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有村架純

《何者 – 我們都想成為「誰」? (何者)》

『何者』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何者』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朝井リョウ這部直木賞得獎作,找來同是早大舊生的三浦大輔改編,實在找對人了。之前看過三浦原作的《恋の渦》電影(另一部,他原作及親手改編的《愛の渦》倒沒看過。),似乎本就擅長處理一群年輕人的微妙對話;況且有舞台背景,處理拓人/たくと的若干場面特別出色,尤其電影尾段,那一手實在比小說更精彩。(看完戲後不久,剛剛才買小說回來,未看完,但經常會手痕翻到書末偷看,今次也偷看了。話說回來,我總覺得這是看《90男歡女愛(When Harry Met Sally…)》惹回來的習慣。)

在小說中幾乎只是間接寫的烏丸ギンジ,在電影中大部份時間亦是隱身/蒙面;但在小說中未有出場的「毒與餅乾(毒とビスケット)」公演,則在電影中以半真半假,可能泰半屬拓人的想像出場。(其中一節,肯定是將ギンジ的tweet,化成拓人想像的舞台。)兩人對照、互補、一體兩面之處,以(假想)舞台和戲中現實表現得比文字更鮮活,尾段的表現既與前段的假想呼應,又將小說本身潛在的舞台特質拉出了水面,たくと應該感激萬分吧。

說「時下」或許不妥,畢竟我已經畢業十年,脫離「就活」(大概相當於「搵工」啦,但微妙處當然又因為香港和日本兩地差異,有根本差別。)經歷已經很久了,當然地域文化也有出入;但其實,作者本身也是個邊緣「80後」(1989年出生),相距又不是太遠,由「就活」的過程、心態,以至角色更深處的想法,實在不無共鳴。「90後」、「00後」,是否有同樣感覺,不得而知,但其中或許有一點能夠超越世代的情感。

我是何人,想做何事,當然是可以不停自問一生的問題。(《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或許就是如此自問的中年危機版。)但在畢業/求職的環境中,那感覺忽然放得很大,也有莫名的壓迫感。HR的廢問(似乎港日共通,甚至世界共通。)和嘴臉,求職者無奈虛應故事。

多年前,有老友剛畢業不久,閒聊時覆述見工經歷,謂有HR問:「你有咩宏觀目標?」我忍不住即答:「征服世界。」當然,若我在見工現場,應該沒心情搞笑;但既云「宏觀」,當然是要到社會級、世界級,否則何謂「宏觀」呢?而其實,一份普普通通、新畢業入職的低層職位,問其「宏觀」目標不知有何意義。雖然,後來想,可能那廢問者不過是語文差而已。

搵工只是表面,又或者是催化劑,講自己,講自己身邊的人,這才是主菜。

在廢問和吹水之間,忽然覺得其實懂得甚麼、看甚麼書、聽甚麼歌,做甚麼事,在這場遊戲中都是無甚意義的,反正問的都是小學作文題目如:「你會用甚麼動物代表自己?」而其實,你最想講佢聽,「人」本身就是動物,又或者想反過來幫佢諗有何動物可堪為其象徵:大概是珊瑚,衣服華美,明明是動物,不過無腦得大部份旁觀者以為是植物。

身體半自動地發射毫無意義的空洞言辭,留下焦躁反感如彈殼堆積。

(再講要爆劇情了,還是適時收口吧。雖然也收得太急。 XD)

小說結尾,稍嫌點題太過,很多事一說破,味道就散了。電影收得比較隱晦,言猶未盡,正好有自由想像的空間。

==

簡單評分:

A-(☆☆☆☆☆)
(此處最近似乎有點「評分通脹」[grade inflation],不日會仔細考慮再校準[recalibrate]一下,或許要收一收水;但依照最近的評分準則,我覺得是值這分數的,起碼跟我近日評接近分數的片同樣好睇。)

