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宮崎あおい

《當這地球沒有貓(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twitter賬戶;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颱風來襲,一陣慵懶氣氛,無心打字,打算只寫幾句,但卒之仍是長氣…)

看完戲,卒之拿起買了好一陣子(但只揭過廿頁左右)的小說,匆匆揭一次,果然有若干微妙分別。骨幹維持大概相同,男主角劍心忽然發現末期腦癌,有惡魔出現(但造型在電影版有大改動)謂可為其續命,同意世上消失一件事物,可延壽一日。

逐漸剝奪身邊重要的事物,以察知生命、世界之美妙,如此設定不算新奇的發想,但整個故事還是織得好看的。而改編之妙,則在於將此發想再挖深一點,事物消失後,又會有何連帶影響;再想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看過的新點子,但其表現方式不錯,消失後取而代之的物事亦見心思。

戲中漸次消失的事物有幾種,與小說相同,但其中一種只匆匆帶過,幾乎沒有拍到,看的時候已覺奇怪。原來,小說此部份本就寫得草草了事,而且有頗無謂的發展,電影版乾脆丟棄,再配合其他改動,令整部戲的風格更為一致完整,是高明的改編。

篤姬那一部份,電影大致上處理仍是較佳,加添了有趣的細節,一些無謂的問題又刪減了。唯獨阿根廷那一段,電影和小說同樣難解,或許要仔細看一遍《春光乍洩》吧(手上沒有影碟),很明顯是受其影響而寫/拍的。(唯有邊寫邊聽Sound track。)

小說只是寫某位香港導演,拍在阿根廷的故事,又提到戲中出現的大瀑布;無點名,但呼之欲出。王家衛、張國榮、梁朝偉,這些正是香港的軟實力所在,只怕也跟戲中的事物一樣在漸次消逝。香港的電影在消逝,香港的報紙在消逝,香港的制度在消逝;或許不久,就只存留在記憶之中。

跟徳川家康的友情,改編比小說豐富得多。兩個不擅表達自己的人,長年交流就是靠一部部電影,這一點兩個版本大致相同;但戲中定期/頻繁見面,似乎更有趣,感覺更完整,「找尋」那一幕就更好看了。那一章節結尾,電影留一手的處理,亦比小說高明。

世界本來就是由大量的巧合構成,在幾近無限個可能出現的世界之中,這只是其中一個。在進化的歧路上,人類祖先若非突變出靈活的前肢,而是有靈活的後肢,這世界的進程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小至人生,中學時有否跟前座的同學搭話,有否跟人玩MTG,繼而大學時有否選某一科課堂,另一科的功課選擇去訪問甚麼人,任何一個環節改變,人生就完全不一樣了。這一點,電影拍得比小說深刻。

(家庭部份是刻意避過的,一講太易透露劇情,還是入場自己看吧。只補一句:收養椰菜的部份,電影的處理亦比小說簡單利落,反更顯人物性格。)

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
(極力忍耐不在文首就如此大叫。於我而言,這就是充份的入場理由了,哈哈。雖然,結果戲也不錯。)

==

簡單評分:

B+(☆☆☆☆)

《北方的金絲雀(北のカナリアたち)》

《北のカナリアたち》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光看演員表已知道這部片我不會錯過。(可參考維基官網上的資料。)

早前沒發覺有甚麼宣傳,但外遊後剛回港不久,就見到這部戲的預告片,也是緣份,呵呵。(其實,外遊近一週,不近戲院久矣,根本就按捺不住要往戲院跑。回來四天,看了八部戲。)

對,我是一見到有宮崎あおい就決意要入場。
不過,吉永小百合満島ひかり的吸引力其實也很大。
(強烈偏見警告!)
(我開始覺得需要為這警告畫一個標誌,哈哈。)

其實不妨抄下這部戲的主要演員表,實在很有意思。
按官網(也是電影公演時)的寫法:

吉永小百合

柴田恭兵
仲村トオル
里見浩太朗

<登場順>
森山未來
満島ひかり
勝地涼
宮崎あおい
小池栄子
松田龍平

這陣容已不是「豪華」二字可以表達得了,根本是「鑽石」陣容。吉永小百合的名字排頭位,相信絕無異議,有此神級演員坐鎮,能並排的演員幾希。接下來的人名要怎麼排才考工夫。我肯定,99.99%看這部戲的人,都不會是為了緊隨其後的三位大配角而入場,但也只有將他們的名字排上去,這輩份才對。

問題來了:接下來的六個主角,都屬同輩,戲份也相若,誰也不能得失,怎麼辦!?唯有用萬能的「登場順(出場序)」作免戰牌,哈哈。也真難為了編演員表的工作人員。(話雖如此,將森山未來排頭也有其道理,能配合劇情;或是不無原因的「巧合」吧。)

能湊齊這樣的陣容,這部戲本身來頭不少:號稱是「東映創立60周年記念作品」。

故事原作者是湊かなえ;其出道作《告白》一嗚驚人,電影版中島哲也妙手執導,風格獨特,不論獎項和票房皆報捷。

其他作品也有改編作,當中數《贖罪》最特別。明明是電視劇,但因為由黒沢清執導,所以剪輯後曾在多個影展上映。在香港,也以電影版姿態分上下集放映。

我不是湊かなえ迷。她的小說沒怎麼看過,改編作(除上述兩套及今次這套,共三套外)也沒怎麼看過。不知道是揀選她作品改編的人有問題,還是她真的只有這幾道板斧:這三套作品都太相似!

