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松たか子

《假面酒店(マスカレード・ホテル)》

其實電影節期間,無放長假,根本無乜睇公映新戲,這部是早前所謂「優先場」看的,這幾天才上畫,剛剛好。

(又,雖然電影節我是隨便揀戲,無認真研究,但今年揀中已有香港發行商購入的片也太多了。每次電影節放映時見到發行商片頭,都覺得有點無癮,電影節有趣之處本來就是看平常難以看到的戲,如果已有人發行,那電影節趕去看又有何意思?如此繼續下去,不如改名叫「優先場節」吧。)

但剛剛開始想落筆,就遇到挫折,已經在 Medium 看到很完滿的文章了(大福:〈《假面酒店》享受經典月9日劇風味〉;雖然有劇透,但真兇本身就很明顯,知道也無所謂,不過若然很介意就看完戲才看吧。)… 打算講、想講、未諗到的都已經寫了,咁仲可以講乜鬼呢?頭痕。但總之,link 去的那篇文我完全 adopt,下面試試講其他。

這種以酒店為舞台的群戲,用多個小故事串連成一部作品,實在很適合 東野圭吾。(剛剛查,原來這種設定,日文就叫「大酒店形式(グランドホテル方式)」。)除了兩個主角在職場上,因為理念分歧而有火花(但又慢慢互相理解,通常鬥氣怨家主角都是這種套路。),實際上仍然是用每節故事寫他喜歡的人生百態。

這部主要是感情的背叛,又順帶講欺凌。(雖然是校園欺凌,但又非一般常見的類型。)其實兩樣都是常見的題材。

其中,欺凌那一筆的角度其實頗有趣。復仇者是當年遭到欺凌的人,現時有機會就用欺凌來報復,但遭報復的人卻非當年出手/出口欺凌者,反而是被無辜捲入欺凌事件的主角。由欺凌而生的惡念和怨恨,不只在欺凌/被欺凌兩者之間流轉,而是擴散去四周,想來其實很像傳說故事中的怨靈。

回到主線,其實兇手的目標同樣是被無辜捲入事件之中。無論怎麼想,目標當時的行動本身都是正當的,但因為有其他人作惡,惹起了其他人的仇恨,就在過程中被捲進去了。惡的起源不同,但總會以相似的方式擴展開去。

欺凌和背叛,兩種頗為不同的惡行,東野 也不是隨便拼湊在一起,隱約之間其實都有描畫出(勉強)可以相通的地方,正是表現其匠心的細節吧。

==

簡單評分:

B-(☆☆☆☆)
(好了,其實入場主要都是看 木村拓哉、看 長澤まさみ、看 松たか子、看 前田敦子、看 小日向文世,其他一切都只是搭單順便的。石川恋 也是看演員表時才發現的,穿了制服不太認得,而且也沒多少鏡頭和對白嘛。 )

《律政英雄2015(HERO)》

HERO (2015) Film Poster
(from 公式Facebook專頁;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2015年劇場版是早知不會好看的,頂多是普普通通,結果當然一如所料,但仍然頗感滿足。

無論我如何偏心,也難以否認今次比2007年劇場版尚有不如,更不用說中井貴一堤真一綾瀬はるか參演的超豪華2006年特別編了!再其實,兩輯電視劇本身就是新不如舊,北川景子頂替松たか子,已經不是越級挑戰的程度,根本就是明擺著送死!所以木村拓哉在戲內也只能跟麻木說,不要跟雨宮比較!潛台詞是:你也很可愛,但不要妄想跟上杉理子比肩。(這亂入實在太隨便! XD)

平時劇集也都會扮查案,但今次的案件實在太隨便,根本沒甚麼好查的,幾乎是一開始就明明白白,「線索」、證據、事情真相,全部都是「自動投案」一樣,沒有半點苦惱過嘛!頂多就只是在奇怪的地方跑來跑去,問一些幾乎早就估計得到的事情吧。當然,我明白,以上庭/檢控而言,知道真相是沒用的,找到證據與否才是關鍵,但以戲而言實在太不爽呀!況且,找到的所謂證據也實在太「小學雞」,叫觀眾如何投入?

