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末日

《末世列車(Snowpiercer/설국열차)》

Snowpierc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首先要聲明,「ACG」這個tag是完全沒有落錯,這部戲原著確實是漫畫(或曰:「Graphic Novel」。)。不過,西式漫畫本就很少看,法國的更是從無涉獵,這話題也就此打住。

第二點,是本片導演曾拍《韓流怪嚇(괴물)》。(前作的韓裔男主角亦有出場。)因為這重背景,入場前頗有點期待。

其三,關於本片的結局,我有些許評語,但不肯定這樣究竟有否「透露」劇情,猶豫了一陣子。我最終認為,應該算不上是「劇透」,所以接著會提出:結局其實頗沒有驚喜。甚至再往前推,其實整部戲(在劇情方面)都不算驚喜,是頗為「王道」、意料之內的走向;但那結局,實在又比預期更為平凡。(反方向想,這樣算不算「意料之外」?)

或許這樣說吧。「末世」片,通常都有這種傾向:認為人類的未來很黯淡、認為科學不能解決人類所引起的問題(甚至,責怪「科學」,認為「科學」本身就是問題、製造問題、令問題惡化。)。而在主角的對面,總有高舉「科學」、高舉「建制」、高舉「現狀」的一方,以作敵人。

或許,「想像自己有人文關懷的人」總是有這種偏見。而其實,科學本身是非常中性的;認為「科學」傾向「建制」,倒不如思考一下,是否「摒棄科學」、「背離理性、邏輯」本身,令自己處於不利的境地。不過這或許走得遠了,還是回到電影本身吧。

我最滿意其實是「火車」的設定。

雖然,這麼多人可以在一列火車上(即使是非常長的一列火車)自給自足,實在有點不可思議。尤其是食物方面,要長時間維持前排車廂無間斷的肉食供應,應該是非常非常困難,也不是幾個車卡可以應付得了的。反而,供應給後排車廂的「蛋白質」,比較有可能。從理論上考慮,更合理(而又符合「豪華」要求)的設計,可能需要有處理「合成肉」的車卡;不過「合成肉」也需要有「蛋白質」來源;而「蛋白質」,又需要有「氮」,而如果要長期、穩定供應,似乎也應該從大氣合成,這又需要有化工廠車卡… 噢!對不起,一不小心,又進入了「空想科學」模式。

雖然如此,我還是喜歡「火車」的設定。

「自給自足」的豪華列車,每年周遊幾塊大陸一次,實在很有魅力,幾乎能蓋過所有不足之處。
(對不起,其實這部戲,最想說的只有這一句。其他,不過是填充空間的閒話。)

又,其實細心一想… 車上有如此多軍人/武裝人員,其實有點奇怪吧… 這是本身設計應該有的嗎?這也似乎太能夠適應後排車廂的境況了吧!還是說,這都是早就計劃好的?但這也很難解釋電影提過的初期亂局… 有太多不解(不能解)之謎啊!

不過,這些我都能原諒,因為… 科幻電影,能夠有點新鮮的設定就算不錯了,頗能令人滿足。

本片的細節也都不錯,細看會很有趣味,但不能詳說,否則會破壞讀者看戲時的驚喜。

John Hurt很有型。

噢,還有一點。

其實很像The Matrix》系列

==

簡單評分:

B-(☆☆☆)

世界末日譚

雖然不敢說是老手,但我好歹也是經歷過(起碼)兩次「世界末日」的生還者,相信說話也有點份量。

記憶中的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傳說諾斯特拉達姆士(Nostradamus)預言一九九九年是世界末日,有恐怖大王會從天而降。雖然有人指出原著根本不是這樣寫,但那一年應該真的是世界末日:Melissa肆虐、大硬推出Windows 98 SE(其後的視窗產品真的每況愈下。)、薯仔尋求共和黨提名,都實在是一派末日景象。

最實在的證據,是NASA在1999年7月31日,將探月者(Lunar Prospector)撞向月球表面,很明顯是為了擊退恐怖大王。我們甚至能推測恐怖大王撤退的路線:火星氣象觀測者號(Mars Climate Orbiter)應該正好擋住恐怖大王的撤退路線,故於1999年9月23日不幸被擊落。

第二次,剛剛過去,是2012年12月21日。雖然現時手頭上沒有資料,但相信很大機會是偉大的李氏力場Li’s Field)成功阻止世界末日發生;另一方面,亦有人認為功勞應歸於大能的曾鈺成主席。(請觀賞主席英姿。)

要安然渡過如此凶險的難關,我相信是因為我每天都堅持呼吸。呼吸,可吸收日月宇宙之精華,再經過每晚冥想,就能轉化為力場。李氏力場雖然偉大,但其力量其實源自我們每個人;每多一分力量,力場就更強大,就像悟空元氣彈一樣。

最令人感到遺憾,是兩次世界末日都沒甚麼宏大場面觀賞;或許是電影看得太多,期望太高。現實,終不如銀幕精彩?殘念。

又或許,最叫人遺憾的是宣稱世界末日將至的人都沒甚麼想像力。

甚麼「恐怖大王」,聽起來就像「宇宙大王」一樣弱雞,也不知道是來搗蛋,還是來搞笑的。到今年,連角色也難得去想,就隨便說有甚麼異常星象,真是悶出鳥來。

可以到維基看看我們經歷過多少次世界末日。最令人訝異的,相信是人類想像力之貧乏。

眾多末日論當中,我個人最喜愛Heat Death。不是「熱到死」,而是叫「熱寂」,很詩意。(日文版本叫「熱的死」,叫人忍俊不禁。)

滄海桑田,好像很久遠。地殼板塊漂移,世界再不一樣,也似乎不容易想像。但就算地球崩裂,碎片、塵埃仍然存在。種種末日版本,都未能將存在本身消滅殆盡。但「熱寂」是怎麼樣的狀態呢?當一切都已消解。當一切都已粉碎。歷經不能以年月計的時光,宇宙的一切都混於彼此,看不出任何差別。世界不能再動,因為無所謂動。無你,無我。無這裡,無那裡。無可比較,無可量度。就像存在本身就被消磨了。這是富有禪意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