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自讀日記(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Emma WatsonEmma WatsonEmma WatsonEmma WatsonEmma… …
(這樣大叫幾聲,宣洩一下,反而能冷靜下來;另一方面,算是申報偏見,是應有之義。)

不過,也真多得Emma Watson(今次不只是滿足自己想大叫),我才沒錯過這部片。

原本想:「又一部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入場意欲不大。(最終入場的原因很明顯。)

當然,這是青春期電影,絕對沒錯:
主角孤僻兼有精神病史、交友、暗戀、初戀、性向、毒品、酒、派對、音樂、學校、家庭… … 等等等等。
(當然,你可以看Wikipedia上的劇情簡介,但我也如常不贊成,因為太詳盡了!)

嗯,其實是非常典型的青春期電影,所有經典元素都齊集,煮成大雜燴了。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兩)個主題貫穿整部戲,但老實說:不重要
雖然節奏、配樂、畫面等等,我也頗喜歡,但也:不重要

今片最突出之處,其實正是海報見到的三個主角:(從左至右)Patrick(Ezra Miller飾)、Sam(Emma Watson飾)和Charlie(Logan Lerman飾)。

先說Emma Watson(絕對係私心),Sam的角色有點壞、有危險氣息、率性(相對於主角)御姐屬性… 是非常萌的非常典型的夢中女神角色。再加上角色的經歷、背景、興趣、形象等,根本就是個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

而Emma Watson卻將這定型角色演得頗有靈氣、非常有魅力
(我簡直被中了,有幾下還覺得她頗性感;許是因為《哈你◎◎》系列由細見到佢大,一有此念頭總有點罪疚感。)

主角Logan Lerman也算中規中矩,演精神困擾幾幕,表現不錯。
整體也有那種乖仔宅男嘗試融入外向圈子的感覺:
步步為營、隨人擺佈、格格不入,但因這樣那樣的原因,又想改變自己,那矛盾感不錯。

但最驚喜的是Ezra Miller。

原來我之前已看過他主演的電影:《我兒子是惡魔(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看來他決意走妖男角色路線,也實在很出色。輕狂而不浮誇,不容易。
(再說下去恐怕會劇透,還是適可而止。)

不過我向來覺得就算妖男做得出色,前途也未必光明,畢竟歲月總會催人,而由妖男轉型妖佬,很難。(看日本的妖男代表-武田真治-就知道。)

也順道說一筆:導演Stephen Chbosky不但是編劇,更是原著小說作者!

這安排其實不錯,尤其是原著已出版了十多年,有甚麼不足之處,早就想透了。

我特意到書局翻了幾下,發現某些細節改動後都比原著出色;
有心人可慢慢發掘一下,也是樂趣。

另,戲中/書中英文老師選的書、Charlie選的書,都很有意思;
Sam和Charlie聽的歌、戲中的配樂,也都出色。

當中最動人的、也明顯是非常刻意經營的,是David Bowie的Heroes

(是emimusic上載的,應該不會被刪吧。)

非常配合那段迷幻的畫面。
(也是Emma Watson極萌的畫面。)

又,網上搜尋時發現,原著中此曲本應是Fleetwood Mac的Landslide

(Youtube上也有片
是warnerbrosrecords上載的,應該也不會被刪吧。)

我還是比較喜歡Bowie,也比較配那段畫面!

==

補記:

甚麼「自讀」日記,食字爛gag(「自瀆」),香港片商譯戲名真係越來越難頂。

==

簡單評分:

B++(☆☆☆☆)

估(唔到)地震要踎監!?

先睇篇《自然(Nature)》雜誌報導:
意大利法院裁定 地震學家誤殺罪成
(Italian court finds seismologists guilty of manslaughter)

[Nature, doi:10.1038/nature.2012.11640]

有冇搞X錯!痴X線!
(實在很難冷靜下來!)

