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冷氣軍師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二部份〉

系列前文: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一部份〉

# # #

〈第二部份〉

冷氣軍師的行動,大概就是在冷氣房觀察(應該反正無害,可略過不談)、空想、寫文、傳播訊息。(兼職做其他事的時候,就不算是冷氣軍師了,應該分析其他職種的行動。)

空想,若然只存留在腦海中,就算是有害無益的想法,如果無傳染他人,其實頂多就是浪費了時間,但反正冷氣軍師時間很多,也無所謂吧。上一篇講,冷氣軍師的優勢不在其腦筋,故多數只會有平庸的想法;但平庸的想法,就只是平庸,畢竟無害也無益,也可以算數不理。

其實第一篇還講漏了一樣,冷氣軍師另一相對優勢,是人多。讓一隻馬騮胡亂打字,給予無限的時間,總會撞中一篇巨著。人多,也可以有相類的效果。就算平庸,只要夠人多,可能偶爾會有人撞中一些精彩的想法。

但想法無論好壞,在腦海中是不會影響其他人的(如果影響自身的行動,則去評價行動本身就可以了),要將想法表達出來,對其他人有影響,才是需要考慮和評價的行動。那就帶到另外兩項了:寫文(其實拍片錄音也可以,總之是表達己見)和傳播訊息。且籠統地放在一起講,反正分別也不過是傳播自己寫的訊息,或者轉發其他人寫的訊息,其實要考慮的事情應該都是差不多的。

文章的種類、內容組合無限,當然不可能窮盡分析,只可以靠每人寫作時自己去想了,但大原則應該是:Do no harm(切莫為害)。貢獻的機會已經不多了,起碼不要加重別人負擔吧。如果對自己傳播的訊息是否有害稍有懷疑,那就不要傳播吧,講少兩句不會死的。純粹平庸之見,倒是可以隨便發表,幸運時可能會有一兩句精彩的想法。(但要有自覺,其實九成九時間都只是寫平庸廢文,徒然浪費時間,不要自我膨脹,自以為國師。)

何等訊息可以為害呢?當然亦是形式無盡,但有幾樣常見的倒是值得一提:

(一)指導、批評現場行動細節:弊處其實很明顯,在冷氣房中的觀察,跟現場可以即時接收及作反應的資訊,必然會有出入(不一定誰多誰少,但肯定不同),即便是戰術天才(但幾近肯定不會是),其意見也幾乎肯定無用,除了引起無謂罵戰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何效用。若然真的醉心前線行動細節,那不如轉職吧;又或者,可以抽象地討論戰術理論,那或許還會有些許養份。

(二)挑剔成功的行動:一陣酸腐氣那種就是了。行動既已達到(甚至超乎)其預期目的,在雞蛋中挑骨頭毫無意義,有效果就已經夠了。比如一首歌,主要就是凝聚人心,首歌成功散布,流傳得廣,喚起香港人作為共同體的想法,那已經夠了。這時候去挑剔填詞用字,實在無聊得很,徒然挑起矛盾。若然自信可以做得更好,那不妨去做,反正也無人阻止。

(三)、(四)、…我懶得具體舉例,但其實尚有多種,跟(二)類同,總之就是中二病,以為自己是不世天才,只是世人不聽我指點。跟上兩者同樣,只能挑起罵戰、矛盾,根本就毫無意義。(更有自欺欺人者,尤如無恥馬評人,一場十隻馬,點評一二三號血統優,四五六號狀態佳,七八九號檔位好,十號跛腳但臨場落飛。任何一隻跑出就吹噓自己眼光如何出眾。)

如此病人(若然仍有得救),我只想指出兩個可能:其一,無人聽你指點,其實只是你太廢,連自己寫垃圾都看不出來,但群眾卻仍清醒,所以無人跟從,請自行反省;其二,可能你真是不世天才,但實在寫得太差,連愚昧的群眾都說服不到,所以無人跟從,請自行反省。簡單講:如果你是蠢材而想人跟從,當然你有問題;如果你是天才而無人跟從,仍然是你有問題。

做冷氣軍師,如果能戒除國師病,或許已去掉九成害處。(頂多就只是寫很多無用無害的無謂文章罷了。)正如上文所講,其實只要無害,多寫一大堆普通的文章,也可能偶爾有幾篇或幾句有用。(或許有某些類型的文章或題材,有用的可能性會較大,那就是這系列若然寫下去,要再去想的事情了;又或者直接寫我覺得可能會有用的事情。)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一部份〉

