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馬尾‧宅

ポニーテールちゃん弁当
(by まるまる☆もりもり;CC by-nc-sa)

筆者是個「不文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十個有九個半不認識,所關注的不過是認識(及喜歡)的那兩三個作家會不會得獎。既然今年的得主從那不想說的國度來,是個我不認識的人,那這個話題當然是不能說的。

正經的不能說,那總能去看點有趣的。

忽爾想起,早前聽說過今年幽默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的物理學獎得獎作,那就立刻找來看了。

(今年各組別的得獎者列表;雖然有想過拜讀文學獎的得獎作-看來是很有趣的官僚極品-但32頁似乎太長了,遲點才讀吧。)

今年的物理學獎得主有四名:Joseph Keller、Raymond Goldstein、Patrick Warren和 Robin Ball。

Joseph Keller的研究,是關於馬尾為甚麼左右擺動:Ponytail Motion摘要全文)。(今屆,主辦機構亦剛好發現1999年頒獎時遺漏了一個得獎人:Joseph Keller!對,就是同一個人;所以他已經是第二度獲獎了!當年的研究是跟Jean-Marc Vanden-Broeck一同完成,是關於怎樣的茶壺嘴才不會滴滴漏:Pouring Flows摘要]。同年獲物理學獎的還有Len Fisher,他的研究是關於怎樣浸餅乾的:Physics takes the Biscuit[《自然(Nature)》雜誌連摘要也沒有登載…]。)

而Raymond Goldstein、Patrick Warren和 Robin Ball的研究,是關於馬尾的形狀:Shape of a Ponytail and the Statistical Physics of Hair Fiber Bundles摘要全文)。

第一篇,完全是數,我沒看,知道結果就好。簡單點說,是因為跑動時頭部上下晃動,馬尾一端雖固定於近頭部表面,但整條馬尾隨頭部上下晃動並不穩定,但又不能前後擺動(因為頭部阻礙馬尾擺向前方),是故左右擺動。(希望我的撮要沒錯,哈哈。)

第二篇,短短四頁的文章,很有趣;但別要我解釋,因為我沒花時間仔細讀那數學內容,就算花時間讀,其實也不太懂。簡單點說,他們研究出描述馬尾形狀的方程式,方程式有四個因素,而最主要的兩個因素是:一、因頭髮不規則地彎曲,而令整束馬尾向外擴的壓力;二、頭髮的本身的重量。(也是希望我沒有搞錯。)但以外行人的觀點,最感受到的反而是幾位物理學家的幽默感和童心,尤其是讀到第三頁,他們將一個比例稱為「Rapunzel Number(長髮公主數)」,令人會心微笑。

然而,從宅觀點看,兩項研究都略嫌美中不足啊!

眾所週知,馬尾是王道的萌元素之一。(不相信的話去問阿虛柯景騰,他們都懂!面書上也有馬尾控俱樂部專頁。要了解馬尾的妙處,可參看這篇文章。)

具體而言,那兩項研究缺了點甚麼呢?

先說第一篇

馬尾最美妙之處,在於其左右擺動的姿態。步幅、步速、步姿(?)、頭部(整個人)上下擺動的幅度和速度(頻率)、頭髮的長度、馬尾的粗幼、頭髮的粗幼曲直等等,似乎都影響著那擺動的姿態。

有時候,只有尾端在抖動;有時候,像鐘擺;有時候,更激烈地拋起,再不規則地落下。

每一下抖動、擺動,都令馬尾控的心隨之而起舞。

如果更詳盡研究馬尾的動作就更好了。

(另一方面,除了一般的左右擺動,頭部轉動時,馬尾的動作也很捧!但那動作可能就跟鞭子、及某類機動遊戲的動作相似吧,可能不用分別研究?)

第二篇

在那篇獲獎的研究中,研究員只描述了直向下垂的馬尾。(如果我沒理解錯。)

就像這一種:

(by Quinn Dombrowski;CC by-sa)

但這是不夠的!

紮馬尾的位置並不總是靠近頭頸交接之處,而馬尾也不總是直向下垂的啊!

其實,我甚至可斗膽的說:大部份馬尾控心目中想看的馬尾不是這一種啊!
(因為我想看的,主要也不是這一種啊!)

