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不成文集

不成文集:2014年1月1日

元旦日,懶洋洋;假期狀態,完全不想打字。

2013年尾,早前有提過,看了幾齣好戲,但感覺比較沉重,今日不宜寫。(藉口!)

2013年才剛剛過去,還未沉澱,不宜寫。
(我覺得,不可能一年剛過就能回顧… 那一年的感覺都未完全褪去,怎麼「回顧」?)

2014年也剛剛開始,未入狀態,不宜寫。
(我覺得,起碼要把握到一年的感覺,才能推想那一年想怎樣、應該怎樣… 都未有新一年的感覺,怎麼「展望」?又,其實「展望」本身也沒甚麼意思,一年的變化可以極大,怎麼能預想?)

在兩年交接的迷離境界,這兩年的事情都不宜寫。

最適宜寫的,是今日。

而今日,實在太懶洋洋,最適宜,是甚麼都不寫。(對,我就是懶!)

一年剛開始,休息一下,寫兩句廢話當(向自己)交數。

如果算是欠了一篇,今年稍後多寫一篇補數。嘻嘻。

不成文集:(預備)脫稿記

本週氣氛實在太差,電影令人提不起勁,時事也令人情緒低落,中國毒霧入侵香港,緊接著又連日冷雨,實在缺乏活動力,腦袋和手指也不聽使喚,我是預備好會脫稿的了。不過又想,上次想著要休刊一週,最終不是反成為了題目嗎?或許可以重施故技,寫「文思枯竭」、寫「脫稿」,不也是個解決辦法嗎?真天才也!

(下文極為粗鄙不文,慎入。)

曾聽過不少人說「文思枯竭」,想是幾乎每個(妄)想寫字的人都遇過的。其中一個說法,類比為「便秘」。初聽,「啊!」,很生動。然而,細想,似乎不妥!

若云「便秘」,那就是說肯定「肚中有物」,不過「不得其門而出」而已。「便秘」,當然是令人很苦惱的:肚子脹痛,坐立難安。但畢竟,你想排出的東西,就在肚中,只要找對方法,總可以排出來的!但… 若云「文思枯竭」,那是完全另一回事,因為問題是沒有「內容」,而不是沒法排出!

我想到的新比喻,是「肚瀉後期」。

情況是:食物中毒,已經過整日肚瀉,不止早午晚餐,肯定連胃液都排清了。不過,你仍然有「便意」!仍然「肚痛」!這同樣是令人非常苦惱的情況,「便意」來襲,「肚痛」難當,不敢離開已坐了一整天的馬桶,以防「出事」;但另一方面,其實心中非常肯定,腸中已空無一物,根本不可能再有甚麼可排的啊!如果勉強為之,排出的恐非稀糞,而是直腸!(到時,可不是「脫稿」,而是「脫肛」了!)

這才是「文思枯竭」,又被「稿期」催逼的感覺吧!

「脫稿」…

X!

「脫稿」有甚麼好寫的?如果連「脫稿」這麼無聊的題目都能寫,倒不如學學怎樣胡說八道、去看風水、去算命吧!起碼能賺錢啊!如果眼光再放長遠一點,不如創個邪教,那更是財源滾滾!如果時來運到,靠這樣亂吹法螺,甚至能竊國!到時… 幾千億都不是夢想啊!

「脫稿」,不過是「失約」而已,「失信」於讀者、「失信」於自己,欠的不過是一份文稿;但往北望,不是有一個政黨,「失信」於民,欠十數億人一個正常社會嗎?我們更被這無恥政黨踩在頭上,反抗不得,每日要對著一眾殖民官的X樣,忍受毒氣、忍受匪人,我們的社會、稅金,也日漸被蠶食,恐怕不久就難有立足之地…

那政黨的黨員,似乎仍然生活很好好的,身家等閒以億元計,愉快得很。

我為甚麼反而要為區區「脫稿」而煩惱苦悶…?

腦內幾乎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題目,只有些許片段,不成文,故名。

休刊一週。(喂,可這不也是一篇嗎?)

休刊一週。

我是有這個打算的。在這個沒甚麼人流的地方這麼說,可能沒甚麼意義,但我當初開始時,可是下定決心要每個星期,好好醜醜,也寫一篇無聊的文字。然後,也沒有甚麼特別的理由,我覺得應該是星期三。所以,就是星期三。當然,不是星期三也可以登新文章的,不過只有星期三,我決定必定要有一點新文字登場。

不過,這個星期,連電影都不大想寫,這真令我頭痛。寫電影本來是最簡單的,反正總會有一點有趣的地方嘛。如果是爛得要命的戲,那本身也都值得寫了。起碼,看過那樣的爛電影,總有點道義上的責任,警告其他潛在受害者吧。

不知怎地,就是連電影都提不起勁寫。

「不如休刊一週吧!」這麼想。

但隨便休刊,好像太不負責任。雖然沒甚麼讀者,但萬一有人在看呢?「怎麼這個星期沒有新的文章?」可能會這樣想。應該也要通知這樣的讀者吧。(如果有的話。)

休刊通知,要怎麼寫?有甚麼格式嗎?

「站主文思枯竭。(有過嗎?)
 休刊一週,敬請見諒。」

好像太「行貨」了吧,又太像街頭小店貼的「東主有喜」告示,實在不好意思這樣貼出來。至少,也應該簡單交代一下為甚麼會休刊吧。既然從來沒有提過,也順道提一下原本的登載安排;因為有定期貼文的「規定」,所以才有「休刊」嘛。就像「失業」,有找工作但找不到的,才稱得上是「失業」嘛。單純的沒有工作、不工作,那只是游手好閒而已。

不過寫得太多(我好像已經是寫得太多!),那不就變成一篇散文了嗎?(雖然是頗為空洞無聊。)那就是有一篇文稿登載,算不上是「休刊」了!

哎呀!

原來寫「休刊告示」是有邏輯矛盾?如果有登「休刊告示」,就不是真正的「休刊」了!難道,如果要「休刊」,只能夠無聲無息,不負責任地「休刊」?還是預計到想「休刊」,就盡早的「預告」要「休刊」?或者「休刊」完畢,才來交代早前為甚麼會「休刊」?

但「休刊」有時候很難預計的嘛,我今個星期寫不出新文章,上星期的時候還不知道的啊!而「後補」通知,也實在於事無補啊!兩個做法都不甚妥當。

思來想去,是我自己定下的「規矩」太粗疏!也是時候修正一下貼新文章的「規矩」,以避免麻煩,起碼要包括:「『休刊告示』不計算作『新文章』。」。之類。

不過無論如何,這次也來不及修正錯誤,卒之沒能成功「休刊」。

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