任何人-不需要是地震學家、不需要很多科學知識-只要不太懶,上網搜尋一下:比如Wikipedia,都能找到有關地震學的簡介。很明顯,學界的主流意見均認為現時沒有預測地震的可靠方法。

學者能做的,只是:
一、 評估某地區長期的地震風險,可給出地震發生(及可能強度)的概率
二、 因p-波s-波的傳播速度不同,可據觀測數據作出速報例如日本做的)。

再看今次事件。

據報,其中一名被告Enzo Boschi在會議中說過:「短期內,發生如1703年那樣(規模)的地震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完全排除發生(如斯規模地震)的可能。」

“Boschi said, according to the meeting minutes: “It is unlikely that an earthquake like the one in 1703 could occur in the short term, but the possibility cannot be totally excluded."
quoted from ‘Scientists on trial: At fault?‘, 14 September 2011 | Nature 477, 264-269 (2011) | doi:10.1038/477264a

任何有少許科學常識的人都能立即意會到,他正以文字的方式談概率

他的說話可翻譯如下:
「發生大地震的概率很低。」

科學預測,是有其統計性質的。

比如說,你想買一注六合彩,問我意見,我會跟你說:「你中頭獎的概率很低。(具體點說,中頭獎的概率有1/13,983,816≈0.000000071511238420185162619416617037867。)」

你聽完,決定不買了。

過兩天,你旁邊的同事中了六合彩頭獎;你發覺他也只買了一注

如果你來向我興師問罪,我也只能答你: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不能完全排除買一注就中頭獎的可能。」

你的同事買一注就中頭獎,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但即使發生了,於我的理論也絲毫無損。

同樣,Enzo Boschi已經盡科學家的責任,以主流、公認的方式作出預測,而怎樣去理解、或採取甚麼行動,這不是科學家的工作。

我們甚至可看看控方的專家-Lalliana Mualchin-怎麼說(很長,不翻譯了):

“The problem is in part a scientific one, Mualchin said. The Italian scientists based their analysis on the frequency of earthquakes in the area. This is known as the probabilistic seismic-hazard analysis (PSHA), a method that is state of the art in many countries, but that, in Mualchin’s view, systematically underestimates seismic hazard because it does not consider extreme and rare events.
Frequency is not important, what really matters is the largest earthquake we can expect, the strongest one that has happened in the past. Risk prevention should be based on that,” he said. This is the philosophy behind deterministic seismic-hazard analysis, a method that Mualchin says has been mostly abandoned by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to the point that younger seismologists do not even learn about it."
quoted from “New twists in Italian seismology trial“, Nature,  doi:10.1038/nature.2012.10049

其實連這個專家都承認,被告用的方法是科學界主流
而他自己主張的方法,反而是已被科學界摒棄的學說。

我不是地震學家,到底哪種學說比較優勝,無從置喙;
但同樣,法庭也無從置喙!

各種學說的優劣,是學術爭論的題目、是不同學派之爭,不是法庭能夠/應該插手的。

科學家既已用現行主流的學說作推測,已盡了科學家的本份。

要他們為預測不準而坐監,是毫無道理的。

整件案,根本等同中世紀時遇有天災,即獵巫祭旗,以洩民怨。

可笑的是,該地有業餘地震「學家」某,竟被吹捧能成功預測地震。

其實此類偽科學神棍就跟風水佬一樣,天天講、日日講,始終有日會撞中的。
每次撞中,就能作日後吹噓之用;
撞不中,就悶聲發大財,也沒有人追究。

意大利控方既自許「正義」,倒不如掃蕩一下各大小宗教會堂:我相信每日有不下千計、萬計的信徒到處捐獻、許願,最終十居其九不能如願,可算是被騙財了,快去替他們討回公道吧!

特無謂生果金

先旨聲明,我不單支持生果金要資產/收入審查,我根本反對整套生果金制度。

如果看到上一句,你已經眼火爆,我勸你冷靜一下,然後別再看下去,沒意思。

首先,生果金的出發點本身就莫名其妙

社會福利署是這麼說的

公共福利金計劃是為嚴重殘疾或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每月提供現金津貼﹐以應付因嚴重殘疾或年老而引致的特別需要。
(注:所謂「生果金」,正名為公共福利金計劃中的「普通高齡津貼」和「高額高齡津貼」。)

也就是說派發「生果金」的官方理據是:幫助老人應付因年老而引致的「特別需要」

是甚麼「特別需要」,社署語焉不詳;
但以常理推斷,可能是指老人體弱多病,有醫療保健等需要?

