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香港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二部份〉

系列前文: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一部份〉

# # #

〈第二部份〉

冷氣軍師的行動,大概就是在冷氣房觀察(應該反正無害,可略過不談)、空想、寫文、傳播訊息。(兼職做其他事的時候,就不算是冷氣軍師了,應該分析其他職種的行動。)

空想,若然只存留在腦海中,就算是有害無益的想法,如果無傳染他人,其實頂多就是浪費了時間,但反正冷氣軍師時間很多,也無所謂吧。上一篇講,冷氣軍師的優勢不在其腦筋,故多數只會有平庸的想法;但平庸的想法,就只是平庸,畢竟無害也無益,也可以算數不理。

其實第一篇還講漏了一樣,冷氣軍師另一相對優勢,是人多。讓一隻馬騮胡亂打字,給予無限的時間,總會撞中一篇巨著。人多,也可以有相類的效果。就算平庸,只要夠人多,可能偶爾會有人撞中一些精彩的想法。

但想法無論好壞,在腦海中是不會影響其他人的(如果影響自身的行動,則去評價行動本身就可以了),要將想法表達出來,對其他人有影響,才是需要考慮和評價的行動。那就帶到另外兩項了:寫文(其實拍片錄音也可以,總之是表達己見)和傳播訊息。且籠統地放在一起講,反正分別也不過是傳播自己寫的訊息,或者轉發其他人寫的訊息,其實要考慮的事情應該都是差不多的。

文章的種類、內容組合無限,當然不可能窮盡分析,只可以靠每人寫作時自己去想了,但大原則應該是:Do no harm(切莫為害)。貢獻的機會已經不多了,起碼不要加重別人負擔吧。如果對自己傳播的訊息是否有害稍有懷疑,那就不要傳播吧,講少兩句不會死的。純粹平庸之見,倒是可以隨便發表,幸運時可能會有一兩句精彩的想法。(但要有自覺,其實九成九時間都只是寫平庸廢文,徒然浪費時間,不要自我膨脹,自以為國師。)

何等訊息可以為害呢?當然亦是形式無盡,但有幾樣常見的倒是值得一提:

(一)指導、批評現場行動細節:弊處其實很明顯,在冷氣房中的觀察,跟現場可以即時接收及作反應的資訊,必然會有出入(不一定誰多誰少,但肯定不同),即便是戰術天才(但幾近肯定不會是),其意見也幾乎肯定無用,除了引起無謂罵戰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何效用。若然真的醉心前線行動細節,那不如轉職吧;又或者,可以抽象地討論戰術理論,那或許還會有些許養份。

(二)挑剔成功的行動:一陣酸腐氣那種就是了。行動既已達到(甚至超乎)其預期目的,在雞蛋中挑骨頭毫無意義,有效果就已經夠了。比如一首歌,主要就是凝聚人心,首歌成功散布,流傳得廣,喚起香港人作為共同體的想法,那已經夠了。這時候去挑剔填詞用字,實在無聊得很,徒然挑起矛盾。若然自信可以做得更好,那不妨去做,反正也無人阻止。

(三)、(四)、…我懶得具體舉例,但其實尚有多種,跟(二)類同,總之就是中二病,以為自己是不世天才,只是世人不聽我指點。跟上兩者同樣,只能挑起罵戰、矛盾,根本就毫無意義。(更有自欺欺人者,尤如無恥馬評人,一場十隻馬,點評一二三號血統優,四五六號狀態佳,七八九號檔位好,十號跛腳但臨場落飛。任何一隻跑出就吹噓自己眼光如何出眾。)

如此病人(若然仍有得救),我只想指出兩個可能:其一,無人聽你指點,其實只是你太廢,連自己寫垃圾都看不出來,但群眾卻仍清醒,所以無人跟從,請自行反省;其二,可能你真是不世天才,但實在寫得太差,連愚昧的群眾都說服不到,所以無人跟從,請自行反省。簡單講:如果你是蠢材而想人跟從,當然你有問題;如果你是天才而無人跟從,仍然是你有問題。

做冷氣軍師,如果能戒除國師病,或許已去掉九成害處。(頂多就只是寫很多無用無害的無謂文章罷了。)正如上文所講,其實只要無害,多寫一大堆普通的文章,也可能偶爾有幾篇或幾句有用。(或許有某些類型的文章或題材,有用的可能性會較大,那就是這系列若然寫下去,要再去想的事情了;又或者直接寫我覺得可能會有用的事情。)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二):基本〈第一部份〉

系列前文: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 # #

承上文,冷氣軍師基本上就是時間很多的閒人,但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整個獨立軍團,在不同時候、不同場合,都會擔當不同的角色(時間比例會有不同),即使冷氣軍師大部份時間是冷氣軍師,其獨立軍團的本質仍然不變。每個獨立軍團都需要獨自制定目標,思考其策略,作決定,行動。故此,一些基本的思考應該是大家共通的,此為本文第一部份。第二部份,則集中談冷氣軍師。

(事先聲明,既云冷氣軍師是時間多的閒人,其實本文都會花很多時間篇幅去講一些「阿媽係女人」的廢話。)

# # #

〈第一部份〉

且暫時放下「抗爭」這主題,純粹講如何計劃做一件事,大概就是:首先有若干想達成的目標,然後在評估各樣狀況後,思考要成全何等條件和狀況,方可達成目標,然後計劃一個或多個行動(各自有其擬達成的目的),以達成或逐步達成目標,當然中途也可適時作修正。計劃需要作何等行動,是一種策略;計劃如何進行該等行動,也是一種策略;在這個說法之中,不過是層次上有差別而已。

如果將這個說法的模型放大,其實每一個行動的目的,又可以看成是該層次的目標;其下又可以再分拆成更細小的行動,又各自有其目的。不同的行動之間,沒有明確的層次之分,也沒有何者更偉大,純粹就是方便思考而已。(但理所當然,比較「細」的行動成敗,影響不及「大」行動般重大。)又,一個行動,當然可以有多於一個目的,推展不同的目標。

如此抽象的說法,應該無甚可爭議之處吧。總之就是有不同層次的目標,有不同層次的行動和目的,有不同層次的策略。(本文避免使用用戰略[甚至大戰略]、戰術等詞,以免就其定義無謂爭拗。)

放回眼前的抗爭,最終極、最高層次的目標,可能會是甚麼呢?

更公平的社會,更開放的社會,保障人權和自由,人皆應有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云云。

任何人如果舉出上一段(或類似)的事為目標,請到瀑布下清醒一下頭腦。

那些目標的問題不單是空泛,而是根本不可能有共識。大家現時是同路的抗爭者,但經濟右翼和經濟左翼心中所想的「公平的社會」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回事,自由派和保守派對於是否要「更開放的社會」也可以爭論到世界滅亡。這些問題,等香港人有自治時再去吵,現時不是挑起此等不同政見的時候,應該盡量避而不談,絕對不宜設為抗爭的目標。

且略過論證,武斷地提出兩大目標:(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

(一)香港人真正自主、自治:可以是獨立、歸英、歸美、國際託管、由美國駐軍確保中國信守承諾的一國兩制等等各樣,隨你想像,形式不拘,反正不是現在需要決定作實,而各個選項的路徑可能都差不多,都需要達到相近的狀況才能成事,也就是說在一段長時間,方向上不會有大分歧。

(二)盡量減少中國在香港事務的影響力,尤其要根除中國在香港制度內的任何參與:雖然我想完全排除,但現實上是不可能的,就算中國崩潰、解體,像昔日蘇聯或更甚,深圳河以北的一眾政體都會嘗試插手香港事務,可以做的只是減少其影響力,或相應地以其他勢力平衡之,而現時在香港制度內建的中國影響力,則可以在制度設計時消除。

在邁向兩大目標之路,需要成全某些狀況,那些就可算是小目標或行動目的(視乎從那一層去看),例如:協助外國勢力介入以抗衡中國(具體可能是,遊說通過某等法案、與外國政客政黨建立長久關係等等)、建立香港人獨立的民族意識(例如唱屬於香港人的國歌)、令抗爭得以持續(身體力行、支援有困難的同路人等等)。為了達成該等小目標,就要計劃各種行動,各有若干目的,希望達到若干效果。如此類推。

(而另一些訴求,例如:「徹查警暴,清算黑警」、「釋放義士,賠償損失」等等,其實就似打機時的副線任務,雖然是我們希望能達成的目標,但本身與兩大目標達成與否關係不大。不論兩大目標是否達成,都可以完成副線任務;又或者未完成副線任務,但達成了兩大目標,到時有民意及制度支持,才倒過來完成副線任務。)

在無大台的抗爭,每個人都要思考:想達成何等目標,需要做何等行動,每個行動有何(或何等)目的,是否對邁向目標有利,執行時是否達到目的,甚至也思考行動的效果會否有副作用,等等。無論在抗爭中擔當任何崗位,在前線或在後排或在冷氣房,其實都需要思考、為自己負責。