系列前文: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 # #

承上文,冷氣軍師基本上就是時間很多的閒人,但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整個獨立軍團,在不同時候、不同場合,都會擔當不同的角色(時間比例會有不同),即使冷氣軍師大部份時間是冷氣軍師,其獨立軍團的本質仍然不變。每個獨立軍團都需要獨自制定目標,思考其策略,作決定,行動。故此,一些基本的思考應該是大家共通的,此為本文第一部份。第二部份,則集中談冷氣軍師。

(事先聲明,既云冷氣軍師是時間多的閒人,其實本文都會花很多時間篇幅去講一些「阿媽係女人」的廢話。)

# # #

〈第一部份〉

且暫時放下「抗爭」這主題,純粹講如何計劃做一件事,大概就是:首先有若干想達成的目標,然後在評估各樣狀況後,思考要成全何等條件和狀況,方可達成目標,然後計劃一個或多個行動(各自有其擬達成的目的),以達成或逐步達成目標,當然中途也可適時作修正。計劃需要作何等行動,是一種策略;計劃如何進行該等行動,也是一種策略;在這個說法之中,不過是層次上有差別而已。

如果將這個說法的模型放大,其實每一個行動的目的,又可以看成是該層次的目標;其下又可以再分拆成更細小的行動,又各自有其目的。不同的行動之間,沒有明確的層次之分,也沒有何者更偉大,純粹就是方便思考而已。(但理所當然,比較「細」的行動成敗,影響不及「大」行動般重大。)又,一個行動,當然可以有多於一個目的,推展不同的目標。

如此抽象的說法,應該無甚可爭議之處吧。總之就是有不同層次的目標,有不同層次的行動和目的,有不同層次的策略。(本文避免使用用戰略[甚至大戰略]、戰術等詞,以免就其定義無謂爭拗。)

放回眼前的抗爭,最終極、最高層次的目標,可能會是甚麼呢?

更公平的社會,更開放的社會,保障人權和自由,人皆應有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云云。

任何人如果舉出上一段(或類似)的事為目標,請到瀑布下清醒一下頭腦。

那些目標的問題不單是空泛,而是根本不可能有共識。大家現時是同路的抗爭者,但經濟右翼和經濟左翼心中所想的「公平的社會」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回事,自由派和保守派對於是否要「更開放的社會」也可以爭論到世界滅亡。這些問題,等香港人有自治時再去吵,現時不是挑起此等不同政見的時候,應該盡量避而不談,絕對不宜設為抗爭的目標。

且略過論證,武斷地提出兩大目標:(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

(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可以是獨立、歸英、歸美、國際託管、由美國駐軍確保中國信守承諾的一國兩制等等各樣,隨你想像,形式不拘,反正不是現在需要決定作實,而各個選項的路徑可能都差不多,都需要達到相近的狀況才能成事,也就是說在一段長時間,方向上不會有大分歧。

(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雖然我想完全排除,但現實上是不可能的,就算中國崩潰、解體,像昔日蘇聯或更甚,深圳河以北的一眾政體都會嘗試插手香港事務,可以做的只是減少其影響力,或相應地以其他勢力平衡之,而現時在香港制度內建的中國影響力,則可以在制度設計時消除。

在邁向兩大目標之路,需要成全某些狀況,那些就可算是小目標或行動目的(視乎從那一層去看),例如:協助外國勢力介入以抗衡中國(具體可能是,遊說通過某等法案、與外國政客政黨建立長久關係等等)、建立香港人獨立的民族意識(例如唱屬於香港人的國歌)、令抗爭得以持續(身體力行、支援有困難的同路人等等)。為了達成該等小目標,就要計劃各種行動,各有若干目的,希望達到若干效果。如此類推。

(而另一些訴求,例如:「徹查警暴,清算黑警」、「釋放義士,賠償損失」等等,其實就似打機時的副線任務,雖然是我們希望能達成的目標,但本身與兩大目標達成與否關係不大。不論兩大目標是否達成,都可以完成副線任務;又或者未完成副線任務,但達成了兩大目標,到時有民意及制度支持,才倒過來完成副線任務。)

