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萌

《家‧春‧秋》

《家》(1953)劇照
《家》(1953)劇照。
(來源:政府網頁
疑為當年中聯影業發放的宣傳照,拍攝者不可考。
電影《家》於一九五三年公映,宣傳照理應不遲於公映日期發布,
至今已逾五十年,版權期限已滿。
假使版權期限未滿,本文引用時亦符合公平使用/公平處理之原則。)
《春》(1953)劇照
《春》(1953)劇照。
(來源:政府網頁
疑為當年中聯影業發放的宣傳照,拍攝者不可考。
電影《家》於一九五三年公映,宣傳照理應不遲於公映日期發布,
至今已逾五十年,版權期限已滿。
假使版權期限未滿,本文引用時亦符合公平使用/公平處理之原則。)
《秋》(1954)劇照
《秋》(1954)劇照。
(來源:政府網頁
疑為當年中聯影業發放的宣傳照,拍攝者不可考。
電影《秋》於一九五四年公映,宣傳照理應不遲於公映日期發布,
至今已逾五十年,版權期限已滿。
假使版權期限未滿,本文引用時亦符合公平使用/公平處理之原則。)

(這一連三套《家》、《春》、《秋》均屬「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系列。香港電影資料館播舊片不出奇,最喜歡這節目的體貼安排:會在油麻地電影中心放映,不用舟車勞頓到西灣河。)

「一切,都是封建的錯!」

入場前,我本身都有此刻板印象,以為這幾部戲不過是這一句說話,但看完後方發現是另一回事。(而上述那一句,戲中似乎只出現過一次結構相近的對白。當然,類似意思的句子有出現過好幾次。)

》、《》、《》,合稱「激流三部曲」,如此年代的文學名作,我當然沒有讀過!(已不厭其煩多番明說,在下十分不文,如此有文青氣息的小說怎麼讀得了!)而當初買票入場,是因為有追看「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系列,而且喜歡看吳楚帆!今次一連三套(其實,一套三部曲,同一演員班底,可成是一部極長片,不過分成上中下三集而已。),由頭帶到尾,怎能錯過!

向來看吳楚帆,不論正邪角色,總是陽剛硬朗的漢子,但今回演高覺新,卻是個懦弱、無主見、任人擺佈的角色,當真少見。如此主角,如此設定,當然受盡委屈,而戲中不少慘事也圍繞他而展開。吳楚帆的角色成長、變化,正是最好看的一點;尤其遭遇不幸、不公時,壓抑或爆發,有時進一步,下一次又退回原點,其轉變都好看。

跟隨本片的腳步,以高覺新為骨幹,本作的精要可以一句說話總結:

「不幸源於懦弱,啞忍等如幫凶。」

高覺新的不幸,或其未能挽救的不幸,都源於沒有及時反抗。若果早就不接受家長擺佈,如二弟覺民(張活游)一般反抗,就不會負了梅表妹。若果堅持讓臨盆的瑞珏在室內產子,縱使不能改變難產一事,或許也能見上一面。若果早日求醫,其獨子海臣或有一線生機。而後來的蕙表妹、枚表弟,都可說是歷史重演,一再犯錯。

「封建/迷信/舊禮教/…」,許是諸惡之源,但壓抑啞忍,卻是惡勢力得以猖狂、屢屢得逞的助力。

在香港,不少中年人仍然盲信權威建制,想是忘了年少時看過的「粵語長片」,遂成了威權、霸權的幫凶。

又,戲中所抵抗者,主要即為父祖對兒女(及僕役!)婚姻的決定權,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中貫穿三集,明暗均有其身影的馮樂山,正是反派象徵之一。這方面,雖然隨著電影推進,能想像其壓力,但終究距離太遠,感覺淡。

反而一處旁枝,叫人慨嘆華人社會之落後,至今未改。

《秋》的一幕,在枚表弟婚宴上,有一幫不知所謂的親朋戚友,起哄「玩新郎、玩新娘」。二弟覺民及其女友琴表妹(容小意)深感「舊式婚禮」之惡俗,難忍枚表弟受辱,揮袖而去。其時,覺新雖亦覺不堪入目,但只說:「係咁㗎喇。」

覺民和琴表妹則約定將來必行「新式婚禮」。

如此情節,實在眼熟得很。舊同學的婚宴,不算多,但也到過幾次,每次都有「播片」時段。而所播出的片段,無非是當天早上新郎接新娘的「儀式」,每次都令我覺得不快。完全不能理解,為何要強迫人做如此惡俗行為,該等表演除了羞辱人以外根本毫無意義,亦不明白席上食客為何能以此為樂,整件事都醜陋之至。

可以說,香港華人至今仍未脫「舊式婚禮」之惡習。

原著寫於三十年代,電影拍於五十年代。這數十年間,這一點批評竟然毫不過時,並非作品有遠見,只是香港華人思想落後、從未進步改善,實乃香港之恥。

三弟覺慧(張瑛)在《家》末段出走,其後兩集只聞其人,沒有出場。所以,代表「進步」思想、代作者罵醒覺新和家中少年的,就只得二弟覺民和琴表妹兩人。

原著沒有看過,但念巴金其人,曾寫過一部《從資本主義到安那其主義》(「安那其主義」,即「Anarchism」--「無政府主義」。),兩個角色(及覺慧)的「進步」學生活動性質,當可想知一二。

不過,電影中倒是將這部份盡量隱去,不多談政治理想。唯一露了端倪之處,是琴表妹向族中少年「講故仔」的情節。(那一段,也有隱含民主意識。覺民雖然隱然有權威,提出要泛舟遊玩,但有異議要「聽故仔」時,先嘗試說服,後來還是眾人投票公決。)而琴表妹又早有準備,拿出一本學生刊物,講了一個俄國女革命家「蘇菲亞咩咩咩夫斯嘉婭」行刺沙皇的故事。

此「蘇菲亞咩咩咩夫斯嘉婭」,應該就是Sophia Lvovna Perovskaya (Со́фья Льво́вна Перо́вская)(查考,大陸譯作「蘇菲亞‧利沃夫娜‧佩羅夫斯卡婭」,再比對戲中所述跟其人事跡,該為此人無誤。),為「人民意志/人民自由(Наро́дная во́ля)[Narodnaya Volya]」成員,信奉民主及社會主義。

容小意讀該人名時,並非「蘇‧菲‧亞‧咩‧咩‧咩‧夫‧斯‧嘉‧婭」一字一頓硬梆梆的讀,尤其是讀到「夫斯嘉婭」四字,是連成一氣,其中「嘉婭」輕音連讀,那輕輕的噴氣聲,聽得人渾身酥軟。容小意又很可愛,樣貌加聲音,萌死了。

不過,共產、社會主義此等愚蠢想法,真是從未相信過。(如果人性並非本善,人人並不毫不利己、專門利人,根本不可能共產;而若然人性本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則根本不需要推動共產。整套想法,實在無聊之至。)琴表妹再萌,也難引在下支持。

反而,「無政府主義」,中學時曾覺得不錯,但後來細想就清楚根本是空中樓閣、鏡花水月。

在下從來相信人應該生而自由,除非行為影響他人,否則都應可自由決定。是以,對於法制中所有以道德、禮教、風俗為基礎的規條都甚為不滿(此想法至今不變。),認為應全部廢除。而念乎此,當時有想過,如果消除所有政府、公權,那就萬事大吉,沒有如此煩惱。然而,後來再想,則發覺不妥。

