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長澤まさみ

《你的名字(君の名は。)》

『君の名は。』電影海
(來源:映画『君の名は。』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未開始寫這篇文,我已經有點後悔… 或許根本不應該寫這部,但其他戲又不想寫。《怒り》,演員很好(我重點當然是入場看宮崎あおい;但真正驚喜是海報上連樣都無的佐久本宝--沖繩篇的高中男孩。),人物部份不錯,但部份又有點怪,整體… 總之沒有興趣講。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更不知作何感想,超清超高fps的3D效果、比一般電影深的景深、布景、演的方法、轉場的溶接方式,極似中學時玩《C & C: Red Alert》的故事片,整件事很膠、很假,不懂反應;《The Girl on the Train》,Emily Blunt很好,Haley Bennett很吸引,戲麻麻地。

總之,選擇講這部《君の縄。》實在順理成章。

不過,想講這部本身又有困難。其一,是不能劇透,否則必定被人追殺… 但不講劇情又實在難以討論,因為有幾點問題就是出在故事情節… 思來想去,警告線當然不能少,而且為了自身安全,下文有危險部份全部用白色字顯示吧,不highlight看不到,那就少了一點麻煩。

其二,當滿街都高呼「神作」、「精彩」、「經典」,你又有何話可說呢?若是同意,當然無謂加把口,多你一個不多。若是踩,就等人破口大罵吧!有人如此天真,相信言論真的完全自由的嗎?不過更無癮者,其實是在下覺得,本片是不錯,是「好」,但也只到如此程度,當然不爛,也不止於普通,但就只是「好」、「不錯」、「還可以」,遠遠未及「神作」、「精彩」程度。

事前我是這樣估計,看完後也確認想法不錯。

==

簡單評分:

B-(☆☆☆☆)

==

<-----分隔線----->

<-----分隔線----->

<-----分隔線----->

<----大量分隔線---->

<------------->

<------------->

<------------->

<----仍是分隔線---->

<------------->

<------------->

<---開始危險白色字--->

<----真的有劇透---->

既已大量警告,也不怕第一句就來爆大雷:男女主角在時間軸上錯開,太明顯了吧… 尤其女主角在織繩時,外婆講的一連串「結び」的解釋,簡直已經講到出面。這設定本質上當然無問題,卻也稱不上如何特別,而且戲中若干細節實在令人非常在意。(穿越時空的關係引起因果矛盾,究竟那裡是「最初」的交接點,此等問題不論。)

設定如此現代,兩邊都在用智能電話,到雙方「發現」對方是同齡少年/少女,意識到是交換靈魂(話說回來,雖然不能直接相比,但玩這設定,似乎還是大林宣彦的《転校生》比較有趣。),知道對方是真人而非夢境,應該早就想到要用Line、電郵之類溝通,斷不會搞了大半套才有甚麼驚天發現吧!

就算在「夢境」醒來不記得對面的細節,先在這邊寫下問題,到對面交換過來時回答,早就連祖上十八代血型都能問得一清二楚啦!要發現三葉那邊有三年時差,跟著再因好奇問其細節,無論是決定要見面,或者上網查一查地址,應該早就得知三葉那邊中殞石滅村,怎麼可能會拖這麼久?

再說,三年時差其實正是非常容易發現的,戲中也有一處根本就不可能不發現。當三葉用瀧的身體,邀奥寺前輩約會,那天(在三葉時間線)正是秋祭前夕,也應該(在瀧時間線)是週末,但那天三葉是要上學的!此處設定無錯,但三葉的行動就有古怪。

其實翻一翻年曆就知道,就拿以「十一月十六日」為例,今年2016年是週三,三年前2013年是週六;其實很簡單,無論三年之間有否閏年,相隔1095日或1096日,總之都並非七的倍數,曜日(中文似乎無良好的對應說法,不如偷日文。)必然有出入,日常生活可能還不太顯眼,但預早約人就必然會留意到!

再說,若是廿幾、卅幾、卌幾,相差三年不會很明顯,但三葉是高中二年生,大概十六歲;她出東京,遇到三年前的瀧,只得十三歲!雖只三年,但十三歲和十六歲的差別可以很大,而且初中和高中制服也不同,三葉又再次睇漏眼,又無注意到!?