簡單一句,根本只是用電影Budget,拍一集電視SP。
(跟2006年做的剛剛相反。)

這部戲究竟有何目的呢?(這樣想比較方便。)以《HERO》這部作品內在而言,不過是堆砌一個令久利生公平又需要踩界、又需要以身犯險的案件(問題並非他會不會,反正有需要就一定會。),激起其他檢察官的熱血,hard sell「久利生式」的公平和正義;也不妨順帶描寫,日本其他各地地檢也都一樣熱血和充斥怪人,唯一的謎團是戲中出場的大阪地檢,究竟是受雨宮的「久利生病毒」二次感染,還是久利生之前駐派當地時就已經將「久利生病」傳開去。

而從fans眼光而言,「木村拓哉x松たか子」才是重點,卒之也喧賓奪主地成為電影主幹,「久利生x雨宮」如何發展,實在比那宗虛無縹緲的「大案」有趣得多。雖然兩人都明顯見中年「老」態,但這段拖拉了十多年的感情還真是看不厭。說到底,這部戲根本是有心呼喚追劇十多年的fans入場,而應召入場進貢戲票錢的反正都是嚴重中毒者,總之看他們兩人出場就很高興了。暗自感動由《四月物語》追看到現時,很萌的始終很萌,不受年歲影響半分。

忍了一整篇,還是要說: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很很重要,所以要重覆三次說三次。)
她近年實在產量極低,電視作品少,更罕有登上銀幕。(上一次能在香港銀幕上看她,應該要數到《東京小屋(小さいおうち)》了?)難得有機會,怎能不入場?戲好不好看,隨便啦!

==

簡單評分: C(☆☆☆)

《渴罪(渇き。)》

《渴罪(渇き。)》海報
(來源:電影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向來不怕承認,自己常有偏見。又認為公開寫字的人--就算不是大媒體,就算只是自己個人博客--最公道的做法,是誠實地盤點可能令自己有偏見的因素,而讀者清楚此背景後,再自行評斷是否信服你的說法。

中島哲也,正是一個令我有偏見的名字。

約十年前的《下妻物語》,中島以異色的廣告、MV風手法,拍得深田恭子萌死人(仲有反差萌,睇過又記得就明。)土屋アンナ又型爆,亦配合戲中其他古怪角色,印象難忘。一套較少人知的《パコと魔法の絵本》亦很有趣,而且アヤカ・ウィルソン很萌。(選女角或許是其成功要素。)到《告白》,以其鮮明的手法拍一個(算是)推理故事,亦極成功。(女主角又是一絕。當然,松たか子根本從來都好吸引嘛。)

加之本片演員陣容強勁,入場前更有期待。嗯… 或許就是期望過高吧… 一旦有些微差錯,已足以令我頗為失望。而且本片的差錯,也絕不止些微…

另一點偏見,是我不太喜歡女主角小松菜奈,覺得她很像染谷将太… 說她的「魅力」如何如何,很難令人信服嘛… 但其實拍出來算不錯的了,兼且分得的出鏡時間又不太多,那就沒所謂啦。

橋本愛二階堂ふみ都喜歡看,但可發揮的機會似乎更少… 根本大咖… (尤其橋本愛。)

正負相抵,或許這點可說平手。

森川葵不是宣傳重點,但似乎比女主角更可愛有趣一點… (不過,其AURA也不太配合女主角那款;卒之,只能演慘兮兮,出場也很少的角色。)

中谷美紀,我沒有興趣。

白組方面… 我向來就不太管男角嘛,怎麼都好啦…

說笑。

妻夫木聡頗生硬樣板,但或許非戰之罪,角色本身頗為無聊,基本上出場不久就露底了--無緣無故,會向一個不似很熟、潦倒的「前輩」爆那麼多料?オダギリジョー亦差不多,角色太無聊,其實只是來賣型的吧。

唯有役所広司分得一個比較有趣的角色,整部電影也幾乎就是他的個人表現。但其實,也只是老刑警人物的典型,精采的只是役所広司之演出而已。

其實,雖然是無無聊聊的雜談,但這部戲的重點,原本似乎是人物,但偏偏人物就是不行,感覺很無聊,而且很散、很亂。其散、其亂,尤如上文那幾段。這就是主要感想。

另外不喜歡的,是風格。

中島的異色作品,我本是很喜歡的,奈何今次風格跳轉得太過份:一時,拍成七八十年代B級動作片風;一時,又變成歐洲風動畫;一時,又變成日系過曝攝影校園風;一時,… 要憑記憶數清楚他跳轉了多少款風格,簡直不可能。

而更令人不滿,是沒有謹守其風格轉換的規律。

一開始,令人覺得每個人物、每一條線,會有各自的風格。然而,一路發展下去,這規律又似乎丟開一旁,不在乎了。實在無所適從。尤其役所広司最誇張,幾乎是行走於數部電影之間,彷如時空旅人,也難為他竟能融入「每部電影」之中。

故事本身,我不想爆雷。
(又未爛到我覺得可以如此。)

可以說,「謎底/解答」(如果算是。)很無聊,不知道為甚麼要花兩小時看這部戲,有被騙的感覺:「吓!?就咁架喳!?」

係呀,哩篇都係:就咁架喳。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