政府、公權,其實有其存在理由,就算強行消除,最終仍是會自然發展出來。

試想像,若然有日所有政府忽然消失不見。最初當然會混亂一陣,如入蠻荒世界,無法無天,強盜惡霸橫行。日子久了,終歸要有勞動、買賣之人,而那班人又會向「有力」之人買其「保護服務」。這是「分工合作」。而買賣協議,始終要有能排解紛爭、裁斷是非之法,否則任何協議均難以執行。這是「產權界定」。

沒有了警察,其實不過換來私人衛隊。
沒有了政府,其實不過換來黑幫。
沒有了稅金,其實不過換來保護費。
(所以我常說,這三組事物的本質其實相同。)

這不是天方夜譚,而是有實例實證。

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美國禁酒時期。當政府宣布「禁酒」,其實等同將「酒的生產、買賣」推向無政府狀態。一紙禁令,不能消除「供求買賣」,地下協議當然只能由暴力執行/背書,故此有「使用暴力之優勢」者,就有「做私酒生意的優勢」,結果是黑幫興盛。

加州淘金熱時期,無法律規管,淘金者之間無人有暴力優勢,故時人迅速發展出產權安排,亦是明證:

“The California experience during 1848 to 1866 provided an excellent opportunity to test the hypothesis developed in this study. There were no legal restraints on miners’ behavior over the acquisition of rights to mineral lands. Similarly, there were no groups in California prior to the gold discovery that were strong enough to establish and maintain exclusive rights through the use of physical force. The gold land had no alternative uses of any significant value; this greatly simplified the problem of identifying the costs of establishing mining rights. The emergence of an explicit property-rights contract occurred not once but 500 times. And the length of time in which this took place was not centuries, but days."
John R. Umbeck, A Theory of Property Rights: With Application to the California Gold Rush. Ames: The Iow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81. p. 132.

無論喜惡,某種形式的政府或類政府體制猶如自然現象,根本無可避免,「無政府主義」,其實乃「理想主義」、「白日夢主義」,全然不可行。

最尾一節,或許飛馳太遠,離題萬丈,看倌或可當作沒讀過。

不過,首兩節所述,則未算過份吧。本片雖於數十年前上映,但跟刻下世情仍有可對照之處,實在可悲;而正因如此,看來亦不覺過時無聊,頗有趣味。吳楚帆,當然是最大賣點,光是看他表演已值回票價。容小意也實在很萌,算是錦上添花吧。而其餘各個演員,全屬一時之選,令人目不暇給。若再重映,不容錯過。

《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

American Hustl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講戲癮」又返唻喇,因為今舖套戲好「過癮」。

首先係,導演David O. Russell很妙,他往績似乎普普通通,但近年卻連續有三套頗出色的作品:《擊情手足(The Fighter》、《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和今次這套《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

幾部戲的類型和感覺稍有不同,共通處是戲中人物均多少有精神、情緒問題。

更有趣的共通處,或者是演員--

 由《擊情手足》帶來Amy AdamsChristian Bale
 由《失戀自作業》帶來Bradley CooperJennifer Lawrence

(係,我認,我係好想睇Amy Adams,是主要入場原因,偏心偏到出面,評分打高咗五六七八分,一啲都唔出奇。其實,係,Amy Adams係蒼老咗少少,亦唔係標準美女,但非常有魅力、非常吸引,似乎亦未因她色相漸衰而稍減。

 我常說:「可愛的人,老了也同樣可愛。」經常舉的例子是薬師丸ひろ子(薬師丸博子)。她比Amy Adams大整整十年,不久前看FNS歌謡祭紅白,風采絲毫未減。當然,不會是當年穿水手服那個少女樣子,而是接近《三丁目之黃昏(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系列的中年婦模樣,但感覺仍是同樣可愛、同樣萌。)

(另外,今次仲有蝙蝠俠又玩「變身」,個光頭肚腩look都非常吸引人入場。)

海報上出現的五個主要演員,只有Jeremy Renner是新入組的。

上一套,兩個有精神、情緒問題的主角,又擺明是愛情片。

今次,兩個騙子做主角,又懶係用「Abscam」做背景,暗示部份係真人真事,仲有Robert De Niro客串做黑幫!搞到咁大… 但其實同樣是愛情片!

純粹從維基讀到一些影評摘錄,讚多彈少,但有人不滿其「似」(或「抄」)Goodfellas》… 我能夠理解兩套片「相似」之處,但無論怎麼看,這部份根本不是這套戲的重點吧?

不過是兩個以詐騙為生的人,相遇後竟有真愛;而不能相信人、欺騙,成為兩人之間潛在的不穩因素,後來因事爆發,但又藕斷絲連,這是兩人的衝突所在。而後來… 還是別說太多。(雖然我覺得是意料之內。)最終,再發現對方。

「Abscam」,不過是外衣,可帶出戲中的笑料、或講及人性愛被騙的部份、或推進劇情;但重點,本片最重要的主幹,其實是兩個騙子的愛情故事。

噢!難怪會在情人節檔上畫!

兩個中年騙徒,配上一條「老鬼土」的愛情故事線,感覺還不錯。尤其是Amy Adams的表演,那呷醋、打情罵俏的樣子,萌死了。(我似乎越來越離題…)

如果將這條骨幹暫時不理,放到一邊,那就變成一個講「欺騙」的故事。每個角色,都活在互相欺騙、自我欺騙、防範欺騙的世界。而每個角色,也都各有可愛、有趣之處,這是另一可觀的地方。

我決定,點到即止,不要再說,否則過火。本片的人物,都跟其遭遇扣得很緊;講人,等如穿橋,入場時趣味會大減。

好,或許只說一句:

Jeremy Renner的角色,其實不平板木獨,而且不少重量也由他而來,雖然不若其餘幾人搶鏡,但也不要走漏眼。

==

簡單評分:

A-(☆☆☆☆★)
(嗯,信唔過,我打哩個分真係信唔過。
 唔係我想唔信哩個分數,我真係覺得值咁多;
 不過我太喜歡睇Amy Adams,自己都唔知會打高咗幾多分。
 自己打返個折啦。)

《同窗諜影(동창생)[Commitment]》

Commitmen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新年流流,咁多片可以寫,做乜揀寫套泡菜片?我係咪發神經!?

係,我認,我絕對係哈日派,對近年大盛的韓流,確是不以為然。這點「偏見」,我經常提醒自己,也提醒讀者。其實本片,我也不覺得特別出色,頂多算是中規中矩;只不過有少許觀察,覺得有點意思而已。

男主角似乎是南韓某組合成員;完場時聽到其他觀眾(女的為主),似乎有不少是為他而入場。我是有眼不識泰山,完全不認識,也不覺得有何吸引之處… 無論如何,不過交代一下背景而已。戲不差,但角色其實也不見有何難度…

女主角也不見吸引… 這本來令我這俗人感到有點難耐… 尤其是… 從整部戲的結構上而言,令我不禁想起某種類型的作品(正是我想寫的);但也剛好如此,我後來有點分心了,這倒還好。

故事其實很普通,我想應該是可以放肆地透露一點(放心,我不會太過份。)

北韓出身的男主角,各方面都表現出色,前途「光明」;父親本是派到南韓的特務,後被打成叛徒;他跟妹妹的唯一生機,就是接受訓練,到南韓當特務。他到南韓的身份,是當高中生,當然又不能太惹人注目;剛好班上有跟他妹妹同名的女生,又是班上被欺凌的對象。他就過著「校園↔特務」的雙面生活。

先將南北韓放到一旁,試試抽取當中的骨幹。

女主角在校內被欺凌。新來的轉校生(男主角),原來是特務--頭腦非常好,身手亦非常了得。故事分兩線展開:一方面是校園故事,有男女主角似有還無的愛情線;另一方面,是男主角的秘密生活。

是否覺得熟口熟面?不正是輕小說、漫畫常見的框架嗎?

