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福爾摩斯探案

福爾摩斯探案:再論「痴漢戰略」

上回提要:
從「不發牌予港視」之謎,得出港府正實行「痴漢戰略」的假說。

「錯就要認,打就企定。」

我首先要認,上次有一句無寫清楚:我提出的「假說」,其實不太符合「假說」的資格,或起碼,不符合「科學假說」的資格。如果要滿足Karl Popper提出的標準,「科學假說」應該要有其「可證偽性(Falsifiability)」。

上一次,我提出一項「預言」:

且稱之為「逆民意戰略」:「你反對的,我偏要做。你反抗到一次,反抗到兩次,反抗到三次… 可以反抗到二百次、三百次、一千次嗎?就是要不停地『搞』你,『搞』到你攰、『搞』到你煩、『搞』到你悶、『搞』到你厭、『搞』到你無力再反抗!」(完全是「禁室調教」的糟糕邏輯… 或可俗稱為「痴漢戰略」、「鬼畜戰略」!)

當然,看來很荒謬,但其實不是全無實證的可能。放長雙眼,如果此政府繼續一次又一次,明顯逆民意而行,這就很可能不是失誤,而是有意識、有計劃的行動。(其實可能已有跡可尋:之前被各界抨擊的「驗毒計劃」,為甚麼又再死灰復燃?很可能不僅是固執,而是更大規模、有計劃的「逆民意戰略」的一環!)

(可參看上回文章;引用時,粗體強調處跟原文稍有分別。)

哩幾個月以來,香港發生很多事(非按時間先後排列)

--劉進圖先被調職,再被砍六刀。
--李慧玲先被調離《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再被突然解僱。
--《am730》、《蘋果》被抽廣告。(相關報導:其一其二其三。)
--最近,更有保皇區議員專斷下令會議閉門進行,又召公安到場抬走民選議員;事後,公安頭子更大放狗屁,猙獰本性表露無遺。(相關報導:其一其二其三。)
--又有鍾庭耀再受壓力。(相關報導:其一其二其三。)
--仲有,幾間傳媒老闆均遭恐嚇。(相關評論:其一。)
--而有關政改事宜,北方鷹犬更是四出張牙舞爪,誓拒香港人以真普選。(報導我都懶搵,太多。)

我的「推測」,基本上是「應驗」了。雖然沒有證據說,以上所有事都有同一個幕後黑手,但頻密地發生此類事情,正好吻合我的理論。我對一開始提出的「假說」更有信心。(我相信,是有「induction」的局限吧,應該。)

尤其是,傳媒人被斬鄭經翰梁天偉、主持人「被封咪」(鄭經翰、黃毓民吳志森港大民調風波,以往均曾發生,任何一宗事件的幕後黑手,必然能預估會有何反應。如果說以上種種都是獨立事件,時間上未免過於巧合,難令人信服;如果說背後有某種力量/意志,統籌一切事件,則有需要考慮其目的何在。(我的看法是,幕後黑手想實行「痴漢戰略」/「禁室培育戰略」。)

不過話雖如此,試想一下,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情,如果我不負責任一點,可以推託說:「未發生啫,你點知之後唔會!?」當然,可信性會隨時日越唻越低,但始終是有得推託,證明當初的「說法」缺乏「可證偽性」/「可推翻性」。此為「陰謀論」的常見特徵。而謂幕後有黑手,當然我亦苦無證據。

我面對的困難,是要提出一個可供驗證的推測;
而如果此推測經得起考驗,我的理論就可信得多。

整理一下,我的理論有以下重點:

一、香港最近發生一連串不尋常事件,並非巧合,背後有黑手;
二、而黑手的目的,是透過不斷製造事端,以消磨香港人的鬥志。
此為「逆民意戰略」/「痴漢戰略」/「禁室培育戰略」。

我上次亦提過,此理論對比其他理論的獨特優勢,是可以解釋當權者某些完全不合常理的舉動--因為他們並非單單是「想做某些民意反對的事」,而是「偏要挑民意反對的事來做,以消磨香港人的氣勢」。(曹劌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左丘明:《左傳》,莊公十年。http://ctext.org/chun-qiu-zuo-zhuan/zhuang-gong-shi-nian/zh])

「逆民意」,不是副產品、副作用,而是目的!是手段!

(說白一點,我覺得任何「理論/假說」,若未能解釋此類「逆民意」愚行,則根本是失敗了、是被推翻了。除非,你能接受一種假設,是指當權者的愚蠢程度如此之甚,以致會作此類愚行--但這等如說他們的行為的不可預測、不可預料、不可作合理推斷,那根本就毫無作用。假設對手有[起碼]正常智商、行為可以合理估計,方有論理推測之價值。)

上一次尾段,我或許也有約略提過,但今次想寫得更明白一點。

我估計,在將來一段時日。(或直接一點說,在梁氏任內。)那一鼓意志會繼續實行「痴漢戰略」。而據我(無確實根據,屬武斷猜測。)研判,此戰略現時或許仍在開展期,可能會越演越烈。我推測,當權者不但會持續、大量實行挑起民意反對的事,而且會日益猖狂。不久以後,會有一些事情,如果採取某種做法/作某種決定,本是很容易得民心,亦沒任何可見的害處或妨礙,可說是民意支持唾手可得的事;然而,當權者偏會反其道而行。甚至,當權者不但不會嘗試補救,還會火上加油,露出其猙獰面孔,惡言以向,務求激怒香港人。

