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宅

版權雜談

知識產權署署長梁家麗接受《蘋果》專訪時稱:「網民提出的開放式豁免等訴求在現階段『唔可以接受』」,並「呼籲網民『將專注力唔係擺用者角度(』)」。雖然同場補鑊「承認開放式豁免確有外國例子,『唔係完全唔可以諗』」,但又立即留條後路,指「牽涉版權法的重大改變,必須詳細研究及徵詢各持份者」,幾近篤定走數。【1】

一方面要求用者不要只顧用者利益,另一方面又極力處處維護版權持有人利益,實在不知是何等神邏輯。其實,「樹根」者非獨梁署長一人,而是整個知識產權署(以至整個政府)根本就不知所謂至極,其頭目會有此言論實在不足為奇。

知識產權署的〈宗旨〉起碼由2004年開始,就是這三句【2】

  • 按照最高的國際標準保護知識產權,使中國香港繼續成為一個發揮創意和才華的地方。
  • 為市民提供高質素和迅捷的專利、商標及外觀設計的註冊服務。
  • 提高公眾對保護個人知識產權的意識,使他們尊重別人的權益。

主管知識產權的部門,原來亦只知片面地「保護!保護!保護!」,也難怪網民對《版權法》問題憂心憤慨。
(惟本文不會論及「網絡23條」之優劣是非【3】,只想乘機離地清談。及,亦不會議論專利、商標等等,只講版權。)

一件創作作品,從來就不能跟一般物品簡單類比,兩者性質迴異。不少版權膠到現時仍稱侵犯版權為「偷」,不過無恥地偷換概念。【4】

用例子作說明,其實最為易懂:

一日,阿強和阿祥一同出外午飯時聽到一首派台新歌,回校時阿強文思泉湧,不一會即寫就一篇「甜詞」,同學們傳閱歌詞紙,全班男生轉眼已背得爛熟,高聲熱唱。同時,阿祥受氣氛感染,決定捐出昨日買的「H漫」乙本,供同學傳閱,氣氛更加熱烈。

一篇「甜詞」,一本「H漫」,兩者有何差異?課室越來越嘈吵,最終惹來訓導主任,將「甜詞紙」和「H漫」沒收,這分別就很明顯了。

就算阿強的「甜詞」抄本遭沒收,只要同學仍記得內容,就可以繼續熱唱。甚至,將甜詞再抄寫傳閱,也不是難事。而於阿強而言,多了人知道他填的甜詞、多了人唱他填的甜詞,其實絕不影響他本身享用甜詞的樂趣。因為創作本身,就有「共用品(Public Good)」的性質。

而阿祥的「H漫」,其內容當然也有共用的性質,但以其「印刷本」而言,此物品本身則近於「私用品(Private Good)」,不可供無數人同時使用。(雖然,擠一擠,幾個人一起看也是可以的。)一旦被沒收,就嗚呼哀哉。

皆因印刷複製一本圖冊,有技術上和成本上的障礙,令本為「共用品」的一件創作,轉化為一件「私用品」。不過,若阿祥其實是跟同學分享互傳「H漫電子書」,則會打破此兩項困難,令其恢復成一件「共用品」。

創作,本質上是一項「共用品」,這也是人類歷史上的常態。林中有人唱了幾句山歌,你聽了覺得好,下次就向其他人唱,當然不會付甚麼版權費。古人臨帖習字,當然亦不會付錢給原作者了;臨摹得神似,說不定還能將作品賣錢,也沒有所謂盜版。許多作品,若非有各家抄本、刻本、摹本,根本就佚失了,還談甚麼文化?

意念,或意念的表達,一經發表就是一項「共用品」,複製品的流布只受制於技術、成本及作品本身之優劣,並隨之激發林林總總的衍生品,這才是創作的自然狀態。所有注疏本,其實都是衍生作品;集字刻碑、集句成詩,均為二次創作;《金瓶梅》,更毫無疑問是一本《水滸傳》同人H小說。

以公權武力支撐的所謂「版權」,其實只是近代的人為建構。【5】余不特別崇尚復古或自然,也並非認為版權全然萬惡,但卻必要指出「版權乃理所當然」其實純屬虛構、妖言惑眾。

據Robert Hurt和Robert Schuchman兩人爬梳,支持版權的理據可分為兩大流派【6】

其一,是認為人自然應享有其創作成果。

其二,是認為此制度有利於社會整體。

兩者,其實又不能完全分割,頗有交疊混雜之處。

關於前者,如果只應用於「製作或容許他人製作複製品」的壟斷權利,或頂多延伸至「製作或容許他人製作旨在以其他語言或媒介完全重現該作品的衍生作品(如:譯本、改編劇本。)」的壟斷權利,我能夠接受此理據,因為這確實是原作者的創作成果,起碼有道義上的說服力。(而且,容許人享有其創作成果,也符合以經濟利益鼓勵創作的原則。)

然而,衍生作品的主要創作人並非原作者,尤其同人誌一類的創作,不過是使用原作的若干設定和人物,其實故事和作畫均為另行製作。根據第一派的思想,原作者的「勞動成份」極少,故同人作者方應享受創作成果,不應受原作版權過份束縛。(這也是經濟考量的另一面,因為創作會刺激更多創作,從社會整體利益著眼,目標不是盲目保護原作,而是要鼓勵最多創作--包括原創作品和衍生作品。)

後者,其實就是經濟理據。籠統而言,一般的故事是這樣的:創作是好的,對社會整體有利,若以版權賦予原作者若干有限度的壟斷權,則可以經濟利益鼓勵更多創作。【7】

其目標,絕非要保障原作者,這只是手段;目標,是要鼓勵最多創作,當然亦是包括原創作品,和受原作啟發的衍生作品,以至受其影響的其他原創作品。是以,版權從來就不是要「保護!保護!保護!」,而是要平衡。重點是,原作者只可享有「若干」權利和「有限度」的權利。

