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港產片

《魔警》

《魔警》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可以更好。」
這是回想這部戲時最強烈的感覺。

其實是不錯的。不過要分清楚,我所指的「不錯」,是按甚麼標準?入場,想睇套刺激、畫面流麗,都有少少有趣人物睇,可以食吓爆谷的警匪片--以如此標準,實在不錯。甚至,可以算「真係幾好」。起碼無前年《逆戰》嗰粒假到出汁嘅CG子彈,當時我笑到甩肺,幾乎停唔到。今次,特技出乎意料地靚。

不過,特技正係其中一項不滿之處。唔係特技做得唔好,而係有一段,似乎無必要,又或者話,跟本片其他部份風格不太配合。係有一段講「發夢/催眠」嗰部份。反而,揸車期間那一段迷幻片段,CULT得唻頗喜歡,同開場時那段「墨水」的風格好夾。

另一處不滿,是有點散同浪費。「鬼王黨」的背景設計,其實很吸引,可以再挖、再玩,甚至有潛力獨立成篇,整套Spin-Off可能都幾有趣。如此有趣的組合,只淪為被擺佈的陪襯,有點可惜。林嘉華的差佬角色亦係,要咁樣設定,不是不可以,不過咁又塞入唻,又唔夠篇幅寫得深刻,反感覺有點造作,不如放入另一部戲吧,現時唔上唔落,又係可惜。

而講到鬼王黨,又不得不提… 大佬,你講到設計咁周密,點解又留條咁白痴嘅尾?真係講唔通喎。

而同樣係情節方面,心理醫生那一條線,不太好。一來太著跡、太刻意。二來,心理醫生真係可以咁做嘢咩?係咪太踩界?專業守則呢?睇到人一頭問號。而女上司那一部份,也是刪去更好。其實,如無迫切劇情需要,不如陽剛到底,只留馮素波一個主要女角。女上司,可以變男上司。心理醫生喎… 警隊內部應該都有啦。

同埋,我到而家都唔明,有一幕喺行人隧道… 其實係做乜?希望有人可以話我知。定係,只不過係最初由徐步高得到啟發,雖然最後完全唔係講哩單案,但係拍咗少少片段,留低咗?定係我睇漏乜嘢,其實同套戲有唔知咩關係?

其實,不少部份都拍出味道,整體我仍覺得「好睇」。不過,喺哩處、嗰處,總有少少缺憾。唉,可以更好。

==

簡單評分:

B(☆☆☆☆)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其實,套戲都未完!

我無奢望個個入場前,或個個影評人落筆前,都要睇過原著。不過,任何自稱寫影評既人,稍有責任感者,都應該會做少少功課。而只要唔係太懶、或太蠢,都應該可以搜尋到相關報導,大概內容係講:「陳果打算將部小說拍成上下兩集,不過因為資金問題暫時只拍了上集。」咁既然打算有下集,今集當然要留返條尾啦。

(大佬,你睇《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Frodo都行咗三集先掉到隻戒指落火山啦,你唔會睇完第一集就問:「又話要掉隻戒指落火山嘅?」亦都係同樣原因,三集都有得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但係要到第三集先拎到:你頭兩集係好睇,我都要等你出埋第三集,先知你完唔完整、會唔會爛尾吖嘛。其實,上中下三集夾埋,先真正係成套戲。)

咁所以,見唔少評論話套戲爛尾… 其實成篇文立即唔洗睇落去--你連啲基本嘢都一嚿嚿嚿,仲邊可能有說服力?咁所以,哩套戲,無論你係想入場睇又好、睇完想講又好,要記住:其實,套戲都未完!

咁一套未完既戲,可以點講呢又。

要知道,這是改編作。咁改編,視乎情況,程度有差,但一定跟原著有點出入。始終是兩種不同的媒介,表現方法不同,又可能有唔同既嘢要講,當然會有改動。而哩套,小說本身雖然不錯,有啲位亦係幾正,但當中亦有不少犯駁矛盾之處,要成功改編則更要修改至合理連貫,都幾大工程。

原著小說最成功者,不是其規模大小,亦非情節是否合情合理(我都提過話係有犯駁之處),而係其氣氛、人物及事物,尤其是故事中出現的幾款「典型」香港人。能否把握到這點,是評鑑的主要標準。而陳果在這一項,得分應甚高;從看戲當天現場觀眾反應推斷,抱此看法者不獨我一人。有一兩處改編,更是一舉兩得,既令故事/行動合理,又可加強其政治諷刺。

例如:林雪演小巴佬,真係好正;著董太衫一幕,就是一舉兩得。

(我係唔想多講,爆咁多你唔洗入場睇啦。有啲位係有少許冗贅、無謂的感覺,但本土味濃烈,香港人睇到會明、會笑,雖然以戲論戲可能影響節奏,但我又覺得瑕不掩瑜,都睇得過。)

人物背景,書中少有交代,戲中補完。有啲比較陳舊老土,但全部拼埋都幾有味道,算不錯。而播、解《Space Oddity》那一段,拍得好,比書中描寫豐富得多。

不滿者,反而是開場不久,在車上討論的情節。那一段,跳得太快,人物的行為、反應,似不太合理。而後段,亦太鬆散隨意。一段動作飛車場面,似乎可有可無,又拍得不太好。而且,後段忽然回到太土炮、CULT片的風格,跟早段不配合。

不過無論如何,今套只係上集,究竟能否收尾,一切謎團能否解決,仍是未知之數。

咁所以,哩篇文都一樣,只能夠係未完待續--如果有得續。

==

簡單評分:

無,套戲都未完!