==

噢,另外想講,選角真好,六個主要角色都好。(雖然,我每次看到山田孝之都想笑,但其實他演出不錯,也都配合角色,只是我看太多勇者系列,見到他很難不笑。)

《喪屍末日戰(アイアムアヒーロー)》

《アイアムアヒーロー》電影海報
(來源:東宝電影簡介;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大泉洋不討厭,但絕不會是入場理由。入場,既因為有長澤まさみ,更因為有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嗯,其實,主要是因為有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也不怕透露,戲中有一段變了有眼帶+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超萌!!撇除部戲本身,若然是有村架純fans,絕對值得為了這造型入場。噢,不過也不用我講都已經入場了吧,哈哈。)(哩句要細字寫:不過我從來覺得有村架純唔靚,但係有AURA,有時係幾萌。無,只係口痕想講清楚,唔重要。)

原著漫畫沒看過(這說話最近常見,實在看太少漫畫了,要找時間惡補。XD),不能作詳細比較,但若干改編痕跡還是看得出來/估計得到。(部份可從維基「簡介」證實。)

此類「絕境求存」漫畫,其實都有點內在困難,越成功、連載越長,那問題通常都會越積越大。故事開頭,角色不會太多,且想像有十人吧,這數字聽起來頗合理。事故發生,陷入絕境,自然開始有角色要死,發展越快、越緊湊,人死得越快。問題是,你需要連載,總不能越來越少角色吧,這故事怎麼講下去!?

如果是開放式場景,自然的發展就是往外擴張,尋找更大的舞台,加入更多新角色。新角色,當然又會發展各種支線,甚至又再寫新角色的back story。整部作品就越來越臃腫,亦越來越沒有方向。若然是封閉式場景,例如荒島生存遊戲類,甚至會由外力不停投入新角色參戰。(認真,真是有看過用直昇機「投入」新角色的。)

更甚者,有集各家之「陰招」,例如經典爛作《彼岸島》。我有親身「試毒」。當年初看是好看的,但後來為了連載就越拖越過份,原本似是荒島的場景越來越多人,主角無厘頭越來越強及打不死,越出越多怪獸,越寫越多配角支線和往事,之後再越畫越誇、故事越吹越大,大概到正篇單行本三十集前後就完全放棄了。(之前的投入都是sunk cost。)後來死拖出續篇,再由荒島玩到日本本島。這作品已成大笑話。

講這麼多,不是為了填塞字數。(這不是作文功課,反正長短沒人能異議,當然更不是為了騙稿費。)而是看慣了這類作品,其實頗能發現本作有若干相類結構,亦能看到改篇之用心,頂得住原著fans惡評的風險(不知道有否,但通常稍一偏離,原作廚就會瘋狂指責,這風險肯定存在。),大刀闊斧地刪、改,這才能切合電影的節奏。

ZQN(其實應該是指「患者」,不過為方便行文,兼用以指該喪屍病。)開始傳播前後,一大段講主角鈴木英雄的女友、職場關係,可看到不少角色應各有一段故事,甚至在原作會另開一視點講述。多條支線,起碼可以撐幾本單行本,拍成劇集可以分三、四集。而在電影內,為了專注講主角的故事,視點(幾乎)從來無離開過鈴木。

從鈴木視點不知道、看不到的事,就非常乾脆地砍掉。在職場的數人,究竟經歷過如何的毆鬥、廝殺?ZQN為何成了那樣子?我們只看到部份結果,若隱若現。從戲中揭露的小部份,那些角色已夠鮮明,在電影這兩小時篇幅,不需要太多枝節,如此處理不錯。

同樣,由ZQN在市內迅速傳播,到逃出城市,途中有若干事件,向富士山進發,及最尾的Outlet社區,應該起碼是兩、三個story arc。

中途出現的各種ZQN,都根據這世界的設定表現出其人物特色,也是比大多其他喪屍片有趣之處。若是原著漫畫,應該正好每個人物都可以有back story,戲中就只揭露小部份,那就夠了。就是如此帶觀眾跟隨鈴木的觀點,只見到這世界的一小部份。(明顯有更大規模事件發生,但鈴木也只是見到大量軍用機在頭頂飛過,並無其他消息。)

