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Rebecca Ferguson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兩則:《神臂大叔(챔피언)[Champion]》、《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

《神臂大叔(챔피언)[Champion]》

其實完全不是運動片。平常練習只得幾個鏡頭,到某段雖然稍為交代賽前練習(及對手情況),但故事發展上似是發洩情緒,多於要顯示其奮鬥血汗。一路各場較量、比賽,從來無挫折,其實連困難亦不多。唯一像「好敵手」的角色,也只是輕輕帶過,根本無心經營。

本片借用了運動片的殼(連在準決賽遇上好敵手,決賽就對另一人的套路都做足),但其實只是拍親情片。只借個殼,運動片部份明顯拍不好(運動片要用很多篇幅舖,借殼很難有好結果);不過個餡,其實都拍不好。

最差是「經理人」條線,想將兩的關係講成「兄弟情」,但只靠 馬東石 在石頭爆出來的一句對白,毫無說服力。整部戲根本只見到單方面的好意、照顧,另一邊則連主角的心態都一直搞不清楚。「兄妹」的部份稍好,但關係的轉折手法太無謂,生變時雙方的態度亦怪,臨尾修好就看來很淺薄了。

比較好看是主角和一對小孩的部份,也不是刻劃得如何好,不過幾個演員本身討喜,所以順眼而已。

==

簡單評分:

C-(☆☆★)

###

《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

一街好評,我唔明。

動作,尚算流暢,但其實大多無謂而且欠新意。(臨尾直昇機追逐及懸崖那段尤其悶,毫不緊張刺激,不如睇當年 成龍 玩「畀直昇機打甩頂帽」。)欠新意事小,大部份動作片都不得有何新意;要命的部份是,無謂。

BBC》有篇影評的講法好到肉,借來用用(大意):「跳傘拍得好型呀,如果係要潛入大魔頭基地,或者同一班滑翔殺手在空中追逐,都幾刺激;但唔係囉,結果係… …降落巴黎市中心的DISCO!」係囉,咁有咩理由要搞場大龍鳯呢?無其他實質、唔扮嘢的手段?

其實不止這一幕,大部份場面都是如此無厘頭。更根本問題是,故事根本甩頭甩骨,所謂奸角、陰謀,全部可笑之至,當然穿連不起各種場面。而缺乏故事支撐的動作場面,其實拍得多好都無用,無法令人投入,當然就不緊張、不刺激了。

至於角色如何平板木獨,似乎已是末節。

==

簡單評分:

D(☆☆)
(Rebecca Ferguson 是吸引,但 Vanessa Kirby 更搶鏡,將其角色演得極有魅力,可惜戲份太少。)

《外星生命(Life)》

'Life (2017)'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無論戲院內外,本週的戲碼都甚弱,無睇頭。

揀無可揀,不如又來解剖一部失敗的科幻細片——據維基引述資料,經費不到六千萬美元,科幻片而言不算多吧,或許算是中價?場景不過是搭建出來的國際太空站,花不了多少錢;同是太空密室逃脫背景,《Gravity》花了一億,可能大部份是花在演員身上;這一部的選角亦不差,可能亦已用上大部份經費。雖然有大牌演員蠶食預算成本,但留來拍攝、製作、特技的錢看來是夠的,畫面無問題。問題是無花錢花時間創作。

生物/生命是甚麼呢?薛丁格謂:「吞食環境中的秩序,以避免/拖延自身陷入無序者。」Dawkins謂:「能自我複製者。」其實都有點相通之處。如此抽象地定義生物/生命,在科幻的世界中當有極大空間,可發揮想像力。這部戲,正欠一點想像力。由火星帶回來的生物,狀似變形蟲,或許是不太脫離現實的選擇,但實在很無癮。為了彌補此缺憾,又勉強設定其為:「每一粒個體都『有腦、有肌肉、有眼』。」乍聽似乎很厲害,但一想又覺得很無謂的能力。

說其「有腦、有肌肉、有眼」,當然不可能是每一粒都「有完整的腦、有完整的肌肉、有完整的眼」,其實更似是每粒都「有若干感知/反應功能、有若干活動能力、有若干感光能力」… 嗯… 聽起來就很普通和弱雞。當然,創作是有辦法令弱雞變得厲害,戲中的火星生物可以互相連結,變成多細胞生物形態,能力大增。佢咁拍,但我聽故又想駁故。

