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京都

2015.09.03-07 – 京都(DAY 2)[中]

(上回提到,要走回頭路到西塔。)

IMG_294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沒辦法,回頭路是要走。經過「戒壇院」,總之見一處先看一處吧。

IMG_29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戒壇院」,顧名思義,就是僧人「受戒」之地。佛寺能開「戒壇」,大概相當於大學有自行評審資格吧。可以獨立培育僧人,不用受制於人,可謂象徵佛寺真正開基之處,實乃山上最重要的建築。

不過,談到戒律,延暦寺雖然出過不少名僧,但其僧兵卻更為人知,簡直是日本史上有名的山大王,就算不提和朝廷、武家之爭執,也有過到清水寺放火鬧事的事蹟… 現在如何倒是不知道,但過往曾經將戒律都丟到九霄雲外吧。佛門,不見得能是清淨地。

IMG_295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除了想影這「軒唐破風」,其實當時是留意到這雨水漕--將正門入口處的雨水引到兩旁,在雨中留了一條通道。其實是當地很常見、很普通的設計,但那兩天剛巧有雨,切身感到其細心處。

IMG_295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來像是桃型,但可能是別的圖型,或許是蓮花花瓣?也都是現在才想到,這個比較像佛教會用到的圖型,但始終不太肯定,可惜說明牌沒提到。

IMG_29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6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出發前不到一週,在香港看了《刺客聶隱娘》,路上一直忍不住想找那種感覺的風景。我總覺得,那部戲不適合寫文介紹,應該用一張照片回應就好了,但還未找到。

IMG_296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6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前門的梯級工整(前幾幅相有見到一部份),後門的梯級不加修飾,其實更合襯。其實從來都覺得難以理解,佛寺為何要蓋得如此雄偉、漂亮呢?不就是修行讀書的地方而已嗎?嘛,還是要作樣子給俗人看?其實也不應該埋怨,我就是想來看佛寺的,太平凡樸素我可能又會嫌三嫌四,真難侍候。

IMG_297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見到這路標。

IMG_29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老老實實,又要走回頭路,也都繼續是差不多的樹,心情不算很好。

IMG_297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但離開戒壇院不遠處,路旁有像是倉庫、作坊的地方。哦,似乎寺內不時要小修小補,也都是由此處木匠負責。錯有錯著,不走回頭路就見不到了,心情頓時高興起來。不過,探頭探腦張望了一陣,也看不出甚麼名堂,也不見有人在開工。(可能工作在室內吧?室外有幾個人,都在閒聊而已。)

IMG_297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7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鋸成短短的一段段木頭,不知何用。

IMG_297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沿途,就只是普通的沙石面馬路而已,跳過吧。

IMG_29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上回提過,往西塔的梯級。
(再說一遍:就在「山王院堂」旁的小庵背後。)

IMG_29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9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盡處,就是「浄土院」。

IMG_299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9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浄土院,是供奉日本天台宗祖師(當然也都是延曆寺祖師)--最澄之處。

IMG_300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後面這一座,應該就是安放最澄遺骸之處吧。

IMG_301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抱歉,心不靜,總在找隱娘的身影。

IMG_303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近一點,可看到有「傳教」二字,就是指「伝教大師最澄」吧。

IMG_304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似乎不可以坐下,否則真想靜坐一整天發呆。

IMG_30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7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離開浄土院,又是感覺無盡止的沙石路。(再看這堆照片,我自己也覺得悶,怎麼會拍這麼無聊的照片?已經不只是拍得差的程度,而是無聊無味得很… 一定是行得太悶了… 之所以揀出來,或是想拖讀者下水,大家一起感受一下、分擔一下。 XD)

IMG_307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9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終於,又見到熟悉的路標。而且…

有分岔路!
有分岔路!
有分岔路!

