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文詠珊

《寒戰2》

《寒戰2》電影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是打算入場看爛片的。撇除三大男主角,其實只想入場看楊采妮和Janice Man。根本上一集就很爛,同系作品《赤道》亦非常爛,兩名「搞手」可謂爛片保證。我不說作者,而說搞手,因為他們明顯擅長將電影包裝成一件全港參與的「盛事」,很難避開不看不講;但不擅長認真拍好部戲,眼高手低。結果,果然是一部爛片… (是,我是有偏見、帶著有色眼鏡入場的,亦一如既往劈頭首段先講清楚。)

發哥加入演新角色,不如就由他開刀,其對白之失敗簡直能以小見大,足證本片編劇「無料扮四條」。阿成以相機引Mark哥出手(完全不明所以,咁低手搞乜呢?住得山頂真豪宅,會是一部相機能打動?雖然明顯是幌子,但就算用作打開話題的引路磚,也未免太低莊。),發哥怒斥其「以司法干預立法」… 嗯?是否有甚麼事搞錯了?李子雄的角色似乎是律政司司長吧。

編劇大人,既然說得出「司法」、「立法」,應該是有聽過「三權分立」,那應該知道香港有「司法機構」吧?不妨上網查一查,看看司法機構的組織圖,有見到「律政司司長」嗎?應該是找不到的。也不妨再查一查政府電話簿,看看「律政司」在甚麼分類?我開估:是「政府各部門」之一。而「司法機構」則不屬這分類,是完全獨立的。

司法機構之首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而律政司則屬行政機關。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讀通識的中學生都答得出來,法律界耆宿簡奧偉* 是不可能會搞錯的。若嫌區區電話簿不夠「牙力」,請翻閱《基本法》第四章,第二節講行政機關,第三節講立法機關,第四節講司法機關--無錯,是分得清清楚楚的。不過在《寒戰2》裡頭,似乎簡大狀潛意識中以為香港已經三權合作了。

再到後來三影帝同場那一幕,Mark哥又大發雷霆,中招其中一人為郭富城,遭責罵違規未經授權「勾線」監聽,並謂按規矩要經「海關、… …、終審庭…」(總之一大串機構名稱。)嗯,似乎真的重重把關,真是個保障人權私隱的好地方。發哥,你似乎走錯片場了,我們在拍香港,不是理想鄉。

我記得香港有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通過前後以至近來修訂,一直都新聞多多,爭議不絕,似乎不是發哥口中如此理想。再者,條例所述的「授權」,與發哥口中所說亦似大有出入(甚至只需要普通常識即可判斷,不用看條文):警察監聽要法官批准,絕對是合理的機制,但要經海關授權是甚麼玩法?而且要驚動終審庭?真相如何,自己看條例原文,或再參考草案委員會有關文件。

我是在雞蛋裡挑骨頭嗎?是,是有點,但如此主角的對白,竟然不去校對細節,足見編劇、資料搜集工作何等馬虎。隨便塞一堆名詞,胡亂堆砌對白,其實叫發哥用同樣語氣念一次「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也都一樣吧,反正都是亂來的。發哥也曾聲言要在立法會上套郭富城究竟知道多少底蘊,結果呢?沒有下文了,又一次「型完就算」,根本不理故事、不理角色。

郭富城的廢柴處長有多廢,太多人寫過了,跳過。

接下來看梁家輝,他上集本來跟郭富城有衝突,但後來的姿態是服氣由郭富城上位,自己引退、提早退休。今集,忽然又性格大變,權力慾又蒲頭,想再上層樓做一哥。表面如此,到劇終亦未翻盤;若如是,則這人物由上集正氣,到今集忽然變小人,實在是寫壞了。

然而,我心目中另有一想法,由今集「表面幕後黑手」蔡Sir出場,到梁家輝換眼鏡那一幕開始,我就這樣想了,這似乎是唯一能合理化這角色行動,不破壞兩集角色形象的解釋。(也據此,因有此「可能」要留待下集分曉,今集實未如上集之爛,起碼還有些許趣味;但若果到第三集時未能寫好這角色,仍然保持現在「寫壞了」的狀態,那就真的爛到極處。)

梁家輝戲中設定是紅褲出身,故屬行動老手,今集開首也展示過其識破跟蹤、監視的能耐,不論警察狗仔隊或Janice Man都難逃其法眼。那為何後段又會被伍家謙、Janice Man跟到車房,甚至又被影相?這一部份極反智,蔡Sir大模斯樣送梁家輝回車房,似乎完全不怕人見到… 但就算蔡Sir及其同夥弱於智能,梁家輝應該不至如此,怎不提醒一下同黨?更在街上與彭于晏相擁,明顯是有意為之,有心要被Janice Man跟蹤、影相。