問題一) 老人是否必然體弱?老人是否必然有此需要?
問題二) 如果有經濟困難,又有此需要,為甚麼不用綜緩醫療福利方式援助?
問題三) 如果沒有經濟困難,以公帑津貼是否公道?是否恰當?

就算所謂「特別需要」並非指老弱體虛,也可以用相類的邏輯質問之。

或者政府也知道這套官方說詞頗有漏洞,所以通常都會改口,說「生果金」的目的是「敬老」
(此所以稱為「生果金」:「塞錢給老人家買生果。」)

但為甚麼要「敬老」?這是第二點

政府從來沒解釋過為甚麼納稅人要花錢去「敬老」,彷彿這是天經地義!

「老」,為甚麼就可敬?

人,是否可敬,端視其言、其行。

年齡,不應是一個人可敬與否的標準。

否則我們為甚麼不「敬青」「敬中」
或者可以試試其他標準:「敬美」「敬醜」「敬肥」「敬瘦」

任何人如認為要「敬老」、應該「敬老」,沒問題;
但請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行動、自己的金錢去

但如要動用公帑,就要向大眾解釋為甚麼要用「老」為標準、有甚麼理據。
若不能解釋,就不應動用公帑。

第三,即使要「敬」,為甚麼要用「生果金」的方式?

「敬」是心意態度,為甚麼會變成「生果金」?

再說,即使全盤接受這套說詞:「敬老,俾錢老人家買生果。」

一日三餐各食一生果,如果買一般蘋果、橙、梨,一個月三十日也用不到五百大洋

現時每個月一千九十元,已經非常「手鬆」、非常「特惠」;
坦白講,根本是特無謂

==

其實很簡單,可以兩三句總結。

一、 生活困苦,不論年齡,應以社會保障-綜緩(或附以醫療及其他福利)-處理;
二、 敬老與否,跟政府無干,不應花公帑;
三、 誰要敬老請身體力行,別慷他人之慨。

「老人家靠生果金生活」、「每個月一千蚊唔夠用」之類,統統是廢話

有經濟困難,應該申領綜緩
如果認為綜緩制度有虧,應該改善綜緩制度!

武斷地按年齡派錢,根本毫無效率、毫不公道!

==

又,我亦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當另文再議。

《書中字有夢女神(Ruby Sparks)》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如果只看故事簡介,其實這部戲的設定是非常宅的。
(敬告各讀者,入場/睇碟前千萬別看Wikipedia上的故事「簡介」
 已經不是「有劇透」的程度,簡直就是將整部戲由頭到尾撮寫!)

不少經典動漫的開頭都是:失敗/宅(或兼而有之)男獨居/閉關,在機緣巧合、無緣無故、沒頭沒腦的情況下,夢中女神憑空出現/流落街頭,之類的狀況。(例如:《Chobits(ちょびっツ)》《我的女神(ああっ女神さまっ)》之類。)

而在《Ruby Sparks》裡,主角Calvin Weir-Fields(Paul Dano飾)就是一個文思閉塞、內向、孤僻的天才作家;名正言順地獨居、有錢、幾乎全無社交生活:不就是一個不折不扣、典型的理想宅男嗎!?

而女主角Ruby Sparks(Zoe Kazan飾)究竟因何出現,也不用再多花篇章、多加解釋、多想背景:乾脆就說是從男主角的想像而來、由他的筆(打字機)下而生!