沿路實在太無聊了,不論分岔路通往何處,總先去看看吧,不要再沿著這悶極的大路行了!
(走下去,其實再有分岔路,但另一邊實在越走越荒涼,走了一小段就回頭了。)

IMG_309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此處甚妙。分明是極細、極簡陋的小庵堂,竟也有鐘樓。

IMG_31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0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椿堂」。

漢語人看日文,其實陷阱處處。「椿(ツバキ)」,也就是山茶花,即種子榨油可護髮那種喇。(或許說,島谷ひとみ唱過的「Camellia -カメリア-」。 XD)

據牌上說明,大概就是相傳聖徳太子登山,放下了山茶花木製手杖,手杖後來發芽長大、枝葉茂盛,此堂因以為名云。如此傳說嘛… 就是不用太認真那種,聽過就算吧,只能肯定該處現時有山茶花這點是真的。堂內供奉千手觀音。

IMG_31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從椿堂背後的梯級回到大路。

IMG_312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不遠處,右邊這是「法華堂」。

IMG_312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左邊這是「常行堂」。

IMG_31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兩棟孿生的建築,中間有走廊連接,因為像「擔挑(にない棒)」一樣,所以合稱「にない堂」。(又有傳說謂武蔵坊弁慶就用這「擔挑」枱起這兩棟佛堂… 當然,也都是聽過就算了吧…)

IMG_313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擔挑」下面穿過去。

IMG_313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盡處就是西塔重點之處--釈迦堂。

IMG_313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旁左邊有一棟佛堂。

IMG_313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右邊這棟,則似乎是僧人讀書或行政用的,總之不是對外開放的。

IMG_314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左邊,此處叫「恵亮堂」,供奉比叡山僧人恵亮。

IMG_314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雨越下越大,一手揸相機,一手擔遮,很狼狽。

IMG_315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近去想避避雨,也拍了點近照。回來後再看,這幅有趣。

正面梯級上方,向前伸延出來這段檐篷叫「向拝」。下面用柱支撐,柱頂就是將檐篷重量引到柱身的斗拱。圖中斗拱上方,可見兩片雲狀的木板。(近那片小,遠那片大。)查了一陣子書,那似乎並非肘木,而是叫「手挾」的裝飾。(見:大川三雄等著,梅應琪譯,《細訪千年古都之美》,臺北:臺灣東販,2014年11月初版,第193頁。)

重點是:仔細看,近那一片已經雕刻完畢,但遠那一片則只得大概形狀,細節只有描線,尚未動刀。大膽假設,其實可能就是途經那作坊的木匠之作。木材大都鋸成短短的一段段,正因為他們的工作主要就是做小修小補(畢竟大修補不會經常做),這些裝飾如有折舊損壞,就是他們動手處理,這幅相就正好紀錄到這未完成的小工程。

下次再到比叡山,一定要再到恵亮堂看看,如果到時已雕刻好,那就應該是估中了吧。

IMG_315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山谷處有如此一座寺院,若是小學、中學年代到訪,必然會妄想是來拜師學武,或者寺中老僧會傳我畢生內力。那時候還真的很迷,一天可看好幾本,已經到了看書不見字,直接出畫面的程度了。完全投入腦內妄想,簡直重度中二病。

IMG_315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受過教訓,就知道要好好看一次地圖。

IMG_31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釈迦堂,乃寺內最古舊的建築,但這仍未算有趣,最不可思議之處,是此堂是由別處搬過來的!(真大工程…)

上文提過,延曆寺乃山大王,當然得罪人多。但惡人自有惡人磨,織田信長卒之就領兵討伐燒山。(雖然,究竟燒了多少,史書似乎是有誇大的。)

後來,信長的舊部--馬騮… 豊臣秀吉,似乎脾氣都一樣差。園城寺不知緣何得罪了秀吉,馬騮就下令廢寺,將寺內的寶物搬走不特只,連金堂都拆了!但又不是拆了就算,不知作何想法,竟下令將金堂搬到比叡山… 就是現時的釈迦堂了。

IMG_317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堂內禁止拍攝,所以只有外面的照片。既然如此,就跳過吧。

IMG_319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前看過地圖,釈迦堂後山有幾處地方可看。

IMG_319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嗯…

IMG_32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上。

IMG_32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分岔路。

IMG_32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到左邊,這是「相輪橖」,其實就是一座(一根?)銅製的佛塔,刻有佛經。

IMG_321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附近路旁的小庵。

IMG_32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分岔路的右邊,「弥勒石仏」。這真是意外驚喜。圓潤古樸的造型,大異於山上其他佛像。安置在山上此幽靜角落,令人心情平靜舒暢。