尤其是「校園劇+X」這種組合,簡直就是輕小說最愛公式之一!無他,目標讀者主要就是這群學生,圍繞校園開展故事,是十分合理的選擇。

日本電影人,小心!泡菜黨的抄襲之手,可能已漫延到ACG界的核心處了!還是我有點杞人憂天呢?因為,有一些核心元素,可能正是日韓之間最大的差別,也不是隨便抄襲到的。這正是我看著女主角,感到最大的困擾,或迷惑。

為甚麼這女主角完全不萌!?

這一個「萌」字,或許正是日韓之間最根本的差別(之一)

譬如,可比較:日出國的國民團體AKB48(廣義),跟紅到過日本的泡菜團體少女時代

以我的「萌論」宗旨,我也不打算分析(我認為是頗為費時失事),只會拈花指月式的斷言:其分別正在於「萌」!

這可能正是泡菜國不可能學,也不能學的關鍵!

所謂「不可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根本學不到;
而所謂「不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如果真的要學,需要易筋洗髓、全盤和化,變成「日本第二」方有可能--那就根本不再是泡菜國,所以從泡菜國的立場,是「不能學」!

百濟效萌,恐如壽陵餘子!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

在「知彼」之前,其實首要「知己」。

日本的獨到之處,其一端正在於一「萌」字。只要能宏揚「萌道」、「宅道」,世界就和平了… (一半不是說笑。)

香港,也似有可借鑒之處。

==

簡單評分:

B-(☆☆☆)

《一代電影粉皮(地獄でなぜ悪い)》

《地獄でなぜ悪い》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據說,這是部「用來哀悼35釐米影片的作品」。
(參見:Emily W,<[金馬] 園子溫新作《地獄開麥拉》好評不斷 金馬先睹為快>,《Hypesphere狂熱球電影資訊網》,2013年10月14日,http://hypesphere.com/?p=21295。)

我相信,這句話不是十足假話(片中確有些許緬懷35mm菲林的元素… 叫有囉… 有幾重要就自己判斷。),但必然是園子温早就想好,用來應對影展的堂皇話實際上,九成只是因為這樣拍很「過癮」而已。就像片中由長谷川博己飾演的瘋狂導演;那根本就是園子温本人!

既然如此,評價這部片的原則就很清楚--夠唔夠過癮!夠唔夠好玩!夠唔夠癲狂!

我的答案是:不錯。唔係「好好」,只係「不錯」。

「FUCK BOMBERS」那一段,其實我頗為喜歡,奈何跟後面的章節連結得不太好,影響了效果。而「癲狂」的部份,我覺得不夠「癲狂」;尤其是,應該盡量渲染血腥、暴力的地方,拍得太有喜感,反令效果打了折扣,感覺是「去得唔夠盡」

其實,我覺得可以收起一點喜感,盡情地血腥、盡情地暴力,拍出來會更為荒誕。尤其是要「賣型」的部份,取鏡不夠進取,太客觀,不夠迫力,有點浪費。

國村隼雙鎗出場那一幕,型爆!(不怕爆「劇情」,因為想讀者留神。)就可惜鏡頭太抽離,那道氣,散失了。

堤真一的角色非常好玩,很漫畫。唉!看過他這次演出,我更感到《圖書館戰爭》的玄田竜助不是由他來演,太可惜。實在是「賣型有型」、「賣笑有笑」,這樣又夠陽剛味、又夠漫畫喜感的演員,不易找呀!

另一個看點是二階堂ふみ。有說她是小宮崎あおい,雖然我覺得氣質不及,但相貌實在很相似。島崎遥香也很相似,三個簡直是Doppelgänger!喂!常說我喜好沒規則的友人,這算是其中一種我喜歡的類型吧!)

有好幾幕,簡直是她的個人表演,令人不禁想大叫「カッコいい」!

尤其是接吻那一幕,簡直立刻被「萌到了」!
(完全能夠理解堤真一的角色!)

雖然跟我的期望有點距離,但還是頗為有趣、過癮,投入享受就好。

==

簡單評分:

B-(☆☆☆★)

《圖書館戰爭(図書館戦争)》

《圖書館戰爭》海報
(from HyperSphere;Fair Use/Fair Dealing)

(早前竟放錯了圖,真尷尬,已更正了。)

嚴重偏見警告!
圖書館戰爭(図書館戦争)》系列小說,我早就迷上了。義無反顧地捍衛言論、出版自由,不惜用盡法律空子,組織武裝力量,對抗政府不義的審查,深得吾心。基本上我無可能撇清這先入為主的良好觀感,唯有任其放肆,就讓讀者自行評斷算了。

同樣是早就決定要看、要寫的電影,今次有好結果。

不過,這次是很有信心、預料中的好。漫畫、小說改編電影,首重選角;而本片的選角,簡直是無懈可擊!「完璧」!

主角笠原郁,由榮倉奈々飾演,完全就是我看小說時,心中浮現的形象呀!而且真人跟書中設定一樣,都是170cm!簡直完美無缺!

要跟「非《図書館戦争》系列fans」解釋,可能有點困難,但不妨一般化地想像:擔演書中角色的演員,跟想像中完全一樣,心目中的印象,跟銀幕上的影像重疊,實在令人興奮萬分啊!(寫到這點,我幾乎想立即再入場看一次!)

堂上篤的是岡田准一。老實說,看小說時,沒太仔細想像男角的樣子,大概有個印象就可以了(是,我是偏袒女角,有甚麼不滿嗎?);不過,岡田也實在太對味了啊!知道是他主演的時候,只覺得選角很厲害。

其實看《SP 警視庁警備部警護課第四係》時已經發覺,他身手真的很好。再看維基資料,他還有多種格鬥技導師資格,原來是真材實料的動作演員… 失覺,失覺。

身高169cm,跟書中設定的165cm差不多,比女角稍矮,也是份外令人滿意的安排。不過,為了畫面效果,似乎將兩人的身高差太過誇大,看的時候有點不太自然。而岡田,可能也為了鏡頭方便,有意的縮膊彎身,像個老人似的,似乎不必。

其他選角也很好,恕不一一介紹,以免篇幅太長。

我只另外提一個我不太滿意的:由橋本じゅん玄田竜助

玄田… 雖然也有輕鬆、瘋狂的一面,但臨陣時的威嚴、陽剛的一面,表現上更為重要。這麼想來,如果是由堤真一擔演,應該不錯。(變成《SP》聯誼會?哈哈。)

平心而論,本片不無缺失

最重要者,是劇情有點散亂,不少設定交代得太隨便,雖然不至於看不明白的程度,但難言滿意。編劇的野心太大,將不少「經典」情節都塞進兩小時的劇情,造成了現時所見的效果。

其實,如果能說服電影公司,今次的情節應拍成上下集電影

上集,可更深入地寫「入隊‧訓練」的部份,以圖書館內的攻防戰作結,也將男女主角的衝突引出,將這懸念拖到下集。下集,可再加插其他橋段,或加長描寫現有情節,再到現時的結尾部份收束。

起碼應該這樣安排,才可以妥善交代。

當然,更理想的情況是拍成劇集,那就更配合原著的不少小品情節。(不過,電視劇就很難有如此「BUDGET(支出預算)」,未必能拍出現時的規模;要如電影版一樣,動員這麼多圖書館、自衛隊協助,也有困難。世界可沒有這麼理想呢…)

妄想,本作可以如《海猿》系列一樣,先拍一部電影版,再用劇集版更細緻、慢慢地描寫,可拍更多小品情節,然後再接電影版,拍其他宏大的故事線。(不過,這次第一步就走錯了啊!第一部電影版,應該只拍「入隊‧訓練」的部份就算了…)

戰鬥場面,我也不太滿意

取鏡、燈光、服裝、化妝等等… 可能各有一點缺失,集合起來影響不少,畫面沒甚麼質感,很虛浮。因為這一點,我幾乎想將本片降至B級。難得自衛隊鼎力協助拍攝,又可以進訓練基地,又可以進司令室,又有自衛官客串出鏡,拍得不好實在太失禮、太浪費了啊!!!