雖說是小節,但這小節關係到整部戲的情節核心,稍有瑕疵,整部戲其實也會被拖累;換句話說,如果要填好此等問題,這故事的發展很可能是完全不同。或許,這也是貪心之過,今次太想寫成圓滿的好結局,時代當然不能相差太遠,才能有最後相遇的一幕,這結尾連帶影響了整部戲。

除此大橋之外,這故事中間的表現方式亦有缺失。

兩人交換靈魂,最初幾次交代得頗仔細,但中間一大段忽然變了MV,有兩個問題。其一,雖然歌本身好聽,歌詞也算配合,但旋律和唱腔都跟畫面不太搭(個人口味,可以不理。),更大問題是節奏。

在播MV之前、之後,這故事本身有其節奏,但這MV加插得頗「夾硬」,打亂了節奏,這可說是大錯。而且加插像片頭、片尾的wallpaper風畫面,在長篇故事中段也很突兀。(最接近的手法或是《叮噹》大長篇電影,但曲風能配合故事,而且該部份通常是旅途環節,本身無特別情節,此與下一點有關。)

其二,在MV高速剪接交代兩日交換靈魂期間發生種種事情,其實亦即放棄了深耕兩人關係發展細節的機會。直接講,因為其手法,在後段「失去」後追尋的部份,我是無甚感覺的,因為根本就無好好交代過吧。究其原因,或許是講故事的篇幅偏向了各自獨立的故事線、瀧去飛騨追尋的部份及用作高潮的災難片環節(《末日救地球》、《絕世天劫》、《活火熔城》、《烈焰狂峰》亂入。)

講神社、神體、口噛み酒的部份,本身發想不錯,但完全靠這一點在災難片高潮作解決手段,雖然早有種種伏線,或許未算是deus ex machina,卻仍是在故事發展、舖陳上有點欠缺,尾段的氣氛跟前面的段落有斷裂。

完全無關係的一點(純粹口痕):我其實比較喜歡奥寺前輩,尤其在一同到飛騨追尋的部份,根本就萌死人呀!而且五年後再出場仍然非常吸引。(忽然又想起,瀧高二時,奥寺前輩是女子大生,三葉又比瀧大三年,其實三葉跟奥寺前輩可能約略同年?噢,那五年後再出場比較,三葉更是完敗。 XDD)

《喪屍末日戰(アイアムアヒーロー)》

《アイアムアヒーロー》電影海報
(來源:東宝電影簡介;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大泉洋不討厭,但絕不會是入場理由。入場,既因為有長澤まさみ,更因為有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嗯,其實,主要是因為有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也不怕透露,戲中有一段變了有眼帶+穿水手服的有村架純超萌!!撇除部戲本身,若然是有村架純fans,絕對值得為了這造型入場。噢,不過也不用我講都已經入場了吧,哈哈。)(哩句要細字寫:不過我從來覺得有村架純唔靚,但係有AURA,有時係幾萌。無,只係口痕想講清楚,唔重要。)

原著漫畫沒看過(這說話最近常見,實在看太少漫畫了,要找時間惡補。XD),不能作詳細比較,但若干改編痕跡還是看得出來/估計得到。(部份可從維基「簡介」證實。)

此類「絕境求存」漫畫,其實都有點內在困難,越成功、連載越長,那問題通常都會越積越大。故事開頭,角色不會太多,且想像有十人吧,這數字聽起來頗合理。事故發生,陷入絕境,自然開始有角色要死,發展越快、越緊湊,人死得越快。問題是,你需要連載,總不能越來越少角色吧,這故事怎麼講下去!?

如果是開放式場景,自然的發展就是往外擴張,尋找更大的舞台,加入更多新角色。新角色,當然又會發展各種支線,甚至又再寫新角色的back story。整部作品就越來越臃腫,亦越來越沒有方向。若然是封閉式場景,例如荒島生存遊戲類,甚至會由外力不停投入新角色參戰。(認真,真是有看過用直昇機「投入」新角色的。)

更甚者,有集各家之「陰招」,例如經典爛作《彼岸島》。我有親身「試毒」。當年初看是好看的,但後來為了連載就越拖越過份,原本似是荒島的場景越來越多人,主角無厘頭越來越強及打不死,越出越多怪獸,越寫越多配角支線和往事,之後再越畫越誇、故事越吹越大,大概到正篇單行本三十集前後就完全放棄了。(之前的投入都是sunk cost。)後來死拖出續篇,再由荒島玩到日本本島。這作品已成大笑話。

