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電檢

「本公司不售賣成人雜誌」

週末出旺角,順道到暱稱「賊船」的「宇宙船」太子店睇雜誌,在雜誌架上忽然發現多了一句告示:

「本公司不售賣成人雜誌/刊物」
(其實不太記得確實用字。)

吓!?

(路人:「你無嘢呀?香港而家咩時勢?你咁多嘢好講唔講,剩係掛住賊船有冇鹹書賣?痴咗咩!」)

絕對無搞錯,一葉知秋,見微知著,我覺得哩件事絕不可以睇小,此現象甚為恐怖,令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使我「深感憂傷,嗟嘆香港竟如斯陌生」,有感「唔出聲就冇得出聲㗎啦、唔抗議就冇得抗議㗎啦」,所以一定要講!!!

若果經常流連信和,當會記得2013年底曾發生一件大事,賊船當時的留言仍在,全文如下:

宇宙船
December 19, 2013 · Edited ·

致各位顧客:

相信有不少人知道今天有警察到本公司信和店及信和書店作出封舖調查。

現就以上事件作出解釋,希望可讓各位了解事件的原因。
警方近日接到影視處的投訴,指信和中心部分店舖有出售第III類的淫褻及不雅物品,因此到信和各店調查,而本公司的2間分店是信和中心第一間的調查對象,因此中午的部分時段曾關門。如對各位顧客做成不便,敬請原諒。

為免引起各位顧客胡亂推測,本公司特此公佈,及已經盡力協助影視處及警方的調查,而調查方面已經到尾聲,應該可於10分鐘內重新開舖。

很抱歉可能讓部分中午來到信和店的客人今天白行一趟,本公司為此表示道歉。
有關出售第III類的淫褻及不雅物品事宜,稍後會再作公布。

宇宙船 animate

簡而言之,就係有人報料話賊船有賣違禁鹹書,跟住就有差佬上門拉人封舖,大概如此。
(誇張下啫,當然唔知實際有冇拉人,不過順口講一定係咁講,係慣用語,等同「落閘放狗」一樣,實際上九成九都係無狗既。)

當時亦有網誌提及此事,隨手找了一個例子

當日究竟是誰人「報料」,賊船又有冇賣違禁書,後來都不了了之,未見有何跟進報導或公告。不過,若估計當時是有「道德塔利班」借警力出手,以圖打擊色情刊物,相信即不中亦不遠矣。

後來,賊船亦一度恢復售賣日本成人雜誌,漫畫類減少,轉而賣真人類(AV雜誌、軟色情寫真集之類)。早幾個月經過太子店時,仍然有售。

由賣鹹書,到遭封舖,又再賣返,到不再賣,究竟為何?

我估就大概係咁:「賊船打開門做生意,燈油火蠟都唔少錢,賣鹹書又唔係主打,一個月都唔知賣到幾本,賺嗰雞碎咁多,一下又有人匿名報料,又俾人封舖做唔到生意,俾你咁搞一搞,咪得不償失?都係斬腳趾避沙蟲,賣其他嘢算把啦。」

啫係等同,如果你開酒吧。無錯,個酒牌係批咗,不過晚晚準時九點半有人唻查牌查身份證,搞一場大龍鳳,唔到凌晨唔收隊,咁啲客仲有冇心情消遣呢?你夠膽開門,都無客夠膽幫襯啦!

咁算係點?

若然有咁既事,係叫濫權、滋擾。而「報料者」借「淫審惡法」,逼到舖頭唔敢再賣鹹書,哩啲叫「白色恐怖」!所以我向來都說,「電檢」、「淫審」,全都是過時惡法,早應廢除!

你不喜歡色情資訊、娛樂,可以行開唔睇,絕對無人逼你。而有人想睇,旁人斷無權力禁止。成年人要睇咩書、睇咩戲、…,完全有權自行決定、自行判斷,根本不必政府公權介入干涉!而青少年要睇咩,自有家長管教,不用旁人說三道四、指手劃腳。

「道德」、「禮教」、「風俗」,全都沒有客觀標準,根本不應是立法的根據。你要做「道德撚」,隨便,我絕不攔阻;但同樣,我喜歡低俗下流,你亦無權干涉。

之所以說這是大事,當然唔係少個地方賣鹹書咁簡單。

而是,今日賊船無得/唔敢賣鹹書,個圈收細咗少少。而你唔買鹹書,覺得買鹹書者猥褻下流,「與我何干」?下一次,禁止穿比堅尼。而你唔識游水,從不去泳池沙灘,「與我何干」?又一次,禁止穿短裙熱褲。而你眼光挑剔,街上「風景」看不上眼,「與我何干」?再一次,… 我點知到時係咩?

當然,我知道此說根據薄弱,透出「滑坡謬誤」的味道,但當「停車唔熄匙」都可以用作打壓遊行,香港已是如何無稽可笑的事均有可能發生。

而即使不理後續的荒謬事會否發生,難道我們可以忍受自由就此減損?

你或許不看鹹書,但不代表「看鹹書的自由」、「看鹹書的權利」可以任由他人取走呀!