回頭再說男主角,除了他的出版人、他的心理醫生、兄、嫂之外,他日常根本不會跟人有溝通/交往;再向外擴一點,社交圈子也不過得另一個作家、前女友、母親、母親男友。就像非常舊的RPG遊戲一樣,能夠有對話、有互動的角色就只得幾個,其他所有東西都只是做做樣子的背景。

而這精簡的結構,也是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將男主角的社交圈切割到極端有限,方能營造男女主角關係發展/衝突的環境和氣氛。

這樣的故事會怎樣收場,其實也頗為明顯;戲癮、書癮大的人,一定早就嗅出結局,但這部戲將過程編、拍得精彩,這才是吸引之處。究竟過程怎樣、有甚麼衝突,當然不宜透露,只能說是想像和現實、親密關係和私人空間和社交生活等原素。而高潮的一幕亦演得出色:跟女主角Zoe Kazan是自編自演也有點關係吧。(從Wikipedia的介紹亦得知,Paul Deno其實也有份創作故事。)

整部戲的處理都清脆明快,頗能配合故事簡潔的風格。主角Paul Dano和Zoe Kazan表現出色。「鬼佬徐少強」-Antonio Banderas近年經常做搶鏡配角,今次不算太搶鏡,卻是恰如其分;如此點綴,是製作人自娛,也是對觀眾的「殺必死」吧!

導演是Jonathan Dayton and Valerie Faris,拍MV出身,或可解釋本片的風格。而MV風,似乎也是近年的潮流。(我也不是不喜歡,哈哈,只是點出事實而已。)

其實本片也有令我想起《心跳500天((500) Days of Summer)》,而該片的導演Marc Webb也是拍MV出身。不過那部片就更注重配樂/配歌,剪得更碎更像MV,不過敘事方式其實也更有趣。

另一方面,我其實也不認同戲中對社交關係的觀點:我稱之為「社交迷信」。當然我不是說每個人都可以做魯賓遜、或應該做魯賓遜;但沒理由每個人都要經常見一大堆人、一大群所謂「朋友」,沒理由每個人都要經常出入社交場合的!

朋友,知心的幾個不就夠了嗎?

,是應該適應獨處、或能夠獨處,甚至有些人是適合獨處的。

現時的社會,其實是迷信群體、迷信社交,輕視個人、忽略獨處。

==

簡單評分:

B+(☆☆☆★)

立法會誓言狂想

黃毓民早前宣誓就任時,以咳聲代替某些字眼,今日稍後會再次宣誓。

早在二○○四年,長毛曾就立法會宣言的字眼申請司法覆核敗訴(HCAL 112/2004),最終還是要乖乖讀出整段誓言。

這是《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二所載的誓言內容:

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這段誓言中,「香港」也不過是出現了四次,而筆者不想提的國度竟出現了三次!草擬人處處提防,務必要將香港置於某國之下;而其句子結構,亦隱含要人效忠、擁護某國之意。

如果是保皇黨,讀這段誓言當然沒問題;但其他人,就難免覺得被人在言語上佔了便宜,意忿難平。(就像金輪法王在英雄大會上,受楊過欺侮一樣。)

且想像一下,如果只要將誓言的所有字句讀出就算有效,中間可加插不影響主要文意的修飾詞,那會怎樣?(也就是說,將「這是一個蘋果」改成「這是一個蘋果」就不行,但改成「這是一個蘋果」就可以。)應該很有趣吧!

例如可改成:

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殖民統治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無奈、被迫擁護強行加諸港人頭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殖民統治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細字代表細聲讀。)

那各陣營就可以發揮創意,以誓詞表達立場:可以抗議,也可以獻媚,不亦樂乎?

(例如:保皇陣營也可在某國的名諱前加入「偉大」、「光明」、「正義」等字眼,不也正合他們要「教化」港人的目標嗎?而為了貫徹文氣,「擁護」也可改為「熱烈擁護」等較紅色、較「進步」的字眼。)

如果筆者的狂想成真,必定皆大歡喜,可喜可賀!