(Janice Man則是自己找死… 相已經影到,證據已經有了,跟上去有個屁用… 不就是送死而已嗎?隧道鎗戰,郭富城神勇雙(手)鎗敵三(機)鎗,固然不合理。但其實同樣可笑的是… Janice Man不過反車而已,有相機機體保護的記憶卡如此容易就完全報廢,不可能修復?相機和記憶卡廠要抗議了。)

其實,梁家輝在立法會上的發言就很明顯了,他換了眼鏡、爆了大鑊,就是要打訊號給蔡Sir一夥,爆料本身亦是回不了另一邊陣營的投名狀。不過,郭富城是否收了五千萬,是真是假很快一清二楚吧,而且消息由彭于晏提供本身就不可信,用以攻擊郭富城,其實更易反咬自己,是何等低智才會這樣說的呀… 唯一可能是:明知如此,不過是假意投敵而已。

(此處又是浪費。郭富城、梁家輝、周潤發三人,且假定全部角色均為正氣君子,可能只是手段有差別,或明或暗可以合作,但又不想令人發現,那立法會的研訊就正是可以公開傳訊的機會了。如何在會上透露訊息,又不要被真正的敵人識破,如何在沒有即時互動溝通的限制下隔空協調合作,這本來可以寫成充滿智謀的情節,但本片完全浪費掉。)

若然如此,後尾也就講得通了。郭富城指派他帶隊搗破蔡Sir黨羽,梁家輝為何指明要自己舊部行動,又為何指明要楊采妮加入,又為何堅拒帶林文龍?如此大型行動,下指示放生是不可能的,就算帶舊部亦然;當時形勢,亦明顯能見郭富城已掌握狀況,黃德斌被監視、截聽的機會百分百,要他通知蔡Sir分明靠害…

對,唯一解釋正是「分明靠害」。隊員全部要自己舊部,目的正是要推舊部送死,為郭富城鏟除任何潛在異己;要楊采妮在場,已經講明白是要她「寫報告」,她陣營明確,當然會寫得有利郭富城;而不要林文龍,則因其為郭富城栽培為後任的心腹,當然不應該冒險,連揹鑊的危險亦要避免。

如此看,則梁家輝非但不是小人,更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仁大勇了。

不過,更可能是我胡亂妄想,真相九成是這部戲就只是爛極…

其餘配角、寫香港政治如何幼稚不合理等等,很多人寫,全部跳過就算了。而其實,本片如此多人寫、多人講、多人睇,這現象本身更值得探討,但我也無力深究。

初步觀察,陸梁兩人「正職」根本不是拍電影的,其實是活動「搞手」,炮製了如此一場「精彩」、全民參與的盛事。細節如搵發哥演新角色、配合戲裡戲外發哥/角色喜歡攝影,搵相機店配合,面書上大量相機/攝影page大講特講,可見其公關手段之高明。生意角度,實在非常成功,只可惜了香港電影的名聲。

==

簡單評分:

D(☆☆)

==

* 註:簡奧偉一角乃用張奧偉爵士作參考藍本,很多人講,但過度解讀則是大忌,根本已經脫離部戲本身。舉個例子,若要大造文章,除了「奧偉/Oswald」這名字之外,「簡」姓本身又另有意義。舉近年「簡」姓公眾人物,最為人熟知當然是「食力簡」,但若然數到跟張奧偉約略同期,則其實有更早進入管治階層、權位更為顯赫的簡悅強爵士。

  張奧偉執大律師業,簡悅強則為律師,曾為羅文錦律師樓(Lo & Lo)合夥人,據其訪問自述,初執業時生活儉樸。是否跟戲中發哥訴說「當年窮」有幾分相似?而其實,簡悅強背景一點不簡單,其父為簡東浦。簡東浦曾在日本橫濱正金銀行工作,回港後曾開辦銀號,後來再跟李子方、馮平山等人成立東亞銀行。

  噢,是,簡悅強由1963-83年間,是東亞銀行主席。是否開始懷疑哪一個才是「發哥」藍本?半山大宅究竟是白手興家,還是繼承家業?再講張奧偉Oswald,名字本身已經很特別吧,洋味十足。其實,也真有洋人血統,其母為歐亞混血兒;其父(睇名靠估)為華人,在亞細亞火油公司(蜆殼附屬公司)任職,一份1941年陪審員名單記載其職位為Assistant Clerk。

