好:「養不教,父母之過。」這些事,用不著政府插手。甚麼戲應該看,甚麼戲不應該看,應該由觀眾自行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電檢,全都是不必要之惡!

自由,不只是「可以做甚麼甚麼」、「可以選擇甚麼甚麼」的權利,還附有「要自行選擇做甚麼甚麼」的責任;只要無損他人的權利,任何事都可以做,也應該自行負上選擇「應否做」的責任。社會沒有權力、也不應該干預這種個人、私人的行為。可惜,我知道這論調沒甚麼市場。

但自由,可不僅是食飯、搵銀那種基本的生存權,也不只是頂著光環的政治參與、投票選舉的權利,也包括各種言論、思想、文化、行為的自由。若然沒有這種衷心擁抱自由的覺悟、沒有這種認同個人責任和自由的氣氛,就算有民主,也沒有自由。這或許也是我總感到悲觀、感到壓抑的原因。

嗯,離題太遠了,還是談戲吧。

正如剛剛輕輕的提過,攝影風格也很配合整部戲,是令人放鬆的柔和淡泊畫面,就像岩井俊二電影那種質感吧,相信會更容易明白。說起來,他拍的常常就是青少年、或剛踏入社會的年青人;或許各地的攝影師都一樣,喜歡用這種畫面表現年青人的世界。(噢!或許這種類近日系風格的畫面,也是我喜歡這部片的原因,這可是要留心的偏見。)

另外,雖然向來對音樂不太講究,但感覺這套戲的配樂不錯。

不過這部戲最精彩還是劇本,尤其是將故事寫得如此緊緻、簡潔的氣魄,真的賞心悅目。我一邊寫這篇文,一邊再回想整部戲,還真想不出有甚麼累贅的地方;各個細節、各條支線,都有存在的理由,也配合得宜,有良好的節奏,將每個主要角色都寫得很細膩。而幽默感,對,幽默感很重要,這也是出色之處;這方面請恕不便透露。

可惜,可惜,如此好戲只是有限度放映。不容錯過。

==

簡單評分:

A(☆☆☆☆★)

《快餐店陰質事件(Compliance)》

Compliance Movie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年愚人節,我在電影節看了這部戲--關於一宗電話騙案--真應節。不過這部片絕不輕鬆,這點跟愚人節的氣氛剛好相反吧,是一套沉重、令人非常不安的電影。

電影的情節很荒謬,也不怕透露:電話騙徒打去快餐店,自稱警察,聲稱有顧客報案謂某店員偷錢;店長聽騙徒指示將店員帶入辦公室,脫衣搜身,後來陸續各般凌辱。(如有興趣,可看維基更詳盡介紹,我相信不減看戲趣味。)

戲拍得不錯,尤其能感受到事主在密室中越來越無助,壓迫感越來越重。

演店長的Ann Dowd不錯,那種中年潑婦的氣場簡直滿溢,討厭到極點;到尾段上電視節目時,那種扮無辜的嘴臉、還跟主持閒話家常,真的令人眼火爆。

Dreama Walker演受害店員。其實我覺得樣子比較甜美、純樸的演員會更好,但選角可能有其取捨,背後原因如何實在不得而知。不過Dreama Walker的演出其實也很好,故事一路發展,我們也慢慢見到她的精神狀況變化。

我向來很注重故事,但今次說得很隨便,因為這次不是創作故事,而是真人真事改編,這才是本片最令人不安之處!

這類騙案原來發生過多次,而本片是取材自最著名的一宗,維基也有介紹這篇報導也很詳盡,當中從法庭檔案引述的說話,值得細看。

從引述的材料得知,本片連細節、對白都跟足;每個最匪夷所思的情節,原來均有所本;甚至其中最荒誕的凌辱、最嚴重的侵犯,片中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刻意渲染,但都有根有據。

尾段的電視訪問,原來也真有其事。

特別可留意6:58開始那段,電影中也重現了。

從閉路電視的片段亦可見事發地點的陳設,電影的佈景也盡量貼近這場景。

整件事,就像混合了Milgram experiment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不禁嗟嘆人竟然如此軟弱、如此容易受影響、如此容易受控制。

人之為人,在腦袋、在思想。要保持頭腦清醒、理性,當要時刻警惕權威、權力,尤其是公權、建制。公權、建制,都是由人支撐的;該當是公權、建制敬畏人民,人民沒理由要懼怕公權、建制。第一誡,永不盲從權威。

==

簡單評分:

A-(☆☆☆☆★)

請勿淺踏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