《警察故事2013》

《警察故事2013》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聽說,這部片在香港首日公映,票房慘淡,我完全不感到出奇。

就說我自己,雖然入場觀看,但也感到點壓力,彷彿正偷偷摸摸、做甚麼不能見光的勾當;而事後,也不欲人知,似乎是件醜事。這實在非常可悲。雖然「成龍」兩字,向來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成龍在海外闖出點名堂,外人聽到香港:想起李小龍(Bruce Lee),當然最好(係,李小龍係香港人,其名作係喺香港期間拍,實在與有榮焉。我有時都有少許地域情結,不過幾乎都係細到局限於香港;再推而廣之,則會跳到上亞洲,我對亞洲係有少少偏心。);提起成龍(Jackie Chan),也不算太失禮;但現在,香港人幾乎是羞於與「成龍」二字為伍。

除了他亂講嘢,香港人當然是嫌他媚共。今次這部片,更擺明車馬當「公安」,也難怪令人不想入場。我雖然最後決定入場(原因隨後簡述),但先前留意到這部戲時,已不禁出言嘲諷:

Sam Hau ‏@samhau83
今朝睇戲見到新片預告,忽然驚覺成龍好誠實:《警察故事》由1985拍到2013,有咩分別?就係由皇家香港警察,變特區警察,再變成公安。
4:01 PM – 11 Jan 2014
(自行貼多一次內容,當是備份。)

不妨直言,我入場的最主要原因,是我寫文章的原則:未睇過的戲,不能寫!

而這部戲,時機、意義均甚有意思,值得一寫。

正如我在Twitter上說的,「由皇家香港警察,變特區警察,再變成公安」,道盡了這系列的變化。可嘆的是,這也是成龍的變化,也是香港差人的變化,也是香港的變化…

頭四集《警察故事》,主角陳家駒香港皇家警察,由香港打到外國。

第五集,宗主國變成北方鄰國,改叫《新警察故事》,主角叫陳國榮,是特區警察,被打沉,失去兄弟,失去一切。

第六集,又改,叫《警察故事2013》,主角叫鍾文,是公安,是樣板人。

「陳家駒→陳國榮→鍾文」

這變化很有意思。

有一個中文名,是香港用來代指「普通人/任何人」,尤如美國的「John Doe/Jane Roe」,人人都知,叫「陳大文」。

「陳家駒」,也有差不多的感覺--一個普通香港人,普通香港警察。
(當然,設定姓「陳」,相信跟成龍本身都「姓陳」也有關。
 雖然再考究… 其實係姓「房」。)

驃叔在戲中,更通常是親切地叫他「家駒」。
是,當年的香港人,是顧「家」,不是顧「國」的。

當年的「陳家駒」,亦比較有人性。

就拿第一集做例子。會出蠱惑,會死要面,但又怕激嬲女朋友,又會發老脾打人,諸如此類。就算拍到如何超人好打,身手非凡,總之仍是個人,正常人,香港人。

到香港被移交,幾年後再出現,忽然已變成「國榮」。

而這個「國榮」,被「鬼鬼地」的阿Joe玩殘,後來又迷失,最終係俾一個假冒差人,個名國產味十足--叫「鄭小鋒」的青年救返。

都未夠,再過幾年,又再出現,今次甚至唔再姓「陳」,改姓「鍾(中?)」。

我知,我亦告誡自己,切勿過份解讀,但我覺得係有根有據。

今舖主角叫「鍾」,尚文,講多過做。

而個奸角叫「江」,尚武,打咗先講。

咁唔係我多心吖,係編劇你自己玩先架喎。

咁明知之前五集都姓「陳」,何解今集要改姓「鍾(中?)」?為何不叫「陳文」?(「陳大文」都好吖!?)《百家姓》咁多款得你揀,唔叫「孫文」、「蔣文」、「羅文」、「劉文」、「古文」(係,我係玩嘢。),都可以叫「趙文」、「周文」、「李文」、「張文」、「梁文」丫,偏係要叫「鍾(中)文」。

由「陳Sir」變成「鍾警官」,難怪我胡思亂想喎。應該唔係我諗多咗吖。

而今集另一特點,係假到出汁。(有某國特色。)

以前,《警察故事》都崇尚實景/實感。

由第一集,大鬧木屋區(幾部車撞散成山寮屋、…)、大鬧商場(跳燈飾柱、…)、…

(加插少少,第二集尾個工廠景都唔錯,同黎強權師傅(飾啞巴)打嗰段亦甚佳。)

到第五集,都有鬧市景、有會展景、…

而家第六集… 成個「廠景」囉… 我唔係話間酒吧似「工廠」(雖然,係。),而係成個場景都係「片廠」搭出唻咁囉。本來,搭景係無問題,布景本身亦係電影非常有趣的一環,但洗唔洗搭到咁假呀…

我以為自己睇緊《宇宙威龍(Total Recall)》《Blade Runner》--科幻片。

咁所以都好貫徹,個角色都假到出汁。

「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簡直成個雷鋒咁,可謂樣板人。

有謂,此樣板人角色,力圖美化公安,我雖然無意替其辯護(不過再講,《警察故事》系列向來都美化差人,不是新奇事。),但卻另有想法:即使「美化公安」是其原意,也可謂完全失敗。

我不是說電影本身沒有美化,而是… 沒有美化「公安」。

正如前述,整部戲都假得要命,整個場景都彷彿架空在不知名、虛構的地方;既然地屬虛構,當然也聯想不上「公安」… 情況有點像早前上映的《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整個故事架空在一個叫「海港城」的地方,其警察也不過是虛構的警察。

戲中的成龍(及其他部隊成員),其實也有點相似… 是虛構的某地「公安」/「警察」,根本聯想不到任何特定地方的執法部隊。

不如講返套戲本身,起碼講兩句。

其實根本係「參考」《虎膽龍威(Die Hard)》系列吧… 不過,營造了情境、狀況… 但歹徒只得三數人,而主角又講多過做… 根本唔知想點。

而奸角的犯案目標… 不過得嗒笑;要達成如此效果,有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完全講不通。(或,根本有更簡單方法。)而願意為此替他賣命的幾個同黨,則更復可笑。

==

簡單評分:

C(☆☆★)

《掃毒》

《掃毒》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可能是我偏執,我認,但是我覺得「甩嘴」的配音真的無法忍受!

「聲畫同步」,是有聲電影非常基本的要求;好像《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裡頭,因「聲畫不同步」而生的笑話,本應是二、三十年代才會發生的事情,經過八、九十年的發展,我們本應離這種缺憾很遠,耳朵不用再受罪。本應如此。

八十年代的港產片,不少都是後製配音,甚至不是演員自己配音,我們還要停留在那樣的年代嗎?我不想每次提起港產片,都要指出未能「聲畫同步」,這實在是個太基本、太無聊、原本不應該有機會要提出的問題!