沒有領袖時,自己就是領袖。

(文已太長,第二部份明天出。)

三個月

正在苦惱本週題目時,忽然發覺香港人上街抗爭已經超過三個月了。不計三月、四月規模不算很大的遊行,不計各專業團體、商會反對,不計各國發聲明、歐盟外交照會港共,只是由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第一場港共治下的百萬人級數遊行計起,如今已超過三個月。

如果由三月三十一日,民陣發現第一場反送中遊行計起,那是五個多月了。但現時抗爭的焦點早已不是送中條例修訂,而是香港的自由人權不斷收窄,黑警濫權暴力(甚至香港已淪落成警察國家),三十多年的民主承諾並無兌現,香港人唾棄港共殖民政權,甚至可總括成:香港人全面抵抗中國。

甚至,中國本身在這場運動當中都是不重要的。中國是進犯香港的邪惡勢力,是令我們團結奮起對抗的敵人,但就算換成其他侵略香港、對香港不利的敵人,只要有那樣的角色就可以了,真正重要的是香港人大規模的民族覺醒。五年前港大學生會出版《香港民族論》(作者之一,正是七一衝入立法會大樓後脫下口罩發表宣言的梁繼平。),到今年夏天香港人以肉身和血汗回應。

五年前的雨傘革命看似失敗收場,未有從港共手中爭取到任何實利,但或許五年前的努力,成效就是為了今日的局面舖好路、埋下種子。香港人更明白敵人的本質,接受更激進的抗爭,衝破數十年的心理障礙向外國求援,去大台去中心自發抗爭,更清楚自己的身份。

尤其最後一點,只要把持住這一點不動搖,問題就只是抗爭的手段而已,就算一時看似停滯怠倦,總會有人想到新的突破點,未想到的時候就繼續做好能做的事情吧。(究竟可以有何新突破?我直認想不到。上一篇講過,冷氣軍師的相對優勢不在於頭腦,只是在於有很多空閒時間而已。不知道,想不到,直說,總好過扮智者。通篇廢話,踏實整理思緒,也好過亂講亂寫吧。)

身份、價值、想法,看似虛無,但力量其實不比鎗炮和金錢遜色。站出來抗爭的香港人,其實都說不上有何個人利益(頂多是有更自由公平的社會,那是全社會的得益),甚至只有風險和付出。驅使香港人上街的,就是這些虛無縹緲,不能當飯食的事情。(敵營,包括遠在台灣者,最喜歡將所有事都折算成飯菜,香港代表就是折算成多少罐午餐肉了。)

中國佔領香港廿二年,其實就輸在這一點。(所以勝機就在這一點。)上文提過的梁繼平,生於一九九四年。(呀,剛好跟家弟同齡。)從不同報導等等亦可知,其實上街抗爭者多是九十年代、零零年代出生,自懂事以來(甚至自出生以來)香港就是在中國治下,港共在廿二年間亦不遺餘力將香港中國化,但他們偏偏就是抗中主力。

就算我這一輩在八十年代出生,香港淪陷的日子大概是人生中的三分之二。而且,中學年代的教師,就算現時退休走上街頭者,其實都是傳統的大中華,讀書年代都多少是受這一種想法薰陶。但環視同輩友人、同學、同事,無一人親中。(好啦,多少有一點sampling bias。)

軟實力,正是中國本身的死穴,用多少金錢鎗炮都填補不了。有想法的現代人,自然而然背棄之,進而建立香港人的獨立身份。飯焦之流傳言謂有免費性愛,敵營又時常流傳遊行抗爭的人有錢收,不止是他們思想下流污穢,而是他們根本不明白世上有金錢和鎗炮以外的力量。

“Everyone is familiar with hard power. We know that military and economic might often get others to change their position. Hard power can rest on inducements (“carrots") or threats (“sticks"). But sometimes you can get the outcomes you want without tangible threats or payoffs. The indirect way to get what you want has sometimes been called “the second face of power." A country may obtain the outcomes it wants in world politics because other countries–admiring its values, emulating its example, aspiring to its level of prosperity and openness–want to follow it. In this sense, it is also important to set the agenda and attract others in world politics, and not only to force them to change by threatening military force or economic sanctions. This soft power–getting others to want the outcomes that you want–co-opts people rather than coerces them." (Nye, Joseph S. 2004.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p.5.)

敵人連成敗關鍵都未搞得清楚,時間就站在我們一方。

香港人,加油。

# # #

當然,看北方屠夫政權往績,鎮壓和屠殺幾百萬香港人,或者如現時對付維吾爾人一般,送入集中營進行種族和文化清洗,這些結果都是可能發生的。但即使想像到此最惡劣的情況,倖存或離散各地的香港人,只要繼續將香港人的身份和文化傳承下去,就有復國的可能。(寫完光明樂觀的一面,也不妨預想一下最差情況可以如何嘛。)

又,提到維吾爾人,早幾天看書時才赫然發現(應該是我特別低能才一直沒有發現),原來維吾爾人,就是畏兀兒人,也就是回紇/回鶻人。(好似係。詳請請看歷史書,或者問專家,但大概似乎如此。)維吾爾,似乎是在現代從石頭爆出來一般,但如果講畏兀兒、講回紇,那上中史課時應該就有聽過,按書中的中華觀點看,應該是外族、外國,源遠流長。然則,維吾爾、新疆,就明顯不屬中華的一部份。將回紇改稱維吾爾,就將這條線索斬斷了。

又比如,若不再講西藏,甚至不稱圖博,改叫吐蕃,觀感也都完全改變了。

不能跟香港直接比擬,但不無可茲參考之處:究竟要將本國、本族的歷史和起源接上那一點,此事十分重要。跟前兩者相反,如果將香港接上幾千年的中華史,則難免遭人吞併。追溯至港中命途分離的時候,應該是以香港開埠時計起吧。香港人的身份,就是在這百多年建立起來的。勉強拉關係拉得太遠,其實非常無謂,有害無益。

冷氣軍師的思考筆記(一):緣起

除了敵人之外,「冷氣軍師」應該是最討人厭的兵種。不落場參於,但又熱心指指點點,有批評無建設,不禁令人疑惑這兵種究竟有何存在價值。雖然不能說存在就是合理,但畢竟存在是有其因由,恐怕不是勸人不要做冷氣軍師就能消除這種職業。那不如倒過來想想,可否令這個兵種變得有用,或者起碼不要拖累整件事。這系列是打算如此。(但不知是否真的能寫出系列。)

在一場無大台、無中心的抗爭之中,其實本來就無分職種的,沒有人是領袖,沒有人是軍師,沒有人是兵卒,沒有人是後勤。調轉來說,也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領袖、每一個人都是軍師、每一個人都是兵卒、每一個人都是後勤。參與抗爭的人,每一個人就是一個獨立的軍團,自己安排物資,自己安排交通,自己分析形勢,自己決定行動,自己落手執行。

但畢竟,每個人有各自的條件和限制,評估過自己可以(或願意)承受多少風險,也有各自擅長的技能,綜合而言就是各自有不同的比較優勢(不是絕對優勢,這點很重要),自然會慢慢特化成不同的職種。(但其實不是完全專職,只是有不同的偏重而已;專業、有組織的軍隊,不會需要前線自己張羅物資,但現時的義士都要自己一腳踢。)

「和理非」是基本職系,「冷氣軍師」是此系統中可選/可兼職的職種。

在「不割蓆」原則下,其實已無必要討論不能接受勇武的原教旨和理非,那些人應該早已割蓆或轉投敵營,不在本文範圍內。然則,和理非就只是不能或不願承受風險,或者能力不適宜做其他職種。他們只能參與和理非活動或文宣,也可以兼任籌募經費和物資(包括自己出資和張羅)等後勤工作,或者在安全地方做哨兵,條件合適者可以負責安排義士撤退。(越後越跨界。)

(順帶一提,九月一日的港版Dunkirk——玫瑰園大撤退,雖然規模當然不及,但Dunkirk是有軍方組織籌劃的行動,香港人卻是自發協助義士撤離險境,能有如此規模和成效,實在非常厲害,值得自豪,令人感動。)

顯而易見,越貼近基本和理非的一端,其實可以參與的活動越少。(前線則很可能有參與和理非活動,例如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集會,可參與最多活動。)雖然每人睡眠時數不同(但很多人最近都不能安眠,應該瞓得不多),每日可活動時數總有上限,然則活動越少,空閒時間就越多。(廢話。)