如此清理之後,這故事就凝練為鈴木一人的成長之旅。

中後段的Outlet社區,為了切合電影的篇幅,明顯是超簡化了,或許是浪費了一些材料,但考慮這作品的節奏(及需要一個結尾),也是逼不得已。而且若干角色也都有分配一、兩場作交代,其實算不錯了。

主角威能有點過份,但這小小瑕疵算是可以接受的。

隱憂或者在續集(如有),雖然未看過漫畫也有點難講,但這類「世界末日」、「人類社會崩潰」的絕境,根本就不是一介草民能解決得了的,要不是永遠漫無目的地死拖、主線日益薄弱+旁枝越來越多、就是發生莫名其妙的結局、或者主角威能越來越異常。

這一部改編的聰明之處,或許正是適時收手:就只講到主角有點成長就算了。如此,甚至可以看成是一個open end的短篇,不嘗試解決那可能根本無解的大絕境。

==

簡單評分:

A-(☆☆☆☆★)
(不厭其煩,再提一次:長澤まさみ有村架純很萌!!!
(又,日本四月下旬才上映,在香港五月頭就有,實在喜出望外!)

《閃爍的愛情(ストロボ・エッジ)》

Strobe Edge Film Poster
(from Yahoo.co.jp;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戲本身算是頗為普通吧。就是普通、典型的少女愛情漫畫?(但也不錯的。)我也幾乎已成習慣一般,忍不住找原著來看喇。(嗯… 全套十集單行本,雖然我看的版本只有九本單行本,本篇其餘部份是連載版,但只看少了兩篇番外篇左右吧,總之是看完了吧… 在一晚之內… 說實在的,其實我可能很喜歡看少女漫畫吧?)

原著本身,其實已經是很王道的作品吧。基本上完全沒有壞人、沒有壞事,男女主角也理所當然的潔白純愛。人設和人物關係,幾乎就是典型的公式--

有萬人迷優等生ツンデレ天然呆(某些面向啦…)靚仔男主角一ノ瀬蓮,有庶人風同樣天然呆的女主角木下仁菜子(有村架純),女向男告白被拒後的兜兜轉轉。基本上這就是主線了。參一腳負責恆常競爭的,有輕挑風流(其實又乜乜乜… 估到就估到,估唔到自己入場睇,或睇漫畫啦!)ツンデレ靚仔第一男配角安堂拓海;而負責拖著男主角的另一邊,又有存在感極低的第N女配角是永麻由香(佐藤ありさ)。

漫畫由於篇幅長,所以有更多支線,主角本身會有更多生活細節和經歷,一些配角的故事也都能顧及,角色更豐富,而且有時能從旁觸動主線,但這些在電影版中都很乾脆俐落的省掉了,只留了一點痕跡。不過,主線本身簡單直接,砍掉支線基本上於故事完全無損,而且某些情節經重組後及/或置換角色,在電影中都拼貼得不錯。

另一重點,相信某些看過原著漫畫的人會比較著重,「名場面」不少都忠實重現,算是不錯。(也有只看過預告片,而被那些標榜浪漫心動的「名場面」吸入場的。)選角方面,起碼兩個主角很適合角色,其他就湊合一點嘛… 例如第一男配角和第N女配角就真的… 嗯… 雖然說樣貌這回事很主觀… 倒是後段出現的關鍵角色杉本真央(黒島結菜)忠實地很可愛(比女主角更可愛 XD),不過暫時似乎真的未脫一陣「配角氣」,但也許是「潛力股」。

畫面上改動最大的,是原著本來在聖誕節發生的一段情節,改成花火大會了。實在改動得太好了!因花火大會封路,有村架純在馬路上邊行邊哭(預告片也有的呀!不算爆雷吧!),背景花火滿天,那畫面令人深感改成電影版在銀幕上放映,實在是不枉呀!若依原著,放在銀幕上實在太平淡了,改成花火大會實在漂亮得多啊,畫面完勝。而且,也順便出現有村架純和黒島結菜的浴衣裝,尤其後者,很萌啊!完全是サービス吧!