版權,不過是利誘世人多多創作的手段;而其實,早在發明版權之先,人類一直都有創作,難道全都食西北風嗎?當然不可能。就算沒有版權保障,作者從來都有其他方法獲利。

例如,美國的版權法原本只保障本土作家的作品,外國作品是不受保障的。【8】既然當年的美國出版商可任意翻印外國(例如:英國。)作品,外國作家是否就不能從美國市場的「盜版」分得任何利錢?事情又非如此簡單。

Arnold Plant研究,雖然美國當年並不保障英國作家版權,但仍有美國商家願出高價向英國作家買稿,據說比本土版稅收入更豐。【9】原因之一,是想比其他書商更早出版,皆因「搶飲頭啖湯」實在有利可圖。

而現今版權越來越難切實執行,在此「後版權時代」,當然也有其他方法可藉創作獲利。2005年,Hal Varian在一篇文章的結尾亦預期版權制度或將失效,並列舉出另外十四種或可適應此環境的營運模式。【10】茲摘錄其中數項,如:令正作比翻版更廉宜、綑綁售賣其他物品、賣廣告。

2005年,恰好又是AKB48出道之年。秋元康的操盤方式,正正能適應時勢,將上述「後版權時代」的營運手法玩得出神入化。成功,絕不止於塑造偶像。

僅舉其一例,在CD附送「握手券」一招,簡直妙入毫顛,令人拍案叫絕。

由偶像親身上陣的握手會,當然是任何翻版商都無法複製的,只此一點已令粉絲非買正貨不可,根本絕不需要版權保障。而且一般而言,就算一隻CD對消費者的用值遠高於售價,結果也只會買一隻碟。用值越高,「消費者盈餘」越多,生產商不能從中獲益。

而透過綑綁售賣「握手券」,用值高的粉絲(也就是更狂迷的粉絲)就會買多於一隻碟,以購入更多「握手券」,延長握手時間。所以這又是「價格歧視」的手法,以食盡「消費者盈餘」。

多出來的「淨碟」,其實並無浪費,拿出二手市場轉售,剛好就可以滿足用值低的粉絲,這是「價格歧視」的下半場。(用值高的粉絲,等如身兼「黃牛黨」之職。如此,這「價格歧視」制度可說完備。其理論,張五常重重覆覆寫到爛。【11】

再者,只要實地考察一下,即會發現二手「淨碟」價錢是低得難以置信。任何翻版要製作出如此水準的印刷,相信必然(或幾近)無利可圖;就算跟數碼複製本比較,以跳樓價可買到實物原裝CD、歌詞書、封套,完全有價有市;真正能做到正版比翻版更平。

AKB商法之成功,正好示範創作「難撈」並不必然代表保障不夠,往往只代表商家經營手法垃撚圾。



【1】 〈【網絡23條】知識產權署長:政府無意讓步促「先通過後檢討」 〉,《蘋果日報》,2015年12月5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1205/54505258/

【2】 知識產權署,〈宗旨〉,2004年11月13日存取,https://web.archive.org/web/20041113213654/http://www.ipd.gov.hk/chi/about_us/vision_and_mission.htm

【3】 本文不會就此議論,卻可推薦文章。至執筆時所見最中肯懶人包為:法政匯思,〈3分鐘看完「網絡23條」懶人包〉,《謎米》,2015年12月5日,http://news.memehk.com/posts/12462

【4】 "…interference with copyright does not easily equate with theft, conversion, or fraud. … (The infringer) does not assume physical control over the copyright; nor does he wholly deprive its owner of its use." Dowling v. United States, 473 U.S. 207 (1985), http://caselaw.findlaw.com/us-supreme-court/473/207.html.

【5】 與香港最有關係者,當然是英美普通法系統中的版權法,其起源可參看:Wikipedia, “Statute of Ann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atute_of_Anne.

【6】 Robert M. Hurt & Robert M. Schuchman, “The Economic Rationale of Copyright",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56, No. 1/2 (Mar. 1, 1966), pp. 421-432. 該文將前者再細分成三項,此處不贅。而關於後者,作者分析認為版權最主要的效用,在於抵消出版商要承受的風險;文章結論則指,未能確說版權對社會整體是否有利。本文只取其對版權理據的分類。

【7】 Francois Leveque & Yann Ménière, “Economic Analysis of Copyright", The Economics of Patents and Copyright, MONOGRAPH, Berkeley Electronic Press, July 2004, pp. 61-81, http://ssrn.com/abstract=642622; Peter S. Menell & Suzanne Scotchmer, “Intellectual Property", Handbook of Law and Economics, A. Mitchell Polinsky and Steven Shavell, Forthcoming; UC Berkeley Public Law Research Paper No. 741724, http://ssrn.com/abstract=741424.

【8】 Hal R. Varian, “Copying and Copyright",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Vol. 19, No. 2 (Spring, 2005), pp. 121-138.

【9】 Arnold Plant, “The Economic Aspects of Copyright in Books", Economica, New Series, Vol. 1, No. 2 (May, 1934), pp. 167-195.

【10】 Hal R. Varian, “Copying and Copyright", op. cit..

【11】 張五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信報》,2009年12月1日。

《初戀有病(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 )》

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最近,有一部本地「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上映,實在讚不出口。就算只計「青春」這一筆,已經不合格。說是「老氣橫秋」或許過於嚴苛,但劇中角色不分年齡都像有「中年危機」,實在看不出有何青春可言。回校「教訓」後進,更只見如同教育電視、政府宣傳片的正面嘴臉,看了令人反胃。或許,心底裡覺得香港人根本沒有青春?但若然如是,就別拍青春片了。

土炮令人失望,倒是入口貨更有共鳴。

青春,不是叫演員換上校服,在校園準備學園祭… 嗯… 開放日。(那可能算校園劇。)也絕非指正面、陽光、朝氣。(可能會拍成合家歡廸廸尼片。)當然,這些元素都可以出現,但其實可有可無。今次這部戲,或三年前同類的《少年自讀日記(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這片種要講的是另一回事。