IMG_322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程,從後方望向釈迦堂。

IMG_322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旁邊小丘上有鐘樓。

IMG_32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很想敲鐘,但一定會被趕下山吧。

IMG_322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3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4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程,從另一角度再看幾眼先前經過的地方吧。

IMG_324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6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下回,直接跳回東塔算了。)

2015.09.03-07 – 京都(DAY 2)[上]

(自我反省… 上一篇其實照片或許過多,但不打算改過,因為原本的計畫就是這樣,盡量重現我步行過程的筆記,好或不好也只有繼續如此了。)

搭過夜機,行完一日,夜晚又看了深夜綜藝節目,根本就想睡死到日中,但還是晨早起身,皆因目的地在郊區。幸好早一晚到超市瘋狂入貨特價食品,昨晚剩食一堆,放入雪櫃留作早餐,也省了出街找食店的時間。

IMG_25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胃袋填飽,但仍睡眼惺忪。途上這群白鴿卻滿有朝氣。嗯… 反正早起你也不是食蟲的,快回去睡覺吧!

IMG_252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卒之要靠點軟性藥物,用咖啡因和糖奶來提神。
(不是賣廣告,其實罐裝咖啡都是差不多貨色,所以通常只揀包裝;又因太喜歡此牌子的Tommy Lee Jones外星人系列廣告,故常幫襯,當補貼其廣告費。畢竟,要支持創作,還是拿出荷包,用銀兩最實際。 XD)

IMG_256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行過鴨川,就見老伯在河邊看得入神。

IMG_257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反正不花很多時間,我也走下到河邊看看,水頗清,有飛鳥,有鴨。

IMG_25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晨早踩單車或跑步的人也不少。

IMG_258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過頭,在住宅之間可眺望到京都塔。

IMG_260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橋下,有形狀莫名的混凝土構築物,不知是用作影響水流,還是供生物棲息或方便逆流回遊,或兩者皆是,或兩者皆非。

IMG_26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阪線,就此車站最近酒店,而且屬大站,不論快車慢車都一律停靠,隨時可跳上車,方便。

IMG_26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入站,在閘口旁的票務櫃位買這張車票,今天整日都靠它了。對,今日的目標正是登比叡山,訪延暦寺

這張車票,值得再詳細一點講。(以下均為成人價。)從照片可見,我買的時候,這張「比叡山横断チケット」索價三千三百円。其實另外有一款「比叡山1dayチケット」,當時索價二千一百円。差價一千二百円,兩者都能乘車上到比叡山,山上的穿梭巴士亦免費,有何分別呢?首先講實際的,前者其實已包括山上延曆寺參觀費(不包括寺內一處博物館入場費),當時價格為七百円,故實質差價只是五百円。那當然,如果目的只是去延曆寺,是不需要付這五百円差價的。

主要的差別,是後者只能在比叡山京都一側上落山,而前者可以從京都側上山、在滋賀側落山(或調轉也可)。多走動未到過的地方,似乎比較有趣,當然毫不猶豫選了前者。而繞一大圈走遠了路,要經多一點鐵路線,車費本身就比較貴,那五百円的差價其實已經是折扣價了,實際上也是化算的。

IMG_26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了叡山電鐵出町柳站,月台有此角色紙板(有簽名)。上網查,原來竟非「鉄道むすめ」角色,而是曾合作並出過痛車的角色。

IMG_262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入站。

IMG_263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原來亦是痛車,是京都府警的宣傳用角色,估計是因為鴨川才用鴨的吧。懶得求證,真是估的。

沿途經過不少住宅區,有趣,但照片不太有趣。一來我拍得不好,二來在車上很難拍。住宅區,還是要用腳走才有味道。(但其實,真正走到附近,亂拍又怕被當成可疑人物… 又怕打擾人生活,實在是兩難。)

IMG_264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直接跳到終點站,站前有看似士多的小店,興趣不大,經過不理。

IMG_26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前行不遠,就見路牌指示經過右邊木橋。

IMG_265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橋上風景也不錯,慢慢拍了幾幅,又見那種怪異的混凝土構築物,有趣。

IMG_26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對岸有一小池,也不知是氣氛或心情使然,其實也不算特別,但看著可喜,就駐足看了一會。見到不少豆娘,可惜鏡頭焦距不夠,又難對焦,完全沒有拍到。

IMG_268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繼續前進也是沿著這小池邊,走時回頭望多一眼。