和理非活動完畢,很空閒,但仍然掛心活動形勢,就只能不停碌手機(或電腦),開著現場直播,追看最新消息或傳言。不過單向接收資訊,其實只會越來越焦慮擔心,但由於無參與其事,無力感就越來越強。無力源於無參與,那解決方法自然就是參與吧;但前設是這班人其實不會上前線,那就只有做一些令自己「覺得有參與」的事,出聲指指點點,就成為冷氣軍師。

綜合上文所述,冷氣軍師的相對優勢其實並非智力和見識(更遑論絕對優勢),而是時間。直白一點,就是一群無能力(或無膽)承擔風險,行動上無相對優勢,所以很空閒的同路人。如此描述並非貶斥,只是客觀描述。尤其冷氣軍師自己應有自覺,有時間空想和談論,不代表你真的擅長用腦,只是客觀條件令你在時間上有比較優勢,所以有多點時間去想、去寫而已。(當然,也有可能真是智者,但九成九人應該都是平庸普通,這就要靠自覺自省了。)

先認清楚自己絕大可能見識見解普通,不要自高自大,接下來就可以再想如何不要拖後腿,或者進而變得有用。(如果真的寫得出系列,路向就是如此。)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發展多一點技能,開始兼職其他;但要轉身到前線,則可能有點困難,或許要待智者寫一部《抗爭者轉職手冊》。)

贏,輸。

回帶到「反送中」的起源,港共政權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之時。任何對法律、對現實的政治環境、中國司法之不堪稍有認識者,都明明白白地指出,修訂本身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如果港共從善如流,立即收回法案,當無事發生過,此事永遠不用再提,那這幾個月的紛擾當然不會出現。當初若然如此,提出反對的人是否就贏了呢?

港共政權意欲加害香港、出賣香港人,出言成功制止,只是停止了傷害,沒有得到任何利益,頂多可以算打和吧,哪來有贏呢?算起上來,要出聲反對,浪費氣力,根本就是蝕本了。當然現實甚至並非如此,香港人要付出極大代價,才暫時擋住了惡法,這筆債仍未討回來。但就算討回來了,同樣,只是要港共補償我們的損失,也只是打個和而已。

乃至爭取雙普選、爭取真正的民主自治,那本來就是中英雙方立約,向香港人承諾的事情;再者,民主、自由、人權,那本來就是生而為人應有的基本權利,以前是被無理剝奪了,就算討回來,也只是回到事物應有的狀態,亦同樣只是打個和而已。(若然認為統治權是由拳頭大小來決定,其實已無討論必要。不過這點早前其實也寫過:〈警黑本是一家,不用分那麼細〉。)

整個夏天,缺一不可的五大訴求,就算全部都爭取到,用上文的邏輯,其實頂多只算平手打和。(Super!)或許,如果能夠爭取到獨立,那可能算是贏吧,畢竟香港(香港人)以前未試過獨立,那就是新到手的;但若然相信人本身就有權自決、自治,那其實獨立也無甚大不了,只是生而為人本身可以作的選擇而已,也都是打個和罷了。

我不是曲線,起碼有七八成認真。香港處於極權邪惡帝國擴張的前沿,香港人抵抗中國及其代理人,就似被罰推大石上山的Sisyphus,幾乎注定是沒完沒了、徒勞無功,無退步已經算好,最叻也只是打和。抗爭的力量一鬆,黑暗的力量就會壓過來(又或者,根本就是無停過壓過來),又要奮起抵抗,才能夠將界線推回原來的位置。

那怎麼才算贏呢?獲得原本沒有的,或者本來不是你的,可能就算是贏了。例如,香港人可以逼到中國割地賠款,永世為奴,那可能就算是贏了。但莫講此事不大可能,香港人本身亦沒有如此擴張侵略的野心,更沒有壓迫他人為奴的邪惡興趣。香港人的目的,從來都只是自保:「總之你唔好過唻搞我,我又唔會去搞你。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

如此目標,最佳的結果只是和,其餘狀況都是輸。

和理非謂八一八遊行是贏,絕對是打飛機打上頭,黐線。但其實推而廣之,根本所有路線都從來無贏過任何一分一寸。如果認清從來都無得「贏」,那此等執著都是同樣地無謂。(又,八一八「捉鬼」是另一回事,此風絕不可長,一定要嚴斥。隨便當同路人是鬼,又如何能夠合作?各自爬山,首先就要有互信互容的氣度。)

當然,沒有「贏」,只有「輸」和「和」的抗爭,很難令人提得起勁,但現實本來就不是為了讓你高興而存在的。又或者,執著於用輸贏去看問題、看抗爭的成果,本身才是問題。除非到人類滅亡,否則歷史是無終局的,一時佔了上風,過一陣子可能又落在下風;不停進犯的邪惡帝國也有可能滅亡、解體,但又可以重生,又或者有其他邪惡勢力入侵,用輸贏去看並無意義。

行動的成功與失敗,只在於是否抵擋或擊退了敵人進犯,或者是否能為抵抗爭取到更多本錢,又或者是否消耗了敵人進攻的本錢。(又或者將後兩者合起來看雙方本錢的相對增減。)「本錢」,可以有不同的形式,超逾本文範疇,不談。成功/失敗,只是代表進展或退步,不論進多少或退多少,其實都並非贏也並非輸,因為這不是球賽或棋局,根本是無終結的。

無論今日有多少進展,將來都可以被逼退回來;無論今日倒退多少,將來都可以重新再進佔。上風時不要放鬆,下風時亦不要放棄,進進退退的局面會一路持續到永遠,不會看到終結之時。贏,輸,都不是合適的思考工具。

想想烏克蘭,不是從蘇聯獨立了嗎?但仍然要再經歷革命,仍然有俄國虎視眈眈,也被搶了克里米亞。(大概吧,不是要上課,我也不是專家。)近的再看看台灣,實質上根本是獨立自主的國家,但仍然要面對中國的威脅和入侵,也要煩惱國內媚中賣台的台奸。就算確立了香港人的共同意識,處於帝國邊陲不免要持續抵抗,根本不會完結,也不適宜用輸贏去分。

如果覺得有必要用「輸/贏」去講故事,那就認清楚那只是用來激起鬥心或振奮士氣的說法而已。聽的,調整一下心情,其實就可以忘記了。但更重要的是講的,不要講得太多,連自己都相信。而同路人的說法不同,則不用太認真。為此等字眼分歧而上心,非常無謂。

「香港人,加油。」

係,係有引號,我無打錯,因為我想講句口號本身。

幾次和理非大遊行,不少都跟友人P同行。沿途當然有人叫許多不同的口號:「乜乜下台」(我個人覺得最無謂),「追究/嚴懲黑警」,經過《大公報》時有噓聲或粗口及中指,等等各樣。不過永遠叫得最大聲,最多人和應,是一句:「香港人,加油!」無論去到哪個街口,無論叫咪的是甚麼人,總之都是最大聲。(好啦,民主黨除外,基本上八成人都靜靜行過唔理。)

友人P 納悶:「其實這一句最虛無、最無謂,叫唻做乜呢?」我沒有正面回答。其實不盡同意,但又難以反駁。確然,比起五大訴求,一句「加油」實在虛無縹緲,不知目的。甚至比起後來再重新提出來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尚更虛無,看似是無聊的打氣說話。但同時又覺得,百萬人的智慧,其實可能有其道理,只是我未參透。

昨晚,看著被布袋彈打穿的膠眼罩,我覺得開始明白。

五大訴求,其實得兩個是實在的。其一,是要釋放和特赦所有示威者。(及或連帶要補償受害者,並要嚴懲黨衛軍;但這點跟下一項的關連更大。)其二,是要有真民主自治。(或者不能宣之於口的獨立。)前者,是示威者最貼身的要求,也是這一連串事件最迫切的公道,更是仇恨最深處。

後者,因為整個制度的正當性已蕩然無存,如果無真正對香港人負責的政府,任何其他要求都無甚意義。甚至最多人講的獨立調查,不會有人信是獨立,更不會有人信黨衛軍會認真配合。(簡單講,若有民主,當然會徹查已經爛透的黨衛軍;而如果無,則黨軍濫權濫暴都是政府縱容的,又怎會得到懲罰?)