青春期,在兒童和成年之間的一道夾縫,身份尷尬、曖昧不明。成長,並不令人期待,反而是一股無情進逼的壓力,令人焦躁難耐。未來,不是夢想和可能和機會,而是迷茫、迷失、煩悶不安。朋輩的角色不是同伴,而是疏離的陌生人,是要費力應付的外在環境。(當然,也會有若干親近的人物,否則難以成戲。)

再以那部土炮比較,或許更容易明白。那部土炮,表面是拍青春,但實際上是中年人幻想年少時的青澀而美好,難以面對中年無成,唯有假託年少有夢,聊以安慰。而真正的「青春期電影」,拍的是主角在青春期面對成長、面對人生的苦悶和煩惱。

主角自覺不能融入任何群體(之所以我有共鳴?),努力經營跟所有人若即若離的關係,不樹敵、不深交,目標是遺世獨立作隱形人安然渡過中學生涯。雖然他在戲中的對白,似是自卑而非自大,但自視/妄想自己異於常人,不也算是一種「中二病」嗎?(或許我從來都類似,看來是「中二病」未癒,所以對這類片偏心喜歡。)

但刻意與人保持距離的中二病患,其實亦怕寂寞,不過苦於無人能溝通理解而已。而在被迫陪伴女主角(Olivia Cooke),並忽然有一兩句接通channel之後,簡直立即觸電,一發不可收拾。(我只針對說劇情和角色,絕對無關乎Olivia Cooke很可愛、Olivia Cooke很可愛和Olivia Cooke很可愛的。)但上述的中二病狀,又在內心抹殺了任何進一步發展,造就一段比純愛小說更純愛的初戀故事。

貫穿這段初戀者,除了聊天談心之外,最重要者就是主角和死黨Earl長年不斷製作的惡搞電影。(實在拍得無厘頭而有趣,正。本片導演過足癮吧。此等細節實在令本片增色不少,但以文字詳述則太無聊了。又,片尾有完整作品列表,千萬別錯過。)改編惡搞經典電影,實在是文青度爆錶的趣味;兩人秘密製作而不外傳,更是中二病之極致。不為甚麼,沒有目標,只是求過癮好玩而已。青春,不又正是如此嗎?

既面臨現實,又似可逃避現實,身份矛盾無以自處,躁動難安,方是青春吧。

(抱歉,實在寫得太拘謹,沒半點青春氣息。其實這部戲尚有不少精彩細節,但用文字表述沒意思,爆出來亦大損趣味。反正不大影響我要說的主題,就略去吧。另,主線其實有另一面,但一講可又要穿橋,總之看過戲名自己估吧,不多說了。唯是要提醒,留心看似不重要的細節對白,那伏筆留得漂亮,後段揭開時連繫起來,當會恍然大悟。)

==

簡單評分:

B++(☆☆☆☆★)

《海月姬(海月姫)》

《海月姫》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為甚麼要在週三復刊前,先出這一篇呢?因為我只是忍不住有一句話很想寫,又不似會能發展成一篇文,只好當是間場號外: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講完,收工。

又好像太過份,再多寫一點。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說笑而已,這樣一句(或三句)也實在太過份,勉強也再多說幾句吧。

散場之後,因為迷上了菅田将暉的女裝造型,當晚就忍不住找了原著漫畫來看了。電影版減省了一些枝節,部份進程也加快了,雖然令情節跳躍得太快,又有部份變得不太合理(例如:時裝展的佈置部份,漫畫中是有仔細交待的。),但原來是忠實重現了第一段大Story Arc(橫跨好幾集單行本的大Story Arc!),頗有點出乎意料。(場內看時,見跳躍得如此飛快,還以為是電影改編,為了要有結局而原創情節。)

造型和選角也都極為貼近原著,原著fans應該看得很過癮。當然,為了遷就電影(畢竟是要賣錢的生意),女主角就美化了不少--能年玲奈化妝加上了雀斑,算是看得出有角色特徵,但其實也標緻太多。(漫畫中,裝扮前後的差別是大得很誇張的。)能年玲奈演這樣傻、呆的角色,幾乎已成了慣性,似乎根本演不出其他感覺… 演技還真是要多惡補一下… (可能正因如此,角色也沒有出現漫畫中的「覺醒模式」。)

菅田将暉… 選角實在太厲害,又或者是化妝和造型太厲害,那「靚過鬼火」的女裝造型… 跟以前在《共食家族(共喰い)》、《寵愛情人夢(陽だまりの彼女)》看過的,簡直不能相信是同一個人!漫畫迷唯一可能不滿之處,可能是其女裝造型比漫畫中更似女人吧! XD (我的不專業估計,是漫畫因為線條簡單,如果畫得太似女人,可能會跟其他女角搞混,還原成男裝時可能亦有困難,所以才這樣的吧!真人版電影反而沒有這重困難,所以可以盡情靚,靚過本片所有其他女角!!!!!呀!!!!!真過份!!!!!)

以漫畫改編還原度而言,真的不錯,算很有趣,而且入場看菅田将暉女裝造型已經值回票價了!(是,這是重點,根本我就是說這個而已,一開始說講完就想收工,百分百是真話。)能年玲奈反而變成附送的贈品了。

==

簡單評分:

B+(♡♡♡♡❤)
(以戲而言,實在只是普通,情節也很公式化,不過人物和造型搭救,也算不錯吧。)

《飛鳥俠(Birdman)》

Birdman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本想探頭向容器內張望,但一不留神已跌進了那一潭油,像無底深潭一樣不斷往下沉。油向口鼻中灌注,但出奇地平靜,沒有驚慌失措,而更出奇的是竟然仍能呼吸。手腳都能動,但有種黏糊糊的感覺,要用點力才能動,動起來又得費點勁才停得下來,那種不同尋常的加速減速感覺怪異。而正當以為會不斷往下沉之際,原來已浮上了油面。但只一瞬,又再被吸進去…」