  如此背景,跟簡東浦家族當然不能相比,絕非顯赫的世家子弟,但若然想像其出身是住公屋、老豆賣雪糕的「獅子山下」黃仁龍故事,則又是「諗錯隔離」。張奧偉其實是戰後才到英國讀法律,再回港先任裁判司,再私人執業,此前在香港曾短暫署任男拔校長;在戰時,其實去了參軍,擔任情報工作,在廣西認識後來出任港督的麥理浩,其後亦曾駐守印度。

  與其說張奧偉是本地華人精英,其實倒有幾分近似遊走於華洋社群之間的歐亞混血買辦階級。比起獅子山下的華人精英故事,更能代表香港的歷史淵源。(不過,無獨有偶,首名華人官學生徐家祥戰時亦在軍中擔任情報工作,故亦不能說張奧偉是因其歐亞混血背景才獲賞識或信任。)

  跳回簡氏家族的故事,近年除了簡悅強過世的消息,簡氏家族已完全離開公眾視線範圍。簡悅強七九年隨麥理浩到北京,回港後逐步淡出政圈;其後,東亞銀行亦轉手由李氏家族掌舵,明顯是對香港前途失去信心。

  無論發哥以哪一邊(或兩邊)作藍本,都是代表一班消失於香港舞台(起碼不在幕前)的舊勢力、舊階層。

  戲中Janice Man老豆、發哥老友廿年前遭逢車禍,Janice Man亦在隧道失事反車身亡,簡直是家族傳統。又「咁啱得咁橋」,近年就有唐英年鬧過香港青年「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好容易車毀人亡。」同樣這四個字,九五年(正好約廿年前),中共又有個陳佐洱曾咒罵香港會「車毀人亡」。(當時在講福利開支上升。)

  九五、九六年,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但其實又可謂已「實然死亡」或「等死」,因為中共早前已宣布放棄「直通車」;九六年選舉臨時立法會,另起爐灶;九七年淪陷,就由臨時立法會議員過渡至立法會。狹義去看,發哥撞車身故的老友或是立法局;廣義去看,甚至是香港百多年來建立起的典章制度。

  然則,由「舊日亡魂」發哥照顧長大的Janice Man,又象徵甚麼?…

  算了,如此穿鑿附會的遊戲本非所長,已經吹不下去,哈哈。總而言之,這種遊戲文章可以隨便亂吹,根本借題發揮,實在離開部戲太遠,慎之,戒之。

  (上述內容資料,部份網上就有,部份出自:May Holdsworth & Christopher Munn ed., Dictionary of Hong Kong Biography, 2012, Hong Kong: HKUPress。)

《赤道》

《赤道》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套戲,如果好似火車車卡一樣,在尾部有一個勾,可以扣起下一個車卡,而且留有「後門」,可以駁通下一卡車,那種手法叫「留條尾」,多數有野心拍續集的電影都有。我覺得這安排其實是不錯的,總好過第一集票房理想,才夾硬堆砌續集,通常都要「生安白造」一些完全不合理的背景。不過,前題是… 你要先拍好一個完整的「車卡」。

如果「車卡」尾部根本未成形,不能關上後門,簡直就像被攔腰炸斷的車卡,那不叫「留條尾」,那叫「爛尾」。這部戲最尾一幕,如果張學友王學圻是坐上這樣一部爛尾火車,恐怕一開車就被拋到路軌了吧!不幸入場的觀眾,也都這樣被拋出車外,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怒氣應向誰而發,是編劇/導演,還是自己?

因為… 陸劍青、梁樂民其實早有爛尾前科!(其實不止爛尾,情節亦多有不合理。)因為… 「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不帶眼識人,入場被騙也是自找的。不過,很可惜,大部份人都不是聖闘士,同一招是經常中完、再中、又再中。(「聖闘士に同じ技は二度と通用しない。」)

兩年前的《寒戰》,到今日的《赤道》,其實都是同一個病--眼高手低。

陸梁二人的野心很大,想說很宏大的故事,又想放一些社會訊息,姑且不論是真心誠意或商業考慮,敢這樣試本是好事,但兩次實驗都顯示兩人編、導功力單薄,根本駕馭不了如此規模的故事。

<--而廢片,我當然會大講劇情-->
<--短短兩條分隔線,意思一下-->

重新發現香港作為「遠東情報中心」的身份是好事,夠膽玩有人去南北韓偷/搶核彈是好事,將交易舞台放在香港澳門是好事,著意突顯香港多族裔多文化是好事,取景故意賣弄(?)香港的街道風味都算是好事,部份情境對白展示港中衝突也是好事,但故事最終未能將所有元素連結,只得一堆零散碎片,就只是浪費。