而除去「聲畫不同步」這個八十年代(或者,其實應該是八十年前!)的問題,整部戲都有意無意的… 很「八十年代」。

三個男主角,對著大海唱歌,就有非常濃郁的《英雄本色(1986)(或其他「江湖片」)味道。我不想披露過多,以免影響讀者看戲的趣味,但這是個很重要的特徵,基本上這部戲就是一部「八十年代江湖片」。

「八十年代江湖片」,總是很喜歡加一點東南亞元素;比如,台灣、泰國、金三角、菲律賓… 通常,都要衝出香港,到東南亞大鬧一場,最後才回到香港解決。這一點,我覺得也算得上是類同之處。「離港→闖禍→受傷/關係破裂/等等→回港→原伙伴之間的衝突→麻煩重臨→解決」,似乎有這樣的方程式。

而所謂「掃毒」,完全是幌子,根本無關痛癢。
(甚至細心一想,對劇情有過任何影響嗎?沒有!)
(如果要看講毒品的港產片,不如看《門徒》。)

其實,這部戲是講:「兄弟情」、「義氣」、「人在江湖跟家庭的衝突」、「後悔」、「復仇」、「親情」…(排名有分先後。) 一貫的「江湖片」。「警察」、「毒品」,其實全都不重要、全都可以拋開,這樣看會清晰得多。

探本溯源,甚至可以說這是一部「武俠片」,這是港產片輝煌歲月的根。

如此一來,本片的結局也就很順理成章。某個角色,在臨近尾聲時做的某件事,也似乎看得出原本的形態,可以看到是想有一種甚麼味道。最後那一段戲,那種氣氛、那種「主角威能」,都能夠看得到原本的樣子了吧。(片中所用的那首歌,也不無暗示的訴說這部戲的真身。)

這樣的「現代武俠片」,對我這種懷念舊日港產片的觀眾而言,仍是很有吸引力的。

上述的特色、演員的表現等等… 都頗合吾心。這方面看,我是有點偏見,可能會將分數評得高了。這是我的第二個評分。

不過,本片的一些技術、枝節問題,又實在令我感到困擾,這是我的第一個評分。
(我認為較能反映我的整體看法。)

配音、「聲畫不同步」的問題,我已經說過了。

另外,是關於那首「武俠片」主題曲,秋官的名曲--《誓要入刀山》。原本,是很配合整部戲的氣氛,也有點題作用。可惜,到尾段,忽然出現了現代編曲的翻唱版本… 我不評論這新版本的好壞,但絕對不配襯這部戲。

好好的一首歌、好好的一場戲(一場關鍵的戲!),就因為這不當的選擇,幾乎毁了!無論是用秋官的原裝版本,還是用三個男主角合唱的版本,我都覺得可以接受,但現時這個奇怪的版本… 或者說,是不適合的版本,實在是重大失誤。

這樣莫名其妙的選擇,令人難以接受,也是令整體觀感大打折扣的原因。

==

簡單評分:

C-(☆☆★)/B+(☆☆☆☆)

《殭屍》

《殭屍》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三個字:大失所望。
(為免日後誤解,不妨註明,我知道「大失所望」是四個字;不過,「三個字:XXXX」這句式,是2013年潮句,原出自馮某之口,淪為大眾笑柄,一時間成為網民、以至政客愛用之潮句。)

其實未完場,戲睇到一半,我已睇到氣憤難平,想割凳離場,不過卒之都係睇埋先。套戲老早未上,我已有點期待,今個禮拜亦預早留好位,準確睇完就寫,諗好一定係寫哩套《殭屍》;點知,雖然係就係寫哩套,但方向同我最初預期完全相反!

我都有諗過,係咪我期望太大?所以擱下了幾天,希望可冷靜下來,細心思想後再寫;但越想,越不對頭!對這部戲的反感有增無減!

先旨聲明,我睇的版本是一般戲院版,而非電影中心播的無刪剪影展版,但如果分別只是宣傳所述,刪走部份血腥場面、刪走部份粗口,我相信對我的看法無影響。

另外一點,我也想了幾天,我究竟可以爆料爆到甚麼程度呢?一般而言,我踩爛片時,都是不留情面,也不保留地爆劇情。(否則怎麼有證據支持我的批評?)不過,這部片似乎引起頗大期待,很多人可能會想入場,稍留一手,可能會較合適。我打算這樣寫:

本片最尾有一個plot twist,不妨直言:我最唔妥就係哩一筆!之前成套戲爛,都可以忍;但係試圖用個咁不堪的plot twist唻救兩個鐘垃圾,完全係侮辱觀眾!如果咁樣可以過骨,咁以後咩爛片,完全唔洗講劇情啦?求其亂(beep)咁寫就可以啦!

為存厚道,我就唔爆哩個plot twist,我直情會當佢無出現過,當佢不存在。我就當成套戲,只得哩個plot twist前嗰兩個鐘。(反正已夠衰。)

入場前,老實講,真的頗有期待。劇情簡介話,講錢小豪星途不暢,中年潦倒,要返屋邨,還準確自殺,後來又有殭屍同隱世末代道士… 我當堂諗起尚格雲頓(Jean-Claude Van Damme)套《JCVD》。心諗,橋唔怕抄,拍得好也不錯,有六成我都收貨。而且我又鍾意「殭屍片」,之前都寫過兩套。(《殭屍先生》和《殭屍少女》)結果,剛才提過,不贅。

我最大疑問係:我究竟睇緊套乜片?

如果想用屋邨做背景,想混合香港情懷和殭屍片,那是好事,我完全贊成:不過,點解拍到完全唔係屋邨咁樣?為了劇情方便,可以將現實扭曲到甚麼程度?又或者,完全係我會錯意?因為睇咗三分鐘,我開始覺得自己睇緊《Silent Hill》!那種廢墟質感,那種超現實,我根本睇緊港版《Silent Hill》!俾咗版權費未?

(其實仲未完,好多設計,我都覺得似《Silent Hill》或《BIO HAZARD》系列出場角色。不過我非遊戲專家,這點且留待識者發掘。)

到孖女出場,更令人懷疑:係咪睇緊港版《閃靈(The Shining》?

