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Odeya Rush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兩則:《不得鳥小姐(Lady Bird)》、《情尋酒鄉(Ce qui nous lie)[Back to Burgundy]》

(繼續無乜戲上。本來想寫一套,但另一套又有些許共通,還是懶得分開,都堆在一起吧。)

###

《不得鳥小姐(Lady Bird)》

看到中間這一段,完全愛上這部戲(嗯,不算劇透吧。):

Sister Sarah Joan: You clearly love Sacramento.
Christine ‘Lady Bird’ McPherson: I do?
Sister Sarah Joan: You write about Sacramento so affectionately and with such care.
Christine ‘Lady Bird’ McPherson: I was just describing it.
Sister Sarah Joan: Well it comes across as love.
Christine ‘Lady Bird’ McPherson: Sure, I guess I pay attention.
Sister Sarah Joan: Don’t you think maybe they are the same thing? Love and attention?
(From: Wikiquote: https://en.wikiquote.org/wiki/Lady_Bird_%28film%29 ;Fair Use/Fair Dealing。)

其實整場戲都很好,寫得細膩,亦演/拍出恰當的氣氛和節奏,但尤其這一小節,令人難忘。整部戲的關鍵就在此,恰好在後半(大概三份二處?無計時,大概,感覺。),本身寫得既出色(忍不住又讚),更點出了整部戲,也就在那一刻開始,部戲的展開、氣氛都稍稍轉向,結構漂亮。

「Coming of age」青春片,奇異獨行的主角,更不起眼的side-kick老友… 逐樣數太無謂,總之是那一堆,見慣見熟,幾乎每一部「高中→大學」青春片都有的元素。雖是看慣的部件,卻安排得錯落有致,熟悉但又新鮮;走向不出人意料,但節奏得宜,母女的關係和對白更寫得精彩。開場和結尾的畫面,亦配合得妙。

回看引文那一段對話。

劇本寫得如此細膩,應該不止是憑空想像,就算不是將現實搬上銀幕(編劇兼導演的 Greta Gerwig 稱戲中情節並無發生過),也必然有從現實中取材(再,Greta Gerwig 本人說法大概如此)。「取材」,當然得先細心觀察:身邊的人,身邊的事,生活的整個環境。而能夠觀察得如此細緻入微,則無疑深愛得很。整部戲,無異於一封情書。

寫得精到者,更不止最貼近主角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學校幾位神父修女,出場不算多,但每人都寫得飽滿豐富,非常討喜。

其餘,就不一一細數了。與其費神肢解,倒不如入場。

==

簡單評分:

A+ (☆☆☆☆☆)

==

又,看美國和日本「Coming of age」青春片(或其他地方也是,不過我看這兩地的戲比較多),經常都有「上大學=離鄉別井/出外闖一闖」這一環。這是成長時要面對的關卡,也是成長必經的儀式(rite of passage)。但在香港這樣的小國、小城,大部份人無如此經歷,幾乎都只能在電影、動漫等作品體驗二手的感覺。雖然「升大學/公開試」亦是關卡,但與「離鄉別井」這回事實在差距太大。最遠,頂多就是由薄扶林到屯門。

少了這一重經歷,或許正是香港人性格特點的來由之一。

###

《情尋酒鄉(Ce qui nous lie)[Back to Burgundy]》

這部寫三兄妹弟,寫父子/父女,寫人和土地,都不錯,但被上一部比下去。

作者嘗試用「酒」為主題,貫穿部戲,作其骨架;但這條線看來力度不夠,以酒講人,似是空口講白話,牽強附會。(也或許因為我不太喜歡「酒」,可能影響觀感。)上面講的幾個主題,結果太鬆散,不成形狀。分開來看是可以的,只是未能串連起來。

不過再想,或許是我自己多心想太多,太在意「酒」這一點,戲鬆散未必與此有關。兄妹弟三人在一年間的轉變,雖然頭尾都以生活的小節描寫改變,乍看不錯,但回想戲中所述那一年的過程,其實講「轉變」那轉折是頗為粗疏兒戲,本身就欠缺說服力。戲中繼承遺產的難關,亦是無厘頭蒙混過去。

原因不論(可能是以上兩者其一,或兩者皆是,或皆非),但總之結果是太鬆散,欠力度。

==

簡單評分:

B-(☆☆☆☆)

《未來叛變(The Giver)》

The Giv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戲,其實不算突出。近來接連看了好幾套戲,有新有舊,都比這部好--那為何要說這部

女主角?不是。Odeya Rush不差,中規中矩,沒有驚喜,有些場面可以,但角色有點無聊。有些角度可愛,但整體屬普普通通,而我入場前連她是誰也不知道。我亦預料,寫完這篇文三日內我就會忘了她。主因是,覺得她缺一點神采、缺一點魅力,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力量。

Jeff Bridges?是不錯,但不會是入場理由。他跟男主角之間的師友、類父子關係,是拍得還好,他演得也不錯,但珠玉在前,一般「好」表現並不足夠--《隔窗友緣(Finding Forrester》的Sean Connery和《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的Al Pacino贏到開巷--這種關係,還有甚麼新的角度或深度可供發掘?或能有甚麼新火花?我不知道。而這部戲、這對角色,似乎也不知道。

有講的價值,其實在於其故事:不是創新的故事,是科幻作品中典型的「烏托邦反烏托邦)」故事,而主角當然是反抗的英雄。這類型的故事成千上萬,此作有何突出之處?論故事本身,沒有。原著小說甚至遭批評太簡單、劇情犯駁。我可以保證,以上批評全都對… 嗯,其實我沒讀過原著,但起碼可以說,改編成電影後,仍可見此等缺失之痕跡。

不過,考慮此小說的目標讀者是青少年,如此手法其實不奇怪,甚至是優點。故事是簡單、設定是隨意、劇情有犯駁,但一切皆無所謂,因為整本書、整個故事,其實是一則政治寓言。如此看,就會明白這都是寓言體常見的特徵:一切只是為其教訓作舖排。故事、人物,不過是載體,總之流暢、討好就夠,重點是能否拍出其「教訓」。

這一點,是拍得還不錯,而且貼近香港現況,希望能對盲目支持建制、擁護權力的人,可有多少潛移默化之功。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故事中的人類,為了消弭一切爭端、不幸,決定擁抱「大同世界」,人不再有差異、感情、自由… 甚至沒有顏色、沒有音樂、沒有歷史、沒有過去。簡單而言,人之為人的一切特質,幾乎全被消除,跟麻木的機器沒有差別。(我甚至覺得,比人工智能的機械人尚有不如。)而主角,因為劇情需要,當然就是負責擔當「重拾人性」的角色。

整部戲,觀眾主要就是跟隨主角的腳步,逐步逐步反省「人之為人」的各種元素。而主要的教訓是:人,不單是追求溫飽、穩定;人,是有其他多方面的追求,而此等追求都需要直面個體有差異、有各自的思想、有自由、能自主;而要追求此等人性美好的一面,往往需要反抗不義的建制、需要勇氣。

片中,老人向男主角傳授人類過去的記憶,用了各種片段,不少選片出色、恰當。而到抗爭、勇氣那一段,更剪輯大量新聞片,甚至有香港人熟悉的「擋坦克」那一幕。

是,這部戲--
正正適合那些裝睡的香港人看。
正正適合那些甘於在中共淫威底下當奴隸的香港人看。

「你還記得怎樣做一個人嗎!?」

散場時,這句說話就在電影院中迴盪。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