IMG_268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這鐵路纜車站口時,站員催我入站,原來在小池邊停留太久,事先也沒留意開車時間,幾乎要錯過班次了,只匆匆影一下站名牌。

IMG_268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幅也不是車在動,而是我一邊跑向車,一邊隨手拍低車廂樣子。

IMG_26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遊人多選車尾,或是想俯瞰山下景緻,車掌席旁邊反而無人進佔,余樂得人棄我取,其實亦別有趣味。

IMG_269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車上除了偶爾幾句景點說明廣播,其實甚為幽靜,若非要上山遊覽,實在不介意坐幾小時車,穿梭樹林間看一陣子書。

IMG_27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山道狹窄,上下行車對開,唯有在中間處交錯讓位。

IMG_270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進入這交錯點,忍不住連拍幾幅。

IMG_270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靠近了。

IMG_27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旁邊經過。

IMG_27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然後又恢復成山景。

IMG_271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車程短,很快到站。

IMG_271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站,轉車,有一小片草地。

IMG_272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風景不錯,但班次剛好配合得緊湊,望兩眼,又得趕著上車。站內有賣白色碟狀不明物體,用來丟向這圓環,但已忘了那說明牌寫甚麼,反正都是祈願或消災之類吧。先不說這「習俗」究竟何來,行程如此緊湊,根本沒有時間在此停留,會有誰來玩這玩意?

IMG_27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段是高空纜車。

IMG_273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纜索似是伸向樹林,完全見不到車站。

IMG_274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車內佔不到有利位置,唯有到站後補影一點俯瞰照。如此回望,纜索又似是直伸向京都市區。

IMG_274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殘舊的車站,不美,也不特別,但自有其經歷年月的氣息,總比盲目翻新現代化的地方有趣。站前有紙板供遊人留影,以記錄你到過比叡山頂。(雖然據維基資料,車站所在的四明岳並非最高峰,大比叡其實高十米多一點,但若從京都望上山,是只見四明岳而不見大比叡的。)一人獨行,紙板照就免了,要自拍太難。

IMG_275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些應該是放送裝置吧。比起站前的紙板,見到發射塔更令人有身處山頂的感覺。

IMG_27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廢棄了的,是瞭望台?是休憩處?是候車處?

IMG_275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還有左邊那無以名狀的廢棄物。「哦,真的遠離市區了。」體認到此處是荒郊野外。

IMG_27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頭望,甚至已遠離其他遊人。(車站附近有一處要付費入場的花園,似乎可眺望京都市和琵琶湖,但不想花時間和花錢,沒走進去。同車可能有不少遊人進場了,故回頭望不見人,不是我走得特快或特慢。)

IMG_276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到一處分叉路,右邊前行約一百米就到穿梭巴士站,左邊約兩公里就能到東塔或西塔。咦!?之前約略搜尋過,都只提過巴士,似乎大家都是搭巴士,我以為必然要搭巴士的!咦?既然有指示牌,其實應該不難行吧,多半又是素人也能輕鬆行的行山徑。這選擇太吸引!

IMG_27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探頭一望,路徑很清晰,起碼不會越行越迷糊啦,

IMG_276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行前一點,似乎還好嘛。

IMG_276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6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行前一點,被樹木圍繞感覺暢快,又忍不住在拍照,就決定繼續行了。

IMG_27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邊一整片的青苔長得漂亮。

IMG_277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沿路,走在樹影下,看樹頭,看青苔。

IMG_278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也修整得很容易行。

(半路留意到,上方有兩人加入,應該又是覺得行山遠比搭巴士吸引吧。)

IMG_279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9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9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平地了。

IMG_28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頭看是這樣。

IMG_28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抬頭仰望是這樣。

IMG_280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從山坡下到平坦處,連接著主要步道,也有休憩處可稍稍歇息。其實,不過行了幾百米!不過,從林間走出來,到此開闊處看看景色,又真有豁然開朗之感。從山上下來的人雖然不需要休息雙腳,但可感受環境的轉變,實在連散步的心情節奏都體貼照顧到了。

IMG_28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是你!「京都一周トレイル」!由京都市南部伏見區,到東北部左京區的角落,都見到其身影,這遠足徑到底有多長!?