又,如果孖女枉死可以成厲鬼,咁搞佢地嗰件賤男,起碼都可以做返隻衰鬼,究竟去咗邊?同埋,成段情節都無厘頭到爆炸。就算賤男想食孖女姊妹丼,有必要用刀插住人隻手?又做乜唔一早打暈兩姊妹先慢慢搞?從片段可見,對孖女身形體力絕對輸蝕,賤男可先整暈、縳起孖女,點搞都得。整段戲,莫名其妙。

(隨後不久,門外出現的鬼差[?]夜行,又係唔知做乜。究竟有咩意義?出場做乜?完全無交代,完全無作用。就係出唻走廊嚇人,等居民唔好夜晚出街?)

而無論孖女、鬼仔,都完全係日系恐怖片造型,已失去港產厲鬼味,咁樣「翻新」港產殭屍片,有咩意義?如果要復興港產殭屍片、鬼片,係要把握好原本的味道,去除老舊的部份,加入新的血肉;好似煲滷水汁咁,要一煲舊滷水,不停咁煲,不停咁煮,要不停加新料,而唔係成煲倒走咗,落一包味粉開一煲新滷汁,就話係創新。

咦?講咁耐,我做乜唔講殭屍?
因為真係出場不多,而出場後又令人失望…

出場前本來還好。鮑起靜得邪派廟祝鍾發之助,煉屍救夫,最終煉出殭屍。而背後又是邪派廟祝,跟正派道長陳友(延續《殭屍先生》中的四目道長一角。)鬥法。煉屍過程也頗有趣味,但整體而言,殭屍一段反淪為配菜,到正式出場更完全變味。

殭屍的造型,完全變成「科學怪人」… 是要跟劇情呼應嗎?那不如拍新版《科學怪人》算了,拍甚麼「殭屍片」?但造型,不過是小事。

到正式出場作惡,做過甚麼?撕開小孩,割開鍾發條頸,穿牆… 不想「殭屍」永遠只是硬直地跳(雖然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特徵),要改變我也能理解;但不是應該改變得有特色一點嗎?這只不過是普通怪物而已!

到孖女上咗殭屍身,更是完全隨心所欲,亂唻。在走廊一段,那根本是怪物、猛獸的動作,跟殭屍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

我完全覺得,今次不過是用「殭屍」作噱頭。

到後來,道士鬥殭屍。咩「結界」?係,道教都係有「結界」,但係我都幾肯定,今次唔係哩味,而只係睇日文嘢睇得多,用咗日文「結界」!其實以港產片傳統,亦是普遍中文用法,道士會「開壇作法」,而用唻對付敵人、或引敵人入去的部份,係叫「陣」(「擺陣」、「布陣」、「陣法」),好少話用「結界」,擺明唔係講緊中文!

同埋,錢小豪同殭屍喺個「陣」入面究竟搞咩呢?觀眾只見到他們對打,但究竟要打到有咩「結果」,比如係要打中咩「要害」、貼咩「符籙」等等,完全唔知,結果亦好似唔係!最後,竟然係打到出太陽而結束!咁陳友一路催錢小豪究竟為乜?如果係要拖到日出,咁咪好成功咁拖住囉。

同埋,陳友嗰件唔知乜鬼法器?咩設計?如果係咁用法,咁咪用親都要斷手?咁唔怪之得佢老豆打殭屍會打到返唔到屋企啦!次次都斷一邊手,可以斷幾次!?

又,我非常不滿本片的對白。

首先,是粗口。

粗口無問題,要以粗口「賣本地」作噱頭都算,都忍你。可以搵個講粗口講得自然、流利的人寫對白嗎?「講粗口」,唔係求其每隔兩個字就夾一個「小狗懶擦鞋」就可以,要夾得自然,夾得順暢,配合整句說話的節奏。而套戲的粗口,係甩晒beat。真係聽「懶」到人想「小」到佢飛「狗」上天花板。

第二,是懶有深度。

一套劇的深度,或更廣泛的說,一部作品的深度,唔係靠幾句扮嘢的對白(同懶型的鏡頭)。無厘啦喂咁插句扮嘢對白,係唔會變王家衛的,頂多係變黃精甫!(大鑊!我而家先醒起,麥浚龍之前搞兩套戲,咪都係有黃精甫份囉!難怪中伏!哎呀!哎呀!失算!失算!)

同埋,你要懶有深度,都算,都可以忍。可唔可以貫徹少少?或者,起碼,搵個真心識扮嘢既唻寫?我實質舉個例子。

陳友有一段讀白大概係咁的:

「以前啲道士,都有相熟嘅米舖。道士同米舖嘅關係,就係咁樣一代傳一代。而家無囉。」

擺明係扮嘢,想懶型,都算。(反正陳友戴木眼鏡、著晨褸的潦倒道士造型都幾型。)點解要寫咩「一代傳一代」?咪係低手囉… 衰咗啦。成句對白就咁禍咗。要懶型,要寫扮嘢對白,首要識得留白。你乜都寫(beep)晒出唻,咁仲型咩?係要講一半唔講一半,留啲空間,咁先型!

唔識扮型,就唔好獻醜啦。

(係,我認,我成篇都寫得又求其、又粗鄙,不如此難洩我心頭之憤!大家當睇我發洩吓就算。不過如果你想入場,咪話我無警告過你,真係爛片一套,唔係普通爛,係好爛好爛!)

==

簡單評分:

D- -(★)

《盲探》

《盲探》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是我太挑剔(應該不會)
還是期望過高(頗有可能)
或是真的拍得差(猶豫不決)

這部戲或許是一次實驗,一次失敗的實驗。實驗目標,是要探索一種新形態的「杜琪峰銀行映像」電影,希望可以揉合其風格及商業元素。具體的實驗內容,是以杜琪峰式「劉德華配鄭秀文」愛情喜劇為包裝,以《神探》為骨幹,以《大隻佬》為血肉。

(查找資料時發現,編劇韋家輝本身也有類似說法,可為憑證。

「編劇韋家輝透露創作《盲探》的初衷就是希望把《孤男寡女》和《神探》結合起來,他還表示:『我們就是要觀眾看得高興,看得興奮,《盲探》就是要好玩一點。』」
王玉年,<《盲探》定檔7.11 高圓圓避談趙又廷>,2013年5月28日,新浪娛樂。http://mn.sina.com.cn/news/m/2013-05-28/104343353.html

 不過,這部戲實驗性質明顯,即使沒有這段說話,大部份人也會同意吧。
 問題是:結果拍得唔好玩嘛…)

