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HKIFF

《三里塚:第二寨之人(三里塚 第二砦の人々)》

今年電影節,選映了多部和抗爭有關的電影,尤以「三里塚」相關的幾部最為突出,自成專題,但可惜每部只得一場,時間難以遷就,最後只選了衝突最激烈的一部。
小川紳介的「三里塚系列」七部選映了三部(《日本解放戰線:三里塚之夏(日本解放戦線 三里塚の夏)》、《三里塚:第二寨之人(三里塚 第二砦の人々)》和《三里塚:邊田部落(三里塚 辺田部落)》);另有當年《三里塚の夏》的攝影師--大津幸四郎重回故地拍的《活在三里塚(三里塚に生きる)》。)

之前看過小川的《圧殺の森 高崎経済大学闘争の記録 The Oppressed Students》,攝製隊深入已成為學生闘爭基地的禮堂、衝突前線,又跟學運核心成員打成一片,連部份機密的討論都在鏡頭下進行,加以凌厲的影像,彷如置身現場,極有迫力。《第二砦の人々》亦有如斯特徵,但又有幾點重要分別。

《圧殺の森》剪接成戲劇般的節奏,除了是歷史記錄之外,也是一部戲,看的時候我好幾次難分真假,以為自己在看演員做的事件重組。(也應歸功於掌鏡的大津幸四郎,明明是激烈多變的現場,但在他鏡頭下竟如排演過一樣,取境觸覺真厲害。)《第二砦の人々》趣向頗有不同,揚棄戲劇化的形式,更像是事件日誌。以尋常一部電影的角度看,比較平板;但若以歷史記錄的角度看,則又很精彩。

尤其是尾段,深入寨內的地道拍攝,雖然前段曾多次提過地道,但到尾段才忽然一整段慢慢參觀採訪,像是輕鬆遊記,跟整部戲其他部份割裂分開,當作是一整戲而言實在莫名其妙,但如果想到這是採訪日誌般的記錄,就能明白其出現理由。(就是因為當天走進了地道拍攝/採訪啊!這是拍攝/採訪日誌!)

尤其是已經拍到系列第四部,如果不清楚前因後果,開場不久就跳接到第二寨「前線作戰會議」,觀眾實在很難進入狀況。開場前,宜調整心態,不要當是入場看戲的心情,而是研究歷史材料的心情,或許就能配合這部保持現場原味的日誌式作品。

既然是以史料看待,則又不能單從「戲」的觀點考慮這部電影,要以看歷史的方式思考,方對得起這部電影。六七十年代,為日本左翼闘爭最熱烈的時期,「三里塚闘争」當然亦能見到左翼的身影。電影中能見到全学連支援三里塚農民,在前線勇武抗爭的「英姿」。(雖然我反建制,但也絕對不左,對左翼分子自然沒有好感。)有關日本這段歷史的資料、作品,汗牛充棟,再寫一篇無甚意義,況且在下亦無深入認識,根本不會有何新意。可以做的,或者是嘗試在電影中尋找堪為殷鑑的片段。

農民初期的決議是「和平」抗爭。(其實形容為「消極抵抗」可能更合適。)

面對要來砍樹的臨時工,「對策」是由農婦以鐵鍊將自己綁在樹幹,又有人爬上樹上,希望以身軀阻撓砍樹、希望對方念及農民人身安全而不砍樹。這畫面何等熟悉!當年中環皇后碼頭拆卸時,不是有人將自己綁在柱子嗎?結果?結果,臨時工得警察掩護開路,當然是拿起「大力剪」,剪開鐵鍊就想拖人走。爬上樹的呢?臨時工拉扯、搖撼樹木,你會否掉下來他才不管!

又有一段,已到對陣時刻,有年輕女農面對頭戴鋼盔、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希望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不停訴說農民境況、警察等同為虎作倀乜乜乜。結果?結果,警察當然是不為所動,一步也沒有退,連眉毛也未嘗一動,只是一直木然觀察,尤如看待瘋婦一樣。

不論是從各地為錢應募作臨時打手的人,或是同樣為錢甘為政權鷹犬的人,都是政權暴力機器的一部份,期望可以「感化」的方式應付,實在太傻太天真,根本不切實際,注定是會失敗的。雖然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人心大致相同,相隔數十年光景,我們在香港見證的「抗爭」過程不也都同樣嗎?

