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

俳句籤(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二)

俳句籤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二)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繼續皇居東御苑系列。)

上一幅之後,很多照片似乎都無甚可取之處(有趣的地方是有的,不過不見有趣的照片);所以鏡頭一轉,我已到了皇居東御苑外。

外圍,有護城河。

適當取捨,照片有如明信片或書籤。

上方空白處,似乎正合寫俳句短歌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繼續皇居東御苑系列。)

我知道大家在想甚麼,我也知道大家只顧著看甚麼,所以才起了這個糟糕的標題。

其實,這是天守台!(無誤)

之前也提過,皇居東御苑其實是江戸城中心部份的遺跡,而江戸城的天守在「明暦の大火」後沒再重建,現址只留下天守台。

而天守台… 老實說,若非有懷古的心情,(兼過度發揮想像力,)純粹從遊客的角度看,這天守台實在無聊得很… 實際上只成了觀景台而已…

我在天守台前,以三腳架輔助,自己拍了幾幅「到此一遊」的老土照片後,懶得收起腳架和遙控,就扛著一整套器材,打算上到天守台可以再拍幾幅老土照。

走到近處,方留意到有一大班學生在「見學」。只得幾歲大的小孩,看到這個沉悶的遺址,可以懷甚麼古呢?果然,見到老師吩咐她們幾人一組,分批上天守台參觀,但卒之每組的小孩都只當是遊樂場,跑上跑落。

那畫面實在有趣,因為這實在就只是個頗為無聊的景點嘛!除了跑上跑落,還真不知有何學可見。

我本來想拿起相機拍幾張照片,但轉念又想… 這樣一個言語不通、單獨行事、一身攝影器材的中年漢… 完全是個「怪叔叔」的形象!不想遭人誤會,正在猶豫之際,忽然又想到,照樣將相機留在腳架上,以遙控拍就可以了!不用打擾她們玩耍,也不用被誤會了!拍出來,效果還不錯。(拍攝街上自然的狀態,盡量不打擾相中人、物,這是街拍之要旨吧,跟意圖不良的偷拍有雲泥之別。Henri Cartier-Bresson更用黑膠紙貼著相機,盡量避免遭途人發現喇!)

天守,本有軍事用途,亦是城的象徵,但步入江戸時代以後,天下一統,已沒有此軍事需要。不重建天守,正象徵日本進入和平的年代。此天守跡,或許正有此意味。

小孩在天守台的坂道上跑跳,躍向藍天,也很配合吧。

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都是在皇居東御苑影的,但其實地方不太重要,反正看不出來。

我不過喜歡那一段路的樣子、喜歡那構圖光線而已。

尤其是瀝青路面,拍出來的顆粒很迷人。

(松樹的剪影也不錯。)

(怎麼好像在自賣自誇?哈哈。)

飛天錦鯉(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九)

飛天錦鯉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九)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上一幅相一樣,都是在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影的。

當日天清氣爽,風也不大,很平靜,剛好有錦鋰游到水面,配合倒影,像在天空飄浮,很有趣。拍了好幾張,這一幅最合心意。

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八)

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八)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上一幅相,感覺太沉重,來換換口味。

上一篇我忘記說地點,其實就在白山通り内堀通り交界處。從該處向南望,就能見到皇居東御苑了。(對外開放,詳情可參看宮內廳網頁。)

皇居東御苑,大部份其實就是舊江戸城的本丸、二の丸、三の丸遺址。一橋家跟宗家的距離,忽然變得很具體、很實在。

園內遺跡的照片,我拍得不好,暫且不獻醜了。(或許我會改變主意,也或許… 花點時間再揀選一下,或剪裁一下,會有比較能見人的照片。)這張是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的照片。

千代田区観光協会所說(我已經盡力搜查過,雖然所有網站都這樣說,但出處不明;找不到更可信的資料,唯有將就一下吧。),這是依照徳川家重時代的庭園重建的。

那天早上,正好在剛開門的時候入場,可能時間實在早,又是平日,入場者多為老伯,我也感覺像老伯一樣,有到公園晨運的氣氛。人不多,很適意。庭園非常恬靜,賞心悅目。

一橋徳川家屋敷跡(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七)

一橋徳川家屋敷跡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七)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早前有一篇說過,今次特別安排了時間,到東京的政治中心行一圈。影了很多照片,這一輯選了幾張,這是第一張。(其實,選出來的多不太「政治」,因為好幾張都影得不好,先收起來,細想一下,再作打算。)

沒有特別的建築,空餘一個石碑,有甚麼好看的?