我看,其他理論不容易會得出上一段的推論。雖然,這仍不是太理想的測試;(因為,即使沒有我所描述的事出現,也不能確實的說我的假說被推翻了;)不過,我相信將話說得更確實、更明確,可能稍稍有助提高其可供檢視、驗證的性質。如果短期內沒有這些事出現,我的主張亦可跟其他陰謀論同葬。

# 突發! #

我哩啲小博客,無內幕,真係唔好采。

篇文我一早寫好,預咗星期三凌晨發稿,諗住頂多係中間加一兩句,配合返最新發展… 點知「新發展」,真係新到出乎我意料喎…

--香港電視開台又遇阻滯!(相關報導:其一其二其三。)

法律問題,我不會嘗試答。

我只補充少少:

可能真係開口中喇!

都唔知好嬲定好笑。我估,真係陸續有唻。「痴漢戰略」,可能先剛剛進入序幕。

福爾摩斯探案:香港電視無牌之謎

How often have I said to you that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Sherlock Holmes

香港電視究竟點死?
 王維基點解攞唔到牌?」

絕對是近日香港最熱門話題。

政府一如以往,繼續錄音機,講完等如無講。就連遊行過後的星期一,出份新聞稿,都係完全無新意。連寫手在文章中都直白係:「重申」「近日已在不同場合公開交代」。完全無意交代事件始末。咁當事人唔講,大家當然會亂(beep)咁估,熱鬧非常啦。

區聞海醫生認為政府是一次一次錯估形勢,而背後的動機,可能係有阿爺手影,尤其係一句註腳,我覺得頗有可能(我估的也類似):「愈是高調挾民意來爭取,偏要你碰壁失望。機會是我給你你才有,不給你就沒有(。)」(參見:區聞海:<政務司長的功課? >,2013年10月19日,區聞海小記。網址:http://aumanhoi.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19.html

區家麟引述聽眾所講的「中資機構生存之道」,並推論Wiki Wong「死因很簡單,三大天條全犯。而梁振英會同行政會議告訴大家,香港已經是一個中資機構。」(參見:區家麟:<一籃子問號>,2013年19月21日,潮池。網址:http://aukalun.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21.html

練總更勇猛,繼年初的一篇<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續指:「有論者認為是政治問題:北京有要求,西環按鈕,行會接單,特首交貨。不過,如果按事件的表面證供作合理猜測的話,則除了這個可能的『大政治』原因之外,還有一個普通得多的嫌疑,似乎更值得思索:梁班子是否有利益或延後利益的涉及?」(參見:練乙錚:<顧問報告?幫港出句聲?發牌全民公決!>,《信報》,2013年10月21日。)

簡單啲講,真係咩說法都有人講。

不過!我覺得以上說法都有點缺憾。

首先,政府是否真的每次都一再「錯估形勢」?雖然我經常笑謂不要高估高官智商,但其實太低估對手智商同樣不妥。不如,就只當對方是普通人一般考慮。經過國教一役,政府真是以為可以隨便過骨?真是以為唔會「俾人圍」?我不大相信。如果蠢到如此地步,那簡直是遠低於一般人水平,甚至沒有自理能力,生活會有困難… 實在太難以置信吧。

不過,另一方面,這次的決定又真是極度愚蠢:電視,正好是麻痺人民的「良藥」,發多個牌,大家「合皮」,溫水煮蛙,對建制實在百利而無一害喎!如果解釋不到這一點,理論就有缺憾。

所以我懷疑,愚行的背後,其實是否另有打算、另有計謀?

我認為,政府非但不是沒有汲取國教一役的教訓(三重否定句!是否寫得太複雜?)--正好相反,政府是為國教一役敗退而作反擊、跟進,是一連串有計劃的戰略行為!跟民意對著幹,堅拒發牌予港視,很可能只是第一步!

政府的盤算可能是這樣的:

一、看準港人其實絕不會造反,故「強姦民意」頂多收回政策,但不會倒台;
二、國教一役,顯見港人被「強姦」時仍會反抗;
三、,人的心力,終有盡時;
四、,只要一再「強姦民意」,港人終會怠倦;
五、最終,就算得不到港人的心,但也不會再有人反抗。

用字是比較粗鄙,不過愚認為比較傳神。正經一點說,其實是打消耗戰。一邊,有公帑支持,又明知民眾不會造反,可以一仗接一仗地打,立於不敗之地。另一邊,要以私人時間、私人資源打仗,終有一日會捱不住。這是場絕不對稱的「戰爭」。

且稱之為「逆民意戰略」:「你反對的,我偏要做。你反抗到一次,反抗到兩次,反抗到三次… 可以反抗到二百次、三百次、一千次嗎?就是要不停地『搞』你,『搞』到你攰、『搞』到你煩、『搞』到你悶、『搞』到你厭、『搞』到你無力再反抗!」(完全是「禁室調教」的糟糕邏輯… 或可俗稱為「痴漢戰略」、「鬼畜戰略」!)

當然,看來很荒謬,但其實不是全無實證的可能。放長雙眼,如果此政府繼續一次又一次,明顯逆民意而行,這就很可能不是失誤,而是有意識、有計劃的行動。(其實可能已有跡可尋:之前被各界抨擊的「驗毒計劃」,為甚麼又再死灰復燃?很可能不僅是固執,而是更大規模、有計劃的「逆民意戰略」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