我不想透露劇情,但可說一下模式--

 人物:
  主角A
  主角i(B->n)
  配角若干

 事件:
  事件A
  事件i(B->n)/版本i(B->n)
  事件X

這幾部作品都同樣,以「主角A」為主軸。而「主角A」,跟其餘幾個「主角i(B->n)」過往有點關係。故事大致上圍繞「主角A」為了「事件A」,走訪「主角i(B->n)」,從而一步步揭出「主角i(B->n)」各自的「事件i(B->n)/版本i(B->n)」;而所有事件綜合,又組合出隱藏的「事件X」。

《告白》最成功之處,是將這個結構表現得絢麗奪目。而到了《贖罪》,其實已流於平淡;但這種單元結構,頗適合電視劇的播放模式,也可接受。然而,到了這套《北方的金絲雀》,已經很悶了;尚幸這次反樸歸真,就索性拍得踏實平穩,也算過得去;感覺就是欣賞幾個主角的表演而已。(其他執行部份也恰到好處,但就這樣而已,整部戲都缺一點神采。)

演員們的表現… 這次就跳過了吧。
雖然我覺得不錯,但也不算非常突出,勉強要說,可能完全是我個人喜好的偏見,不如不說。

==

簡單評分:

B+(☆☆☆☆)/A- -(♡♡♡♡❤)
(跟我有同樣偏見的,可參考後一個分數。
 畢竟有宮崎あおい和吉永小百合同場,已經賞心悅目,值回票價有餘。)

--
又記:

寫這篇時,看過這部戲在第三十六屆日本奧斯卡(第36回日本アカデミー賞)的得獎項目,再連過去看一下這一屆所有得獎名單,方發現五部優秀作,原來已看了四部,哈哈。可惜剩下的一部《のぼうの城》是古裝片,在香港能看的機會不大囉。有野村萬斎當主角,又有榮倉奈々… 真想看…

想著想著… 很想看真人版的《図書館戦争》啊!

《大渡海(舟を編む)》

《舟を編む》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日本還未上畫,就能在電影節先睹為快,還真幸運呢,呵呵。

完全不用懷疑:我是為了看宮崎あおい而入場的。雖然戲份不多,但很滿足。
(強烈偏見警告!)
出場一幕簡直拍得像竹取公主一樣。

原來角色叫林香具矢(はやし かぐや),真的是輝夜姬--かぐや姫呀!

男主角的名字也很妙,姓馬締(まじめ)… 性格也真的很まじめ(真面目)

查原作者三浦しをん尊翁三浦佑之是研究古代文學的專家,這名字遊戲真合身份;而故事以編字典為軸心,也忽然很能理解,這點更重要。(戲中的字典總編輯松本教授,不知道有沒有作者父親的影子?)

片中的角色都各有一點怪異特質,由擅拍怪人的石井裕也操刀,效果不錯。節奏控制良好,是處理笑位的基本,從現場反應可見,這部份也很成功。

頭號怪人男主角由前妖男松田龍平擔演,表現恰如其分。尤其是片中笑位,表現出冷面笑匠的潛質。

其實,冷靜一點想,如果撇取「字典」這一部份,就變成普通的勵志片了。本片的光芒,主要來自原著本身的選材,原著小說可能很有趣。

編字典是很繁重的工作,但不是能出風頭的事業吧?提到J. R. R. Tolkien,大都只想到《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有幾多人記得他有份編《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如片中《大渡海》這樣的字典,也是不少人想要的字典吧。不止收錄正統、正確的字,也有新語、甚至誤用。片中馬締和松本的熱情投入,及兩人的友誼,都很令人感動。

因為故事及題材的緣故,分數或許打高了,但無論如何也是部不錯的電影;而且有宮崎あおい,簡直是錦上添花。

==

簡單評分:

B(☆☆☆★)/A- -(☆☆☆☆)/A+(✰♡❤♡✰)
(我知道自己有偏見,嘗試排除自己的偏見,得出第一個評分;第二個,是個人給的綜合評分;第三個,是放縱對宮崎あおい的喜愛而打的分數。)

==

八月一日更新:
聞本片將於八月廿二日公映,譯作《字裡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