對日本史稍有認識的人,看到「一橋徳川家屋敷跡」這八個字,已經很清楚了。

是,該處沒有甚麼特別的勝跡,只有那八個字,但吸引我駐足者,正是那八個字。

一橋徳川家徳川氏的支系,得名於其江戶城宅第所在位置--一ツ橋,是御三卿之一。御三卿的地位,僅次於御三家,亦負有同樣的重責--宗家無嗣時,相當於「子孫供應庫」的角色。

末代將軍徳川慶喜,(名義上)就是由一橋家過繼的。(雖然,本來是水戸家出身的,過繼給一橋家,後來再過繼給宗家。對,就是水戸黄門那個水戶家。)

二百多年的江戸幕府,甚至六百多年的武家政権,就在大政奉還時,由慶喜拉下帷幕。

這八個字,就是有此等重量。

棒球小子(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六)

棒球小子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六)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一輯相的鎌倉系列,應該到最後一張了。
(除非我日後再選中其他吧。)

小時看日本動漫,非常嚮往棒球。

勉強算是集體球類運動,但又極有個人對決色彩:主角投手可以一人之力,將敵方全員三振出局,對方被壓至一分也難取,英雄感爆燈。

見這一班棒球小子在車站前籌款,隨手就拍了。

後來發現,畫面右方的途人一臉不屑、不滿的樣子,恰成對比(尤其是最左邊那個棒球小子,木無表情的望向畫面右方),有趣。

可惜,前方有另一途人經過,遮了一部份,否則畫面更完滿。顯然,我當時根本沒留意到右邊的元素,觀察力不夠廣、不夠敏銳,按快門的時機不太好。可惜,可惜。那一抹黑影,剛好破壞了畫面的靜止感,實是缺憾。

雀(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五)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五)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鎌倉,當然也有其他東西。

不少小店頗有特色,當日亦在一間餅店買了曲奇餅和棉花糖。很舒適的地方。

或許,正因如此,這裡的人才有閒情,在車站前的欄杆,放上幾隻假雀吧。

照片是晚上拍的,原本不是這顏色,是後期調色調成這樣的。

死魚(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四)

死魚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四)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如果你記得《太陽之歌(タイヨウのうた)》,當會記得鎌倉還有海。

海的照片,當然有拍,不太特別。也有幾張,私人照片,不便公開。

那天在東京站買了火車便當,但事前沒查清楚,沒料到這不太近的車程,竟如通勤車一般,人也多,不是可以食火車便當的車… 反正也想去海邊走走,就索性抵埗後在海邊食,野餐。風很大,也有點凍,但頗舒暢,很愉快。

將要去看大佛,臨行前,在沙上見到一條死魚。

可能是剛死不久的吧,屍體還很完整,不過天氣凍,也難說。

很喜歡那畫面,跟佛像也很配,拍下了。

鎌倉大佛(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三)

鎌倉大佛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三)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鎌倉,怎可以沒有大佛呢?

不過,雖然號稱「大」佛,但現場感覺又不很大… 看資料,有11.39米高。跟奈良大佛比,約14.7米高,其實相差又不太遠,但觀感上卻頗有不同。

可能是奈良大佛的台座比較高?

又或者,因為在室內,沒有其他巨物可比較,就覺得比較高了。

鎌倉大佛在室外,有山和樹作比較,可能就感覺矮了一點。

很喜歡看佛像。

其他造像,多少總有點表情,或喜或憂或昂揚或低沉。

佛像,卻多有那種,不知算有表情還是沒表情,靜寂的感覺。

其實,當時人太多,也感受不到那氣氛,所以拍照時也刻意避開所有人、動物的氣息,希望起碼照片中能把握到那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