應有的自由、應有的權利,用不用是個人選擇,是由每人自己作主,絕不容他人任意剝奪。

「自由」,總是一點一滴、不知不覺地失去。遊行、示威的「大自由」,當然要捍衛;但不起眼的「小自由」,其實同樣要落力維護,甚至同樣要費力(甚或更費力!)每分每寸地爭取。

我再換個講法。

上文寫「看鹹書的自由」、「看鹹書的權利」,但其實,這也是「言論自由」呀!

一講「言論自由」,總想到很宏大的事情:批評政府的自由、議論時政的自由…

但其實,「言論」不都是正經八百、不都是大義凜然。高尚正統的言論是言論,受「言論自由」保障。難道低俗小道的言論就不是言論,不受言論自由保障嗎?其實,正因為低俗小道的言論易受輕蔑、易受忽視,方更需要注視、更需要確保其受言論自由保障,以免受「主流/大眾」迫害!

關心時事,政經議論,筆削春秋,必受言論自由保障。
風花雪月,傷春悲秋,無病呻吟,亦受言論自由保障。
酒色財氣,惡俗無聊,官能春宮,都受言論自由保障。

言論自由,不問品味,只要不涉誹謗,沒有傷害他人,應受同等保障。

而不論何種審查,均只會減損此自由、減損此保障,應該完全撤銷!作品是否惡俗難當、不堪入目,應由市民判斷、由市場定奪,政府不應插手。

《挪威的呻吟(Få meg på, for faen)[Turn Me On, Dammit!/Turn Me On, Goddammit!]》

Turn Me On, Dammit!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很簡單的故事,很短的電影--只有七十六分鐘,剛剛好,很精緻,幾乎沒有可挑剔之處。

維基上的簡介也少有地簡潔,只有一句,或許我可試著簡介一下:

女主角Alma,十五歲,住在挪威鄉郊小鎮。跟任何同齡少男少女一樣,對性好奇,禁不住有性幻想;另外也有暗戀對像Artur。後來… 跟所有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一樣,當然有跟朋輩的衝突矛盾、尋找身份自我、親子問題等等。

據官網資料,原著小說本是分三部份發展,有三個主角,但導演Jannicke Systad Jacobsen認為Alma這條線最有力,決定改編成現在這模樣。(詳細說法可參看官網。)雖然沒看過小說,但單從電影看已可說:這決定實在太好了!

Alma的故事雖然簡單,但角度很新鮮有力,而且她面對的問題,相信全世界的青少年都有共嗚。斬走另外兩條線,故事更集中,Alma身邊的人也描寫得很好。死黨Saralou那一條支線就不錯,也是青少年生活的另一面向。

本片其中一個焦點(也是最惹人注目之處),是單刀直入地探討青少年--尤其是少女--的性慾、性幻想。多數主打這題目的電影,都以惹笑方式處理,彷彿在說:「當你長大後回想,這只是一則笑談。」,實在是冷漠的大人的態度。(對面對這些煩惱的少年而言,這是天大的問題,而大人只是以嘲笑的態度看,這種傲慢輕蔑的態度怎能引起共嗚?那一種戲是拍給大人看,而不是拍給青少年看的。)而另一些電影面對這主題,不是左右言他、就是輕輕帶過,彷彿是不能說的禁忌;但坦白說,哪一個人在少年時沒有過這樣的幻想、這樣的好奇、這樣的煩惱?這實在是很適合青少年看的電影。(這點等一下還要再說。)

也不怕提,反正入場第一幕就會看到:Alma一出場就在聽性愛熱線,躺在地上自慰。相信不是每個演員都有信心在鏡頭前演這一幕,而演Alma的Helene Bergsholm演出非常自然,實在很難相信她是第一次演戲!我相信導演功勞不少,但這女孩實在很有天份!(整部戲她都演得很好!)據官網介紹,她原本只是陪朋友試鏡(真耳熟…),根本沒有想過演戲,但最終選上了她。她現在(噢!或許已不是「現在」了!)正修讀(或讀完?)電影及攝影,想當美術指導。她跟同學拍了一段短片,也值得一看:

演得也不錯,如果不當演員實在可惜。

雖然Alma很搶鏡,但不要看漏眼,演死黨Saralou的Malin Bjørhovde其實也表現不俗。

片中有幾段Alma的白日綺夢,其中有較露骨的情節、也有輕微的裸露鏡頭(據官網說,拍攝時Helene已滿十八歲;無論是否替身,總之沒有法律問題吧。),但處理恰到好處,沒有渲染,只跟整部戲一樣,保持光線柔和、色彩淡泊,一派樸實小鎮風情。

然而!不知是否因為這些鏡頭,還是因為整部電影的題材,這部戲竟然評為三級!實在令人又不解又忿怒!正如前述,這部戲很適合青春期的少年觀看,可以說是為他們/她們而拍的作品,而電檢結果竟然是不讓這班目標觀眾看!這是何等荒謬的決定!

如果要顧慮教養、性教育等問題,讓父母去擔心就好:「養不教,父母之過。」這些事,用不著政府插手。甚麼戲應該看,甚麼戲不應該看,應該由觀眾自行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電檢,全都是不必要之惡!