閣下沒有走錯地方,在下也不是黃國彬,不會通篇都是那樣奇怪的文字,不過實在難以具體講述(尤其又不能爆劇情),只好用這樣的方法寫那「一個鏡頭」的感受。開場不久,即會發覺這部戲以用長鏡頭為特色。其實應該不是真正的長鏡頭,不是如《Russian Ark》那樣瘋狂的九十六分鐘一鏡過特技表演,只不過巧妙地設計場景和鏡頭,加上出色的剪接,營造出長鏡頭的感覺。而且更不是某些文章說的「一鏡過」,中間有些時間跳接的地方留有「抖氣位」。

不過,是不是真正的長鏡頭,不過是技術問題、或宅人的豆知識趣味。以觀眾角度看來,是有長鏡頭的感覺,又被那手法帶引入戲,直有喘不過氣的感覺,這就可以了。本片正是用這樣延綿不絕(死唔斷氣)的畫面,加上密集不停的對白、情節轟炸觀眾;而起首那一段,廣角近鏡特寫鏡頭尤多,演員頻頻爆發,一波接一波。回頭再想,那味精實在太重手,不過當時人在戲院,或許被那氣氛吞沒了,倒是不覺難受。

特別是Emma Stone某一小節,表情實在有夠誇張,幾乎可以算得上「顔芸」了!再加上用廣角近鏡特寫,面部特徵更加誇張突出,簡直拍成了真人版Blythe一樣!其實,或許有點可怕。不過,Emma Stone!是Emma Stone!是Emma Stone呀!(依照慣例,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真要命,我仍然覺得很可愛,實在中毒甚深、病入膏肓了。(戲中角色更是叫「Sam」!興奮得我吖!咔咔!)

當然,不能漏了Michael Keaton,簡直領獎領到手軟,我再加一把口,似乎也無甚價值,免了。倒是選他來演這件事本身就很聰明。甚至,可能是這部片最成功之處。

對我這輩人而言(八十年代頭出生),Michael Keaton就是我們看的第一個蝙蝠俠!

(這一點值得開一段註解。有人甚至誤以為他是「第一代」蝙蝠俠!這就有點可笑了。不是影迷,沒看過更舊的蝙蝠俠,不出奇。我也只看過一點六十年代版本而已。但只要上網一查,例如上維基看這一頁〈漫畫以外的蝙蝠俠〉,就知道蝙蝠俠在四十年代改編過電影兩次!六十年代拍電視劇,兼有一部電影版。只計大銀幕,Michael Keaton已經是第四代蝙蝠俠喇!

 再扯遠一點,可以看維基這個〈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列表〉。可以看到四十年代曾經有一波超級英雄電影,到五六十代息微。七十年代末有一套《超人》,但其續集拍到八十年代末已成頹勢,票房不振。到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頭,Tim Burton導演的《蝙蝠俠》又再爆紅,票房比《超人》更厲害。這一波超級英雄片,特技和畫面已遠超之前作品,但熱潮仍是過不了十年,到九十年代末又衰落。然而,剛剛踏入二千年,《X-Men》便即接棒。Marvel似乎比DC更懂操作電影改編,兼得CG、藍/綠幕發展成熟,任何特技、大場面再無難度,就一直爆紅到今時今日!

 雖然現時這一波是由《X-Men》直接帶起,但如果追溯將超級英雄拍得比較黑暗、人性、有現代感,似乎是以Michael Keaton擔綱的《蝙蝠俠》為濫觴。其實,也不是無聊離題,越扯越遠。本片有一部份正是不屑現今這些超級英雄特技大片,多知道一點背景也是好的。雖然我不贊同其說法,因為娛樂大片自然亦有娛樂大片的價值。況且,超級英雄尤如現代神話,絕非空洞無聊,端視創作人高下而已。英雄的旅程是可以拍出味道的。但戲中那一段,拍得也不錯。)

當然,他其實絕非除蝙蝠俠外就寂寂無名,但蝙蝠俠後再未有如此大賣作品又是事實… 如此背景,實在令本片更有真實質感。而且,光是以此為話題,就很能賣錢了!(不正是片中頗為不屑的事嗎?也真諷刺。又或者是虛偽。)

或許,這也是我對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觀感。(我有看過的)前作《21 Grams》、《Babel》、《Biutiful》,全都不喜歡,所以原本就是沒甚麼期望地入場吧。或許如此,在場內見其手法、感覺頗有不同,竟然吞得下這一碟味精餸。過了一會,喜歡的演員所撐起來的魔法淡了,那種味精的口渴感就浮上來了。而且,整部戲不停轟炸的訊息,靜下來想想,又是十分空洞、公式、無聊。畫公仔,不止畫出腸,簡直連心、連肺、連肝、連腎、連脾,全都畫出來了!(兼且不見得高明。)更似嫌不夠白,再用「劇中劇」的對白,連骨髓都畫出來了!這又是何苦呢?奸角又是簡單、表面、平板得很,只是一味奸、一味討厭,很無趣。

似乎將這套戲說得很不堪,其實又不是。落味精落得出色,起碼你仍在戲院內的時候被蒙蔽一陣子,已經是功力、已經是成就了!就此而言,已是不錯,也值得看。而味精魔法褪色之後,雖然陳腔濫調,但仍不過不失,運鏡仍然出色,演員同樣好看,實在也不算差。尤其演員,我剛好Emma Stone和Michael Keaton都很喜歡,有點偏見就是了。

==

簡單評分:

A-(☆☆☆☆★)/B(☆☆☆☆)

《情迷月色下(Magic in the Moonlight)》

Magic in the Moonligh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Emma Stone!有Emma Stone!有Emma Stone呀!
(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鬱悶得太久,會痴線,還是寫點開心快活的事情--聊電影。

而近來最令人賞心悅目、愉快輕鬆的電影,莫過於Woody Allen今年的這部年度作。活老一年一部,水準穩定(地好),又幽默舒服,偶爾更有驚喜;只要其風格合君口味,每年捧場一次,實無衰。今年哩套,戲本身不算很驚喜,但舒服,而且我很喜歡。

