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深津絵里

《逃生走佬FAMILY(サバイバルファミリー)》

『サバイバルファミリー』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com;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其實只是想寫:深津絵里好可愛!深津絵里好可愛!深津絵里好可愛!

1988年出道,《1999年の夏休み》已經搶眼,同年的「クリスマス・エクスプレス’88」CM,踢地下和「バカ」那一幕,再過三十年都萌死人。當然,更念念不忘的始終是《踊る大捜査線》的恩田すみれ。(噢,仲有《西遊記》的三蔵法師。)萌,能超逾年歲。莫講深津絵里今年不過四十四,小泉今日子 和 薬師丸ひろ子都五十一、五十三,一樣很萌。

當真越講越遠。

嗯,再講多一句。深津絵里 配 小日向文世 實在太過份… (或者,嗯… 看成是老夫少妻也可以的,倒也能解釋尾段「家人反對」那段舊事對話。戲中亦無刻意老化深津絵里,總算能夠原諒。)不過算了,那老豆角色很合他演,勉強將就一下吧。由公司到家中、對待家人同事及他人、再到後來的種種變化,也都令人信服。

嗯,其實部戲也沒太多好講,一言以蔽之,或許就是:令人信服。

氣氛偏向輕鬆溫情,人物間或有誇張之處,但大體上不違常理,各類的人物都令人覺得:「嗯,應該也有這樣的人吧。」整部戲的災難前題,當然也有些許誇張,但約略相近的事也並非不可想見,也是容易想像、容易投入的狀況。如此人物,面對如此狀況,其反應和遭遇也都不難有同感。

如何看現代城市人的心態和生活,家人的關係,如何在自然中求生/生活,諸如此類。一街都有介紹,其實也是多餘的介紹--整部戲都很典型,都是能預料的。如何拍感情,如何拍成長,如何拍高低,只能說是準確、合理,也說不上很精彩。但或許,臨近尾聲時,敢於稍稍低於穩陣安全線,已是有所交代。畢竟,目標應該是拍一部合家歡feel good電影,也不能太搏。

現代城市早就進化成一部超巨型電器,無電是幾近完全不能運作的;而若然真的長期不能用電,那不過代表人類的生活(大部份)要倒退百多年,也不是無經歷過,加上其他方面的進步,日子應該總比百多年前好。戲中描繪,其實大概正是如此。

戲要拍人經過歷練、有成長,事後生活習慣當然有改變。戲,當然是會拍成「由壞變好」,但其實都是主觀偏見而已,哪有甚麼好壞?喜歡就好,不喜歡就不好吧。就算災難來臨時,不懂應對又如何?最糟糕,也不過是人類滅絕而已。不是地球會滅絕,不過是人類的文明滅絕而已嘛,有何大不了?

人類滅絕,實在不是甚麼大件事。

==

簡單評分:

B-(☆☆☆★)

==

較佳的作者,或者上文尾一句就收手。(同埋,上面一大截應該寫得好啲。)但我就想繼續多兩句。

撇除個人喜惡,人類滅絕實在不是甚麼大件事。大部份出現過的物種都滅絕了,加上人類這筆,又有何大不了?也不要太自大,人類無能令地球破滅,所謂環保,保的不是地球,只是保一個人類能生存的地球而已(或順帶也保一點其他關連物種。)

以至個人喜惡,其實人類(及其文明)滅亡,我關心的也只限極細小的一個sub-set而已,其他大部份於我是無關痛癢,無可無不可。抽起我喜歡的人、家人、老友、可愛的idol、歌手、演員、幾個喜歡的作家,也保留日本列島遺留的物件(假設其餘的人已滅亡,再無新創作。),已幾乎滿足我所有需求,夠玩過世有餘,那也僅為「人類(及其文明)滅亡」的極少部份而已。

按此比例再看「人類(及其文明)滅亡」,實在講不出是我很關心、覺得大件事的事情。無感。我關心的sub-set受牽連,確令我心有戚戚焉,但也只限那一小點。一旦將鏡頭拉闊到「人類」層面,我倒覺得沒甚麼大不了。就算海平面升多一百米,那不過代表地球會多了魚(及其他海洋生物),少了陸上生物(包括人),又如何呢?

《身後戀事(岸辺の旅)》

《岸辺の旅》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這部戲,本來是不太想寫的,但這無關乎戲本身好壞。(直接跳入結論,我覺得還不錯。)而是,這類主題的戲都提不起勁去講。總覺得,這類戲的取態反正都大同小異。比如,去年台灣的《百日告別》。一部是真實的旅程,一部是以渡過的時間(「百日」)作為旅程,但「結論」其實是有點相似的,或者說這一題材終究也只能是如此。

就算以奇幻的設定包裝,死亡仍然是不可逆轉,死了就是死了,會消失的總要消失,除了講接受和放下,也沒甚麼別的可說。就這一點而言,這類戲總是千篇一律,就算拍得感情深刻動容,好看是好看,但沒甚麼好談論。(或許,有人會有共鳴;或許,可以談點感受;但如此則近於抒情而已,不是談戲本身。)若有任何值得說的,那就只會是其包裝、是其說故事的方式等等。

這部戲怎樣描繪「亡者」是頗有趣的。(也可能原著小說已是如此。)

戲內的亡者,不是虛無縹緲的幽靈,更不是要靈媒、有「陰陽眼」之類才看到,也沒甚麼可怕的。浅野忠信會步行、會問路、會搭車、會肚餓、會食飯、會煮食、會沖涼、會瞓覺… 除了不能永留人間,始終要返回黃泉之外,實在與常人無異。深津絵里也從未有很大反應,只是初時有若干疑惑。甚至戲內其他角色,也都淡然處之,就似是尋常事一般。(雖然樣本甚少,也不便透露太多細節。)

亡者,不過就是曾經的「生人」吧,本質上不見得有甚麼差別。或許是這樣。生和死,現實和虛幻,界線都變得模糊難辨,又拍得似是如此理所當然。本片唯一留作分辨的畫面線索,就只是偶爾營造舞台化的燈光,強調那部份之虛幻或有別於人界;但更多章節是完全沒有分別,「人鬼莫辨」;有幾幕反是人界更為灰濛濛、質感如夢境,一方面是情感使然,但同時又更似不真實。

此曖昧模糊,正是本片獨特之處;若說這是日本專賣的味道,或許太過,但如此氣氛在別處的電影確不多見。其背後的想法,引伸戲中的說話:畢竟世間只是出於空無,最後又歸於空無而已。如此看,生與滅,界線就沒那麼分明了。

==

簡單評分:

B(☆☆☆☆)

==

〈補記〉(完全脫離部戲)

正文已經完結,不再補筆,但幾乎每日都有「墮樓」新聞,寫如此氣氛的文章又似於心不安,故不吝蛇足。一言以蔽之,雖云宇宙百億多年間,生滅不過彈指,戲中人還是想活下去的。如此「正面」的結論,是如何從「虛無」、「負面」的思考而來呢?

余以為,負面到極端,其實跟毫無根據的正面也無甚差別。

是,人生是無甚意義的,世上一切追求,到數十億年後太陽「熄燈」,反正都了無痕跡;人類,不過億萬物種之一,滅絕了也無大不了的;地球上一切生物,本就是基因的載具,只是為了延續基因的組合而存在,軀體只是過客。

一切,皆是虛無;所有「意義」,不過是自己主觀武斷賦予的。不過,即使一切事物皆是空無,就算連「意識」本身不過是虛幻,自己主觀的感覺對自己而言卻是存在的。反正如此,不如就令自己過得「爽啲」,免得「蝕底」,無謂「執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