物理‧馬尾‧宅

ポニーテールちゃん弁当
(by まるまる☆もりもり;CC by-nc-sa)

筆者是個「不文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十個有九個半不認識,所關注的不過是認識(及喜歡)的那兩三個作家會不會得獎。既然今年的得主從那不想說的國度來,是個我不認識的人,那這個話題當然是不能說的。

正經的不能說,那總能去看點有趣的。

忽爾想起,早前聽說過今年幽默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的物理學獎得獎作,那就立刻找來看了。

(今年各組別的得獎者列表;雖然有想過拜讀文學獎的得獎作-看來是很有趣的官僚極品-但32頁似乎太長了,遲點才讀吧。)

今年的物理學獎得主有四名:Joseph Keller、Raymond Goldstein、Patrick Warren和 Robin Ball。

Joseph Keller的研究,是關於馬尾為甚麼左右擺動:Ponytail Motion摘要全文)。(今屆,主辦機構亦剛好發現1999年頒獎時遺漏了一個得獎人:Joseph Keller!對,就是同一個人;所以他已經是第二度獲獎了!當年的研究是跟Jean-Marc Vanden-Broeck一同完成,是關於怎樣的茶壺嘴才不會滴滴漏:Pouring Flows摘要]。同年獲物理學獎的還有Len Fisher,他的研究是關於怎樣浸餅乾的:Physics takes the Biscuit[《自然(Nature)》雜誌連摘要也沒有登載…]。)

而Raymond Goldstein、Patrick Warren和 Robin Ball的研究,是關於馬尾的形狀:Shape of a Ponytail and the Statistical Physics of Hair Fiber Bundles摘要全文)。

第一篇,完全是數,我沒看,知道結果就好。簡單點說,是因為跑動時頭部上下晃動,馬尾一端雖固定於近頭部表面,但整條馬尾隨頭部上下晃動並不穩定,但又不能前後擺動(因為頭部阻礙馬尾擺向前方),是故左右擺動。(希望我的撮要沒錯,哈哈。)

第二篇,短短四頁的文章,很有趣;但別要我解釋,因為我沒花時間仔細讀那數學內容,就算花時間讀,其實也不太懂。簡單點說,他們研究出描述馬尾形狀的方程式,方程式有四個因素,而最主要的兩個因素是:一、因頭髮不規則地彎曲,而令整束馬尾向外擴的壓力;二、頭髮的本身的重量。(也是希望我沒有搞錯。)但以外行人的觀點,最感受到的反而是幾位物理學家的幽默感和童心,尤其是讀到第三頁,他們將一個比例稱為「Rapunzel Number(長髮公主數)」,令人會心微笑。

然而,從宅觀點看,兩項研究都略嫌美中不足啊!

眾所週知,馬尾是王道的萌元素之一。(不相信的話去問阿虛柯景騰,他們都懂!面書上也有馬尾控俱樂部專頁。要了解馬尾的妙處,可參看這篇文章。)

具體而言,那兩項研究缺了點甚麼呢?

先說第一篇

馬尾最美妙之處,在於其左右擺動的姿態。步幅、步速、步姿(?)、頭部(整個人)上下擺動的幅度和速度(頻率)、頭髮的長度、馬尾的粗幼、頭髮的粗幼曲直等等,似乎都影響著那擺動的姿態。

有時候,只有尾端在抖動;有時候,像鐘擺;有時候,更激烈地拋起,再不規則地落下。

每一下抖動、擺動,都令馬尾控的心隨之而起舞。

如果更詳盡研究馬尾的動作就更好了。

(另一方面,除了一般的左右擺動,頭部轉動時,馬尾的動作也很捧!但那動作可能就跟鞭子、及某類機動遊戲的動作相似吧,可能不用分別研究?)

第二篇

在那篇獲獎的研究中,研究員只描述了直向下垂的馬尾。(如果我沒理解錯。)

就像這一種:

(by Quinn Dombrowski;CC by-sa)

但這是不夠的!

紮馬尾的位置並不總是靠近頭頸交接之處,而馬尾也不總是直向下垂的啊!

其實,我甚至可斗膽的說:大部份馬尾控心目中想看的馬尾不是這一種啊!
(因為我想看的,主要也不是這一種啊!)