當然,我知道,我是偏心: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真的很重要,所以要再講三次。)

而除此之外… 其實可能都是偏心:主題我都很喜歡。

從小都喜歡魔術(誰不喜歡?),覺得又有趣又厲害。不過動作太笨拙,只會看不會玩,哈哈。而超自然事物,雖然很早就不相信,但又覺得很有趣--經常覺得,雖然我不相信,但如果有的話就很有趣。鬼怪呀、超能力呀、超遠古文明呀、外星人到訪地球呀… 實在是全部都毫無根據,所以我全都不信。(好,好,留有一點餘地。「外星人」,我仍然覺得極可能有,沒有反而奇怪。不過,一則外星生物不需要是人型,二則外星生物(曾/會)到訪地球的機會極低。)但以此為題材的作品,我幾乎都看得津津有味。(「鬼片」除外。)

甚至,神道中的「八百萬神」一類的想法,其實甚有魅力,那樣的世界想必很有趣,不過現時沒有任何半絲證據,可說服我這是我們生活的世界而已。

我離題了嗎?沒有,仍走在馬路中心,沒偏離預定路線。今次就是講Colin Firth是世界知名魔術師,完全不信鬼神之事,受邀去揭穿一個自稱靈媒--係,當然係,Emma Stone

Colin Firth的角色,尖酸刻薄、憤世嫉俗,基本上就是「迷信者」對「無神論者」的固有、僵化想像。甚至會說出:「生命無目的、無意義。」之類的對白。擺明是迎合「迷信者」的想像,引他們入陷阱的手段。

我也不怕劇透,也不算真的劇透,或可說是一個大線索、大提示:Woody Allen自己就是無神論者。之所以,你可以想像,雖然其角色性格本身仍是一以貫之;但結尾,或貫穿整部戲的意思,其實是:「『無神論者』並非這樣,或不必是這樣。」(我也能以身說法:「其實想得透徹者,根本從來就不會陷入『迷信者』偏見中那種定型!」)

其實答案呼之欲出,也接近我自己的看法… 噢!或許正是我喜歡這部戲的原因(之一)。避免劇透,我就不直接說那部戲,轉而說我自己的看法:

的確,凡事講邏輯、講證據,無神論者只可能得出一種世界現象觀:「萬事萬物,都本無目的而生。事物本源,是自然而然的物理現象,而(以人類想像界限而言)幾近無窮大、無窮多的空間、時間、物質,偶然(甚至普通得不算偶然)生成有機分子,又再偶然組成可自我複製的化合物。而可自我複製的化合物,又遵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而演化,而我們人類正是此時此刻的其中一件成品。」

無任何超自然的力量。
無任何超自然的意志。

然而,這過程、這宇宙仍然是非常精緻、非常巧妙、非常有趣,既然已演化出智慧,我們當能嘗試欣賞這宇宙、世界之美。自然,可解釋,無損其美。甚至,若能解明其機理,就可更深入欣賞其美。

而身為「人」本身,有自由人的意志,有可思考的腦袋,這宇宙、世界、社會、… 有無盡的事物可發掘、研究、欣賞。這一切,就已經很有意義;而宇宙本身是源於無意識、無目的的偶發現象,其實絲毫無損「人生的意義」。

再直白一點:「這宇宙很有趣!」就是「人生的意義」。是可以如此bootstrap而來,不需要任何外在的「超自然」。

而從「宇宙咁偉大」,引申到「人生的意義=很有趣!」,就倒過來可應用於更私人、更小我的事物。我比較狹隘,就講情愛之事吧,但其實我相信可應用於任何關係、任何事物。

雖然我認為沒有任何「超自然」,但情愛仍然「很奇妙」,而更重要者--「很有趣」… 用字有點不當;轉一個詞--「很快樂」。我相信,情愛背後可以用理性分析,不過每段關係都有極多不同的因素影響,每個例子都要個別研究,幾近不可能作系統化、可重複的科學研究。(可研究的,都是經極度簡化,只能研究一兩種個別因素的作用。)

然而,無論「喜歡」的原因,是自然也好、超自然也好,其實反正不是令人投入的原因--投入的原因,不過是因為「喜歡」、因為「快樂」、因為「開心」而已。(當然,我都會忍不住要講句:「應用Occam’s razor,『自然』當然是比『超自然』合理。」)

人生有咩意義,學過恆宇仁龍拳你就識得答--

問:點解要學恆宇仁龍拳?
答:開心!

(係,我知,我係抄黃子華。
咁佢都係拎恆宇仁龍拳個廣告二次創作啫,我咪又三次創作囉。)

人生的秘密、人生的魔法,其實就是:「開心囉!」

所以說,美國仍然是地球最偉大的國家,實在有其道理。人生的奧秘,開國元勳早就寫在憲法當中了:「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大智慧也。

而啟發Colin Firth者,很簡單,就是能挑起其「開心囉!」之人--Emma Stone是也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真的很很很重要,所以再三講多三次。)

不是我個人的偏見呀!很明顯,Woody Allen就是如此想的,這故事幾乎就是圍繞這一點而開展。而下一部年度電影,又再搵Emma Stone,很明顯就是因為… 好,好,好,今次我不再重複。

Woody Allen,揀女角向來很有眼光,這次我都跟他口味一致。就看戲中換了多少個造型,多著意表現其可愛,那意思都很明顯了吧! …好,好,好,我不再重複了。

==

簡單評分:

B++(☆☆☆☆★)/A(♡♡♡♡♡)

「本公司不售賣成人雜誌」

週末出旺角,順道到暱稱「賊船」的「宇宙船」太子店睇雜誌,在雜誌架上忽然發現多了一句告示:

「本公司不售賣成人雜誌/刊物」
(其實不太記得確實用字。)

吓!?

(路人:「你無嘢呀?香港而家咩時勢?你咁多嘢好講唔講,剩係掛住賊船有冇鹹書賣?痴咗咩!」)

絕對無搞錯,一葉知秋,見微知著,我覺得哩件事絕不可以睇小,此現象甚為恐怖,令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使我「深感憂傷,嗟嘆香港竟如斯陌生」,有感「唔出聲就冇得出聲㗎啦、唔抗議就冇得抗議㗎啦」,所以一定要講!!!