若然成功,應該頗為可觀。

可惜,失敗,拍了一套「三不像」。

失敗的主因,是《神探》太好。珠玉在前,再拍一個同類的偵探人物是吃力不討好。戲中不少所謂「查案」情節,其荒謬手法已在《神探》出現過,再拍只是自我抄襲,連「豬肉」都稱不上,只是一塊「豬頭骨」。(甚或夾雜了《瘦身男女》中,劉鄭兩人對演的風味,但也了無新意。)

戲到中段,有一段頗長的「查案」情節,兩人不停cosplay,劉德華演得還不錯(偶爾甚至有當年演刀仔年代的神采,收放漸見自如。),鄭秀文就有點吃力;演員其實表現不錯,但最終效果欠佳。問題其實出在整段戲身上,非演員之過。一條好橋,玩一次令人拍案,玩兩次仍出色,但連玩十幾次就完全走味。

第二點失敗原因,是兩種風格不協調。到入場時就很明顯,恕我不透露細節,只能夠印象化地說:《神探》風的部份,是《神探》風;「劉鄭喜劇」的部份,是「劉鄭喜劇」風;兩部份的色調、味道都完全不同,似乎也無意(或未能)找到一個恰當的中間點,以致整部戲不停游移於兩個世界之間,如「水溝油」,分隔得很突兀。

這種分隔,令整部戲欠流暢:由「喜劇」到《神探》,往往是「忽然墮入異世界」,令人無所適從。整體故事的鋪墊亦不理想,故事有太多漏洞,感覺太隨便、太「求其」。有幾部份都令人感覺:「吓?咁就算喇?」

姜皓文那一段尤其嚴重…
 那角色也就此浪費了,多可惜。)

另外,本片也有不少沙石。

一開場已發現,在銀河映像作品一再出現的問題:甩嘴!

我知道,現場不收音,全部後配,自有其優點。
尤其是銀河映像的工作方法,在一篇英文文章中也拜讀過:

“I’ve visited other Milkyway shoots, and each time I’ve been impressed by the sheer speed with which the work gets done. Everybody knows his/her job, and the staff changes camera and lighting setups very quickly. It also helps that HK films are almost always shot with no sound recording; everything is postdubbed. That yields the visual freedom, as well as the speed of production, of silent-era moviemaking." (emphasis added)
David Bordwell, “A many-splendored thing 4: Triangulating," Observations on film art, March 22, 2007. http://www.davidbordwell.net/blog/2007/03/22/a-many-splendored-thing-4/

不過既然選擇這種拍法,配音時可否仔細一點?
經常甩嘴,畫面跟聲音不同步,令人耳朵發麻。

選角也有問題。

司徒法寶一角,是否非用郭濤不可!?

不要誤會,不是郭濤不好,而是:為甚麼要用郭濤?郭濤演得再好,也缺一份香港味;他演的老粗,不是香港的老粗。演香港警察,怎麼不能用一個會說廣東話的演員?比如說:有份做配角的姜皓文也不錯吧。不然,替司徒法寶一角配音的麥長青也可以吧。

高圓圓反而沒有問題。(當然,我知道,我絕對有偏心之嫌。我不怕說,我是喜歡看高圓圓。)她的角色不過是舞蹈教師,背景不明,其實怎麼安排都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普通話就可以了。甚至,那角色可以改為俄國金髮美女,也無損劇情。

而司徒法寶則不同,故事開場不久已交代他是香港警察,跟莊士敦(劉華)很熟,不可能不是香港人!(起碼,也是香港永久居民吧!居港七年,廣東話也不會說嗎?怎麼當差!?)

總的來說,這部戲不是很差,但絕對是「兩頭唔到岸」

==

簡單評分:

C-(☆☆★)

《好好!殭屍少女~東京電視台戰記~(好好!キョンシーガール〜東京電視台戦記〜)》

《好好!キョンシーガール〜東京電視台戦記〜》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好好!殭屍少女~東京電視台戰記~(好好!キョンシーガール〜東京電視台戦記〜)》
官網

川島海荷好萌!

我也知道這種開場白不太好,但這可是本劇最重要的賣點。川島海荷穿起那套特製的「道士」袍,真的很萌!片中還有解釋那件袍為甚麼會有喱士花邊,設定倒算認真。而有關殭屍的設定,大致都是源於港產殭屍片。當然,關於「道士」的設定就比較隨便。不小心解封了一桶殭屍,那造型似十足餃子、化身成封印四百年的バンバン跳出來,說川島海荷是「道士」,要負責收拾殭屍,就算是了。

雖說這一點很隨便,但如仔細回想以往港產殭屍片,那些「道長」、「徒弟」其實也沒有怎麼修練過,也沒見過他們用甚麼厲害的法術喇!(《倩女幽魂》中負責打妖怪的燕赤霞才有出過厲害法術。)打殭屍一般都是用桃木劍、墨斗、雞血、糯米… 原來重點是器材,倒不覺得有甚麼特殊技能嘛!符籙當然是少不了的,但本作由バンバン負責畫符,川島海荷只負責打鬥部份。

對了!其實打殭屍的道長們,最厲害似乎是武功… 也難怪,元祖殭屍道長林正英就是武打出身的嘛。(關於元祖的《殭屍先生》,可參看在下早前的介紹。)

雖然是惡搞成份重的深夜劇,但製作絕不馬虎,打鬥拍得頗流暢。大部份動作也似乎是川島海荷親身上陣;穿起那套黃色「道袍」打鬥,似模似樣,很萌!