不過,大體而言,仍算是非常好的「實寫化」作品,把握到書中的中心思想,也是推介朋友看《図書館戦争》系列小說的極佳入門作

必看!

又,雖然我知道不太合常規、不太合一般定義… 但其實…

我覺得榮倉奈々很萌!
又有校服造型!
又有圖書隊制服造型!
又有戰鬥服造型!
滿足度爆燈(破表)

==

簡單評分:

A- -(☆☆☆☆★)

==

又,正當香港如此多事之際,實在是很適合香港人看的電影。

接受、閱讀、觀看任何內容資訊的權利,絕對不容侵犯;所以我反對任何形式的審查,反對一切電檢、淫審法。閱讀的自由,源於表達的自由、言論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可謂最基本的人權,如果放棄這項權利,任由這項權利被侵害、被削弱,那其他所有權利,都岌岌可危。個人的權利,社會立法的界線,這是不容輕忽的大事。

香港,未有《媒體良化法》,但日益囂張的「宗教/道德」團體、越來越保守的審查尺度,都令人感到憂慮。而港府竟然可以完全不予解釋,無理拒絕發牌予符合申請資格的電視台,更令人擔心,香港的媒體、出版自由,越收越窄。

我們沒有地方行政法的空子可鑽,不可能在體制內建立「圖書隊」以抗衡不當審查,我們只有一張嘴、一雙手、一對腳,如果不把握每個機會,表達我們的憤怒、作出抵抗,現有的自由也很快會失落。

十月十日、萌。

讀著這道題目就會心微笑的,有幾人?這是個很不錯的小測驗。其實我沒甚麼特別想寫的,不過是看著日曆,忽然想到這題目,心下暗喜而已。要說這道題目能測出甚麼特質,我身上當然都有。(笑)

這是道充滿八十後宅味,又帶少許政治玩笑(算嗎?)的題目。

看那部戲的時候,是初中吧。還記得的,應該都跟我年紀差不多,或是更大一點的七十後。我說的是7月7日晴(7月7日、晴れ)(我雖然喜歡看電影,但很少追看某導演的戲。我是在大學時,因某次機緣,在搜集資料時才發現,這套原來是跳躍大搜查線(踊る大捜査線)》系列導演--本広克行--的電影出道作;更有趣者,是他導演的電影,竟然大部份都有在香港公映!實是異數。)

低微的會社員,竟然會在深山遇上當紅新偶像--観月ありさ,又竟然會不認識對方,又竟然會得到對方電話號碼,又竟然能跟對方約會,又竟然能交往。總之是不可思議,充滿純情少男妄想的電影。

不過,有看過《跳躍大搜查線》系列的都知道,本広克行本人肯定是「宅」味濃厚,拍這樣的少男妄想,當然得心應手。而當年的観月ありさ,實在很符合戲中清純偶像的設定。說她很美嗎?又算不上。但當年,甚至現時重看,我是被「萌到了」

最後那一段,我當然不能透露,只能說是很經典吧。九十年代常追日劇的,應該會很明白。而且現在回看,實在有本広克行的風格:那種以現實為舞台,但又誇張得超現實,有種放大了的「電影感」。或許有點俗氣,但又有甚麼相干?食薯片、快餐,自有其獨特的樂趣。那種單純令人看得很暢快的感覺,也是成就。

加上DREAMS COME TRUE為本片寫的同名主題曲(收錄於《LOVE UNLIMITED∞》和《7月7日、晴れ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那一幕實在百看不厭。

愛用這個字,本身就很有代表性了。

我當年,當然不會真的覺得観月ありさ「很萌」,因為當時未有這個詞、這個概念,但現在回想,這個「萌」字實在把握到當年的心情。這個詞要怎樣去翻譯、解釋,實在是個難題,我相信也沒有人能清晰地下一個定義。

當然,就像「美/醜」,不可能有所有人公認的標準;但至少,絕大部份人都能夠同意,是有「美/醜」這套概念,而也可以大致上同意,感到某物、某人「美/醜」是一種怎麼的概念。背後,其實有很多其他的概念作基礎。

「萌」,也正是如此,背後有很多動漫、遊戲等作品為基礎,形成了一套同好圈子中,大家可接受的、有點模糊的概念。要向圈外人解釋,還真是不容易。你要怎麼向不明白「美/醜」的生物解釋?或者,只能夠建議對方,融入人類的生活,多理解人類各方面的想法,就能把握到所謂「美/醜」的感覺。不能言傳。

要傳「萌道」,也許要效法禪宗,所謂「不立文字」。不是說不要談「萌」、不要寫「萌」,但似乎不用嘗試明確的解釋/定義「萌」,因為背後牽扯到太多的作品、概念;要解釋/定義,未必不可能(但我估計是不可能簡潔的。),但效率必然很低。

比如,我最近很迷NMB48AKB48其中幾個成員(某友人說我是DD--「誰[れ]でも大好き[いすき]」[daredemo-daisuki;「無論哪個(隊員)都很喜歡!」之謂。];我堅決否認。只是喜歡特定幾個而已,而且現在也有幾個已離隊,絕對說不上是「誰でも」吧!)NMB48隊中的渡辺美優紀(みるきー)近藤里奈白間美瑠小笠原茉由雖然也很有趣,但她之有趣,已貼近搞笑藝人了吧… 還算得上是偶像[アイドル]嗎?);AKB48的島崎遥香(ぱるる)横山由依渡辺麻友(及已畢業的板野友美篠田麻里子。)

就是同一個友人,說我喜歡的隊員根本毫無規律可言嘛!我也實在無言以對。勉強要說點甚麼,我只能說:「我覺得她們很萌!」這樣籠統的說話。結果,他應該也搞不清楚我的喜好規律,但想來是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我想,「萌」應該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說不上很明確的「是甚麼」,甚至沒有規律可循,但總之要讓一部份人有「被萌到了」的感覺。

這「被萌到了」的感覺,創立「中華萌國」大統領,不少香港中小學生都很熟識的太陽博士(Dr. Sun)--孫中山,應該很明白。(當年的臨時參議院將十月十日--萌日--定為國慶日,實在令吾輩欽佩。)

孫大炮在日本時,分明是被大月薫「萌到了」吧。邂逅不久就向人父親提親,不果;翌年就直接向人求婚,接著就結婚了!(話說,那時對方不過十三、四歲而已。以當時習慣而言,其實也不算過份;江戶時人,十四、五歲已是適婚年齡吶。換作今天,一定會被指是「蘿莉控(ロリコン)」。帶著這樣「醜聞」,也不用妄想繼續從政了,甚至會身陷囹圄。)

到後來宋慶齡當他秘書,這「秘書控」又「被萌到了」,也是翌年就結婚了!