經過八一一血腥鎮壓,很明顯,第一項是不打算讓步的。之前在朋友圈中講,港共應該只得兩招:拖和打。看來是會貫徹執行下去,一路磨到分出勝負為止。連殖民都不太算得上,根本不是管治的手段,應該說是佔領軍的思維,總之反對的就是要殲滅的敵人,根本無當反抗者是要拉攏要管治的對象,甚至無當異議的香港人是人。反正就只是來掠奪利益,香港長遠如何自然不須理會。

第二項,其實民主自治,或者獨立,在中國眼中反正都是一樣的。專權專政的共產黨統治,總之就是要有絕對的權力,不會讓人分享。真正的民主自治,就是會分薄其權力,這隻嗜權如命的妖物當然不會放手。黃子華曾謂:「你夠膽提出要求就係反黨啦!」誠然一針見血。民主自治,港獨,在中共眼中是一樣的,從來都無分別,以為不「講獨」就無事,不過是自欺欺人。

要民主又好,要獨立又好,其實都是要從惡鬼手中奪權,只要手段有點效果,妖邪感到權力有鬆動的可能,就會反撲。派黨軍、爪牙,用坦克車、AK、毒氣、橡膠彈/布袋彈/海綿彈,不同的制服,不同的武器,其實性質如一。妖魔不容易對付,並非一時三刻能夠斬除,要有經年累月戰鬥的準備,也就是要承受經年累月的反撲。

義士中鎗,流血失明,令人心痛悲憤;但同時,很現實地,或許要有心理準備,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當然,妖物也可能忽然暴斃,但此事不能預計,也不應心存僥倖。)也不是說要習慣、要麻木,正好相反,要持續抗爭,就不能習慣、不能麻木,每一次都應該感受、應該記住。但人的心力畢竟也有界限,獨自承受並不可能,一旦壓垮就輸了。(要贏,首先要鬥長命。)

(又,順帶一提,週一機場一役,只花一點人力和時間,不用折損義士,就有巨大的效果,縱有少許沙石,但實在是漂亮的一場勝仗。應該歡呼,振奮士氣時,不要太計較無謂的小事。就全力喝采一聲吧。不是貶損自己的時候。)

在人群中,數十萬、數百萬人同聲高呼:「香港人,加油。」或許就是適時令人撐下去的力量。就算只是在文宣當中,用文字寫出來。就算只是在facebook、在連登的帖文中,留下這麼一句。或許都有這樣的力量。要有多年抗戰的心理準備,看似最虛無的,或許最能持久,也最有力量。

香港人,加油。

更有智慧的是,口號並非「香港加油」(雖然這句都有出現),而是「香港人,加油」。

一齊在街上叫這句口號,或者在文章最後加入這句口號,或者在演說中加入這句口號,說/寫的人和聽/看的人都很明白,我們所指並不包括港共的一眾妖邪,例如林奠、孳瘤、禮義廉、何妖等等,當然也不包括一眾黨衛軍,或者襲擊義人和記者的白衫/藍衫/紅衫軍,甚至不包括一眾盲目親中的人。

會如此講這句口號,聽得明當中的意味,才是其中所指的香港人。

如此,就等如將香港人的身份,與整個運動綑綁起來:追求及捍衛自由、人權、民主、公義,承認香港人有獨特的文化、獨特的身份,香港與中國並不等同,堅持香港有權自決自治,勇敢對抗暴政。認同這些價值觀,願意作出貢獻(不論多少),才是真.香港人。

這並不是「No true Scotsman」謬誤,而是要重新界定「香港人」這個身份。

香港人,不問血統、不問族裔、不問出生地,而是以價值觀、以想法、以理念去界定。(依附中共、出賣香港、殘害義士的港奸,不是香港人。)

香港人,加油。

文抄:《史明回憶錄》,第607頁。

「  我知道台灣已沒有武裝革命的空間,畢竟台灣人有了敵人給予的假『民主』後,大多害怕武裝行動,所以我返台之後,不得不把工作的重心放在『啟蒙』與『組織』。在海外做了四十年革命,回到台灣後,還是得從革命第一課開始做起,真是無話可說。」
史明著,《史明回憶錄》,臺北:前衛,2016年1月初版,頁607。

新年竟無好戲睇,閒來翻翻最近到手的新書,其中就有這本《史明回憶錄》。
(有一部《Deadpool》,但我未睇嘛。)

說是「回憶錄」,但內容當然不止於盤點個人經歷。這位奮戰多年的台獨大老,寫回憶錄的主要目的,想必是要感召更多人繼承其志,是以書中有不少篇幅闡述其理論、想法、策略。(也有不少其他人寫的文章作附錄。)台灣我不熟,史明也是只聞其名,而且逾千頁的這本書未看完,假期mood亦不想搜集資料,所以就此打住,不再講背景了。(又,老實說,這本書雖然有趣,但份量太大,要閒得下來完整啃掉很難,多半只會閒來翻閱一章節…)

隨手翻了一陣,就見到上面引述那一段。一九九三年,史明結束流亡日本的生涯,「以自己的方式」回台灣。(頁47;又,類似說法亦見於頁541。)不是說笑,史明不滿當時的「回台『入境證』政策」,所以避開正常渠道,經與那國島偷渡回台。(頁606。)流亡期間,開(新)珍味賣麵賣餃子,賺來的資金就用以支持台獨活動。(頁428始。)搞了數十年,回到故鄉,卻又要重頭做起。

那一段文字雖短,但實在唏噓。重新從「第一課開始做起」,至今又已廿二年多,距離目標仍遠。如此事業,動輒十年、數十年,有進,有退,重要者乃是因應形勢,見機行事。所以,即便搞了數十年,形勢一旦大變,還是可以重新再由基本做起,又是數十年,沒甚麼大不了的。

這是台灣。

當然,亦有臉書直播街頭「好戲」,新正頭年初一/二街頭小販的芝麻綠豆事,搞出黃/紅旗、胡椒噴霧、「防暴」隊(似「施暴隊」多啲。)、警棍… 卒之仲開埋鎗!如此荒謬屎戲,連王日日日都諗唔出,此政權實在可笑至極。小事化大,幾乎就是香港版茉莉花,已見人稱之曰:「魚蛋革命」。取名甚好。

如此形勢。

這是香港。

新年快樂。

(按:摘錄那一段,乃事發前已揀好,文亦已寫好,只是事後加筆修補。)

退聯、本土思潮與科學革命--思想史上的轉捩點

退聯一事最初被看淡,只惹來陣陣嘲諷。到港大評議會通過舉行退聯公投,傳統泛民陣營旋即猛烈炮火轟擊。期間,破口大罵退聯者「垃撚圾」者有之(且當事人為前學聯秘書長、兼泛民周邊組織民陣現任召集人),斥責退聯中人為「熱狗」者有之;乃至港大退聯成功,陰謀論謂大陸學生被中聯辦策動投票退聯有之。

退聯潮一發不可收拾,到城大第五度交鋒,暫時開出「閒莊閒閒閒」的路數,學聯崩解實已成定局。而在最近城大一役,退聯大比數通過,「大陸學生撐退聯」說的可信度大減,但傳統泛民多仍堅持退聯「中共最高興」,又認為學生遭中共利用而不自知。【1】

姑勿論中共是否高興,也不論批評公投結果是否輸打贏要,蓋因此等討論實在毫無意義、完全無助於解釋現象。其實,大多數投票學生選擇退聯,這現象所揭示的思想轉變才值得思考。

陳雲謂退聯是「政治清算」【2】,當然是一貫誇張失實,而且攙雜了他個人的「境外政治勢力陰謀論」,實在可以當笑話看待;但類近的說法,認為退聯是要學聯為「雨傘運動」失敗負責,在退聯潮開始時確曾興起過一陣子,尤其是周永康接受有線電視《新聞刺針》訪問時一句:「俾一啲期望升級為主嘅人見到,呢種行動未如理想。」【3】更可謂退聯導火線。

不過,觀察退聯期間各退聯組【4】的文宣,則會發覺此非宣傳重點。

首間推動退聯的港大,在退聯活動初期一篇文章,可概括退聯方的宣傳綱領,摘錄相關處如下:

「學聯雖屢屢部署不當,但人皆有錯,此並非我們倡議港大退聯主因。究其根本,在於學聯的路線及體制缺憾,難以內部改革根治。學聯以『建設民主中國』為綱,執迷大中華主義,限於單一政治理念。隨著本土意識日漲,此等綱領甚具爭議,卻已在學聯內部根深蒂固,難有改變。

再者,學聯選舉體制長期封閉。秘書處往往由『老鬼』擔任的代表會成員提名,再由各校常委選出。故此,左翼與大中華思想容易代代相傳。與各校常委不相熟的普通學生根本無機會問政。

秘書處既由常委選出,順理成章只向常委及各校代表團問責,無憲制責任回應大專同學不滿。秘書處與常委實際上互為一體、兩權合作;同樣有份選出秘書處的各校代表團與前者疏遠,權力甚高的代表會則甚少召開,淪為橡皮圖章。

學聯充斥路線、體制及作風等流弊,若從內部改革,須各大院校學生會幹事及代表團同心協力、長久經營,實在談何容易。以往,港大人協助學聯改革精進,但事倍功半。反之,雨傘革命中,已見港大學生會體制完備,典章有序。唯有退出學聯,港大學生會方能獨立自主,忠實反映同學意見。」【5】