散場時偷聽到的即時評語,及放映時隱約的即時反應,不少人似乎就是為「名場面」而入場的,似乎都滿足於沉醉在浪漫氣氛之中。其實,如果光看電影版的也還算了,始終削去了不少厚度,看不出愛情故事背後的其他元素,或許無可厚非,但若然認為自己喜歡原著漫畫,卻仍然如此,就實在不能輕恕。只為幾場名場面而感動嗎?不覺得失禮嗎?究竟有沒有好好看這部漫畫?

這麼簡單的主線,其實是怎樣撐得起十本單行本的篇幅?如果只是不停的錯摸、單思、苦戀,這麼垃圾的內容留給CCTVB就算吧,在漫畫雜誌連載的話,應該捱不了四、五話就被腰斬了!

少女漫畫和少年漫畫,看似是完全不同的品種,互不交涉,由故事題材、重心、畫風、節奏、分鏡,幾近毫無相似之處。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雖然面向性別不同的讀者,但年齡層其實是一樣的,說到底,兩者都是廣義的少年漫畫,是有共通處的。而好的作品,往往就是能恰到好處地描繪這些共通處,不論少女少男讀者,都一樣會被觸動。

與其說這是愛情故事,其實倒不如說是成長的故事。

少年漫畫,是角色在夢想、冒險、打鬥、運動…路上得以成長的故事;
然則,少女漫畫,就是角色在夢想、愛情…路上得以成長的故事。

成長,必然面對自我的追尋,會問「我是誰」,會糾結於不知如何面對自己、不知如何表達自己。在《ストロボ・エッジ》當中,所有角色都面對這困難,又或是受困於過去不知如何面對自己而招致的後果。而當這糾結解開之時,也就是角色已成長了一步,也就是那條故事線在此作品中可以收束的時候了。

另一邊,我就舉一個王道經典少年漫畫作例子(夠經典,怎麼爆都不怕,反正結局都通天了。)--《TOUCH(タッチ)》。上杉達也簡直是不知如何自處的煩惱少年典型,整部漫畫幾乎就是他尋找自我、面對自我的過程。是故,到最後,打進甲子園時故事仍未完,但到他終於能面對自己、也因此懂得面對浅倉南之時,故事就完了。打進甲子園後又怎樣呢?不重要了,只用一格有點失焦的畫面交代就夠了。將來怎麼樣呢?也不重要了,因為這部漫畫的主線,就是關於跨過成長的這一關而已。

比起預告片中狂賣的(不少女觀眾又在場內歡呼的)幾個「名場面」,其實一ノ瀬蓮和第N女配角在車站前那一幕更有張力呀!而如果不嫌情節過於狗血(其實公式化的人物背景… 早就估到吧…),黒島結菜爆發那一幕更有成長的苦澀味。(那都是年輕時犯下的錯! XD)(好吧,好吧,我承認我對不太純白的角色有所偏好… 王道主角太悶了,就是這種灰色的配角才好看嘛。而且黒島結菜比有村架純萌很多嘛!)

如何坦率地面對和表達自己,成長的這一關,是這部作品的重心。有些角色的back story甚至驚人地相似,例如拓海和さゆり,是相似到說出過很類似的對白,在在證明這是本作的主題。而成長的悸動,那些令人感動的元素,其實都不在那幾幕所謂「名場面」。(好,好,除了首尾月台那兩幕。)

==

簡單評分: B(☆☆☆☆)
(本來想給「B+」和四星半的,但想來是受了漫畫影響,電影本身不值這麼多。尤其,對其校園生活部份不太滿意,削得過火了一點;而沒有或不夠日本校園味,就總是有點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