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

鳥瞰夜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二)

鳥瞰夜景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二)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雖然沒上東京樹,最終也有看到鳥瞰夜景,但卻(應該)不是東京夜景。

其實上機時不過平常黃昏左右吧,但日本緯度比香港高,已入黑了。坐窗口位,就順手拍幾張鳥瞰夜景圖。

眾所周知,前稱「新東京国際空港」的「成田国際空港」其實不在東京,而在千葉,所以改名實在很合理。

雖然不知道確實位置,但當時起飛不太久,有可能是東京灣千葉側吧!?

無題隨拍三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有時候,真的沒辦法起題,不過是隨手拍的古怪東西,沒有特別想法、念頭的呀!這是旅行第一晚,在秋葉原見到的。我不想拍到推車的人,也幸好他/她剛巧不在。這是輛古怪的手推車,其古怪在於… 根本看不到手柄。而車上堆滿的… 我估計是收集作回收變賣的廢物?實在堆疊得很古怪!似乎一個連一個打了結,所以才沒有散開,但如此又如何可解下來賣?而且這形狀,本身就夠詭異了。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是從皇居向東京站步行途中看到的。沒甚麼,只是一扇門。不過形狀很有趣,如此而已。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站的建築很漂亮,不過沒時間在附近找尋好的拍攝地點,反而在站內向上望,就見到如此漂亮的天花,也沒有任何人、物阻礙視線,甚好。

東京天空樹(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棵「東京天空樹(東京スカイツリー/TOKYO SKYTREE)」,其實有正式譯名叫「東京晴空塔」,但都是直譯「天空樹」比較直接、有童心、有趣;又「晴空」、又「塔」,彷如悶蛋的官府青年活動用語,譯死了。

當晚,遲了一點才到,觀景臺已關閉,卒之無上樹睇風景。不過,月色漂亮,在樹下賞月也頗有趣味;以滿月作背景,照片亦討喜,已很滿足。紀念品店的貨品精美,頓變購物行程。臨走前,在便利店食了美味的肉丸串,更滿足。

時光機(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九)

時光機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九)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不太肯定地點和路線,可能是浅草往新宿途中吧?

雖然完全不及可稱為「鉄男」程度的「鐵路迷(鉄道ファン)」。(當然更不是塚本晋也拍的《鉄男》!)不過,紜紜交通工具當中,除了雙腿之外,最喜歡就是鐵路,當然又以能看風景的地面鐵路為上。

而在日本搭「電車(火車)」,主打節目之一,就是去第一卡車睇駕駛室!哈哈。

浅草地下街入口(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八)

浅草地下街入口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八)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Wiki資料,浅草地下街應該是日本現存第三舊地下街,於1955年開業,正好是昭和30年,日本經濟剛剛踏入高速成長期--美稱為「神武景気」的年代。

現時,這條地下街仍保留昭和時代的氣息,時間彷彿停止流動。

上一篇玩得過癮,再玩多次Google Map:

角度有些許問題,看不到入口正面,不過也夠清楚了吧。

水清有魚(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七)

水清有魚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七)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一開始做乜搞個咁既系列呢?啲相擺得太耐,就唻我自己都懶得再拎出唻講!下次要諗清楚少少,一張張咁放,可能唔係好主意。不過而家咁講啫,再諗下,其實要一篇過寫一堆相,仲難揀、仲難排!)

浅草寺,其實真係… 無咩好行… 有啲悶。不過一場去到,都喺週圍行個圈。經過西側時,見到有橋、有水、有魚,就影下。

其實有點疑惑。佛寺何故要養魚、養錦鯉?