其實他這樣才是「DD」吧!

不只是「誰でも大好き」,簡直就是「駄目な大統領(damena-daitouryou)」!(笑)

哎呀!這樣東拉西扯,寫得太亂,很難「埋尾」,但收束得不漂亮,整篇雜談就廢了啦!雖然只是隨興閒聊,但要寫出一點有趣的餘韻,才算合格吧。

我原本有奇想過,寫一篇故事之類的,但寫不慣那樣的東西,一時之間根本甚麼也想不出來。如果還在一九九六年,十多歲的時候,那時還可以發一下白日夢:

學校到南丫島旅行的時候,因為不想燒烤而到處閒逛。遇到來香港拍寫真的みるき或是ぱるる。雖然言語不通,但也莫名其妙的交往… …

這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妄想,而且是毫無廉恥的抄襲吧!

況且,現在安分的做個小粉絲就好,因為身邊有「萌到了」我的人嘛(不過,別誤會。我可不是「某大統領」,這篇絕對沒有暗示「翌年就結婚」的意思。一來,這回事不是我一人決定得了的吧。二來,我也沒自信有這能力,畢竟現在生活艱難嘛。不是說沒得吃、沒得穿那種困難,但要獨立成家也不容易吧?總之,暫時看不到短期內,會發生「一時起意就結婚」的事情。),已經沒有發這種白日夢的必要了吧。

不過這樣想來,以前倒真是會發這種白日夢呢!這也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是少男的戀愛憧憬對象喔!沒有這樣的魅力,應該就當不成「アイドル」了吧。而與此相對的,「アイドル」就要將真正的戀情收得妥妥貼貼,因為「成為妄想對象」就是其「商品價值」之一;一旦戀情公開了,粉絲還有甚麼想像、妄想空間?

就如AKB48,也有戀愛禁止的規矩,這就是「アイドル」的矛盾--是所有人的戀愛對象,但自己卻不能戀愛。

如果今天要重拍《7月7日晴》,也沒有比AKB48(廣義)成員更適合的人選了。

有《AKB1/48 アイドルと恋したら…》、《AKB1/48 アイドルとグアムで恋したら…》、《AKB1/149 恋愛総選挙》這樣的遊戲作品,已充份證明她們是有這種特質吧。

而且,秋元康也毫不客氣的以「恋愛禁止条例」為題幽了自己組合兩默:有以此為題的公演(《チームA 5th Stage「恋愛禁止条例」》),也有以此為題的漫畫(《AKB49〜恋愛禁止条例〜》)。

除了加以適當的變通,以反映時代的更替,也可插入公演片段,順道就讓更多成員出場。而究竟由誰來當主角,當然是根據AKB48的「傳統」,以選拔方式決定吧!如果搞一次「總選舉」,以決定由誰來當重拍《7月7日晴》的主角,應該很有趣。(雖然我也想可以直接指名みるき或ぱるる,但「總選舉」又很有趣!真令人心情矛盾。)

結局又怎樣呢?

是隊員為了戀愛而畢業,還是最後無疾而終,像《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那種空餘回憶,充滿苦澀遺憾的結局?

真令人糾結萬分。

《大家都是超能力者喲!(みんな!エスパーだよ!)》

《みんな!エスパーだよ!》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大家都是超能力者喲!(みんな!エスパーだよ!)
官網

夏帆好萌!
真野恵里菜好萌!

這樣的開場白,可能會變成介紹深夜劇的定式吧…
沒辦法,我就是這樣的水準,這樣的本性,哈哈。
不對,不對。(擰頭)有甚麼地方搞錯了…
呀!其實第一責任在製作人、在電視台身上才對!

不知道原因,但深夜劇經常都有我喜歡看的女星!

上次寫川島海荷殭屍少女
東京電視台(テレビ東京)的…
週五凌晨一時深夜劇(テレビ東京金曜深夜1時枠の深夜ドラマ)」。(名字真長…)
今次這部大家都是超能力者喲!(みんな!エスパーだよ!)
又是東京電視台,是「24時深夜劇(ドラマ24)」。

(其實網上多譯為《我們都是超能力者》,如果想找來看的話,知道這譯名比較好。
 為甚麼我不用這譯名呢?因為我覺得這譯名太沉悶了。
 有一本著名的日語教科書,叫《みんなの日本語(大家的日本語)》,都是用「大家」譯「みんな」。
 我當然不可能替別人說話,但據我自己的看法:
 譯「大家」比較活潑,也較貼近「みんな」的「全部」之意。
 而「よ」放在語尾以加強語調,也適宜在翻譯中如實反映。
 畢竟語言不只是「事實的情報/數據」,也帶有感覺的部份。
 用中文的「喲」字,我看來是音義俱近。
 而漫畫版,港版譯為《全能人!廢能事!》,我真的無言以對。
 台版,好像是譯為《我們都是超能者!》。)

看來,我可能慢慢會變成東京電視台深夜劇粉!

再回帶一想…
宮崎あおい堀北真希夏帆(!)都有演過的--
手機刑事 錢形系列(ケータイ刑事 銭形シリーズ)
首七輯都是晚上十一點播放的啊!

我喜歡的女星趣向,跟深夜劇製作人真相似,哈哈。
(不如讓我來選角吧,嘻嘻。)

不過,女星卡士不過是其中一部份賣點。深夜劇最重要的特徵,是因為播放時間關係,可以嘗試更多樣、更偏門的題材,當然尺度也比較寬鬆,可以拍更成人、甚至色色的題材(卒之,不還都是繼續圍著女星打轉嘛!)

今次也一樣,找來這兩個走純情路線的女星,當然就是要賣那種反差萌,也有大量殺必死鏡頭。尤其是夏帆不良少女(ヤンキー)短裙校服造型,明擺著是要SHOW其絕對領域(雖然嚴格而言,應該要穿「膝上襪」才算吧…?不過,這不是重點!)。加上經常起高腳、飛踼,根本就是為了拍「神秘的白色三角」吧!(絕對不是「鐵壁短裙」!)(似乎越來越糟糕!真好!想寫糟糕題材很久了!)

另外,這套劇每集都提醒觀眾,這是有關「成長和性」的物語,相關的話題、場面,絕對不會短缺!

雖然不會有甚麼驚爆場面始終都只是電視劇,兩個女星也未到甚麼發展末路,不是太迫切非要轉型不可,只不過是作一點嘗試而已吧,未到安達祐実那個「階段」;也不似吉高由里子那樣,要戴上一個能配合其女演員身份的徽章;當然也不如沢尻エリカ那樣,希望拍一部「翻身作」),但也有兩人或出浴、或… 的「謎」場面,對螢幕前的少男(或大叔)而言,也夠滿足一下的了!(喂!)

不過,如果只有她兩個,又怎麼夠看?
當然會有其他賣肉角色!