自由,不只是「可以做甚麼甚麼」、「可以選擇甚麼甚麼」的權利,還附有「要自行選擇做甚麼甚麼」的責任;只要無損他人的權利,任何事都可以做,也應該自行負上選擇「應否做」的責任。社會沒有權力、也不應該干預這種個人、私人的行為。可惜,我知道這論調沒甚麼市場。

但自由,可不僅是食飯、搵銀那種基本的生存權,也不只是頂著光環的政治參與、投票選舉的權利,也包括各種言論、思想、文化、行為的自由。若然沒有這種衷心擁抱自由的覺悟、沒有這種認同個人責任和自由的氣氛,就算有民主,也沒有自由。這或許也是我總感到悲觀、感到壓抑的原因。

嗯,離題太遠了,還是談戲吧。

正如剛剛輕輕的提過,攝影風格也很配合整部戲,是令人放鬆的柔和淡泊畫面,就像岩井俊二電影那種質感吧,相信會更容易明白。說起來,他拍的常常就是青少年、或剛踏入社會的年青人;或許各地的攝影師都一樣,喜歡用這種畫面表現年青人的世界。(噢!或許這種類近日系風格的畫面,也是我喜歡這部片的原因,這可是要留心的偏見。)

另外,雖然向來對音樂不太講究,但感覺這套戲的配樂不錯。

不過這部戲最精彩還是劇本,尤其是將故事寫得如此緊緻、簡潔的氣魄,真的賞心悅目。我一邊寫這篇文,一邊再回想整部戲,還真想不出有甚麼累贅的地方;各個細節、各條支線,都有存在的理由,也配合得宜,有良好的節奏,將每個主要角色都寫得很細膩。而幽默感,對,幽默感很重要,這也是出色之處;這方面請恕不便透露。

可惜,可惜,如此好戲只是有限度放映。不容錯過。

==

簡單評分:

A(☆☆☆☆★)

《聽說桐島要退社(桐島、部活やめるってよ)》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聽說《桐島》會上畫。

雖然我是在電影節看的,但公映版應該也差不多… 吧?我希望… 為甚麼會這樣說呢?也為甚麼要拿這部戲作談資?不是因為這部片在日本電影金像獎大豐收;而是我想不通--這部片為甚麼是三級?!

對,開場前會聽到「本片經影視處編定為三級影片…」。(其實那部門改名將近一年了… 現時是叫「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我金睛火眼的看,完全看不出有甚麼部份算三級!(難道是喪屍情節…?)為票房著想,片本公映時可能會有刪剪?但如此一來,其中重要一幕就肢離破碎囉… 又或者,審查員記掛著少年時辯論「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題目,認為本片學生拍拖都是有傷風化!?

都甚麼年代了?其實不論《電影檢查條例》或《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都應該撤銷!甚麼作品適合甚麼人看,不是由公權力說了算,應該由市民、由市場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都是不必要的!

唉!閒話說過,不如講戲。

本片的「時間線」很有趣。有需要時,會以不同視點講述同一段時間發生的事;也有時候,很爽快的只講重點。最出色,是處理得很有條理。這方面不能說太多,點到即止。我覺得這是本片最精彩之處。

人物方面嘛…

橋本愛的角色討好,也有種出世的氛圍,很容易就會被萌到。

山本美月的角色剛好相反,是典型的「有美貌無智慧」定型,從故事角度看很難令人喜歡,不過外型討好… 其實(男)觀眾都是很膚淺的,哈哈。外型很像AKB48的風格,不過比絕大部份AKB48成員漂亮。(其實我在戲院時真的以為她是AKB48成員… 很明顯是時裝雜誌看得不夠之過。)

其實天底下哪有美女這麼集中的學校!這不是令人更不想上學嘛… (「想到學校沒有這麼可愛的女生就不想上學喇…」[我只替異性戀男性說話,當然其他人可能另有想法。]

噢!又被不相干的怨念扯開了話題!

其實應該談一下那故事才對。情節就… 不提了,只談主題。

主題之一,是「部活」--簡單點說就是「校內課外社團活動」。

我是從來不喜歡團體活動的,不要說繁忙的運動系社團(香港的我都嫌煩,如果是日本的… 那只有更可怕。),連文化系的社團我都沒甚麼興趣。基本上我都是「帰宅部」成員,或者是棋會的「幽霊部員」。

不過,這類「部活」題材的電影我倒是很喜歡,可能也有點嚮往有趣的校園生活?尤其是「映画部」:幾個熟絡的同學一起拍片,似乎很有趣。

這麼說來,想起幾年前那部《聽說你愛我(虹の女神 Rainbow Song)》。難道說… 所有映画部都喜歡拍喪屍片、都喜歡用八米厘…?也可能,只因為大家都喜歡看cult片。

其實我在說甚麼呢?沒甚麼條理,就只有斷斷續續的想法。就這樣吧。
(放心,這部片是很條理的,只不過看這部片的我說話沒有條理而已。)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