抗爭中的「農民 vs. 警察 + 臨時工」,幾乎全都是冷兵器步兵戰鬥,比看戰爭史書生動多了,也可印證不少想法。尤其在矮丘和平原對陣那一段,雖然沒有使用致命武力生死相搏,但情況就跟古代步兵戰的文字描述相彷,細心觀察那幾幕,得著可比研讀兵書。其中,盾陣、組織的威力實在很明顯,鬆散的游勇根本毫無勝算。西史讀過的方陣,至此有了更鮮活的印象。

片中作為主戰場、基地的寨城、戰壕,雖然只是粗糙的建築,但用以抵檔冷兵器步兵,還是相當管用的。然而,久守必失,尤其在現代,步兵久攻不下,敵人自然會改用機動兵器--推土機、挖泥車、怪手之類。在三里塚是這樣,早前在香港亦見過,到清場時出動怪手,任何鐵馬、雜物,不過摧枯拉朽,不堪一擊。其實,只要用常識推斷,已可估算結果如此,本片不過是多一件歷史佐證而已。

農民以其土法抗爭,招來政權壓倒性的強硬武力,兩者從一開始實力就非對等,三里塚農民甚至在兵源、人力上也處於絕對劣勢。策略,是容不下理想的;理想化的沙盤推演,其實不過是妄想,最終必然付上代價。抗爭從來都是兩難,既要有熱血,但謀略卻要冷靜。知己知彼,說易行難,尤其「知己」,需要誠實面對己方之缺失、己方之弱點,最是不易。

實力,不是一朝一夕可得的,現實並沒有傳你百年功力的武林隱士。何苦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實力不足,不應硬撼,當避其鋒。不懂的,重看一遍《笑傲江湖》吧!令狐沖使不出內力時,是如何用「獨孤九劍」克敵的?而且,抗爭不是武林決鬥,不是一對一比個高下,是可以合縱連橫的。實力不足,就多找盟友。想想大戰東方不敗那一場,對付強大的對手,只能以眾凌寡。而如果仍打不過,就兩招合用:「獨孤九劍」,根本就是兵法,所謂攻敵之不得不救,倒是任盈盈得其神髓,打不過東方不敗,就拿他要害--楊蓮亭。曹操注《孫子兵法》曾曰:「攻其所愛,出其必趨,使敵不得不救也。」(《孫子略解‧實虛篇》)

雖然我未看齊七集,也未有跟進整件事的始末,但只根據這一集的內容,其實可想見從一開始決定「守住三里塚」,就已經輸了。根本就守不住,沒有守的本錢。而且敵方攻進來,你愛惜家當,但對方根本就是想鏟平三里塚,怎麼鬥?就算假設沒有任何戰術失誤,戰略一開始就錯了,沒有任何勝機。留下來的,就只是歷史的教訓。(戰略和戰術上的諸般教訓。)

==

簡單評分:

評分甚麼的,當然從缺!都說了應該當是看歷史材料吧!

《海月姬(海月姫)》

《海月姫》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為甚麼要在週三復刊前,先出這一篇呢?因為我只是忍不住有一句話很想寫,又不似會能發展成一篇文,只好當是間場號外: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講完,收工。

又好像太過份,再多寫一點。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菅田将暉女裝靚得太過火了吧!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說笑而已,這樣一句(或三句)也實在太過份,勉強也再多說幾句吧。

散場之後,因為迷上了菅田将暉的女裝造型,當晚就忍不住找了原著漫畫來看了。電影版減省了一些枝節,部份進程也加快了,雖然令情節跳躍得太快,又有部份變得不太合理(例如:時裝展的佈置部份,漫畫中是有仔細交待的。),但原來是忠實重現了第一段大Story Arc(橫跨好幾集單行本的大Story Arc!),頗有點出乎意料。(場內看時,見跳躍得如此飛快,還以為是電影改編,為了要有結局而原創情節。)