(剛剛,卒之忍不住上網一查得知,原來共分五段:其中東山、北山(東部、西部)、西山四段可連接成一大條路線,約長七十公里;另有京北一段獨立分開,約長四十公里。似乎是要行幾天的路線。要連續行足全程,不是我這種輕鬆散步人能應付的。)

IMG_281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主要是山景,角落可見市區。

IMG_281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路牌可確認方向和距離。果然,只行了一小段。

IMG_281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很闊,平整易行,感覺舒暢,不過照片有點悶,可跳過不提。

IMG_28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上見到這個,似是栗子,已屬最特別有趣者。

IMG_282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原來又屬「東海自然步道」,此牌提醒遊人前方延曆寺範圍得付參觀費,但只是經過者就應自行跟寺門的「票務處」打聲招呼。按理,即暗示打聲招呼就可通過,也表示寺院亦相信遊人會自律--通過者會純粹通過,入場者會乖乖付錢買票,大概如此吧。果然是文明的地方。由此也可推斷,遊人當以本地人為主,未被某地人侵擾。幸甚。

IMG_28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到這石碑,明顯已入延曆寺範圍,感覺隨時會有僧兵跳出來擋路。 XD

IMG_282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近看,這「鎮護国家」碑充滿霸氣。

IMG_283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3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但路其實仍舊清幽。

IMG_283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都一周トレイル」路標又出場。

IMG_284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東海自然步道」亦然。

左邊有橋橫跨馬路,似乎又有一處景點可看。

IMG_284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如果乘穿梭巴士,大概就會在下面經過吧。

IMG_284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山王院堂。本為第六祖圓珍住處。

IMG_284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旁邊有一小庵。

IMG_285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草鞋… 圓珍於寛平3年(891年)圓寂,草鞋當然不可能在戶外留存至今,這莫非是道具?旁邊其實尚有一把鋁梯。因堂內仍有供奉千手觀音,可能均為現時僧人所用,畢竟此處不是廢棄的遺址,而是實在運作的寺院嘛。(圓珍像則在教派紛爭時搬到圓城寺了。)

IMG_28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雖然走簡樸風格,但仍有點裝飾。

IMG_28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呀!若能有書房如此… 唉,發夢。

IMG_286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原路,再往前行,經過的似是地藏像。

IMG_286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要入山了!在看似「更亭」之處出示車票,收到一份介紹單張,上面蓋了印,用來代替入場票。

IMG_28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我懶,不再一一介紹,反正知道的又不多,加個傳送門去延曆寺網站就好了。 XD

抵達時,正好有學校參觀團,忘記了是小學或幼稚園生,到如此地方參觀真好。在香港由小學到中學,(以八十後經驗而言)參觀的大概只得益X多廠、汽水廠、科學館之類… 呀,京都小朋友(雖然,也可能是滋賀小朋友。),雖然將來你或許亦要淪為做到過勞死的上班族或在職貧窮的フリーター,但生而為京都人實在是福氣,就算長大後上京打工,一口萌萌的京都話已經贏了。

除了這無謂的胡思亂想,其實每次都在想… 和尚究竟在哪裡呢?除了少數留在門面工作的僧人之外,到處都不見影縱,可能景點開放予遊人,修行者唯有走到山的更深處?此處的「阿弥陀堂」,用處是供奉先人,裡面應該有僧人在誦經。旁邊的「東塔」和「灌頂堂」,則都不見人影。究竟每日開放前後,這裡是甚麼樣子,僧人又如何生活?每次都想起這謎團。

IMG_289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忍不住影了。現在重看,只希望不要被拿去造圖,配上奇怪的彩色字…

IMG_290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阿弥陀堂」前有一處「水琴窟」,參觀時不知如何用,故不知效果如何,只駐足看了一下枯山水造景。

IMG_291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種青苔的形態,像是小樹一樣,真想在辦公室內也種一點。

IMG_291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東塔」和「阿弥陀堂」合影。

IMG_293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是賞楓的好地方。

IMG_294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繼續前行,路經地圖,查看一下位置。

咦?咦!?咦咦咦???