畢竟是深夜劇,放送時間只有31分鐘,扣除廣告、片頭、片尾曲等等… 根本每集只有二十多分鐘。(雖然我很推薦那段片尾曲,由9nine主唱,五位成員都會穿「道袍」和「殭屍服(清朝官服)」唱歌跳舞,很萌的啊!)每集這麼短,又只得十一集,當然沒甚麼驚天動地的偉大故事,惡搞(和萌)才是重點。

看看每集的標題就知道:

第1話 2012年10月12日 目覚めよ!アイドル道士
第2話 2012年10月19日 川島、道士やめるってよ
第3話 2012年10月26日 キョンシーの花道〜演歌の心〜
第4話 2012年11月2日 カラスの学校に来たキョンシー
第5話 2012年11月9日 海荷道士のキョンシー事件簿
第6話 2012年11月16日 ニセ、アイドル道士現る!?
第7話 2012年11月23日 走れ!猫キョンシー
第8話 2012年11月30日 余命半日の花嫁キョンシー
第9話 2012年12月7日 バック・トゥ・ザ・キョンシー
第10話 2012年12月14日 決戦は金曜日、キョンシー殲滅作戦!
最終話 2012年12月21日 青き衣の者、金色の野に降り立つ

較主要的惡搞有:

「カラスの学校に来たキョンシー」中的「カラスの学校」,是指《CROWS(クローズ)》裡面的「鈴蘭男子高校」那種超不良學校。連校名也叫「鈴仙高校」,明擺著是影射。

「海荷道士のキョンシー事件簿」是惡搞《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這一集,不論是氣氛、配樂、場景、地點、人物、攝影、對白… 都做足了,惡搞得很徹底。

「余命半日の花嫁キョンシー」就是《余命1ヶ月の花嫁》。但想不到,連《101次求婚(101回目のプロポーズ)》也拿來開玩笑了,連主題曲、名場面、對白都用上了。或許可以說今集是惡搞整個「純愛」類型。

「走れ!猫キョンシー」中客串的猫ひろし真是馬拉松跑手… 整集都是惡搞熱血片…

「バック・トゥ・ザ・キョンシー」--「Back to the 殭屍」--明顯就是《Back to the Future》。基本劇情都抄足,絕對好玩。川島海荷的九十年代懷舊造型也很萌!還有九十年代名人--「扇子の女王」荒木久美子真身客串,很認真…

「決戦は金曜日、キョンシー殲滅作戦!」,難道是…DREAMS COME TRUE的《決戦は金曜日》?

「青き衣の者、金色の野に降り立つ」是《風之谷(風の谷のナウシカ)》名句:「その者青き衣をまといて金色(こんじき)の野に降り立つべし。失われし大地との絆を結び、遂に人々を青き清浄の地に導かん。」的變奏。那一幕名場面,也馬馬虎虎的算是重現了。比較意想不到的,是惡搞了《龍珠(ドラゴンボール)》的魔封波(某部份吧…)和元氣彈(元気玉)。(不記得,或不知道的可以參看龍珠招式一覽。)還用了龜波氣功(かめはめ波)某個典故

以上是我知道/找到,又比較主要的,其他種種,看劇時慢慢發掘/留意到,就是趣味。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川島海荷好萌!

===

另外有幾段相關的短片,川島海荷都是以殭屍少女的角色出場,來看看她有多吧!

テレビ東京 ピラメキーノ「闘え!太田D」20121004 HD

テレビ東京 ピラメキーノ「闘え!太田D」20121005 HD

テレビ東京 ピラメキーノ「闘え!太田D」20121011 HD

《一代宗師》

《一代宗師》港版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代宗師》初版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上一篇不停的以武功為喻,起了癮頭,就來閒扯一下《一代宗師》。)

(又,我應該會穿橋,未看此電影者慎入。)

為甚麼要貼兩款海報?當然不(全然)為了那兩張海報,這其實是抽絲剝繭的第一步。

第一幅海報,是從英文版Wikipedia專頁上找的,是現時街上看到的(其中一款)港版海報。

第二幅海報,是從中文版維基專頁上找的,據說是初版海報;不論是否初版,總之不是現時街上擺放的版本,應該是較早製作的版本。

中文片名一直沒變,都是叫《一代宗師》,但英文片名卻改了。原本是叫《The Grandmasters》,但現時公映的版本卻是叫《The Grandmaster》。這單數/眾數之別,應該是解開公映版謎團的第一道線索。

王大導幾年來都說是在拍葉問,這一點我們沒理由質疑。(但到底是不是如實地拍葉問、他的成就究竟多大,都不是重點;反正「葉問」只不過是引領觀眾由現實走進電影的楔子,電影中自有世界,跟現實根本不相干,也不必要相干。)而我們現時看的版本,也確是以葉問為主幹,主要以他所見所知的事情展開。這單數的「一代宗師」,按理就是指葉問;大部份其他角色,都能以葉問為中心,安放在恰當的位置--除了一個:一線天

一線天是整部戲最奇怪的角色。他跟宮二有一面之緣,後來到香港,有兩場打鬥,但跟所有其他角色--包括葉問--都毫無交集!(當然,如果假設宮二才是本片的中心[其實也頗有說服力],那所有角色都能解釋得到,這可能是更經濟的解釋。不過,我認為那一面之緣,在火車上仗義救了一線天一命,這連繫太弱;而一線天另外的戲份,也難跟宮二扯上關係。這解釋雖然經濟,但不圓滿,太牽強。在平衡取捨後,我認為暫時不宜應用Occam’s razor:我將要提出的理論,表面上看不是最經濟的。當然,我接著就要論證,我提出的說法是圓滿而經濟的。)

我的理論是:現時的公映版,不是原本計劃的版本。如果只是這樣,我的假說未免太無聊。王家衛的電影,公映版多不是原本計劃的版本,有甚麼出奇?所以才有加長版、導演版、終極版… 有甚麼出奇?所以我斗膽試試,估計原本的版本是怎樣的,也嘗試提出一點證據支持我的說法。(我要論證,我提出的說法能解釋片中奇怪之處。)

我以為,原本的計劃是要寫好幾個「一代宗師」的,這就能解釋英文片名的轉變--是眾數的多位「一代宗師」,而不是一個「一代宗師」。其實我們現時也能看到這計劃的餘緒。

宮寶森是中華武術會會長,他退位前南下,要找一個人跟他比一場。他跟葉問比武後,明確地向葉問說:「我將名氣送給你。」將葉問推上宗師的地位。很明顯,他是「上一代宗師」的代表。然而,如果他的角色只為說這一句話而來,後來跟馬三的對打、及後來出現那兩個東北老爺子的情節,似乎太長了;而他跟師兄丁連山的對話,及後來丁連山出場那一幕,更是藏得太深了吧。(究竟有甚麼意思?)這一段宮家的故事,究竟為甚麼出現?當然是為了宮若梅(宮二)吧。