造型和選角也都極為貼近原著,原著fans應該看得很過癮。當然,為了遷就電影(畢竟是要賣錢的生意),女主角就美化了不少--能年玲奈化妝加上了雀斑,算是看得出有角色特徵,但其實也標緻太多。(漫畫中,裝扮前後的差別是大得很誇張的。)能年玲奈演這樣傻、呆的角色,幾乎已成了慣性,似乎根本演不出其他感覺… 演技還真是要多惡補一下… (可能正因如此,角色也沒有出現漫畫中的「覺醒模式」。)

菅田将暉… 選角實在太厲害,又或者是化妝和造型太厲害,那「靚過鬼火」的女裝造型… 跟以前在《共食家族(共喰い)》、《寵愛情人夢(陽だまりの彼女)》看過的,簡直不能相信是同一個人!漫畫迷唯一可能不滿之處,可能是其女裝造型比漫畫中更似女人吧! XD (我的不專業估計,是漫畫因為線條簡單,如果畫得太似女人,可能會跟其他女角搞混,還原成男裝時可能亦有困難,所以才這樣的吧!真人版電影反而沒有這重困難,所以可以盡情靚,靚過本片所有其他女角!!!!!呀!!!!!真過份!!!!!)

以漫畫改編還原度而言,真的不錯,算很有趣,而且入場看菅田将暉女裝造型已經值回票價了!(是,這是重點,根本我就是說這個而已,一開始說講完就想收工,百分百是真話。)能年玲奈反而變成附送的贈品了。

==

簡單評分:

B+(♡♡♡♡❤)
(以戲而言,實在只是普通,情節也很公式化,不過人物和造型搭救,也算不錯吧。)

電影節「揀片睇」原則及實務指引

(唔係好諗到嘢寫,咁哩排電影節,不如就寫少少。)

我好少旅行,一年一度,如果請到假,就係想放大假睇電影節。雖然而家越來越多林林總總的電影節,但三、四月HKIFF始終最大型,最多嘢揀。以下係哩幾年唻,我的「揀片睇」原則及實務指引

原則:

一、唔可以撞時間。
(係,好無聊,但唔好睇小,哩條原則係基本而極重要,絕不可違反。撞咗時間,就算只係一陣,都錯過咗部戲一部份,而且遲入場會阻到人,非常不負責任。)

二、精選目標電影優先。
(睇節目手冊的時間其實不多,我也懶得每套花時間上網研究一番,只會憑手冊中的少少資料,加直覺唻揀。戲多,套套都想揀會好亂,先定好幾套「必睇」做「膽」,再慢慢拖腳會比較好。)

三、預計會上正場的戲少揀。
(既然會上正場,即係點都有機會睇啦,別浪費時間。當然,除非預計會有特別「節目」,例如會有很想見的演員、導演出席,另計。又或者,唔太肯定會否上畫,但又很想睇,當然都可以揀啦。)

四、越多越好。
(反正,不是每套都清楚知道方入場,揀得越多,試得越多,就越好。當食自助餐啦,唔知係咩唔緊要,食咗先,試吓先,至多係唔好食啫,唔會死。試吓,可能有驚喜,有著數。)

五、交通方便。
(太偏僻的場,我唔想去;而且亦有大缺點,好難轉場;難轉場,等如套戲嘅「有效片長」長咗,咁就容易同其他戲撞時間,咁就會揀少咗。交通,好緊要。尤其要小心,中環天星碼頭搬咗之後,文化中心同大會堂變咗隔得好遠。)

實務指引:

第一步:
以最快速度,揭一次本節目手冊,揀起幾套最最最想睇,去時間表「間低」放映場次先。

第二步:
盡量剔走偏僻場地,但留意幾套「膽」有冇撞時間,盡量調整至可睇到越多「膽」越好。

第三步:
定好膽後,睇下同一場地當日有咩戲。如果啱睇,或不討厭,優先揀。

第四步:
如有空檔,擴展至附近場地。留意每套戲片長,及考慮轉場所需時間。揀無可揀,先考慮較遠場地。

第五步:
再揭一次節目手冊,睇睇有冇漏、有冇其他戲想睇。

第六步:
如有,評估其重要性、是否值得犧牲其他戲。如是,則適度調整時間表,以盡量不影響「膽」為上。

近幾年,都是用上述方法揀戲、砌時間表。
咁揀法,失手當然有,有時真係唔啱睇到悶死,不過都偶有驚喜。
利害相抵,算係咁上下啦。

《快餐店陰質事件(Compliance)》

Compliance Movie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年愚人節,我在電影節看了這部戲--關於一宗電話騙案--真應節。不過這部片絕不輕鬆,這點跟愚人節的氣氛剛好相反吧,是一套沉重、令人非常不安的電影。

電影的情節很荒謬,也不怕透露:電話騙徒打去快餐店,自稱警察,聲稱有顧客報案謂某店員偷錢;店長聽騙徒指示將店員帶入辦公室,脫衣搜身,後來陸續各般凌辱。(如有興趣,可看維基更詳盡介紹,我相信不減看戲趣味。)

戲拍得不錯,尤其能感受到事主在密室中越來越無助,壓迫感越來越重。

演店長的Ann Dowd不錯,那種中年潑婦的氣場簡直滿溢,討厭到極點;到尾段上電視節目時,那種扮無辜的嘴臉、還跟主持閒話家常,真的令人眼火爆。

Dreama Walker演受害店員。其實我覺得樣子比較甜美、純樸的演員會更好,但選角可能有其取捨,背後原因如何實在不得而知。不過Dreama Walker的演出其實也很好,故事一路發展,我們也慢慢見到她的精神狀況變化。

我向來很注重故事,但今次說得很隨便,因為這次不是創作故事,而是真人真事改編,這才是本片最令人不安之處!

這類騙案原來發生過多次,而本片是取材自最著名的一宗,維基也有介紹這篇報導也很詳盡,當中從法庭檔案引述的說話,值得細看。

從引述的材料得知,本片連細節、對白都跟足;每個最匪夷所思的情節,原來均有所本;甚至其中最荒誕的凌辱、最嚴重的侵犯,片中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刻意渲染,但都有根有據。

尾段的電視訪問,原來也真有其事。

特別可留意6:58開始那段,電影中也重現了。

從閉路電視的片段亦可見事發地點的陳設,電影的佈景也盡量貼近這場景。

整件事,就像混合了Milgram experiment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不禁嗟嘆人竟然如此軟弱、如此容易受影響、如此容易受控制。

人之為人,在腦袋、在思想。要保持頭腦清醒、理性,當要時刻警惕權威、權力,尤其是公權、建制。公權、建制,都是由人支撐的;該當是公權、建制敬畏人民,人民沒理由要懼怕公權、建制。第一誡,永不盲從權威。

==

簡單評分:

A-(☆☆☆☆★)

《大渡海(舟を編む)》

《舟を編む》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日本還未上畫,就能在電影節先睹為快,還真幸運呢,呵呵。

完全不用懷疑:我是為了看宮崎あおい而入場的。雖然戲份不多,但很滿足。
(強烈偏見警告!)
出場一幕簡直拍得像竹取公主一樣。

原來角色叫林香具矢(はやし かぐや),真的是輝夜姬--かぐや姫呀!

男主角的名字也很妙,姓馬締(まじめ)… 性格也真的很まじめ(真面目)

查原作者三浦しをん尊翁三浦佑之是研究古代文學的專家,這名字遊戲真合身份;而故事以編字典為軸心,也忽然很能理解,這點更重要。(戲中的字典總編輯松本教授,不知道有沒有作者父親的影子?)