今次片集找來怪人園子温當導演及編劇。(當然,只是掛個名拍其中幾集[原來都有一半--六集],不是拍足成套。其實另外還有三個導演、兩個編劇。)此怪導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套,仍然是幾年前,長到痴線,迫近四小時的愛之剝脫(愛のむきだし)(也很喜歡紀子の食卓。當然,除了戲及故事本身,有吹石一恵是非常重要原因--中學時看《心跳回憶(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的美好回億。另外,也因為看到吉高由里子時驚為天人。)(又,剛剛今年看過的瘋狂CULT片《壞人爛片(BAD FILM)》也頗有趣。)不過,在香港最為人知,可能是恋の罪。簡而言之,「家人」「性」「血腥」「暴力」,都是其作品經常出現的題材。

另外,看過《恋の罪》都應該記得神楽坂恵吧?其實在冷血金魚佬(冷たい熱帯魚)、《ヒミズ》(沒看過)、《希望の国》(也沒看過),都有出場。

這兩位,其實是夫妻喇!
(而且還選在《恋の罪》日本公映之前那一天入籍。)

我總是思疑園子温特別喜歡找神楽坂恵拍色色的場面… 難道是他們夫妻之間的某種樂趣…?還是別想太多了,總之在這套劇集而言,結果是:讓神楽坂恵來當賣肉的角色吧。

安田顕演的奇怪變態教授,大部份出場片段,都是一邊正經八百的說話,但又一邊不停搓揉/玩弄神楽坂恵的乳房,令人不知將眼光放那裡才好!(他就是變態超人(HK 変態仮面)裡面那個變態老師喇!)

既云「成長與性」這兩大青少年煩惱,當然就少不了「處女/童貞」「性幻想」「自慰」等關鍵字;而作品標題就出現的「超能力」,又怎樣扯上關係呢?

「性」,是人之大慾。(當然嘛!生物不過就是生存、繁衍的機器!)受到社會重重規限阻礙,無處/無從宣洩性慾,偏偏又最血氣方剛的青少年,當然積壓著如山高的性煩惱。如果能將這些煩惱轉化為能量,就算是有「超能力」也不出奇吧!其實,是如此這般的故事。

(其實,我立刻就想起另一套漫畫--大和田秀樹萌系魔法師(ドスペラード)。其中有段背景設定,正是講述「魔法」的由來,正跟本作異曲同工。再想稍遠一點的,由小學追到中學,椎名高志GS美神 極楽大作戦!!中也有横島忠夫,都是由其性慾而引發出驚人靈力。「慾求不滿」,果然是角色成長的最大動力,哈哈。原來大家想的事情都差不多啊!

荒蕪落後的小鎮,由「性慾」而引發出「超能力」的主角們,會有怎樣的故事?除去結局不談,其實也是預想中的「日常系」故事主線也是王道「友情」「成長」「愛情」,不過點綴以「性」和「超能力」而已吧。

另外,有「性慾」而無「性伴」最佳的朋友自然是「甜片」和「右手」吧。這方面,也承深夜劇之便,老實不客氣的描述。有關AV女星的話題,在麻甩高中生和大叔之間,自然地展開,很有生活感,真令人感動。沒有露骨的過度描述,只是很普通的、像一般人的對話那樣,就自然有了生命力

「右手」沒有真的出過場,反而是每集都有TENGA「飛機杯」出現,儼如另一個主角。劇中,是出現得有點誇張的道具+佈景。如此落力演出,當然就取得贊助了!T公司贏得一個「特別協力」頭銜,哈哈。(還是取得贊助,所以才落力演出,就不得而知了。)

每次看片頭,都覺得很像T公司特約宣傳片。

經常大量出現,也是部份笑料的背景,雖然性意味尤在(唏!那可是「飛機杯」啊!你以為可以有甚麼場面?…雖然,也真有幾幕比較特別,哈哈。),但沖淡了一點淫慾的味道,變成「有趣玩意」的形象。實在是很出色的「置入性行銷(Product Placement)

提起片頭,其實片頭、片尾曲都很悅耳

片頭曲是高橋優《(Where’s) THE SILENT MAJORITY?》
片尾曲是石崎ひゅーい《夜間飛行》

說實在的,我實在不算樂迷,沒甚麼可詳細說的。而且我向來鍾情女聲,很少聽男歌手;上述兩人,之前都沒聽過,沒其他可說的囉。不過,這兩首歌我覺得不錯歌詞也有意思。而片尾播歌時,更有幾款不同的片尾更感有趣

雖然說有幾款片尾,但其實大都是同一批演員、在同一個場景,做不同的事。
(其中一集片尾特別「正」,但請恕不便透露,自己找來看吧!)
有心思,又節省成本的拍法啊!不愧是拍獨立片出身的導演!

這套劇,肯定預算不多,可能也是部份深夜劇都面對的難題吧。
(看《勇者ヨシヒコと魔王の城》就知道了。)

也是這重原故,劇中的特技感覺都頗為土炮,但也無損趣味,應該是說故事手法之功。當然,故事背景方面也很有利。正如前述,是偏僻小鎮日常系故事。出現最多的場景,不過是咖啡店學校商店街,都是很普通的實境,其實沒太多花巧,反而拍出味道

整套劇,我只是不太滿意結尾,收束得不太好,有點突兀,但整體而言仍很滿意

找不到原著漫畫,不能作比較了。可惜。

也不想劇透,所以不能再詳述;就算避開主線,過早爆了笑點也不好。

最後,最最重要的重點…

夏帆很萌!
真野恵里菜很萌!

以上。

《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

Pacific Rim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近來,本站缺乏「宅」「萌」的題材,實令鄙人惶恐不安;
夠膽放一個「宅」字在招牌,但又交不出貨,實在於心有愧。

終於,有一套「巨大機械人VS.巨大怪獸」電影上畫,應該可以說兩嘴,算是有交代了吧!

連那位偉大的永井豪也說這部戲(的動作場面…)「有趣」:

「怪獣対巨大ロボットの激しいアクションに圧倒された。面白い! 巨大ロボットは映画に向いていると実感した(。)」
<パシフィック・リム : 永井豪、貞本義行らが絶賛コメント>,2013年07月10日,毎日新聞デジタルhttp://mantan-web.jp/2013/07/10/20130710dog00m200019000c.html

應該可以放心吧!(謎之聲:「年輕人,太天真了…」)

我錯了!

我原本以為,「巨大機械人VS.巨大怪獸」這樣簡單的題材,只要用心拍都不會太差,總會有有趣之處的。大錯特錯!(是否我不夠「機械/怪獸宅」?不能夠單純地看到「巨大機械人/怪獸」出場就覺得興奮…)

就我個人的品味看,我還更喜歡一般的特攝(特撮)片
具體而言,我認為任何一集水準一般的超級戰隊片集,都比這部戲好。

以下我會小爆劇情,敬請留意。
不過,這樣的爛片,也沒所謂吧。

敗筆之一,是那個雙駕駛員設定。電影花了一點時間介紹和「解釋」為甚麼要有兩個駕駛員:一個人的神經系統不能負荷之類。(到這裡,問題仍然不大。)但到真正進入駕駛艙,問題就出現了。神經系統個屁!明明只是非常土炮的手動操作,連啟動特別招式、武器,都要另外按鈕,那還跟神經系統有屁關係?

機動武闘伝Gガンダム》裡面,那個像使用motion capture技術的駕駛艙看起來更先進一點!

結果,這只是用來堆砌每隊駕駛員(們)關係的藉口!

而更過份的是,整部戲都經常提到,兩個駕駛員的「精神契合度」要高。(忍不住又要吐糟,這「精神契合度」的測試,竟然是以「古典」的對打方式進行!我在看功夫片嗎?)但到臨近劇終,其中一隊駕駛員有人受傷,不能上陣,竟然可以臨時由另一人頂替!導演,你可以稍微認真一點嗎!?