若果經常流連信和,當會記得2013年底曾發生一件大事,賊船當時的留言仍在,全文如下:

宇宙船
December 19, 2013 · Edited ·

致各位顧客:

相信有不少人知道今天有警察到本公司信和店及信和書店作出封舖調查。

現就以上事件作出解釋,希望可讓各位了解事件的原因。
警方近日接到影視處的投訴,指信和中心部分店舖有出售第III類的淫褻及不雅物品,因此到信和各店調查,而本公司的2間分店是信和中心第一間的調查對象,因此中午的部分時段曾關門。如對各位顧客做成不便,敬請原諒。

為免引起各位顧客胡亂推測,本公司特此公佈,及已經盡力協助影視處及警方的調查,而調查方面已經到尾聲,應該可於10分鐘內重新開舖。

很抱歉可能讓部分中午來到信和店的客人今天白行一趟,本公司為此表示道歉。
有關出售第III類的淫褻及不雅物品事宜,稍後會再作公布。

宇宙船 animate

簡而言之,就係有人報料話賊船有賣違禁鹹書,跟住就有差佬上門拉人封舖,大概如此。
(誇張下啫,當然唔知實際有冇拉人,不過順口講一定係咁講,係慣用語,等同「落閘放狗」一樣,實際上九成九都係無狗既。)

當時亦有網誌提及此事,隨手找了一個例子

當日究竟是誰人「報料」,賊船又有冇賣違禁書,後來都不了了之,未見有何跟進報導或公告。不過,若估計當時是有「道德塔利班」借警力出手,以圖打擊色情刊物,相信即不中亦不遠矣。

後來,賊船亦一度恢復售賣日本成人雜誌,漫畫類減少,轉而賣真人類(AV雜誌、軟色情寫真集之類)。早幾個月經過太子店時,仍然有售。

由賣鹹書,到遭封舖,又再賣返,到不再賣,究竟為何?

我估就大概係咁:「賊船打開門做生意,燈油火蠟都唔少錢,賣鹹書又唔係主打,一個月都唔知賣到幾本,賺嗰雞碎咁多,一下又有人匿名報料,又俾人封舖做唔到生意,俾你咁搞一搞,咪得不償失?都係斬腳趾避沙蟲,賣其他嘢算把啦。」

啫係等同,如果你開酒吧。無錯,個酒牌係批咗,不過晚晚準時九點半有人唻查牌查身份證,搞一場大龍鳳,唔到凌晨唔收隊,咁啲客仲有冇心情消遣呢?你夠膽開門,都無客夠膽幫襯啦!

咁算係點?

若然有咁既事,係叫濫權、滋擾。而「報料者」借「淫審惡法」,逼到舖頭唔敢再賣鹹書,哩啲叫「白色恐怖」!所以我向來都說,「電檢」、「淫審」,全都是過時惡法,早應廢除!

你不喜歡色情資訊、娛樂,可以行開唔睇,絕對無人逼你。而有人想睇,旁人斷無權力禁止。成年人要睇咩書、睇咩戲、…,完全有權自行決定、自行判斷,根本不必政府公權介入干涉!而青少年要睇咩,自有家長管教,不用旁人說三道四、指手劃腳。

「道德」、「禮教」、「風俗」,全都沒有客觀標準,根本不應是立法的根據。你要做「道德撚」,隨便,我絕不攔阻;但同樣,我喜歡低俗下流,你亦無權干涉。

之所以說這是大事,當然唔係少個地方賣鹹書咁簡單。

而是,今日賊船無得/唔敢賣鹹書,個圈收細咗少少。而你唔買鹹書,覺得買鹹書者猥褻下流,「與我何干」?下一次,禁止穿比堅尼。而你唔識游水,從不去泳池沙灘,「與我何干」?又一次,禁止穿短裙熱褲。而你眼光挑剔,街上「風景」看不上眼,「與我何干」?再一次,… 我點知到時係咩?

當然,我知道此說根據薄弱,透出「滑坡謬誤」的味道,但當「停車唔熄匙」都可以用作打壓遊行,香港已是如何無稽可笑的事均有可能發生。

而即使不理後續的荒謬事會否發生,難道我們可以忍受自由就此減損?

你或許不看鹹書,但不代表「看鹹書的自由」、「看鹹書的權利」可以任由他人取走呀!

應有的自由、應有的權利,用不用是個人選擇,是由每人自己作主,絕不容他人任意剝奪。

「自由」,總是一點一滴、不知不覺地失去。遊行、示威的「大自由」,當然要捍衛;但不起眼的「小自由」,其實同樣要落力維護,甚至同樣要費力(甚或更費力!)每分每寸地爭取。

我再換個講法。

上文寫「看鹹書的自由」、「看鹹書的權利」,但其實,這也是「言論自由」呀!

一講「言論自由」,總想到很宏大的事情:批評政府的自由、議論時政的自由…

但其實,「言論」不都是正經八百、不都是大義凜然。高尚正統的言論是言論,受「言論自由」保障。難道低俗小道的言論就不是言論,不受言論自由保障嗎?其實,正因為低俗小道的言論易受輕蔑、易受忽視,方更需要注視、更需要確保其受言論自由保障,以免受「主流/大眾」迫害!