這就是不好好預先看地圖,看路牌又不留心之過… 見此地圖方發現,西塔就在我剛才來處的方向,也就是我經過了西塔入口而不察,不免要繞道回去了… 看倌可拉上去看「『京都一周トレイル』路標又出場。」那一幅圖,其實後面有路牌指著西塔… 只是我當時視而不見。就像那「跳舞大猩猩」實驗一樣,只顧著看目標,其餘就看不到了。這腦科學現象,魔術師想必早就知道吧。唉,又被腦袋玩弄了一次。

而通往西塔之路,其實就在「山王院堂」旁的小庵背後。

2015.09.03-07 – 京都(DAY 1)

忽然有幾天假期,就自己一個到京都走了一轉,了五日。除了第一日,都到了未去過的地方,大概決定一兩處目的地和交通手段,詳細路線都是隨興隨便行。(其實到了目的地,也不過那幾個選擇而已嘛,走錯了也沒大不了,回頭行一次就可以了。)

照片,打算只有接下來兩張有色彩,因為選這航空公司,除了喜歡那名字甜美可愛,就是因為桃紅色太討喜了!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凌晨上機,反正我倒頭就睡,別問我覺得飛機質素如何,我是坐硬板凳、躺地板、蜷曲牆角也能睡得著覺的,意見沒甚麼參考意義。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睡醒下機,剛好清晨,見另有一款「痛機」停泊機場,真萌!自覺選擇真不錯,看著就覺得愉快。(這真的是選航空公司的要點嗎!?)

因為選照片關係,經過便利店買了雜誌、三文治、飯團、飲品,及搭火車出京都的部份就跳過了。然後,先到酒店放下行李寄存,就可以出發了。酒店,就選了車站附近,主要供出差客住的商務酒店,交通方便也不貴,也沒甚麼特別好寫的,也都省去了。

在京都站出閘後,必定要拿一份火車班次表。查過開車時間,尚有餘裕,就去再吃件甜點當額外早餐吧。(因為預算之後午餐應該會跳過不吃。)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冬甩!冬甩!冬甩!

香港人是否不太愛冬甩呢?之前Krispy Kreme也都撐不住,很快就撤出了。見同業有如此下場,Mister Donut應該不會來吧,只有旅行時吃了。其實冬甩配齋啡實在很好,甜度剛好中和。你要喝加糖加奶的茶啡或汽水,那是自己找死,不要賴冬甩太甜。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慢慢行到月台,時間剛好。看這拙樸可喜、完全非流線型、空阻很大的樣子就知道,不是超級繁忙極多人的路線,車箱也只有幾卡,一路慢慢慢慢走,可以搭到奈良,也很合奈良的步調。不過,我沒打算走這麼遠,只是兩個站距離,就幾分鐘車程。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伏見稲荷大社

這裡的特色,當然是「千本鳥居」,多年前初次來的時候也是來看這風景的。山上接連不斷的朱紅色鳥居,確是別處不會得見。另外,稲荷神的神使是白狐,所以稲荷神社必然見到白狐像,所以特別偏好稲荷神社。伏見稲荷大社更是全國稲荷神社的總本社,大概就像是「總部」,到京都總要到此參拜一回吧。

(by Sam Hau;CC BY-NC-SA 4.0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是樓門前的一對白狐,山上還有更多更多的喔。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鳥居雖是人工之物,但連綿不絕的鳥居在山坡路上,倒似是跟樹木融為一體,在鳥居和樹影下漫步,這也是來訪的目的之一。不過,在現場也往往要有一點自個發呆的能力才可以,因為這裡實在太受旅客歡迎,不論本地或外地旅客都很多,當日甚至還有電視台攝製隊,那就再更擠迫了,要拍到無人的照片不能靠技巧,主要是要耐心和體力。這也算是攝影禪修吧。看著同一處風景,不能動,當然也不能在路中心阻礙旁人,就在路邊角落入定一樣。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幾乎每一處都要靜待按快門的時機。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這裡,繪馬變成繪狐。
(宇迦之御魂神也都萌化了。)

其實,伏見稲荷大社的神域是包括整座山的,也可以說整座稲荷山都是神體,是うか様在人界寄住之處,之前幾次都只是在山腳的部份走走就算了,今次正打算著參拜順路繞山行一圈,遇有支路也都盡量行一下、看一眼。

經過奧社之後,順路前行不久,小心留神會見到右邊有路標,指示往右一處支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在這樣的路上。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看路邊的青苔。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就能走到伏見神寳神社。此處祭祀的是天照大神