敗筆之二,是扮真實。這一點不如上一點般具體,只是令人心裡有點疙瘩,但實在是貫穿整部戲的致命傷

戲中無論是機械人、怪獸、基地的質感,以至怪獸對世界的影響等設定,都盡量仿真;但其仿真度越高,就越發令人留意到種種不科學、不合理之處。傳統的特攝片,是將這種矛盾放到一邊不理,總之帶觀眾進入一個空想世界就好。(之所以《空想科學讀本[空想科学読本]》系列雖然有趣,其提出的「科學之壁」也很合理,但完全無損傳統特攝片的趣味,兩者是兩個平行不相交的世界。)而當這片種要「扮真實」,硬是將兩個世界連結,那矛盾處就變得很突出、很礙眼,令人不能忽視。

姑且放下巨大機械人的鋼材、動力、建造、輸送、運作不理,戲中某隻巨獸能飛起來,實在是不可思議。將全金屬的機械人一同帶上高空,就更離奇。而機械人下墜後幾乎毫髮未傷,也沒有撞出一個殞石坑,則根本是玄幻之至。(同樣是有關地面強度的笑位:其實這些巨機巨獸在普通馬路上跑動,路面早就承受不住,都碎裂了吧,甚至會沉降;而在維港水中打鬥,就更離奇,因為踏在海底的淤泥,應該早就没頂了,還打甚麼?)

打鬥過程也笑料十足:拖一艘貨船當棒球棍打怪獸,真當觀眾是傻的嗎?不要說「理科宅」了,任何戲迷都會感到不妥。有人沒看過1997年的《鐵達尼號(Titanic》嗎?鐵達尼號的下場是怎樣的?下沉時有發生過甚麼特別的事情嗎?斷開兩截了啊!(是有根有據的。)其實可算是常識吧。鯨魚為甚麼能長這麼大?鯨魚能隨便長出幾條腿就登陸嗎?當然不可以了!鯨魚是因為生長在水裡,才長成這樣子,如果要登陸,要長得扎實很多。離開了水的船,也同樣承受不了自身的重量,會斷開。別說是當棒球棍打怪獸,其實拿起來就會斷開吧。

好,好,我先按下自己的「理科宅」魂,都暫且告一段落。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故事是否合理吧。

故事提到,這班要侵略地球的異世界人(戲中真是指明是另一個宇宙的生物,不是我順口胡謅的。),其實在恐龍時期已派過先遣部隊--恐龍--到地球勘探,但當時覺得環境不好;到人類出現後,我們破壞環境,令地球變得適合他們生存,所以決定來侵略了!

故事有甚麼不妥當之處?

所謂「恐龍時期」,究竟是甚麼時候?既然戲中說那些先遣部隊就是恐龍,那當然應該是恐龍剛出現時吧。恐龍最先出現於三疊紀(Triassic),大概是二億五千萬年至二億年前左右;「滅」於白堊紀(Cretaceous),大概六千六百萬年前左右。(我對「滅」留有一手,是因為鳥類應該是由某一支的恐龍演化而來,故恐龍可能仍有後代存活,不算滅絕。)

人類Homo sapiens)是甚麼時候出現的呢?從身體結構而言,大概距今二十萬年前吧。行為上,大概距今五萬年前。不過,那時候的人類不過是採集狩獵族,談不上對環境有甚麼影響。到人類開始務農,馴化動植物,那才是人類改變地球環境的濫觴,大概是一萬年前(也是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工程」的開端。可見舊文:<科學怪粟(?)>。)而如果只計算自工業革命後,人類更大規模、更大幅改變地球環境,更只是有二百多年的時間。

也就是說,這一班在二億五千萬年至六千六百萬年前,已有極高科技的異世界居民,竟然不願意花「僅僅」一萬年(甚或二百多年)的時間改造地球(以他們的科技,其實需時更短吧。);但願意花至少六千六百萬年時間,等候一個不知道會不會來的改變?這太不合理了吧!(我甚至覺得「不合理」三字,已不能合理地反映其不合理的程度!)

另外,派甚麼怪獸呢?以他們的生物科技,抓一兩個人類回去,應該能輕易製作可殺滅全人類的細菌、病毒吧!怪獸全身弱點,根本不能算是理想的武器。

而話又說回來,怎麼我們又要奉陪,製作人型機械人應戰?如果物理重擊能夠傷害怪獸,那用任何常規武器都有相同、或更佳效果吧!而且更靈活、更便宜!

凡此種種,平常「隻眼開隻眼閉」就帶過的事情,因為這部片要「扮真實」,就忽然變得很礙眼,也不能自圓其說。

敗筆之三… 其實還需要這樣數下去嗎?這部戲,由故事到人物,場景設計到服裝,幾乎是一無是處。我已不懂得再說下去,簡直令人疲累…

其實應該早就料到會這樣,看看哥斯拉(ゴジラ)1998年去到美國,變成一套甚麼爛片… 早應心裡有數。

片末還說要將這部片獻給特攝/特技片大師--本多猪四郎Ray Harryhausen;不過,收到這樣的爛片不會高興吧… 「激到翻生」就有可能…

全片唯一的亮點,是芦田愛菜

對,是「唯一」的亮點。(也是唯一的萌點。)她今次演女主角菊地凛子童年。(真的很難不吐糟:童年這麼可愛,怎麼大了會長成這樣子… 這根本就違反常理吧… 實在太過份了…)

其實出場不多,只不過演童年時被怪獸追殺,逃入後巷,害怕得瑟縮一角,後來被單人駕駛巨大機械人的年輕將軍救了。(對,這是又一個吐糟點;怎麼將軍又身懷異能,可以單人駕駛巨大機械人!?)

對,就是這樣,非常短的一段戲。

無論她演得多好,無論我怎麼偏心,也不可能挽救整部爛片吧!

(卒之勉強算是有又「宅」又「萌」的題材,可惜是一套超級爛片,真抱歉。)

==

簡單評分:

D- -(★)

《聽說桐島要退社(桐島、部活やめるってよ)》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聽說《桐島》會上畫。

雖然我是在電影節看的,但公映版應該也差不多… 吧?我希望… 為甚麼會這樣說呢?也為甚麼要拿這部戲作談資?不是因為這部片在日本電影金像獎大豐收;而是我想不通--這部片為甚麼是三級?!

對,開場前會聽到「本片經影視處編定為三級影片…」。(其實那部門改名將近一年了… 現時是叫「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我金睛火眼的看,完全看不出有甚麼部份算三級!(難道是喪屍情節…?)為票房著想,片本公映時可能會有刪剪?但如此一來,其中重要一幕就肢離破碎囉… 又或者,審查員記掛著少年時辯論「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題目,認為本片學生拍拖都是有傷風化!?

都甚麼年代了?其實不論《電影檢查條例》或《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都應該撤銷!甚麼作品適合甚麼人看,不是由公權力說了算,應該由市民、由市場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都是不必要的!

唉!閒話說過,不如講戲。

本片的「時間線」很有趣。有需要時,會以不同視點講述同一段時間發生的事;也有時候,很爽快的只講重點。最出色,是處理得很有條理。這方面不能說太多,點到即止。我覺得這是本片最精彩之處。

人物方面嘛…

橋本愛的角色討好,也有種出世的氛圍,很容易就會被萌到。

山本美月的角色剛好相反,是典型的「有美貌無智慧」定型,從故事角度看很難令人喜歡,不過外型討好… 其實(男)觀眾都是很膚淺的,哈哈。外型很像AKB48的風格,不過比絕大部份AKB48成員漂亮。(其實我在戲院時真的以為她是AKB48成員… 很明顯是時裝雜誌看得不夠之過。)

其實天底下哪有美女這麼集中的學校!這不是令人更不想上學嘛… (「想到學校沒有這麼可愛的女生就不想上學喇…」[我只替異性戀男性說話,當然其他人可能另有想法。]

噢!又被不相干的怨念扯開了話題!