在各退聯組專頁爬文,可見此間列出的數項重點,均成為其後退聯數役的宣傳主軸,其中「老鬼」、積弊問題尤為突出。同期,輔仁又刊出一系列有關學聯的技術文【6】,亦成為各退聯組的彈藥。然而,技術文終歸複雜,本就不適合作宣傳用途,最鮮明突出的宣傳材料,反而是保聯方責罵退聯方的言論。

保聯方每次都是火上加油,不但未能遏止退聯,反為突出退聯方的悲情;其他泛民宣傳機器亦甚失敗,就算收起惡形惡相,亦只懂得說「然後呢?」論、「中共最高興」論、「傳承學運」論,結果是「阿崩叫狗」,淪為反宣傳。及後,保聯方不知有心或無意的「失誤」又再成為把柄,城大一役的「黑底黑字海報」更被譽為浸大退聯之助力。

不過,光是保聯方的黑材料仍嫌不足,退聯方依然需要有一套說法以吸引學生會員。城大一役後期,城大退聯組一篇文章最為顯白:

「【向保守學聯開刀,擺脫泛民之擺佈】

學聯本來就是泛民的一部份,退聯正是要向保守開刀,斬斷學生組織與泛民的千絲萬縷,令同學有真正的自主權,使日後的學運抗爭不受泛民擺佈。讓泛民的歸泛民,學生的歸學生。

學聯為支聯會和民陣成員;多名前學聯秘書長卸任後,更在各個泛民政黨與聯盟擔任要職,可見從學聯到泛民,根本是一條職業階梯。

十月初學聯本來鼓吹圍堵政府,然而卻遭佔中朱耀明喝停,由此可見泛民對學聯的影響力。誠然學聯有份『重奪公民廣場』,但其後卻無以為繼,究其原因,在於其體制弊病和與泛民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們不能因學聯過去有功,而漠視其體制不民主,挪用會費供養非學生團體,強制同學入會等種種流弊。

退聯之後如何?之後學運就不受泛民和老鬼擺佈了。退聯,就是為學界爭自由自主。」【7】

選票本身,只有分贊成、反對、棄權或廢票,無論如何是看不出背後理念的。除了做exit poll,就只能根據其他蛛絲馬跡推敲。如果我們假設贊成退聯的人正是接受「擺脫泛民和老鬼」的說法,那「泛民和老鬼」之「阿崩叫狗」就完全解得通了。

退聯方最深惡痛絕的就是學聯和泛民糾纏不清、最看不過眼的就是學聯老鬼干政,「泛民和老鬼」出聲保聯,不就更證實學聯和泛民難捨難離嗎?怎不淪為反宣傳?可笑是局中人仍未知反省,不知道自己已成為包袱、已成為負資產。你越是宣稱學聯可保學運、民運傳承,就越是背離新一代的大學生,因為他們正是要跟此傳承割蓆!

再回看退聯之初,導火線除了雨傘運動失敗、周永康失言,學聯尚有另一項在雨傘運動期間的活動成為罪狀--「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及居留權大學發起行動,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與居權子女及家長一同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政府回應超齡子女來港團聚政策。」【8】加之學聯又是標誌「大中華思想」的支聯會成員;協助中國來港新移民最力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代表人物之一--蔡耀昌又是前學聯幹事兼泛民成員。此中種種瓜葛,令學聯站到「本土」的對立面。

退聯,與其說是對學聯本身的不滿(當然,對學聯本身的不滿也是有的),倒不如說是對整個泛民體制、系統的不滿、不信任。泛民本身是學生撼不動的大山,但起碼能跟與泛民同夥的學聯切斷關係。學聯跟泛民的關係千絲萬縷,卒也因此成為陪葬品。

再考察上文引述的退聯宣傳用語,不滿的內容又包括「大中華」和「左翼」思想,又特別提倡「本土」。顯然,退聯潮跟主張摒棄傳統泛民的本土思潮實在密不可分。

【Check Point】

以上段落導出一項假設:「本土思潮下的年輕人,希望跟傳統泛民、左翼脫離關係,不希望再被代表。」

理論,總是有假設、推理、結論幾部份。一般最實在、最有力的驗證方式,當然是測試其結論,但有時結論未必即時可見,則可以檢視其推理部份的內在邏輯,也可以檢視其假設是否符合現實。但假設又何從驗證呢?說來好笑,余以為最佳方法莫過於利用同一項假設,試試推論有否其他影響,並觀察此等影響是否出現。

在此且作一附帶推論:基於上述假設,泛民及其周邊組織(如民陣、支聯會等)對年輕人的號召力必然大減,或可見於彼等的活動出席人數(或年輕人出席比例)降低。

說本土,很難不提陳雲。無論你認為他是真瘋假傻,是共諜或港雄,是軍師或鍵盤戰士,他率先持續數年談本土,甚至出幾本書寫他的「城邦論」,毫無疑問是開拓了香港政治思想、論述的一片新天。【9】陳雲的城邦論固然是建基於本土,但其主張其實復有「大中華」思想,只不過認為香港應確立城邦身份,並主導「大中華」之復興,建立港澳台中四地的「中華邦聯」。

而繼陳雲而後出的本土思想,其實更注重「港中區隔」,對「大中華」沒有興趣。(明證之一,是陳雲和香港自治運動之決裂。)甚至對「港獨」亦不再避諱,問題只是是否可行、如何實行,而不再是思想、言論之禁區。且引港大退聯組成員、兼《學苑》前副總編輯王俊杰的看法為例:

「… 所謂本土精神,不論形式是香港獨立、城邦自治,抑或是退一步的純粹奪回單程證審批權,要旨就是港中區隔。

殖民換血 一髮之間

  香港現時之激進本土意識是被中共迫出來的,嬰兒潮之後出生的兩代對中國人這個身份沒有概念。他們重視的是香港的優良文化及制度,不願其被一個殖民者掠奪侵蝕。他們明白要爭取自由民主,就必須守衛香港的自主,與殖民者抗衡。

  俗稱『左膠』的離地左翼社運人士,他們受平等、反歧視、支持弱勢等意識形態所牢結支配,罔顧現實政治環境,漠視社會承載能力而處處偏袒新移民。 …

… 在大中華主義壟斷下,本土政治未成氣候。反水貨、反雙非、床位荒、奶粉荒等事件當中,各傳統泛民政黨不是反應緩慢就是失去蹤影,真正關心香港命運的大多都是年輕一代。

守護本土 命運自決

  根據港大民調進行的市民身(份)認同調查,近年脫北意識急促增長,愈來愈多市民覺得自己是香港人,而非中國人。網絡趨勢更顯示,年青人對港獨的呼聲愈來愈高,大中華主義民主派人士、港共甚至中央政府,大可蔑視這股新思潮,當新一代年青人是離經叛道發白日夢。中方喉舌更將本土主義與分離主義劃上等號,將本土運動扣以港獨帽子。

… 若果我們相信香港應是一個有別於大陸、有言論自由之地,那我們自然應該有主張及鼓吹港獨的自由。 …」【10】(括弧內為原文缺字)

是否贊成或鼓吹港獨,該文仍不敢說得太清楚,猶抱琵琶半遮面,言辭拘謹,前後亦不貫徹,但總算在這片言論禁區打出了一個缺口,而其背後正是網上或年輕人間彌漫已久的一股思潮。如此大段引述,蓋因這段文字頗能反映這股思潮的若干重點。

其一,是對「中國」的看法。中國,再不是甚麼「祖國」,而是「殖民者」,說白一點根本就是敵人、是敵國。而中國來港的新移民,當然就不是甚麼「同胞」,而是敵國派來香港殖民的先鋒部隊。

其二,是對「香港」的看法。認為香港的「文化及制度」不同於中國、優於中國,希望「港中區隔」。注重「香港人」的身份,不稀罕、甚至唾棄「中國人」的身份。

其三,是對傳統泛民、社運的看法。在港中衝突、矛盾之中,泛民和「左膠」受大中華及/或左翼的意底牢結(Ideology)支配,未能恰當回應香港人現時面對的困難和壓迫,處處袒護中共的殖民部隊(新移民),而未有維護香港人的利益。

以上三項,可謂「本土思潮」的根本,是這套思想體系的起點。既有原則理念的部份,亦有回應現實困境的部份。以若干實例跟目前泛民的思想體系稍作比較,更能見兩者之分別處。

比如說,「愛國愛港」。

中共謂香港特首(甚至香港政客、香港人)要「愛國愛港」。泛民是怎樣回應的?頂多是說:「『愛國愛港』不能成為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標準。」、「《基本法》沒有規定香港人愛國。」云云。有沒有人會、或夠膽說:「我愛港不愛國!」、「特首/香港人不需要愛國!」?沒有。頂多曖昧地說:「我愛國不愛黨。」