其實稲荷山上尚有大大小小的神社、神祠不知凡幾,隨便走走停停,或駐足細看,或點頭致意,很是寫意。

繼續沿路往前走。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竹林和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和更多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有日本郊野隨處可見的這種蜘蛛。(變黑白了更難看到…)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已經不太記得了,好像是同一隻,又好像不是,反正到處都有。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穿過更多小徑和樹林。

咦?變了來行山遠足似的!不過,沒所謂啦,也不趕時間,也沒有要趕去下一個景點,在山上慢慢行,看看樹,看看青苔,看看蜘蛛,很舒服。(也經過大量小神社神祠,有的聚成頗壯觀的一群。從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卒之走到這裡。往前眺望,看不到特別的目的地,而且沿途其實一直下著雨,此處滿地泥濘,露出地面的山岩也很滑,就到此打住,走回頭路,暫且不再往前尋幽探秘。

就在往回走時才發現這個路標。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都一周トレイル」!

難怪,難怪,原來真的走在行山徑上,哈哈,實在是意外發現。不過,「京都一周」!?嘩,不知道可有多長。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穿過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經過小徑。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參拜順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其實隨處都有各種植物。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繼續有蜘蛛。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小段路遊人較少。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甚至可以拍有點動感的照片。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終於到達這回憶的場所,之前最遠也只到此止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就是這家茶寮,之前在這裡吃過刨冰。

那是大學某年暑假,好像是,應該沒錯。那時候的機票,暑假有學生會優惠價已經很高興了,但跟現在廉航或特價機票比,還是貴吧。還是那年頭。

那時拍的照片,都還留著。架著從eBay買的蘇聯菲林相機,唯一好處是不用電,很重,又要帶很多菲林。相機本身便宜,但回程後要沖曬時後悔得很。貴!貴!貴!有趣是有趣,但實在太貴也太麻煩,數碼機第一筆錢大,但用久了很便宜。

最初那一次,是四個人吧,不知用誰的數碼機拍照留念,也都還留著,但那四人組合是不太可能的了。

大叔模式回帶完畢,又繼續前行。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經過一些鳥居。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行一陣子… 「樓梯」似乎不妥,可否叫「山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經過一些鳥居。(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如是者,在某處可看到這樣的景色。

該處,大概只是往山頂的半途左右,可隨意選擇往左或往右行,繞一個大圈(中途經過山頂),會再回到此處。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我選左邊,先稍向下行,似乎可稍息一陣子。仍是延綿不絕的鳥居,但越往山的深處,人就越少,越有融入自然、融入山中的感覺。

(又,途上有其他神社,但選照片寫文時略去了,到官網查看一下地圖就知道,其實有很多的。)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繞大圈的途中,也有支路可以一探,可以一路走到(大概是)谷底處。在溪邊,更見幽靜。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滝」,就是瀑布。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信是安全理由,所以有圍欄。人工加上兩條引水溝,似是有意造成飛瀑之勢,也就夠人立足,原本或是供修練之用?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沿路走回去,返回參拜順路,雖然陽光猛了一點,但其實雨仍繼續下。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偶爾有一段平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然後再爬「山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考慮文章趣味和選照片關係,直接剪接到山頂了。

除了鳥居和白狐像,以前到此也見過不少貓,但天雨不止,貓都躲起來了。只有在下山時候,在商店旁有見到兩隻。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隻,似乎剛走進來避雨。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隻,完全躱起來了,扮了幾次貓叫才撩得牠在探頭探腦。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另一邊的參道,有商店街。多年前拍過一幅相似的照片,忍不住想再拍一次。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當晚,在京都車站的百貨公司買了特價食品,也順道買了這件甜品。賣相甚佳,一看到已決定非試不可,在店內走了一圈,也實在全場最吸引,就決定當晚要食。結果,非常好,非常好。

那幾顆榛子,就放在幼滑的榛子醬上。下面圓圓的,有三顆迷你忌廉泡芙,每顆都沾了已凝固得香脆的焦糖。底部扁扁水泡狀的,也是像泡芙質地,但好像比較硬挺一點。其實是很簡單的組合,但每部份都造得很好,很精緻,組合起來也很配合。這就很好。決定要再試店內其他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