馬尾控萌的,主要是固定點比較高的馬尾,這是有原因的。

第一,紮得高的馬尾,才會有先向外伸,再轉而下垂的曲線!而這曲線,除了本身的美感,也更能突顯馬尾擺動時活潑、跳動的感覺啊!

我相信這曲線的弧度和特性,跟頭髮的粗幼、彈性有很大關係,希望他們下次能深入研究一下。

而且,這種馬尾從固定點開始,會以上密下鬆、上窄下闊的方式擴展,不再成軸對稱(Axisymmetric),相信今次研究得出的方程式也要相應修訂。

第二,因為髮圈(橡皮圈)跟頭髮的摩擦不足,馬尾受重力牽引,髮型就會慢慢的散掉,尤其是髮圈下方近頸後的頭髮,會有點蓬鬆的感覺,這也是萌點之一吧。(過不久,要將馬尾解開,重新再紥一次,是萌點之二吧,嘻嘻。)不過這一點跟研究的關係可能不大吧。

要研究馬尾,當先得其三昧啊!

「我不尊重你的言論!」

近年,經常聽到「和諧」、「尊重」等詞,我覺得比粗口更難聽!

「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句不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 -葉梓恩 《天與地》

這句極多人引用的所謂「金句」,簡直令人反胃、作嘔!

先說「和諧」。

我心目中的「和諧」是這樣的:在陽光熙和的日子,大家都穿白色鬆身長袍,在山林中採果子、撿柴枝,到河邊打水,偶爾逗弄巧遇的野兔;黃昏,圍著火堆,唱唱歌;晚上,以星月為被、草木為床;就是這種平和恬淡、天人合一的瘋人院邪教教團生活。

當然,每個人的想像都不一樣,但我相信只要細心想想,去除印象中的枝節,其實所謂「和諧」,就是這種不自然、虛假的環境。要營造這樣的環境,有幾種方法:
-每個人都戴著面具、虛偽地過活
-在水源放鎮靜劑
-洗腦(政治理念、宗教、甚麼都可以)
-以上全部

那句說話第一點討厭之處,正是假設「和諧」是正面的、好的、值得追求的。

社會為甚麼要「和諧」?生活為甚麼要「和諧」?人與人之間,為甚麼要「和諧」?「和諧」根本就是不自然的狀態。

但更討厭的,其實是「尊重」;尤其是那句話中的所謂「尊重」。

很多胡說八道的人就是以「尊重」作擋箭牌。每次他們說不過人,就會打這張「皇牌」:「你要尊重我的言論!」

放屁!

你說六四沒有死人,我也要尊重?
你說中共是進步的、無私的,我也要尊重?
你說鄧小平應該獲諾貝爾和平獎,我也要尊重?
你說同性戀罪同販毒,我也要尊重?
你說太陽在西邊升起,我也要尊重?

是其是,非其非。
你說的是廢話、屁話、鬼話,我就能直斥是廢話、屁話、鬼話,沒甚麼好尊重的!

我尊重的,只是每個人有自由言論的權利,但絕不會無條件地尊重其言論。
你有說廢話、屁話、鬼話的權利,我也有鄙視、駁斥你的廢話、屁話、鬼話的權利。

就算先撇開是非真假不理,所謂「互相尊重」,絕非真正的尊重,只是虛偽、掩飾。

明明我信A,你信C。
我崇尚邏輯理性;你相信__、__。(可自行填上。)
我認為你迷信、無知;你覺得我自大、傲慢。
有甚麼好「互相尊重」?

我們各自有自己的信念、思想,可以辯論、嘗試說服對方,但明擺著雙方都認為對方錯、自己對。「錯」的東西,有甚麼好尊重的呢?這對雙方都適用。

勉強要「互相尊重」,那只是假扮出「和諧」的表象,私底下還不是一樣「互相鄙視」嗎?

如果我們忠於自己,那根本不可能「尊重」他人明顯荒謬、錯誤的言論。

那種假裝「互相尊重」的所謂「和諧」,其實只會消磨人的自我,也令人的思想更為封閉、狹隘。

人類文明的進步,是不可能從這種塑膠化的社會孕育出來的。

請勿淺踏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