講這麼多,不是為了填塞字數。(這不是作文功課,反正長短沒人能異議,當然更不是為了騙稿費。)而是看慣了這類作品,其實頗能發現本作有若干相類結構,亦能看到改篇之用心,頂得住原著fans惡評的風險(不知道有否,但通常稍一偏離,原作廚就會瘋狂指責,這風險肯定存在。),大刀闊斧地刪、改,這才能切合電影的節奏。

ZQN(其實應該是指「患者」,不過為方便行文,兼用以指該喪屍病。)開始傳播前後,一大段講主角鈴木英雄的女友、職場關係,可看到不少角色應各有一段故事,甚至在原作會另開一視點講述。多條支線,起碼可以撐幾本單行本,拍成劇集可以分三、四集。而在電影內,為了專注講主角的故事,視點(幾乎)從來無離開過鈴木。

從鈴木視點不知道、看不到的事,就非常乾脆地砍掉。在職場的數人,究竟經歷過如何的毆鬥、廝殺?ZQN為何成了那樣子?我們只看到部份結果,若隱若現。從戲中揭露的小部份,那些角色已夠鮮明,在電影這兩小時篇幅,不需要太多枝節,如此處理不錯。

同樣,由ZQN在市內迅速傳播,到逃出城市,途中有若干事件,向富士山進發,及最尾的Outlet社區,應該起碼是兩、三個story arc。

中途出現的各種ZQN,都根據這世界的設定表現出其人物特色,也是比大多其他喪屍片有趣之處。若是原著漫畫,應該正好每個人物都可以有back story,戲中就只揭露小部份,那就夠了。就是如此帶觀眾跟隨鈴木的觀點,只見到這世界的一小部份。(明顯有更大規模事件發生,但鈴木也只是見到大量軍用機在頭頂飛過,並無其他消息。)

如此清理之後,這故事就凝練為鈴木一人的成長之旅。

中後段的Outlet社區,為了切合電影的篇幅,明顯是超簡化了,或許是浪費了一些材料,但考慮這作品的節奏(及需要一個結尾),也是逼不得已。而且若干角色也都有分配一、兩場作交代,其實算不錯了。

主角威能有點過份,但這小小瑕疵算是可以接受的。

隱憂或者在續集(如有),雖然未看過漫畫也有點難講,但這類「世界末日」、「人類社會崩潰」的絕境,根本就不是一介草民能解決得了的,要不是永遠漫無目的地死拖、主線日益薄弱+旁枝越來越多、就是發生莫名其妙的結局、或者主角威能越來越異常。

這一部改編的聰明之處,或許正是適時收手:就只講到主角有點成長就算了。如此,甚至可以看成是一個open end的短篇,不嘗試解決那可能根本無解的大絕境。

==

簡單評分:

A-(☆☆☆☆★)
(不厭其煩,再提一次:長澤まさみ有村架純很萌!!!
(又,日本四月下旬才上映,在香港五月頭就有,實在喜出望外!)

《海街女孩日記(海街diary)》

映画『海街diary』
(來源:公式網站;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這一家四姊妹,長女綾瀬はるか、次女長澤まさみ、三女夏帆、四女広瀬すず,實在是奢華得過份的陣容,實在是太不科學的組合,實在是超乎常理的家族,哪有這麼可愛的四姊妹?

(雖然,或許只是其中兩姊妹將平均分拉得過高。)

咖哩,想食咖哩。雖然海鮮興趣不大,但煮海鮮、煮貝類,似乎很好吃,竹輪也不錯。浅漬け也很吸引,就是淡口的才好喔。瓜菜稍稍醃漬過,去了一點水,本身的味道更濃,但仍然清鮮。シラス,不太吃魚,但這種魚仔,沒有骨的可以呀。

(全都是很能下飯的,越看越肚餓,現在越想也越肚餓。)

(又,不要搞錯了,不是「白飯魚」。白飯魚即「銀魚(Salangidae)」,日文為「シラウオ[白魚]」[現買現賣,剛剛查的。]銀魚科均為小型魚,成魚都只得那麼大。而「シラス」,則其實是混雜了多種魚的魚苗,多數是沙甸魚一類,但也會混有其他魚的,總之不是專指一種魚。所以特地說明,是見戲院門外貼的雜誌報導,全都說戲中食的是「白飯魚」,錯得離譜。不過話說回來,「シラス」粵語怎麼說呢?或許只能籠統叫「魚仔」?)