馬尾控萌的,主要是固定點比較高的馬尾,這是有原因的。

第一,紮得高的馬尾,才會有先向外伸,再轉而下垂的曲線!而這曲線,除了本身的美感,也更能突顯馬尾擺動時活潑、跳動的感覺啊!

我相信這曲線的弧度和特性,跟頭髮的粗幼、彈性有很大關係,希望他們下次能深入研究一下。

而且,這種馬尾從固定點開始,會以上密下鬆、上窄下闊的方式擴展,不再成軸對稱(Axisymmetric),相信今次研究得出的方程式也要相應修訂。

第二,因為髮圈(橡皮圈)跟頭髮的摩擦不足,馬尾受重力牽引,髮型就會慢慢的散掉,尤其是髮圈下方近頸後的頭髮,會有點蓬鬆的感覺,這也是萌點之一吧。(過不久,要將馬尾解開,重新再紥一次,是萌點之二吧,嘻嘻。)不過這一點跟研究的關係可能不大吧。

要研究馬尾,當先得其三昧啊!

「我不尊重你的言論!」

近年,經常聽到「和諧」、「尊重」等詞,我覺得比粗口更難聽!

「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句不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 -葉梓恩 《天與地》

這句極多人引用的所謂「金句」,簡直令人反胃、作嘔!

先說「和諧」。

我心目中的「和諧」是這樣的:在陽光熙和的日子,大家都穿白色鬆身長袍,在山林中採果子、撿柴枝,到河邊打水,偶爾逗弄巧遇的野兔;黃昏,圍著火堆,唱唱歌;晚上,以星月為被、草木為床;就是這種平和恬淡、天人合一的瘋人院邪教教團生活。

當然,每個人的想像都不一樣,但我相信只要細心想想,去除印象中的枝節,其實所謂「和諧」,就是這種不自然、虛假的環境。要營造這樣的環境,有幾種方法:
-每個人都戴著面具、虛偽地過活
-在水源放鎮靜劑
-洗腦(政治理念、宗教、甚麼都可以)
-以上全部

那句說話第一點討厭之處,正是假設「和諧」是正面的、好的、值得追求的。

社會為甚麼要「和諧」?生活為甚麼要「和諧」?人與人之間,為甚麼要「和諧」?「和諧」根本就是不自然的狀態。

但更討厭的,其實是「尊重」;尤其是那句話中的所謂「尊重」。

很多胡說八道的人就是以「尊重」作擋箭牌。每次他們說不過人,就會打這張「皇牌」:「你要尊重我的言論!」

放屁!

你說六四沒有死人,我也要尊重?
你說中共是進步的、無私的,我也要尊重?
你說鄧小平應該獲諾貝爾和平獎,我也要尊重?
你說同性戀罪同販毒,我也要尊重?
你說太陽在西邊升起,我也要尊重?

是其是,非其非。
你說的是廢話、屁話、鬼話,我就能直斥是廢話、屁話、鬼話,沒甚麼好尊重的!

我尊重的,只是每個人有自由言論的權利,但絕不會無條件地尊重其言論。
你有說廢話、屁話、鬼話的權利,我也有鄙視、駁斥你的廢話、屁話、鬼話的權利。

就算先撇開是非真假不理,所謂「互相尊重」,絕非真正的尊重,只是虛偽、掩飾。

明明我信A,你信C。
我崇尚邏輯理性;你相信__、__。(可自行填上。)
我認為你迷信、無知;你覺得我自大、傲慢。
有甚麼好「互相尊重」?

我們各自有自己的信念、思想,可以辯論、嘗試說服對方,但明擺著雙方都認為對方錯、自己對。「錯」的東西,有甚麼好尊重的呢?這對雙方都適用。

勉強要「互相尊重」,那只是假扮出「和諧」的表象,私底下還不是一樣「互相鄙視」嗎?

如果我們忠於自己,那根本不可能「尊重」他人明顯荒謬、錯誤的言論。

那種假裝「互相尊重」的所謂「和諧」,其實只會消磨人的自我,也令人的思想更為封閉、狹隘。

人類文明的進步,是不可能從這種塑膠化的社會孕育出來的。

請勿淺踏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