宮二是戲份非常重的角色,而且她是有成長、有變化、到後來路走盡了的角色。初出場時,好爭勝;跟葉問比的一場,出了點小手段得勝(老套!),也無端種下了一段情根(更老套!不過我受。算吧。實在拍得美。)。後來是書信傳情。(話說,這一段張永成見到葉問情意綿綿的讀信,我幾乎以為會有甚麼韓味狗血情節出現,但沒有。還是剪走了?)到馬三殺宮寶森,宮二尋仇不果,退婚,入道,決鬥,復仇,受傷。這一段見其堅志,拳腳也跟與葉問對打時稍有不同,沒那麼花俏輕靈,但多了點沉穩柔韌。後來到香港,再見葉問,那已是盡頭。

當宮二的路走完了,戲也很快完場了。到這才發覺:「咦?難道宮二才是主角?」

如果將宮二和葉問比較,這感覺甚至會更強烈。對比起宮二,葉問這角色的成長實在不多。葉問的武功,由出場到完場都是一樣的。雖然他的生活環境有轉變,由富入貧,甚至有一幕砍了木人樁當柴燒;但功夫電影,說的必然不只是生活吧,武學呢?由佛山打到香港,由拜師到收徒,我們從來無見過葉問武學的變化、從來無見過葉問的武學受到正面(有威脅)的挑戰。是沒有,還是我們看不到

正如上文說過,如果宮二才是中心,所有主要角色都會有其位置;但另一方面,則葉問的戲份又太重了,而金樓隱士授拳一段更不必要;更重要,一線天這角色仍難以解釋。如果這部戲只有一個「一代宗師」,只能是葉問,這是本文的基本假設。(況且,片中宮寶森跟葉問比武時以餅為喻,顯然有傳位之意;雖然葉問只拈了一下就放手,但那意味仍在。而跟丁連山見面一幕,也有兩代宗師過招的氣氛。)然則,問題就會變成:「在戲中的葉問本來應該是怎樣的?葉問有那些戲份被剪走了?」

我認為一線天是重點。

如果葉問是本片的中心,沒理由會有主要角色是跟他毫不相干的。仔細想,葉問和一線天,除宮二之外,還有一項共通點:他們兩個各有一場在雨中以寡敵眾的巷鬥。這兩場打鬥,都很鮮明地表現了他們的武學特點。葉問的動作比較細、埋身,也有以巧御力(正如他跟宮二說的,他認為武功是「纖毫之爭」。);而一線天的招數就比較粗、拳腳幅度大,是硬碰硬的感覺。這兩個人物的設計,明顯是有對比的意思。

再看一線天另一場戲,是在白玫瑰理髮店內收拾了一個飛仔(小混混),後收其為學徒。而葉問也有收拾過一班上門踼館的人,也拍了一幅師徒合照。這兩段,無論結構或畫面都很像。這也分明是有心經營的對比。(再想多點,這兩個角色連造型都是有對比的。葉問,一直都是穿黑色中式服裝;而一線天,一出場是穿西裝,後來是穿白色袍。)據此可估計,原本他倆應該會打一場:是兩種武學觀點之爭。

類似這種對比,現時戲中還有的:是宮二和馬三。(我相信這部戲的結構,正是由各個武林高手的對比組合而成。)電影初段已有提過,他倆分別得到宮寶森絕藝的一半:宮二得其柔勁,馬三得其剛勁。而這兩半,最終就要對決。我認為,葉問和一線天原本也有這樣的一段戲。

但最後為甚麼剪走了呢?答案在葉問一句話:「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企得返喺喥嗰個先係啱晒。」(雖然我一聽,這分明像是李小龍會說的話…)我估計,拍到出現這句對白時,就會發覺原本安排的「葉問vs一線天」其實沒甚麼意思。武學跟兵法一樣,談理論的口舌之爭很難分勝負,只有打贏了才顯得正確;但吊詭的是,打贏了又不代表理論就對,可能是執行時的優劣而已。(用李小龍的說法,武術是表現自己的方法。然則,打贏了不過代表一個人贏了另一個人,對研究武學的優劣無甚幫助。)所以,安排他們兩個對打是沒甚麼意思的,也會令葉問那一句壓卷的說話變得很尷尬。

反觀官二和馬三那一場,其實不止是武功之爭,或許就因此倖存了。(另一方面,我覺得那一場其實可以說是「二對一」:合宮家父女之力,才收拾了馬三。)

簡單一點說: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這是角色顯得單薄、有點肢離破碎的原因。

說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尚有其他證據支持。

葉問登門找宮二,說要再見六十四手,當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也不是全然不為酒。被宮二打發走後,老姜著葉問去找丁連山。葉問跟丁連山這一幕,沒有剪掉。這一幕,葉問是為武學而找丁連山的,而丁連山也露了一手,但僅此一手。現在遺留的這點痕跡,不正吻合上文的推論嗎?如果沒有「葉問的武學追尋」這一條線,這一幕幾乎是毫無作用的。

逼不得已剪走了「葉問vs一線天」,那就沒有人可跟葉問對比,也拍不出葉問的武學進境。往上推,葉問的武學追尋應該是全部剪走了。而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一線天的武學也沒甚麼必要存在,就只餘下現時幾個捨不得剪走的片段。

「宮二/馬三」、「葉問/一線天」之外,其實還有一對:「宮寶森/丁連山」。我懷疑,「宮寶森/丁連山」的關係,可能會有點像「葉問/一線天」;但現時後者被剪走了,前者的面貌就很難推測。(宮寶森傳名氣給葉問;兩個都是公開授徒。而宮寶森和一線天,都是流落異地,大隱隱於市,沒有公開授徒。這是兩對人物的相似、相異之處。)不過這應該只是設定上的對比,畢竟那是上一代的故事,可能一開始就沒打算拍。

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連帶一線天和丁連山都變成可有可無的雞肋角色。這就是宮二儼然一躍成為(實任)主角的秘密?

