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香港人

「香港人,加油。」

係,係有引號,我無打錯,因為我想講句口號本身。

幾次和理非大遊行,不少都跟友人P同行。沿途當然有人叫許多不同的口號:「乜乜下台」(我個人覺得最無謂),「追究/嚴懲黑警」,經過《大公報》時有噓聲或粗口及中指,等等各樣。不過永遠叫得最大聲,最多人和應,是一句:「香港人,加油!」無論去到哪個街口,無論叫咪的是甚麼人,總之都是最大聲。(好啦,民主黨除外,基本上八成人都靜靜行過唔理。)

友人P 納悶:「其實這一句最虛無、最無謂,叫唻做乜呢?」我沒有正面回答。其實不盡同意,但又難以反駁。確然,比起五大訴求,一句「加油」實在虛無縹緲,不知目的。甚至比起後來再重新提出來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尚更虛無,看似是無聊的打氣說話。但同時又覺得,百萬人的智慧,其實可能有其道理,只是我未參透。

昨晚,看著被布袋彈打穿的膠眼罩,我覺得開始明白。

五大訴求,其實得兩個是實在的。其一,是要釋放和特赦所有示威者。(及或連帶要補償受害者,並要嚴懲黨衛軍;但這點跟下一項的關連更大。)其二,是要有真民主自治。(或者不能宣之於口的獨立。)前者,是示威者最貼身的要求,也是這一連串事件最迫切的公道,更是仇恨最深處。

後者,因為整個制度的正當性已蕩然無存,如果無真正對香港人負責的政府,任何其他要求都無甚意義。甚至最多人講的獨立調查,不會有人信是獨立,更不會有人信黨衛軍會認真配合。(簡單講,若有民主,當然會徹查已經爛透的黨衛軍;而如果無,則黨軍濫權濫暴都是政府縱容的,又怎會得到懲罰?)

經過八一一血腥鎮壓,很明顯,第一項是不打算讓步的。之前在朋友圈中講,港共應該只得兩招:拖和打。看來是會貫徹執行下去,一路磨到分出勝負為止。連殖民都不太算得上,根本不是管治的手段,應該說是佔領軍的思維,總之反對的就是要殲滅的敵人,根本無當反抗者是要拉攏要管治的對象,甚至無當異議的香港人是人。反正就只是來掠奪利益,香港長遠如何自然不須理會。

第二項,其實民主自治,或者獨立,在中國眼中反正都是一樣的。專權專政的共產黨統治,總之就是要有絕對的權力,不會讓人分享。真正的民主自治,就是會分薄其權力,這隻嗜權如命的妖物當然不會放手。黃子華曾謂:「你夠膽提出要求就係反黨啦!」誠然一針見血。民主自治,港獨,在中共眼中是一樣的,從來都無分別,以為不「講獨」就無事,不過是自欺欺人。

要民主又好,要獨立又好,其實都是要從惡鬼手中奪權,只要手段有點效果,妖邪感到權力有鬆動的可能,就會反撲。派黨軍、爪牙,用坦克車、AK、毒氣、橡膠彈/布袋彈/海綿彈,不同的制服,不同的武器,其實性質如一。妖魔不容易對付,並非一時三刻能夠斬除,要有經年累月戰鬥的準備,也就是要承受經年累月的反撲。

義士中鎗,流血失明,令人心痛悲憤;但同時,很現實地,或許要有心理準備,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當然,妖物也可能忽然暴斃,但此事不能預計,也不應心存僥倖。)也不是說要習慣、要麻木,正好相反,要持續抗爭,就不能習慣、不能麻木,每一次都應該感受、應該記住。但人的心力畢竟也有界限,獨自承受並不可能,一旦壓垮就輸了。(要贏,首先要鬥長命。)

(又,順帶一提,週一機場一役,只花一點人力和時間,不用折損義士,就有巨大的效果,縱有少許沙石,但實在是漂亮的一場勝仗。應該歡呼,振奮士氣時,不要太計較無謂的小事。就全力喝采一聲吧。不是貶損自己的時候。)

在人群中,數十萬、數百萬人同聲高呼:「香港人,加油。」或許就是適時令人撐下去的力量。就算只是在文宣當中,用文字寫出來。就算只是在facebook、在連登的帖文中,留下這麼一句。或許都有這樣的力量。要有多年抗戰的心理準備,看似最虛無的,或許最能持久,也最有力量。

香港人,加油。

更有智慧的是,口號並非「香港加油」(雖然這句都有出現),而是「香港人,加油」。

一齊在街上叫這句口號,或者在文章最後加入這句口號,或者在演說中加入這句口號,說/寫的人和聽/看的人都很明白,我們所指並不包括港共的一眾妖邪,例如林奠、孳瘤、禮義廉、何妖等等,當然也不包括一眾黨衛軍,或者襲擊義人和記者的白衫/藍衫/紅衫軍,甚至不包括一眾盲目親中的人。

會如此講這句口號,聽得明當中的意味,才是其中所指的香港人。

如此,就等如將香港人的身份,與整個運動綑綁起來:追求及捍衛自由、人權、民主、公義,承認香港人有獨特的文化、獨特的身份,香港與中國並不等同,堅持香港有權自決自治,勇敢對抗暴政。認同這些價值觀,願意作出貢獻(不論多少),才是真.香港人。

這並不是「No true Scotsman」謬誤,而是要重新界定「香港人」這個身份。

香港人,不問血統、不問族裔、不問出生地,而是以價值觀、以想法、以理念去界定。(依附中共、出賣香港、殘害義士的港奸,不是香港人。)

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