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半格機

蓮‧梅(洋紫荊系列[0001-0003])


洋紫荊系列(0001)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洋紫荊系列(0002)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洋紫荊系列(0003)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又系列?係,叫住先啦,其實我頗喜歡洋紫荊的,所以耐唔耐會影下。

確實幾時影,不記得。不過肯定係用FED Micron、用菲林影。喺大學時影。而地點,反而記得清楚:應該是在學生會外、黃克競樓平台;而家起咁多棟新嘢,可能唔同晒樣囉。(睇返晒相舖scan相folder編號,據我隨便「解碼」估計,應該代表係2006年1月8號拎去沖晒,咁斷估都係之前一排影啩,多數唔會擺太耐嘅。快則一影完一筒就拎去晒;慢則… 頂多擺兩三個月左右啦。不過!其實卷菲林幾時開始用都唔知… 可能玩咗幾個月先用完成卷,先拎去晒。)

紫荊,係香港市花,當初揀嗰個,相信無諗過日後之科學發現,會揭露哩種花同香港真係好似!天意也。

(順便講,香港市花係「紫荊」,而絕唔係「紫荊花」!大家都係「豆科」,但根本唔同「屬」,個樣都唔似!所以本垃圾《基本法》描述香港區旗、區徽,係連「基本」事實都搞錯,零分。亦可見,中共為政治目的,係可以完全罔顧事實的!)

據學者研究【註】,洋紫荊原來是紅花羊蹄甲宮粉羊蹄甲的天然雜交種。(雜種!)亦因為係雜種,所以係「無得生(不育)」嘅!而家見到的「洋紫荊」,全部都係靠「接枝」種出唻。

幾襯香港!

首先,個「洋」字已經妙,改名甚好。

二來,香港正正就係「華洋雜種」,就係靠「文化雜交」先成就出香港。只有經歷過此番「文化雜交」過程,方能成為正宗香港人,建立出香港。(或者,由已經過「文化雜交」的正宗香港人,親自培養出新一代,有同樣/極近似特質的正宗香港人。)只飲中共奶水長大的人、只接受中共思想的人,未經「雜交」,根本就唔係香港人,就係咁簡單。


【註】 Lau, C. P. Y.; Ramsden, L.; Saunders, R. M. K. (2005), “Hybrid origin of “Bauhinia blakeana" (Leguminosae: Caesalpinioideae), inferred using morphological, reproductive, and molecular data“, 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92 (3): 525–33, doi:10.3732/ajb.92.3.525, PMID 21652431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同一批相寫得多,有點悶。早前,找到一些多年前影的相,不妨拿出來吧。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看這些人衣衫上的標語,明顯是反世貿(WTO)示威者吧。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再看這面寫著「KPL(Korean Peasants League,全國農民會總聯盟)」的旗幟。對,他們就是2005年來香港「參與」世貿部長級會議(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英文中文。)的「韓農」!

當年,「韓農」跟香港警察(當年,尚可勉強稱其「警察」;今日,已完全淪為「公安」或「城管」。)的衝突發生於12月17日(星期六)晚上,延續至12月18日(星期日)凌晨。而拘捕、清場及其短期餘波,則延至12月19日(星期一)下午。

12月16日(星期五),放學後到了銅鑼灣,黃昏時遇上了這班韓農。

剛好,就在衝突前夜。
(其時,當然沒有想到。)

因覺有趣,拿起手邊的FED Micron半格機,就走近去拍照了。

(或許有需要簡述一下「半格機(Half-frame Camera)」。

 一般用的135菲林,一格畫面是24x36mm;而所謂「半格」,就是18x24mm;相機可以造得較細小,一卷菲林也可以拍更多照片,頗為方便。一般零售的菲林,一卷可以拍24或36張,不過那是廠商為了避免麻煩而寫的數字吧,一般是可以「偷」多兩三格位的,實際可以拍多過24/36張。

 如果用「半格機」拍,那就可以拍多一倍了!菲林貴,沖印又貴,用「半格機」算是比較「化算」。不過現時也只當是趣味玩意吧,其實長期使用也不便宜,也不如數碼方便。為節約支出,還是數碼攝影最便宜。

 下面有一張相,可見我嘗試用盡那卷菲林,多「偷」一點位,但實在太勉強了,最後那格影像,有一半拍了在上一格[變成多重曝光的「特效」照],而另外半格就消失空氣中。)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當晚,像我這樣湊熱鬧的人不少,很多人拍照;但我或許過於投入,完全沒留意情況,其他相機人撤走時,我渾然不覺,到我發現其他人都走光了時,我已「被困」於韓農中間,只有等他們都散去後才能離開。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其實,他們開始坐下時,就是撤走的時候了,但當時「傻更更」,留下了。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不過,也拜「傻更更」之賜,混在他們中間,很近地觀察。
(不過是普通大叔大嬸嘛!)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那一晚,算是很平和、很歡樂的樣子。

無意而為的多重曝光的「特效」照
(2005.12.16 – 世貿香港部長級會議)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也有年青人演說。(講乜?唔記得咯。)

現在回看,那一晚不知是否出戰前的歡慶歌舞。

盡量保存原樣,這一卷菲林的相,我完全沒有電腦後製:原卷沖洗,沖印店又幫我掃瞄一份成光碟,我就只是照樣上載。一整卷菲林的照片,都放上Flickr了。

香港剛被北方鄰國收回APEC財長會議協辦權,正好回看八年多前,其實香港曾以東道主身份,主辨大型國際會議。

香港近年影響力日漸消褪,面目模糊:是北方鄰國竭力阻礙香港面向世界,周邊地區乘勢壓榨香港的利用價值,香港的上位者又投入奉承、完全罔顧香港的福祉… 正如王慧麟所論,香港長期「被規劃」(王慧麟:<經濟被規劃 有擺脫錮身鎖命的勇氣嗎?>,《明報》,2014年03月03日。http://www.synergynet.org.hk/b5_m14_1.php?id=3464;我再推前一步,其實香港快被吸乾、掏空、榨取淨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