最慘是幾個南韓特工,來香港只是四處遊覽,去鍚克廟食免費餐,在街邊食炭火打邊爐,十足十是--「行行企企,食飯幾味」。開首煞有介事,似乎是甚麼精英特工,到頭來只是三個飯桶,難怪偽‧朴槿惠喊到咁慘情。

話說回來,偽‧朴槿惠出場簡直無謂之至,她根本就沒有必要出場的吧!其實那場合、身份根本不合適,實在是賣弄過頭,令人感到編/導只是想向觀眾「認叻」:「你睇!我識得朴槿惠呀!我知道南韓有女總統呀!我幾叻!」而其實,我相信每個正常有讀報、看新聞的人都已經知道,不勞閣下費心。

有時間賣弄豆知識,不如花時間寫好劇本吧。部戲個頭開得如此大、如此誇張,結尾如何收科是要點。在戲中擔當大飯桶角色的南韓特工,竟然不聯絡己國政府要求支援,隨便聽信剛剛認識幾日、不知底蘊角色的「建議」,非常勇猛地走到不知詳情、不知有何安排、只聽說是碼頭的地方… 南韓人真單純呀!(大誤)

不過,南韓特工未算最慘,起碼從頭到尾貫徹始終,除了示範過一兩下身手,整部戲都只是賣樣、賣萌,由頭豬到落腳指尾。

最慘是香港人,挺身捍衛港人、奮力抵抗中共、大義凜然的本土英雄,到頭來搖身一變成為賣港魔頭?真不知作何感想。輔仁有文章詳述,就不多加一筆了,有興趣可一讀:〈《赤道》其實是示範合拍片的「尺度」〉。

再說,危機小組真的很小,只有那幾個人?參與其事者,只得幾個副/助理處長、署長級(或更低級)人物?而指揮大局者,竟然只是一件張家輝總督察?這件事實在太好笑。當司長、局長都要負責派傳單和坐觀光巴士,而小小一件總督察就可以處理核彈,實在黑色幽默得很。

雖然我們都知道,香港的高官是毫無辦事能力的廢物,但我相信有事的時候他們一定會插手(或被指派)加入乜乜小組、物物會議,會上指指點點七嘴八舌,否則完事後如何邀功?反正,出事之後才推給下屬就可以了吧。還是,一聽說有核彈,立刻全體休假、政府高層仝人外訪?哈,其實這也是頗有可能的。

又,開場為何要拉隊去找一個物理學教授?香港原來沒有手提電話的嗎?而且,就算要親身去接人,有必要拉大隊這麼多人嗎?難道預期他會激烈反抗嗎?(可能,因為香港差佬聲譽太差,恐怕無人想合作,本來計劃要多人制服張學友,將他押解回警署。 XD)而且,我不知道如此事件會有何機會需要一個物理學教授… 在香港,你要找軍事顧問,除了馬鼎盛之外就別無他選,他的意見一定比張學友有意義…

唉,算了,如此這般的破綻太多,情節人物的問題數之不盡,太費神,放棄了。
(再,這點實在忍不住,但很枝節,小字體提過就算。開首那架飛機… 看外觀、座位、佈局… 不是民航機來的嗎?[還是我記憶出錯?]嗯… 戲中提過有「失蹤空姐」,那絕對是民航機無誤吧!世上有腦筋正常的軍隊會用民航機運送核彈試作品的嗎!!??這部戲是有意要跟南韓人過不去嗎?怎麼戲中只有南韓人特別蠢?)

這部戲,很用心經營影像,不少場面本身其實還不錯。停車場那一段起碼都算「有型」。(雖然,其實Janice Man穿高叉裙打鬥可能才是重點?搜身那一幕,除了賣美腿之外,還真是沒甚麼意義。不過,動作片,總得有個性感女角,也算是交足貨吧?)顧美華那一段本來也還好,但那一段… 張家輝的行事手法,又跟尾段的手法完全不同,莫名其妙…

(呀!看的時候覺得,顧美華和張震的角色感覺很熟口面,忽然記起了,完全就是《CITY HUNTER》和《BLACK LAGOON》裡面會出現的人物吧!再這麼一想… 很多角色都有這兩套漫畫的影子!)

越寫越勞氣,是時候收手。其實,不想這樣數落港產片,好像每次寫港產片,都沒有半句好說話似的,實在只能解釋是--愛之深,責之切。難得有如此BUDGET,演員陣容可觀,到多國取景,為何會拍出如此廢片呢…?

==

簡單評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