再延伸下去,泛民要「建設民主中國」,年輕人倒是擔心「民主」中國憤青會踏平香港;左膠要「新移民家庭來港團聚」,年輕人反問「為何不北上返回中國團聚」;泛民支持大一統、反對港獨台獨藏獨疆獨,年輕人支持命運自決;泛民熱心保釣,年輕人認為尖閣諸島不是香港人的事;…

理念和原則的分歧,是重大、深刻、不能調和的;但此等形而上的紛爭,其實部份亦源於現實的困境。眼見面對港中矛盾,由八十年代起一直代表民主港人的泛民完全無從應對,足證泛民所依賴的政治理念未能對應時局,而年輕人檢視泛民理念的基礎,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似乎並無不妥,故得出「中國情結」是理論失靈的根源,這就是「本土」得以萌芽的背景。

【Check Point】

同上,此處也作一附帶推論:基於年輕人對「中國元素」之厭惡,陳雲的城邦論最終必會揚棄「中華邦聯」的部份,否則會趨於式微,由其他本土思想取而代之。與此同時,年輕人對台灣的好感/認同感會不降反升,而且偏綠,蓋因年輕人已不認為台灣和中國有任何同質之處,且港台同有被惡鄰中國欺凌的同病相憐、同仇敵愾之感,港台兩地年輕人會越走越近,而且會大力鞭撻任何統一企圖。

政治,是用來解決現實問題的。

基於某些政治理念,面對日復一日的各種問題,提出一個又一個解決的方法,這就是從政者的日常。該等政治理念,當然不是隨便會改變,也不應輕易改變的,在常態的政治環境底下,是一些不會遭受質疑的大前題,其實可稱為意底牢結之一種;但如借用孔恩(Thomas Kuhn)所述的科學史/科學哲學概念,其實又不妨稱之為「典範(Paradigm)」【11】

余英時先生有一篇文章以孔恩的理論談紅學發展,亦啟發在下本文以此應用於香港政治,現再借用其中簡述孔恩理論的若干段落:

「… 科學的成長並不必然是直線積累的,相反地,它大體上是循著傳統與突破的方式在進行著。 … 所謂『傳統』是指一門科學的研究工作,在常態情形下,具有共同遵守的基本假定、價值系統,以及解決問題的程序。而所謂『突破』,則指著一種科學傳統積之既久,內部發生困難,尤其是對於新的事實無法作適當的處理。當這種困難達到了一定的程度時,這一門科學的傳統便不可避免地要發生基本性的變化,換言之,即『科學革命』。科學革命一方面突破了舊傳統,另一方面又導向新傳統的建立,使研究工作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

  根據孔恩的理論,一切科學革命都必然要基本上牽涉到所謂『典範』的改變。那麼,『典範』(paradigm)究竟是什麼意思?孔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對『典範』這個中心觀念有極詳細而複雜的討論。但簡單地說,『典範』可以有廣狹二義:廣義的『典範』指一門科學研究中的全套信仰、價值和技術(entire constellation of beliefs, values, and techniques),因此又可稱為『學科的型範』(disciplinary matrix)。狹義的『典範』則指一門科學在常態情形下所共同遵奉的楷模(examplars or shared examples)。這個狹義的『典範』也是『學科的型範』中的一個組成部分,但卻是最重要、最中心的部分。

  孔恩的研究充分顯示一切『常態科學』(normal science)都是在一定的『典範』的指引下發展的。 … 『典範』不但指示科學家以解決疑難的具體方式,並且在很大的程度上提供科學家以選擇問題的標準。從科學史上看,可以說一切科學研究的傳統都是由於『典範』的出現而形成的。科學研究的傳統既經形成之後,大多數科學家都在一特定的『典範』的籠罩之下從事『解決難題』(puzzle-solving)的常態工作。他們的志趣絕不在基本性的新發現,並且對於叛離『典範』的異端往往採取一種抗拒的態度。 …

  但是科學史上的『典範』並不能永遠維持其『典範』的地位。新的科學事實之不斷出現必有一天會使一個特定『典範』下解決難題的方法失靈,而終致發生『技術上的崩潰』(technical breakdown)。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危機』一詞的確切涵義。 … 『技術上的崩潰』是一切科學危機的核心。危機導向革命;新的『典範』這時就要應運而生,代替舊的『典範』而成為下一階段科學研究的楷模了。當然,新舊『典範』的交替,其間並沒有一道清楚的界限。有時候,早在舊『典範』如日中天之際,新『典範』即已萌芽,不過當時不受注意罷了。另一方面,新『典範』當令之後,舊『典範』也並不必然完全失去其效用。 …」【12】

由八十年代開始,香港的壓力團體、論政學社、政黨相繼出現,而其論述、「解決難題」的手法、抗爭的模式,立下了香港政壇的「典範」(或起碼是泛民陣營的「典範」),並一直主導香港的民運、社運,直到近年方發生顯著變化。

一如上文所述,在「港中對立」的新事實出現後,此典範下解決難題的方法已然失靈,其實正代表泛民模式的「舊典範」已出現了「危機」,亦即「技術上的崩潰」。近年冒起多個政團、多種論述,正是從各個方面突破「舊典範」,希望取而代之。我們近年所目睹的現象,或許正是一場「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亦即政治論述上的一場「科學革命」。【13】

科學革命,當然不是一蹴即就的,中間需要經歷一段轉變的時期,但這個轉變的過程絕非一步一腳印的積累,而是跳躍、突破的發展,新觀念競相冒頭,整個學科要經歷一段混亂,先破後立:

“The transition from a paradigm in crisis to a new one from which a new tradition of normal science can emerge is far from a cumulative process, one achieved by an articulation or extension of the old paradigm. Rather it is a reconstruction of the field from new fundamentals, a reconstruction that changes some of the field’s most elementary theoretical generalizations as well as many of its paradigm methods and applications. … When the transition is complete, the profession will have changed its view of the field, its methods, and its goals. …" 【14】

斥責新興政團、新興政論破壞現有的模式、機制者,其實沒有說錯,唯一盲點是未有意識到這可能是一種「創造性破壞」,一如數碼相機之出現,即影即有相機當然會衰落。(即影即有相機發現自己有另外的吸引力,從而發掘到新的小眾市場,這是後話了。)

經過「典範轉移」,繼續從事者將不會是「舊泛民」的延伸或改版,而是浴火重生、找到新理論基礎的「新泛民」,其世界觀、手法、目標都會有所改變。在現時這個百家爭鳴、千頭萬緒的階段,估量「新泛民」的世界觀實在言之尚早,但觀乎「本土思潮」的勢頭,「本土」成為「新泛民」理論支柱之一,應是毫無疑問。

在「本土」這一方面,將來的分歧可能只是「港中區隔」的程度--是直接跳到「一中一港」,還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還是「一國兩制,完全自治」無限延續,還是「中華邦聯/聯邦」… 此中的可能性極多極廣,可能最終「新泛民」之間根本不會形成共識,反成為各自追求不同目標的標誌特徵。

與此同時,「舊泛民」又何去何從呢?--

“… note briefly how the emergence of a paradigm affects the structure of the group that practices the field. When, in the development of a natural science, an individual or group first produces a synthesis able to attract most of the next generation’s practitioners, the older schools gradually disappear. In part their disappearance is caused by their members’ conversion to the new paradigm. But there are always some men who cling to one or another of the older views, and they are simply read out of the profession, which thereafter ignores their work. The new paradigm implies a new and more rigid definition of the field. Those unwilling or unable to accommodate their work to it must proceed in isolation or attach themselves to some other group. …" 【15】

原本追隨「舊典範」者,可選擇信服「新典範」,從此改變觀點;若堅持「舊典範」,就終會被「新典範」中人棄之不顧,或歸於消亡,或遺世獨立,或歸於另一陣營。這幾種動向趨勢,現時都能見到苗頭:有「舊泛民」開始轉向「本土」,有的被視為建制… 詳情應該不用細表。

不過,「危機」是否一定會導致「科學革命」?其實又不然,據孔恩的說法,其實有三個可能:

“… All crisis begin with the blurring of a paradigm and the consequent loosening of the rules for normal research. In this respect research during crisis very much resembles research during the pre-paradigm period, except that in the former the locus of difference is both smaller and more clearly defined. And all crisis close in one of three ways. Sometimes normal science ultimately proves able to handle the crisis-provoking problem despite the despair of those who have seen it as the end of an existing paradigm. On other occasions the problem resist even apparently radical new approaches. Then scientists may conclude that no solution will be forthcoming in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ir field. The problem is labelled and set aside for a future generation with more developed tools. Or, finally, the case that will most concern us here, a crisis may end with the emergence of a new candidate for paradigm and with the ensuing battle over its acceptance. …" 【16】

這三個情況,相信已窮盡了所有可能吧。

第一個可能,「舊典範」最終能提出方法解決當前「技術上的崩潰」,捱過一次「危機」,避過一場「科學革命」,不少傳統泛民可能仍相信有此可能,但在下認為不切實際--不要說挽狂瀾於既倒,傳統泛民根本就沒有提出過任何方法解決「港中衝突」,又怎麼可能扶大廈之將傾?甚至,可能尚未意識到已出現「技術上的崩潰」!