雖然我不飲啤酒,但長澤まさみ一入溫泉旅館房間,就賴在榻榻米上嚷著要喝啤酒的樣子,萌死人。

(我沒有看完原著漫畫,因為只找到首兩卷,隨便翻了一下,看了頭一個story arc。是枝裕和的改編實在太好,原著畫得太「出腸」,對白也太多太煩,有點煩、有點嘈雜,是枝裕和將一切無謂細節都刪走了,多一點留白,更沉穩;也稍為加添了實感,像我剛剛提那一句,原著就沒有。戲中用的景,如走捷徑那幕,也比漫畫更佳。以山徑取代梯級,實在完勝。)

綾瀬はるか,要選黑色套裝還是護士服?還是,普通家居服做家務的樣子?

(共通處,都有安穩、安心的感覺。)

想再去鎌倉。想再在海邊發呆。想再坐江ノ島電鉄

(雖慶幸有去過一次,但當時是即日來回,行色匆匆,再去最好留宿一兩天,起碼,想慢慢行,想隨意四處走。江ノ島電鉄,來回坐一兩遍也不過份吧。在民居之間穿插,實在很有趣,雖然居民大都關窗,但仍有侵入他人隱私的感覺,像在窺探別人的生活。是枝裕和不知使了何等魔法,鏡頭下的人都很自然,洗走了偷窺的不安感,不可思議地平靜。)

リリー・フランキー正職其實不是演員。認真。

(就是,シラス多士原本不在餐單上一樣。)

夏帆沒有用漫畫中那個可笑髮型,甚好。

(只保留店長如是,剛剛好。味道太濃的地方減走,是這部戲的改編重點。煮完咖哩後,夏帆的頭髮汗濕得黏黏的感覺,很萌。幸好沒有用那可笑髮型。)

長澤まさみ,現在長得有點像キョンキョン,老得太快了一點,但算吧,很萌。再想,其實她的角色最有漫畫感,比其餘三姊妹更外露、更誇張、更戲劇化。如果不是長澤,撐不撐得起來?

(如果只是在家中懶洋洋、不修邊幅那部份,綾瀬はるか也都演過雨宮蛍;但若要兼而跟「年下」男友交往,綾瀬似乎沒有那種氛圍。)

広瀬すず轉校之前是穿水手服的。

(不過之後踼足球時不錯,浴衣也都很可愛。其實,本來有在怪她拉低了平均分,但到單車那一幕,感覺就忽然不同了。許是劇情啟動了少女心,對角色的印象也都改變了。哈哈。那男孩角色也不錯,羞澀、拖拖拉拉、要說的話總是說不出口。)

堤真一配長澤是不是太過份了?

(不過,他演這種軟弱無用的男人,也是一絕。話說回來,這部戲的男人都是這樣吧,包括沒有出過場的四姊妹的父親,溫柔而軟弱無用的男人。是吧,這樣想,這年紀原來是很適合的,這不是過份的配搭,而是有心如此的配搭。)

草食系的加瀬亮反而有堅韌可靠的感覺。

(由第一幕出場,見工廠老闆時,這角色已甚討喜。)

梅酒很好飲,嗯… 看來似乎很好飲。浸梅酒也似乎很好玩。

(特製給すず的無酒精版本,那不就是單純的梅味syrup嗎?嗯,酒不太能喝,但這種甜甜的可以吧,能喝一點點。這部戲就是梅酒的味道?)

==

簡單評分: A-/A+(☆☆☆☆★/☆☆☆☆☆)

(清澈漂亮無疑,但這味道可延續多久?會否是單單靠那四姊妹撐起了這部戲?還是隔個一年半載,再回想這部戲,再重看,仍有這澄明的感覺嗎?是加是減,就看過一段時日,這餘韻如何,現在還不知道,還不能肯定。就只是這點微妙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