造庭園,反而容易理解:像微縮世界,有「三千大千世界」的味道,可參佛理。(我諗。)但在寺院旁邊的窄溪,養幾條錦鯉,真不知有何意思。

又,原來上Google Map可以行到咁深入… 直情可以行返去哩個位…

浅草‧伯伯‧女學生(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六)

浅草‧伯伯‧女學生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六)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系列停咗一排,唔係我懶,只係諗唔到題目。

如果係出相集,一版版全版都係相,咁有冇題目都無所謂啦,但係想貼上BLOG,都要安個標題先得嘛,無可能次次都「無題」、「無題」,咁咪好亂囉…

有一朝,去咗浅草,目的當然係去浅草寺、有經過雷門,都係嗰啲嘢啦。我係遊客,當然會做遊客要做嘅嘢。

旁邊有商街,有點老舊的舖頭,不過沒打算慢慢逛,只看幾眼就繼續行了。不過當天有點凍,見有賣甘酒的檔口,就停下來飲一杯,也慢下來四周望。

剛巧見到這四個女學生,停在路口張望,很有趣,就拍下了。

後來才發現,剛好路的兩邊各有一伯伯,畫面更有趣,很喜歡。

国会議事堂(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五)[附:遊行旁觀記]

国会議事堂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五)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香港無普選,在中共治下也根本無望有普選。

自己無,去望下人地有,羨慕下都好。

国会議事堂門前,見到不少民眾參觀,當中有學生。不知是先聚集等入場,還是離開前聚集點人頭,有學生分兩批集在堂前空地,一左、一右,仿如堂內的參眾兩院--議事堂左右對稱,左邊為眾議院,右邊為參議院。

附:

<遊行旁觀記>

經過議事堂後,準備到総理大臣官邸看看。
(注意:住的是総理大臣公邸,稍有不同,但都在旁邊而已。)

不料,當日有遊行!

遊行民眾‧一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旗很多,顏色多,人不多

遊行民眾‧二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二)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再看,似乎年紀都不少,又平和毫無殺傷力

在這裡:

国会議事堂旁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三)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和這裡:

国会議事堂前駅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四)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對面行人路。

然而,警察嚴陣以待
(還是平日都有如此誇張警備?我不知道,但印象看來是為遊行而設。)

嚴陣以待‧一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五)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嚴陣以待‧二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六)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嚴陣以待‧三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七)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嚴陣以待‧四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八)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對這樣的「老弱」示威者,有需要出動這麼多特型警備車戒備嗎?
(雖然從遊客角度,看到警備車覺得很幸運,車也實在有型… 但真的有需要嗎?)

不想應付神經緊張的警察,所以… 卒之只離遠眺望一眼官邸就算了。

遠眺総理大臣官邸‧一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九)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最近最近,只走到這距離,隔一條馬路。

遠眺総理大臣官邸‧二
(2013.11.14 – 東京遊行旁觀記之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看近日台灣太陽花學運,攻佔立法會後,警察暫未有動作,數日僵持期間,有人對警察萌生好感,未免短視。到攻佔行政院後,警察卒之出手了,是兇殘不仁、暴力血腥的,也不管你反抗不反抗,總之動手就打。

這很正常,早點覺醒是好事。

看武俠小說,廠衛也好、捕快也罷,常被罵作朝廷鷹犬,不是沒有道理的。

警察也好、軍隊也好,不是人民的朋友,是權力的工具,他們就是受這樣的訓練、制度就是這樣設計的。

對權力者,永遠要懷疑;對武裝部隊,永遠要戒備。

桜田門(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四)

桜田門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四)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開始遠離皇居東御苑範圍,進入皇居外苑了。

此處是當日行程重點之一--「桜田門」!
(不是俗稱「桜田門」的「警視庁」喔!
 雖然也有經過,但建築無味,且有巡捕把守,免招麻煩,隨便看一眼就算了。)

想到桜田門,當然是因為「桜田門外の変」:當朝權臣井伊直弼遇刺身亡,幕府威信掃地,實為幕末時期,日本進入亂世之始。

又,1932年,此處亦發生過「桜田門事件」:有朝鮮人試圖行弒昭和天皇,向其馬車隊投擲手榴彈,但爆炸太弱,事敗,遭擒,大逆罪成,被處死。

行刺,多富浪漫色彩。

無論成功與否,行刺者通常難逃一死,基本上是「以命搏命」的勾當。

看故事,當以此為最「熱血」、「浪漫」之列。

許是如此,桜田門遊客亦不少。(本想寫「頗眾」,但又太誇。再細想,其實可能只是途人。)要影其門,而不見人,等了好一陣子。幸好是單人匹馬,時間充裕,可以花時間等候無人經過的一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