「舊典範」的死期早就過了,只不過他們還未聽到拳四郎那一句:「你已經死了。

第二個可能,其實亦即第一、第三個可能,只不過是當前無論如何提不出方法解決「危機」,唯有將其束之高閣,以待後來者再努力,結果會是「舊典範」能捱過,還是「新典範」繼位,懸而未決,離枱封局,不日再戰。

期待「科學革命」者,最應努力避免出現第二個可能。「危機」一旦束之高閣,隨時是無了期的等待,科學上多年未解的難題在所多有,政治上解決不了的難題亦多是「無眼屎乾淨盲」,難得爆出了「危機」,起碼要能提出「新解答」的雛型--不需要一舉解決難題,這是不可能的;「新典範」不是要一舉解決問題,只是要指示、開創出新答案的方向和可能,這才有後來者努力的空間:

“… Paradigms gain their status because they are more successful than their competitors has come to recognize as acute. To be more successful is not, however, to be either completely successful with a single problem or notably successful with any large number. The success of a paradigm … is at the start largely a promise of success discoverable in selected and still incomplete examples. Normal science consists in the actualization of that promise…"【17】

開創的階段,不需要完美主義者,不需要寫出將來每個步驟的實務指引,需要的是想像力。如何落實,是後來者才需要擔心的事情,盡情發想,不要被現實的限制嚇怕。可以領導群雄的「新典範」會從何處出現呢?不知道,但幾乎肯定不會源自現在場上的任何一人:

“… Let us here note only one thing about it. Almost always the men who achieve these fundamental inventions of a new paradigm have been either very young or very new to the field whose paradigm they change. And perhaps that point need not have been made explicit, for obviously these are the men who, being little committed by prior practice to the traditional rules of normal science, are particular likely to see that those rules no longer define a playable game and to conceive another set that can replace them."【18】

未受傳統污染的活水,方有可能突破傳統。

「新典範」要打破傳統的哪些部份,又要建立何等模樣的方法呢?正如上述,「本土」、「港中區隔」很可能是「新典範」的基礎之一,而其困難則是未知要推到多遠,也未能給予追隨者「可以解決問題/可以實現」的希望。竊以為,不妨從「舊典範」的思想禁區中尋線索。

要怎樣才能畫出內角總和不是一百八十度的三角形?在平面上當然是不可能的,那到曲面上去畫不就可以了嘛!【19】

「大中華」思想,不但窒礙了傳統民運社運對「港中關係」的想像,也縮窄了抗爭手法的選擇。比如,「勾結外國勢力」這頂帽子,香港政壇人物都怕得不得了,一扣下來,全都趕忙否認… 其實,又怕甚麼呢?為甚麼要任由對手限制你的行動?中共當初若不「勾結蘇聯/共產國際勢力」,又是如何滋長的呢?比對手弱,拉攏盟友是自然不過的事情,大雄也要靠叮噹才能抵抗技安吧!

每個禁區,其實都可能隱藏了一個發展空間。

【Check Point】

套用孔恩的理論於現況,稍為估計一下將來的演變,也提一點建言,似乎已經足夠,再說只是蛇足;但寫著忽然想到一點,反正無處安置,不如先寫下來,也順道跟上文兩部份呼應。

如前述,這「科學革命」是思想的大變動,新舊局內人的世界觀將是完全不同;但科學的世界觀,終究是學院內的事情而已,無論你相信空間是平的或時空是曲的,跟日常的生活、處事等方面其實毫無影響;但政治的世界觀則不同,跟生活、處事、個人的身份都密不可分,如果這世界觀有任何變動,一定會在其他方面都透露端倪。

若然「新典範」慢慢成形,其追隨者亦有上文所述的特徵,則可推斷他們必然會著手建構「香港民族」的身份,刻意區分香港和中國之別,以為「本土」之基礎。

其表徵,甚至可以細微至一些生活習慣或公共場合的禮儀,不論是有意或無心,其效果均會是方便劃出「香港 vs 中國」、「新典範 vs 舊典範」間的「我者 vs 他者」之界線;其大者,可以是撰寫從香港觀點出發的歷史,尤其可能著眼於香港和日本、東南亞等周邊國家的歷史瓜葛,以重新建立香港的亞洲國際身份【20】;另,又會開始放眼移民世界各地的「港僑」,以直接間接支援香港本土;其寬廣者,可以影響創作,相信最先能見到影響的會是一些獨立電影、小說。

退聯本身,實質影響其實不大,但卻可能是香港人思想轉變的標誌。

=====
〈註〉

【1】 香港網絡大典,〈2015年香港大專退出學聯風潮〉。 http://evchk.wikia.com/wiki/2015%E5%B9%B4%E9%A6%99%E6%B8%AF%E5%A4%A7%E5%B0%88%E9%80%80%E5%87%BA%E5%AD%B8%E8%81%AF%E9%A2%A8%E6%BD%AE 文中提及退聯潮期間發生的事端,大多可在此頁找到,下文不再特別引用或註明。

【2】 陳雲,Facebook專頁,2015年5月8日上午09時04分狀態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0153209463637225

【3】 香港網絡大典,〈周永康 (香港)〉。 http://evchk.wikia.com/wiki/%E5%91%A8%E6%B0%B8%E5%BA%B7_%28%E9%A6%99%E6%B8%AF%29

【4】 各退聯組Facebook專頁網址如下,後文如有引用內容,只提供該帖文連結,而不再另行列出該退聯組專頁連結--
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https://www.facebook.com/hkusuindependence
嶺南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https://www.facebook.com/LNUquitHKFS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https://www.facebook.com/cityusuind
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https://www.facebook.com/hkpusuindependence
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https://www.facebook.com/HKBUSUIND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https://www.facebook.com/cusuindependence

【5】 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Facebook專頁,2014年12月24日上午3時26分狀態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hkusuindependence/posts/767852163264100

【6】 由quenthai撰寫,作者於輔仁的文章目錄可見於: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author/quenthai。另,該系列學聯技術文目錄,又可見於作者博客:https://quenthai.wordpress.com/%E6%89%B9%E8%A9%95%E5%8F%8A%E8%B8%A2%E7%88%86%E5%AD%B8%E8%81%AF%E7%B3%BB%E5%88%97%E7%9B%AE%E9%8C%84/

【7】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Facebook專頁,2015年5月1日下午09時34分狀態更新,曾於2015年5月1日下午09時46分修改。 https://www.facebook.com/cityusuind/posts/832576460153266

【8】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Facebook專頁,2014年11月24日上午11時19分上傳照片。 https://www.facebook.com/hkfs1958/photos/a.10151401759847872.1073741825.269056797871/10152585970507872/

【9】 鄭立認為陳雲一手開創香港政壇右派。見:鄭立,〈建立香港右派的陳雲〉,想想論壇,2013年9月7日。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1215

【10】 二零一三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編,〈王俊杰: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香港民族論》,香港:香港大學學生會,2014年9月初版,頁33-49。

【11】 「Paradigm」,除譯作「典範」,又作「範式」;「Paradigm Shift」,當然就可譯「典範轉移」或「範式轉移」,又以後者較為多見。不過,本文既取余英時先生對孔恩學說的簡介,故亦從其譯法,採「典範」和「典範轉移」,以保用詞統一。

【12】 余英時著,〈近代紅學的發展與紅學革命--一個學術史的分析〉,《歷史與思想(新版)》,臺北:聯經,2014年5月二版,頁387-422。

【13】 余先生在上引文章中,亦為自己使用孔恩的理論解釋紅學發展辯護,現時我也不妨再挪用來為我的文章辯護:

「也許有人會問,孔恩的理論是解釋科學革命過程的,它怎麼可以應用到紅學研究上來呢?其實這個問題孔恩自己有明確的答案。一九六九年孔恩為該書的日譯本寫了一篇長跋(postscript)。他在『跋』中指出,他的理論本來就是從其他學科中輾轉借來的,不過他把這個理論應用到科學史上的時候,更加以系統化和精確化而已。他特別指出,在文學史、音樂史、藝術史以及政治制度史上,我們都可以看到從傳統--經過革命性的突破--再回到新傳統這樣的發展歷程。 …」(余英時著,〈近代紅學的發展與紅學革命--一個學術史的分析〉,《歷史與思想(新版)》,臺北:聯經,2014年5月二版,頁415。)

所以嘛,用來說政治思潮也應該沒甚麼好奇怪的。竊以為,這套理論其實可應用到各個範疇的思想史。

【14】 Thomas S. Kuh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1962. 4th edition.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2, p.85.