關心時事,政經議論,筆削春秋,必受言論自由保障。
風花雪月,傷春悲秋,無病呻吟,亦受言論自由保障。
酒色財氣,惡俗無聊,官能春宮,都受言論自由保障。

言論自由,不問品味,只要不涉誹謗,沒有傷害他人,應受同等保障。

而不論何種審查,均只會減損此自由、減損此保障,應該完全撤銷!作品是否惡俗難當、不堪入目,應由市民判斷、由市場定奪,政府不應插手。

《鐵甲威龍(RoboCop)》

RoboCop 2014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這部《鐵甲威龍(RoboCop》(「2014年版」),重拍經典作《鐵甲威龍(RoboCop》(「1987年版」)。小時候很喜歡看《鐵甲威龍》,覺得他真的很威、很有型。事隔多年,其實只記得其造型和大概主線,細節全忘記了。本來打算先重看一次舊版,才來寫這新版;但後來懶得找,又想到另外一些事情,跟新舊版本無甚關係,就決定下筆了。

不過,也先說一點新舊版本的事,及略說這套新版電影。

未入場前,我看到海報已頗為不滿:新版的造型太時尚、太流線形、太靈巧了!樸素的銀色才是王道啊!笨重才是王道啊!遲鈍才是王道啊!

看看舊版的造型:

RoboCop 1987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看到了嗎!?這才是一派硬漢造型嘛!新版… 簡直就是油頭粉面!

而最不同者… 新版的人性來得太早了。我不想多說,以免劇透嚴重,但這點實在致命。粗略地說:原本是死人復活,化身機械,發現內藏人性的故事。變成(大)半身不遂,以義軀「復康」的故事。味道完全不同。

(而大企業那一條線,也完全不一樣喇!新版本的「奸角」真身,或可說是「右派思想」、「以愛國為名,侵害人權為實」吧。雖然,我覺得不夠舊版吸引,但也不失為符合時代的改編。)

而其動作方面… 既沒有舊版的硬派味,又非明快刺激,可謂一無是處。

總的而言,是普普通通吧。

我想起的,是跟這套戲本身關係不大,頗為糟糕的事。

舊版,我不太記得續集及之後的故事,但起碼在第一集,男主角的家人都已離開了,所以問題不大。(或我小時候根本沒想到喇,這也不是當年英雄片會有的情節…)

到新版,RoboCop有妻有兒。

「有妻」那一部份,令我驚覺此問題。

尤其是,RoboCop出事前,還有一小片段是他倆在做愛…

問題是,他只剩下腦袋,而Gary Oldman肯定沒有為他裝上「第五根義肢」,他那年輕貌美的妻子--Abbie Cornish怎麼辦!?守生寡?食自己?偷食?

如果要探討他的人性,這也是很實在的部份呀!

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和《The Bionic Woman》我未看過,但那兩個不過換了手腳、眼耳,某些重要部位可是完整無缺的呀!

而《百變星君(從其英文片名《Sixty Million Dollar Man》,可見其創作「起點」。)中,星爺「死剩個腦同死剩把口」,比今集新版RoboCop尤有過之,但戲中有明顯提過,其下體曾變過水龍頭和八爪魚,都好過無吖!(況且,應該可以變形。)

本片貌似要探討RoboCop的人性,但加上家累之後,實在跟其「無性」的英雄身份不配合,所以才有這矛盾難解之處吧?下一集的RoboCop可以怎麼呢?有新的敵人?繼續對抗大企業?大政府?

Abbie Cornish的關係如何?兩人各自的性需要如何解決?(或曰,RoboCop已沒了「弱點」,還會有那種需要嗎?還是生理需要稍減,但難耐精神上的渴求?)鄙人腦內補完,難道下一集會有家變?床第不睦,可以如何應對?會有人機交合的場面嗎?似乎更像同人創作的題材。

可能,如果有續集,只會當無事。唔提,咪不存在囉。

==

簡單評分:

C-(☆☆★)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繼續皇居東御苑系列。)

我知道大家在想甚麼,我也知道大家只顧著看甚麼,所以才起了這個糟糕的標題。

其實,這是天守台!(無誤)

之前也提過,皇居東御苑其實是江戸城中心部份的遺跡,而江戸城的天守在「明暦の大火」後沒再重建,現址只留下天守台。

而天守台… 老實說,若非有懷古的心情,(兼過度發揮想像力,)純粹從遊客的角度看,這天守台實在無聊得很… 實際上只成了觀景台而已…

我在天守台前,以三腳架輔助,自己拍了幾幅「到此一遊」的老土照片後,懶得收起腳架和遙控,就扛著一整套器材,打算上到天守台可以再拍幾幅老土照。

走到近處,方留意到有一大班學生在「見學」。只得幾歲大的小孩,看到這個沉悶的遺址,可以懷甚麼古呢?果然,見到老師吩咐她們幾人一組,分批上天守台參觀,但卒之每組的小孩都只當是遊樂場,跑上跑落。

那畫面實在有趣,因為這實在就只是個頗為無聊的景點嘛!除了跑上跑落,還真不知有何學可見。

我本來想拿起相機拍幾張照片,但轉念又想… 這樣一個言語不通、單獨行事、一身攝影器材的中年漢… 完全是個「怪叔叔」的形象!不想遭人誤會,正在猶豫之際,忽然又想到,照樣將相機留在腳架上,以遙控拍就可以了!不用打擾她們玩耍,也不用被誤會了!拍出來,效果還不錯。(拍攝街上自然的狀態,盡量不打擾相中人、物,這是街拍之要旨吧,跟意圖不良的偷拍有雲泥之別。Henri Cartier-Bresson更用黑膠紙貼著相機,盡量避免遭途人發現喇!)

天守,本有軍事用途,亦是城的象徵,但步入江戸時代以後,天下一統,已沒有此軍事需要。不重建天守,正象徵日本進入和平的年代。此天守跡,或許正有此意味。

小孩在天守台的坂道上跑跳,躍向藍天,也很配合吧。

《同窗諜影(동창생)[Commitment]》

Commitmen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新年流流,咁多片可以寫,做乜揀寫套泡菜片?我係咪發神經!?