其實應該談一下那故事才對。情節就… 不提了,只談主題。

主題之一,是「部活」--簡單點說就是「校內課外社團活動」。

我是從來不喜歡團體活動的,不要說繁忙的運動系社團(香港的我都嫌煩,如果是日本的… 那只有更可怕。),連文化系的社團我都沒甚麼興趣。基本上我都是「帰宅部」成員,或者是棋會的「幽霊部員」。

不過,這類「部活」題材的電影我倒是很喜歡,可能也有點嚮往有趣的校園生活?尤其是「映画部」:幾個熟絡的同學一起拍片,似乎很有趣。

這麼說來,想起幾年前那部《聽說你愛我(虹の女神 Rainbow Song)》。難道說… 所有映画部都喜歡拍喪屍片、都喜歡用八米厘…?也可能,只因為大家都喜歡看cult片。

其實我在說甚麼呢?沒甚麼條理,就只有斷斷續續的想法。就這樣吧。
(放心,這部片是很條理的,只不過看這部片的我說話沒有條理而已。)

==

簡單評分:

B+(☆☆☆☆★)

《日出(Sunrise: A Song of Two Humans)》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二月,又到奧斯卡季節。早陣子,剛巧看了這部跟奧斯卡淵源甚深的神作,正好閒談一下。

這部也是在康文署的回顧展看的,是茂瑙(F. W. Murnau)的作品。茂瑙最出名的電影,應該是《吸血殭屍(Nosferatu》。看過那一部黑暗的作品,很難想像他會拍這樣一部雅緻可人、朝氣勃發的小品。也許朝氣活力/黑暗陰沉,是他內心一直存在的矛盾?這可能是對的,所以他後來又拍了《禁忌(Tabu, a Story of the South Seas》這樣的片:樸素、有生命力,但也有揮之不去的陰魂。

話說1929年舉行的第一屆奧斯卡,有兩個可稱為「最佳電影」的獎項:「Outstanding Picture」「Unique and Artistic Production」。《日出(Sunrise: A Song of Two Humans》贏得後者,戰爭片《Wings》贏得前者。當年,兩個獎同樣是最高榮譽獎項,用意是表揚不同類型的出色製作。

到1930年,第二屆奧斯卡,學會決定不再頒發「Unique and Artistic Production」,將「Outstanding Picture」定為最高榮譽獎項,並追溯生效;這個獎的名稱改過幾次,就是現時的「Best Picture(最佳電影)」。《日出》就這樣,無端被褫奪「最佳」電影的榮銜,也是唯一獲頒「Unique and Artistic Production」的電影,真夠unique

本片的特色之一,是很少字幕卡。茂瑙在1924年的舊作--《最後一笑(Der letzte Mann)[The Last Laugh》--已表演過幾乎不用字幕卡的神技。比較起來,《日出》不過是一部詩意小品,情節單純,應該更容易用畫面交代;而結果,當然是遊刃有餘。

本片雖云默片,但其實只是沒有人聲對白。茂瑙選用了當時新發明的「Movietone」聲畫同步系統,所以本片附有音效和配樂,是應用這類技術的先驅。

少了對白,就要靠攝影和場面。今天看,依然出色。本片贏得三項奧斯卡,其中一項正是最佳攝影。其中長鏡頭、鏡頭運動,均是本片(或茂瑙)特色。關於本片的攝影,有一篇文章這樣說:

“The main reason why Fox and the Americans were so amazed by Murnau’s work in The Last Laugh, and why they brought him to Hollywood, was what they called the continuous technique of shooting. D.W. Griffith had invented editing, and in silent films there were many cuts in every scene. Murnau, in opposition, pushed to an extreme the idea of the camera moving like a person through a scene. Remember the scene at the beginning of Sunrise in which the hero (George O’Brien) listens to the city woman whistling far away? The camera is him as it goes through the trees and weeds of the swamp, until it gets to the river and meets the woman of the city. All of that scene is in one shot. There are many other scenes like this in Sunrise – long dollies – and that was unusual at the time. That’s why Murnau was brought to Hollywood, for this special technique he had developed."
Almendros, Nestor. 2003. “Sunrise, which earned ASC members Charles Rosher and Karl Struss the first Oscar for cinematography, has inspired filmmakers around the world." American Cinematographer, Volume 84, Number 6.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asc.com/magazine/june03/sub/index.html

(該文其實不止談攝影,也談本片的背景逸事。)

步出教堂,在馬路上旁若無人地漫步接吻那一段,背景由街道、變原野、再變回街道,實在漂亮得難以置信。找到一篇文章圖文並茂地介紹本片的特技,也介紹了所用的技巧和幕後功臣。雖然只是擷取了靜態畫面,但也足堪窺探本片的美感:

NZPete. 2010. “Murnaus’ SUNRISE – silent storytelling with sophisticated optical effects." Retrieved from http://nzpetesmatteshot.blogspot.hk/2010/06/murnaus-sunrise-silent-storytelling.html

整部電影,都彌漫著一股夢幻的質感

而令這個夢變得圓滿的,是女主角Janet Gaynor
(她亦憑本片及另外兩片的表現,獲頒第一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Janet Gaynor演活了的角色:純樸、無邪、活潑、堅忍、寬宏、深情。戲中也特意安排她淡掃蛾眉,衣著樸素,更顯其清麗脫俗。(要雞蛋裡挑骨頭,也只能說她實在太吸引。她一出場,我就被到了!劇情說丈夫被城市來的女人吸引,幾乎想要拋棄、殺害糟糠,太欠說服力…)

F. W. Murnau-Sunrise-Gaynor and O'Brien in Boat
(from Wikipedia;Public Domain/公共領域)
宣傳劇照
(有萌妻如此,還想三想四,是腦殘了嗎?)

Janet Gaynor後來跟茂瑙再合作過一部《Four Devils》,看簡介該片以馬戲班為背景,是較黑暗的題材。

Go-Devil machine invented by Murnau for Four Devils
(from Virtual-History;經裁剪;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Photoplay, September 1928, p.104.
Retrieved from: http://www.virtual-history.com/movie/page/4404

為了拍攝《Four Devils》的馬戲表演片段,茂瑙又應用了新的攝影器材,將鏡頭運動的技巧再推進一步。雖然該文說是茂瑙「發明」,但其實更可能是茂瑙提出要求,而由霍氏的技術人員設計/發明:

“Since Four Devils took place in a circus, Murnau wanted a camera that could move easily and catch the excitement of the setting. “Naturally the camera must not stand stock still in one spot in such a gay place as a circus!" he wrote. “It must gallop after the equestrienne, it must pick out the painted tears of the clown and jump from him to a high box to show the face of the rich lady thinking about the clown."
The Fox technicians built what Murnau described as “sort of [a] traveling crane with a platform swung at one end for the camera" — in other words, a camera crane, a full year before Universal supposedly built the first one for Broadway Melody. Murnau’s staff called the crane “the Go-Devil," and the director was enthralled with the crane’s utility and grace. “The studios will all have Go-Devils, some day, to make the camera mobile," he commented."
Eyman, Scott. 1997. The speed of sound: Hollywood and the talkie revolution, 1926-1930, pp.171-172. New York, NY: Simon & Schuster.

茂瑙的預言成真了。到今天,推軌、吊臂攝影,都已是標準的電影手法。

可惜該片已佚失,怕是無緣得見。

猶幸《日出》仍在,實影迷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