片中的角色都各有一點怪異特質,由擅拍怪人的石井裕也操刀,效果不錯。節奏控制良好,是處理笑位的基本,從現場反應可見,這部份也很成功。

頭號怪人男主角由前妖男松田龍平擔演,表現恰如其分。尤其是片中笑位,表現出冷面笑匠的潛質。

其實,冷靜一點想,如果撇取「字典」這一部份,就變成普通的勵志片了。本片的光芒,主要來自原著本身的選材,原著小說可能很有趣。

編字典是很繁重的工作,但不是能出風頭的事業吧?提到J. R. R. Tolkien,大都只想到《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有幾多人記得他有份編《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如片中《大渡海》這樣的字典,也是不少人想要的字典吧。不止收錄正統、正確的字,也有新語、甚至誤用。片中馬締和松本的熱情投入,及兩人的友誼,都很令人感動。

因為故事及題材的緣故,分數或許打高了,但無論如何也是部不錯的電影;而且有宮崎あおい,簡直是錦上添花。

==

簡單評分:

B(☆☆☆★)/A- -(☆☆☆☆)/A+(✰♡❤♡✰)
(我知道自己有偏見,嘗試排除自己的偏見,得出第一個評分;第二個,是個人給的綜合評分;第三個,是放縱對宮崎あおい的喜愛而打的分數。)

==

八月一日更新:
聞本片將於八月廿二日公映,譯作《字裡人間》。

《聽說桐島要退社(桐島、部活やめるってよ)》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聽說《桐島》會上畫。

雖然我是在電影節看的,但公映版應該也差不多… 吧?我希望… 為甚麼會這樣說呢?也為甚麼要拿這部戲作談資?不是因為這部片在日本電影金像獎大豐收;而是我想不通--這部片為甚麼是三級?!

對,開場前會聽到「本片經影視處編定為三級影片…」。(其實那部門改名將近一年了… 現時是叫「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我金睛火眼的看,完全看不出有甚麼部份算三級!(難道是喪屍情節…?)為票房著想,片本公映時可能會有刪剪?但如此一來,其中重要一幕就肢離破碎囉… 又或者,審查員記掛著少年時辯論「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題目,認為本片學生拍拖都是有傷風化!?

都甚麼年代了?其實不論《電影檢查條例》或《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都應該撤銷!甚麼作品適合甚麼人看,不是由公權力說了算,應該由市民、由市場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都是不必要的!

唉!閒話說過,不如講戲。

本片的「時間線」很有趣。有需要時,會以不同視點講述同一段時間發生的事;也有時候,很爽快的只講重點。最出色,是處理得很有條理。這方面不能說太多,點到即止。我覺得這是本片最精彩之處。

人物方面嘛…

橋本愛的角色討好,也有種出世的氛圍,很容易就會被萌到。

山本美月的角色剛好相反,是典型的「有美貌無智慧」定型,從故事角度看很難令人喜歡,不過外型討好… 其實(男)觀眾都是很膚淺的,哈哈。外型很像AKB48的風格,不過比絕大部份AKB48成員漂亮。(其實我在戲院時真的以為她是AKB48成員… 很明顯是時裝雜誌看得不夠之過。)

其實天底下哪有美女這麼集中的學校!這不是令人更不想上學嘛… (「想到學校沒有這麼可愛的女生就不想上學喇…」[我只替異性戀男性說話,當然其他人可能另有想法。]

噢!又被不相干的怨念扯開了話題!

其實應該談一下那故事才對。情節就… 不提了,只談主題。

主題之一,是「部活」--簡單點說就是「校內課外社團活動」。

我是從來不喜歡團體活動的,不要說繁忙的運動系社團(香港的我都嫌煩,如果是日本的… 那只有更可怕。),連文化系的社團我都沒甚麼興趣。基本上我都是「帰宅部」成員,或者是棋會的「幽霊部員」。

不過,這類「部活」題材的電影我倒是很喜歡,可能也有點嚮往有趣的校園生活?尤其是「映画部」:幾個熟絡的同學一起拍片,似乎很有趣。

這麼說來,想起幾年前那部《聽說你愛我(虹の女神 Rainbow Song)》。難道說… 所有映画部都喜歡拍喪屍片、都喜歡用八米厘…?也可能,只因為大家都喜歡看cult片。

其實我在說甚麼呢?沒甚麼條理,就只有斷斷續續的想法。就這樣吧。
(放心,這部片是很條理的,只不過看這部片的我說話沒有條理而已。)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