係,我認,我絕對係哈日派,對近年大盛的韓流,確是不以為然。這點「偏見」,我經常提醒自己,也提醒讀者。其實本片,我也不覺得特別出色,頂多算是中規中矩;只不過有少許觀察,覺得有點意思而已。

男主角似乎是南韓某組合成員;完場時聽到其他觀眾(女的為主),似乎有不少是為他而入場。我是有眼不識泰山,完全不認識,也不覺得有何吸引之處… 無論如何,不過交代一下背景而已。戲不差,但角色其實也不見有何難度…

女主角也不見吸引… 這本來令我這俗人感到有點難耐… 尤其是… 從整部戲的結構上而言,令我不禁想起某種類型的作品(正是我想寫的);但也剛好如此,我後來有點分心了,這倒還好。

故事其實很普通,我想應該是可以放肆地透露一點(放心,我不會太過份。)

北韓出身的男主角,各方面都表現出色,前途「光明」;父親本是派到南韓的特務,後被打成叛徒;他跟妹妹的唯一生機,就是接受訓練,到南韓當特務。他到南韓的身份,是當高中生,當然又不能太惹人注目;剛好班上有跟他妹妹同名的女生,又是班上被欺凌的對象。他就過著「校園↔特務」的雙面生活。

先將南北韓放到一旁,試試抽取當中的骨幹。

女主角在校內被欺凌。新來的轉校生(男主角),原來是特務--頭腦非常好,身手亦非常了得。故事分兩線展開:一方面是校園故事,有男女主角似有還無的愛情線;另一方面,是男主角的秘密生活。

是否覺得熟口熟面?不正是輕小說、漫畫常見的框架嗎?

尤其是「校園劇+X」這種組合,簡直就是輕小說最愛公式之一!無他,目標讀者主要就是這群學生,圍繞校園開展故事,是十分合理的選擇。

日本電影人,小心!泡菜黨的抄襲之手,可能已漫延到ACG界的核心處了!還是我有點杞人憂天呢?因為,有一些核心元素,可能正是日韓之間最大的差別,也不是隨便抄襲到的。這正是我看著女主角,感到最大的困擾,或迷惑。

為甚麼這女主角完全不萌!?

這一個「萌」字,或許正是日韓之間最根本的差別(之一)

譬如,可比較:日出國的國民團體AKB48(廣義),跟紅到過日本的泡菜團體少女時代

以我的「萌論」宗旨,我也不打算分析(我認為是頗為費時失事),只會拈花指月式的斷言:其分別正在於「萌」!

這可能正是泡菜國不可能學,也不能學的關鍵!

所謂「不可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根本學不到;
而所謂「不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如果真的要學,需要易筋洗髓、全盤和化,變成「日本第二」方有可能--那就根本不再是泡菜國,所以從泡菜國的立場,是「不能學」!

百濟效萌,恐如壽陵餘子!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

在「知彼」之前,其實首要「知己」。

日本的獨到之處,其一端正在於一「萌」字。只要能宏揚「萌道」、「宅道」,世界就和平了… (一半不是說笑。)

香港,也似有可借鑒之處。

==

簡單評分:

B-(☆☆☆)

《末世列車(Snowpiercer/설국열차)》

Snowpierc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首先要聲明,「ACG」這個tag是完全沒有落錯,這部戲原著確實是漫畫(或曰:「Graphic Novel」。)。不過,西式漫畫本就很少看,法國的更是從無涉獵,這話題也就此打住。

第二點,是本片導演曾拍《韓流怪嚇(괴물)》。(前作的韓裔男主角亦有出場。)因為這重背景,入場前頗有點期待。

其三,關於本片的結局,我有些許評語,但不肯定這樣究竟有否「透露」劇情,猶豫了一陣子。我最終認為,應該算不上是「劇透」,所以接著會提出:結局其實頗沒有驚喜。甚至再往前推,其實整部戲(在劇情方面)都不算驚喜,是頗為「王道」、意料之內的走向;但那結局,實在又比預期更為平凡。(反方向想,這樣算不算「意料之外」?)

或許這樣說吧。「末世」片,通常都有這種傾向:認為人類的未來很黯淡、認為科學不能解決人類所引起的問題(甚至,責怪「科學」,認為「科學」本身就是問題、製造問題、令問題惡化。)。而在主角的對面,總有高舉「科學」、高舉「建制」、高舉「現狀」的一方,以作敵人。

或許,「想像自己有人文關懷的人」總是有這種偏見。而其實,科學本身是非常中性的;認為「科學」傾向「建制」,倒不如思考一下,是否「摒棄科學」、「背離理性、邏輯」本身,令自己處於不利的境地。不過這或許走得遠了,還是回到電影本身吧。

我最滿意其實是「火車」的設定。

雖然,這麼多人可以在一列火車上(即使是非常長的一列火車)自給自足,實在有點不可思議。尤其是食物方面,要長時間維持前排車廂無間斷的肉食供應,應該是非常非常困難,也不是幾個車卡可以應付得了的。反而,供應給後排車廂的「蛋白質」,比較有可能。從理論上考慮,更合理(而又符合「豪華」要求)的設計,可能需要有處理「合成肉」的車卡;不過「合成肉」也需要有「蛋白質」來源;而「蛋白質」,又需要有「氮」,而如果要長期、穩定供應,似乎也應該從大氣合成,這又需要有化工廠車卡… 噢!對不起,一不小心,又進入了「空想科學」模式。

雖然如此,我還是喜歡「火車」的設定。

「自給自足」的豪華列車,每年周遊幾塊大陸一次,實在很有魅力,幾乎能蓋過所有不足之處。
(對不起,其實這部戲,最想說的只有這一句。其他,不過是填充空間的閒話。)

又,其實細心一想… 車上有如此多軍人/武裝人員,其實有點奇怪吧… 這是本身設計應該有的嗎?這也似乎太能夠適應後排車廂的境況了吧!還是說,這都是早就計劃好的?但這也很難解釋電影提過的初期亂局… 有太多不解(不能解)之謎啊!

不過,這些我都能原諒,因為… 科幻電影,能夠有點新鮮的設定就算不錯了,頗能令人滿足。

本片的細節也都不錯,細看會很有趣味,但不能詳說,否則會破壞讀者看戲時的驚喜。

John Hurt很有型。

噢,還有一點。

其實很像The Matrix》系列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