【15】 Ibid, p.19.

【16】 Ibid, p.84.

【17】 Ibid, p.24.

【18】 Ibid, p.90.

【19】 Wikipedia, “Non-Euclidean geomet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Non-Euclidean_geometry

【20】 另,竊以為可參考「腹地」的概念。參看沈旭暉今年一月在《信報》發表的文章,他引述濱下武志的說法,指「從東北亞到東南亞的八大範圍,都可算作香港的廣義腹地」。(沈旭暉,〈星港「腹地」此消彼長?〉,平行時空,《信報》,2015年1月16日。 http://www.glocal.org.hk/archives/41067

2014雜憶:〈香港元年〉

年末,入場看了李連杰的《方世玉》和《方世玉續集》。
(當然又是「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系列放映。)

戲其實看過九萬次,影碟看過、電視看過,偶然電視再重播,又會看幾眼,甚至整套再看。原來是1993年的戲,足足廿一年了,難怪沒有在戲院看過。其實,就只是想入場看大銀幕。(而且,入場有驚喜,真是放菲林版!)第一集好看,第二集失色--添食作大多如此,劇本粗疏,畫面搭救。然而,就是看續集時方發現,觀眾不多(不若黑白粵語/國語長片,常有大量長者捧場),逾半竟是洋人!

當然,這兩套有李連杰;但回想一下,其實這系列放映都經常見到洋人入場。不禁想,今日有哪一部港產片,廿年後在電影中心重映,會有洋人入場觀看?《一個人的武林》?或許,因為有「宇宙最強」。《香港仔》?有點造作,很懷疑是否耐看。《魔警》?隔了一段日子,我現時幾乎只記得「鬼王黨」,那設計實在很有趣,很喜歡。其他… 其實沒怎麼看港產片。

其實,「廿年後重映會否有洋人入場」,是個怎樣的標準呢?就以《方世玉》為例。《方世玉》是否一套能展現出人類藝術、思想成就,你會選擇放入外太空探測船,向外星人宣揚人類光輝的電影?用如此極端的標準去想,顯然又不是,似乎是另有一些特質。

《方世玉》為「方世玉」這一號人物、這個民間傳奇添上新意,連惡霸雷老虎也拍得如此憨直可愛、情義深長,李小環更是萌死人;又由方世玉與三合會的傳說連繫到天地會、紅花會,《書劍恩仇錄》的角色遂有「亂入」之途徑;描寫苗翠花和方世玉母子醒目、古惑、縮骨,貫徹八九十年代港產笑片主角特質;再加上「人頭椿」及其他幾幕出色的動作場面。不是你會用來貢奉扮嘢的高眉大作(但又非完全無聊),不過保證過癮好睇,而且唯香港獨有,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一八四一年,英軍登陸水坑口(佔領角,Possession Point)。歷經百多年的英治,大清邊陲漁村發展成香港。當其時,香港實已養成自己獨立的身份性格,反映在影視作品當中,亦是當年吸引力的泉源。可惜,那時候並未覺醒出本土自主之意識,總是習慣為大國之附庸,獨立之說不成氣候。就算多不甘願,在過渡時期,似乎只有逃走或無奈留下兩條路;當然,又另有一些頭腦不管用的大中華膠、又再有一些收了共匪好處的奸黨。時也,命也。香港遂由英國殖民地,轉手變成中國殖民地。

一九九七年,香港被中國吞併,由開明的現代社會,倒退至帝制政權統治之下,此地再度面臨身份危機。面對久違的帝制政權,而且對手如日方中、氣焰極盛,香港簡直無所適從。屈從,很容易,甚至可以榮華富貴,但偏不甘心,蓋因民智已開,沒有回頭路。(當然,不少人如Jimmy仔一樣,就算本無屈膝之意,面對錢權壓力,也得低頭。)對抗,荊棘滿途,「晝夜無間踏盡面前路,夢想中的彼岸」偏仍未到,其無能為力之處,一如陳永仁般「三年之後又三年」,在無間地獄中徘徊。無論選擇屈從、或是躊躇不前,都是沒有身份、失去自我的人,便墮落至迎合和模仿他人為尚。

十七年來,香港就是失落了自己的特色,「人有我有」,故此一敗塗地。

及至是年秋,香港終於一洗頹風,再受世人注目。

佔領七十多日,雨遮運動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本土自發抗爭。對比1922年的海員大罷工、1925-26年的省港大罷工、1967年的六七暴動,是次動員規模有所不及(以人口比例計算)、歷時長短有所不及、激烈程度有所不及,但上述三次事件均有「北方外部勢力」插手,只有今年這次是完全本土自發,以香港為中心、以香港為本。

就算份屬同宗,分家百多年,根本不可能再處同一屋簷之下。此際,上一代仍尷尬於身份模糊難辨,既不願屈服於族例家法,又不願離家自立,在分岔口躊躇不定。新一代,則已認清身份,立於香港,踏上抗爭之路,一往無前,實有「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之氣慨。(是故,香港台灣青年有敵愾同仇之氣。)

如此情懷,實已醞釀多年,但一直只是香港民主陣營中的伏流。身份一經確立,創作便即明朗,許多網上創作早已闖入這片天地,近年逐漸走入主流,而到金鐘佔領最盛之時,直如「物種大爆發」,恰是反映人心之變。夏慤村的種種創作,正正標誌「香港人」成為一個可獨立存在、不依附於大國政權或文化的身份。由是觀之,香港於今年始為「香港」。

不論往後如何,是年即為--香港元年

是為記。

《未來叛變(The Giver)》

The Giv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戲,其實不算突出。近來接連看了好幾套戲,有新有舊,都比這部好--那為何要說這部

女主角?不是。Odeya Rush不差,中規中矩,沒有驚喜,有些場面可以,但角色有點無聊。有些角度可愛,但整體屬普普通通,而我入場前連她是誰也不知道。我亦預料,寫完這篇文三日內我就會忘了她。主因是,覺得她缺一點神采、缺一點魅力,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力量。

Jeff Bridges?是不錯,但不會是入場理由。他跟男主角之間的師友、類父子關係,是拍得還好,他演得也不錯,但珠玉在前,一般「好」表現並不足夠--《隔窗友緣(Finding Forrester》的Sean Connery和《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的Al Pacino贏到開巷--這種關係,還有甚麼新的角度或深度可供發掘?或能有甚麼新火花?我不知道。而這部戲、這對角色,似乎也不知道。

有講的價值,其實在於其故事:不是創新的故事,是科幻作品中典型的「烏托邦反烏托邦)」故事,而主角當然是反抗的英雄。這類型的故事成千上萬,此作有何突出之處?論故事本身,沒有。原著小說甚至遭批評太簡單、劇情犯駁。我可以保證,以上批評全都對… 嗯,其實我沒讀過原著,但起碼可以說,改編成電影後,仍可見此等缺失之痕跡。

不過,考慮此小說的目標讀者是青少年,如此手法其實不奇怪,甚至是優點。故事是簡單、設定是隨意、劇情有犯駁,但一切皆無所謂,因為整本書、整個故事,其實是一則政治寓言。如此看,就會明白這都是寓言體常見的特徵:一切只是為其教訓作舖排。故事、人物,不過是載體,總之流暢、討好就夠,重點是能否拍出其「教訓」。

這一點,是拍得還不錯,而且貼近香港現況,希望能對盲目支持建制、擁護權力的人,可有多少潛移默化之功。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故事中的人類,為了消弭一切爭端、不幸,決定擁抱「大同世界」,人不再有差異、感情、自由… 甚至沒有顏色、沒有音樂、沒有歷史、沒有過去。簡單而言,人之為人的一切特質,幾乎全被消除,跟麻木的機器沒有差別。(我甚至覺得,比人工智能的機械人尚有不如。)而主角,因為劇情需要,當然就是負責擔當「重拾人性」的角色。

整部戲,觀眾主要就是跟隨主角的腳步,逐步逐步反省「人之為人」的各種元素。而主要的教訓是:人,不單是追求溫飽、穩定;人,是有其他多方面的追求,而此等追求都需要直面個體有差異、有各自的思想、有自由、能自主;而要追求此等人性美好的一面,往往需要反抗不義的建制、需要勇氣。

片中,老人向男主角傳授人類過去的記憶,用了各種片段,不少選片出色、恰當。而到抗爭、勇氣那一段,更剪輯大量新聞片,甚至有香港人熟悉的「擋坦克」那一幕。

是,這部戲--
正正適合那些裝睡的香港人看。
正正適合那些甘於在中共淫威底下當奴隸的香港人看。

「你還記得怎樣做一個人嗎!?」

散場時,這句說話就在電影院中迴盪。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