葉問變成虛位主角,實在有點無可奈何。梁朝偉演來有沉穩的氣勢,仍是出色,希望有機會得見剪走了的戲份。宮二是很符合王家衛風格的人物。這樣熟手的類型,當然拍得出色。而章子怡本身就非常搶眼,擔主角絕不失禮。要說不滿,我反而覺得趙本山演丁連山鋒芒太露,失了點分寸。

而要說驚喜,倒是一眾配角可喜。香港的有劉洵盧海鵬吳廷燁羅莽。尤其是劉洵,或許我有點偏愛戲曲出身的演員,也可能只是九十年代港產片的美好回億作祟,他一出場我就覺得整部戲增色不少,哈哈。

台灣的有王玨金士傑演東北來的老爺們,也極出色。尤其是王玨,出場不過一陣子,但那壓迫感久久不散,這才是高手風範吧。

畫面是美絕,這點王家衛從沒讓人失望過,這次也一樣。

==

簡單評分:

B+(☆☆☆☆★)

《大上海》

《大上海》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原本想寫《大上海》這部爛片,但已有人寫了我想寫的方向,我自認不能寫得更好[同樣好也不能],唯有割愛。
可參看這篇文章:<家明雜感:《大上海》方程式>

關於家明那一篇文章,只有一點資料想指正,是小問題。2010年劉偉強導演,甄子丹主演那一部,應該不是叫《精武英雄-陳真》,而是叫《精武風雲-陳真》。相信只是手民之誤。香港電影資料館的館藏目錄有這部電影的資料:連結。(話說,那一部電影也有倉田保昭…)

另外,《四大家族之龍虎兄弟》也不止1%吧?我看來,洪金寶燒拜師帖到發哥正式做大佬那一幕,非常有「探長片」味。

無論如何,這部片就是內容貧乏

勉強要說,只有攝影和場面還可以;其實只是像超長版鐵達時廣告。黃曉明努力扮發哥,也算是笑點?但這實在算不上入場的理由…

(很少寫這麼短,但我想寫的已給別人寫完了;而此片實在爛得很,不警告一下覺得過意不去。隨便說兩句,也引讀者看一篇好文就算了。)

==

簡單評分:

D(☆★)

《殭屍先生》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入戲院看一次,方發現從前沒完完整整的看過《殭屍先生》。

殭屍片,是八、九十年代港產片一大宗派。雖然主要演員來來去去都是林正英午馬樓南光,每套都差不多,有點面目難辨,但此類型題材著實深入民心,想也是外地人對港產片印象最深的類型之一。(上網找資料時竟找到這篇<樓南光特輯>,實在令人感動!)

純粹以戲論戲,《殭屍先生》並不突出。情節其實有點鬆散;尤其錢小豪遇女鬼被迷(其實是女鬼迷上了錢小豪)這條線,實在可有可無。四目道長(陳友飾)一角,也是貪圖情節方便,隨便出入。但其經典地位,在於樹立殭屍片的典範。(若非如此,其實本片只有無線單元劇《民間傳奇》、《幻海奇情》一般程度,甚或有所不及。)

首先是林正英的道長角色,上承黃飛鴻的「師傅」形象,又有香港人小人物、市井的色彩。配搭兩個徒弟:一醒目、一呆笨。(其中,許冠英當然繼續演他「被搵笨」、遭殃、呆笨的角色。)而最有趣的,是樓南光:他專演有點權力、「蝦蝦霸霸」、膽小又要威的小惡霸角色。這些角色,很多殭屍片都有出現。

(當然又要有靚女點綴。《殭屍先生》中擔此角者李賽鳳也。這位著名打女,當年未開始拍動作片,是做溫文標緻的富家女角色;只看當時的樣子,還真難預料她會轉當打星。)

另一方面,是圍繞殭屍本身的各種事情。一開場,已見到義莊和殭屍,後見道士如何用手印、符籙制服殭屍(當然少不了打鬥),又見有道士趕屍。爾後,又解釋殭屍的由來,也有以雞血、墨斗、荔枝木、糯米治殭屍(及以糯米除屍毒)等情節。另外,殭屍以人的氣息找人,暫閉氣息可以避過殭屍,也是由本片確立;片中不少情節,也是圍繞這特性。這些特點,都為後來的殭屍片所襲用。(尤其是「閉氣」一項,很多殭屍片也以此營造緊張情節及/或笑點。而《殭屍先生》的台版片名,更索性叫《暫時停止呼吸》!)

本片也確立了殭屍片的風格:包括出色的打鬥和笑料。其實這兩點似是當年所有港產片的特色,不過《殭屍先生》將這兩項成功要素混進鬼片/殭屍片,就成經典。林正英其實正是拍武打片出身,也是本片武指之一(出處:香港電影資料館;另一位武指,是元華,片中演殭屍。片中的殭屍身體僵直、雙手前伸、只能彈跳,所有殭屍武打設計,都受此限制。

雖然《殭屍先生》並非第一部殭屍片,我也不肯定有多少元素是自本片而始,但肯定自本片之後,幾乎所有殭屍片都走不出這個模式。

可惜,港產片不彈此調久矣。

港產殭屍片最後一波,應該是幾部電視劇--

九三年的時候,無線播過一套《大頭綠衣鬥殭屍》。找來楚原當道士,錢小豪再做徒弟,樓南光當然出場;片中的大殭屍,起源又是富貴人家的手尾;錢小豪又跟女鬼糾纏不清;跟《殭屍先生》如出一轍。

後來,亞視重金禮聘林正英出山。九五年,播《殭屍道長》;九六年,添食《殭屍道長II》。九七年末,林正英「道長」過世,所以亞視未能開拍《殭屍道長III》。至此,正統殭屍片已走到盡頭。

到九八年,亞視播《我和殭屍有個約會》,集多年殭屍片之大成,揉合中外神怪傳說,其實已脫出傳統殭屍片的範疇,自成一系統。〇〇、〇四年,再播第二、三輯。爾後,殭屍片已消聲匿跡。

(不過亞視的殭屍片,隱若間有點關係:林正英在《殭屍道長》中的角色叫毛小方;而《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也提及此人,並有「南毛北馬」之說,而劇中何應求[求叔]一角,更是毛派傳人!故此,《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勉強能說是跟傳統殭屍片有血緣關係。)

禮失,求諸「野」。

《殭屍先生》在日本叫《霊幻道士》,頗受歡迎。

日本人似乎對殭屍片真的情有獨鍾,今年竟然又拿來翻炒,有一套深夜劇以此為題材:《好好!殭屍少女~東京電視台戰記~(好好!キョンシーガール〜東京電視台戦記〜)》官網)。

川島海荷當主角,穿起中國風的戰鬥服還挺的。製作不錯,一點也不失禮。打鬥場面也頗認真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