在無大台的抗爭,每個人都要思考:想達成何等目標,需要做何等行動,每個行動有何(或何等)目的,是否對邁向目標有利,執行時是否達到目的,甚至也思考行動的效果會否有副作用,等等。無論在抗爭中擔當任何崗位,在前線或在後排或在冷氣房,其實都需要思考、為自己負責。

沒有領袖時,自己就是領袖。

(文已太長,第二部份明天出。)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除了敵人之外,「冷氣軍師」應該是最討人厭的兵種。不落場參於,但又熱心指指點點,有批評無建設,不禁令人疑惑這兵種究竟有何存在價值。雖然不能說存在就是合理,但畢竟存在是有其因由,恐怕不是勸人不要做冷氣軍師就能消除這種職業。那不如倒過來想想,可否令這個兵種變得有用,或者起碼不要拖累整件事。這系列是打算如此。(但不知是否真的能寫出系列。)

在一場無大台、無中心的抗爭之中,其實本來就無分職種的,沒有人是領袖,沒有人是軍師,沒有人是兵卒,沒有人是後勤。調轉來說,也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領袖、每一個人都是軍師、每一個人都是兵卒、每一個人都是後勤。參與抗爭的人,每一個人就是一個獨立的軍團,自己安排物資,自己安排交通,自己分析形勢,自己決定行動,自己落手執行。

但畢竟,每個人有各自的條件和限制,評估過自己可以(或願意)承受多少風險,也有各自擅長的技能,綜合而言就是各自有不同的比較優勢(不是絕對優勢,這點很重要),自然會慢慢特化成不同的職種。(但其實不是完全專職,只是有不同的偏重而已;專業、有組織的軍隊,不會需要前線自己張羅物資,但現時的義士都要自己一腳踢。)

「和理非」是基本職系,「冷氣軍師」是此系統中可選/可兼職的職種。

在「不割蓆」原則下,其實已無必要討論不能接受勇武的原教旨和理非,那些人應該早已割蓆或轉投敵營,不在本文範圍內。然則,和理非就只是不能或不願承受風險,或者能力不適宜做其他職種。他們只能參與和理非活動或文宣,也可以兼任籌募經費和物資(包括自己出資和張羅)等後勤工作,或者在安全地方做哨兵,條件合適者可以負責安排義士撤退。(越後越跨界。)

(順帶一提,九月一日的港版Dunkirk——玫瑰園大撤退,雖然規模當然不及,但Dunkirk是有軍方組織籌劃的行動,香港人卻是自發協助義士撤離險境,能有如此規模和成效,實在非常厲害,值得自豪,令人感動。)

顯而易見,越貼近基本和理非的一端,其實可以參與的活動越少。(前線則很可能有參與和理非活動,例如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集會,可參與最多活動。)雖然每人睡眠時數不同(但很多人最近都不能安眠,應該瞓得不多),每日可活動時數總有上限,然則活動越少,空閒時間就越多。(廢話。)

和理非活動完畢,很空閒,但仍然掛心活動形勢,就只能不停碌手機(或電腦),開著現場直播,追看最新消息或傳言。不過單向接收資訊,其實只會越來越焦慮擔心,但由於無參與其事,無力感就越來越強。無力源於無參與,那解決方法自然就是參與吧;但前設是這班人其實不會上前線,那就只有做一些令自己「覺得有參與」的事,出聲指指點點,就成為冷氣軍師。

綜合上文所述,冷氣軍師的相對優勢其實並非智力和見識(更遑論絕對優勢),而是時間。直白一點,就是一群無能力(或無膽)承擔風險,行動上無相對優勢,所以很空閒的同路人。如此描述並非貶斥,只是客觀描述。尤其冷氣軍師自己應有自覺,有時間空想和談論,不代表你真的擅長用腦,只是客觀條件令你在時間上有比較優勢,所以有多點時間去想、去寫而已。(當然,也有可能真是智者,但九成九人應該都是平庸普通,這就要靠自覺自省了。)

先認清楚自己絕大可能見識見解普通,不要自高自大,接下來就可以再想如何不要拖後腿,或者進而變得有用。(如果真的寫得出系列,路向就是如此。)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發展多一點技能,開始兼職其他;但要轉身到前線,則可能有點困難,或許要待智者寫一部《抗爭者轉職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