此處之問題在於:多細胞生物,如人類吧,雖然幾乎每粒細胞都藏有完整的建築藍圖,但實際成品是會有特化、有分類,既慳水慳力(有效率也。比如,腳底細胞若然會感光,也是無甚作用的,徒然浪費能量。),也有統合優勢(手手腳腳若然各自為政,聚合在一個身體內也無大用。)。

一群據稱「好打得」的弱雞外星細胞,若無協調能力,聚合也不過是混吉;但若然聚合,就需要特化和統合,原本的優勢就喪失了。其實也不全是,雖然效率未必最高,但若然能因應環境而變化,可隨時改變形態,可切換「身體」不同部位作指揮、執行,可以按需要而分合,可以壯大,也可以嬌小靈活,那其實亦頗厲害,又能發揮其特長。

不過,戲中怪物又似乎無如此智慧。原本,仍在培養碟的時候,是有過變形和分裂的能力,也是本片最有創意的一刻;但到吞食老鼠之後,身體變大了,卻失去了創造力,變成一團只懂跑來跑去的透明怪物;到吞食第一個受害人類後,就只懂得一味變大,完全失去特色,能力也弱了,只是普通一隻外星章魚。若然仍可變形和分裂,那幾件太空人早就全滅了。

到結局,(係,我覺得部片頗廢,所以無打算保密唔爆的。現在留這一句空位讓看倌走避吧。)走入兩艘逃生艙之一,甚至已再無腦力去想如何吞食消滅對手,只是懂得出死力纏鬥,雖然有蠻力搭救,最終抵達「目的地」,但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智慧、有任何特別,就只是一團生命力超強的一般章魚怪而已。

(講創意,其實聽講過兩部同樣叫《The Blob》(1958版1988版。)的舊片,其中的外星/本土人造怪物如同史萊姆一樣,總之就是一團物體,會不斷吞食外物,越變越大,其實更有趣。可惜兩部都未看過。)

主角的行動亦多不合理,尤其一開始處理火星生物,及後來出事時的應對,統統不合常理及極為低B… 簡單講是:「搵戲唻做。」

手套箱似乎已是現行最高防護標準(睇維基照講而已),但面對完全未知危險程度的外星來客,或許更適宜用處理輻射物的方式,在密封箱外遙控機械臂處理?但問題非在於此,一如句首所述,既已為現行最高標準,在戲中採用亦非不合理。不合理的是戲中人的行為。

實驗之初,仍只是一粒變形蟲狀,如此處理仍然是合理的,但當其生長至能夠變形、跟手指互動,那明顯已有潛在危險,為何仍能容許他們像養小狗一樣,只隔著一層橡膠手套,就去摸、玩、挑弄?那時候,章魚怪已不是乖乖停在培養碟上的沉靜單細胞,而是會三維活動的多細胞生物了,就無人想過要重估風險,小心處理嗎?

再跳後一點,雖然「事後」看,那章魚怪成長後似乎變弱了,失去了分裂和再發展的能力(又或者只是編劇忘記了),但當時的太空人應該是不知道的吧!為何他們一直會以「我們就是要對付那一團怪物」的心態行事?其實應該要預算那東西是可以分裂,經過的每一處、接觸過的每一處,也可能留有細章魚怪,根本無一處是「安全」的!甚至應該說,自手套穿破、實驗室門打開過,整座太空站根本已經是潛在受污染了。

再說,那實驗室既是用作隔離章魚怪實驗,為何其供氣系統又會跟其他部份連接,中間似乎毫無阻隔?若要處理高危病源體,出入空氣理應經過過濾器,太空站尤如一巨形密室,更應小心,否則一出事即「一鑊熟」。甚至任何管線,都應該能防止倒流,以免污染物流出。

再說,其實在實驗區內外之間,應該有一處間隔,門也應該有鎖,外面的人不能隨意打開的。但在戲中,章魚怪一入氣槽,即暢通無阻;Ryan Reynolds又可以隨便拉開實驗門,衝入去「救人」,根本是無掩雞籠。此等事,早在發射上軌道、連接上太空站前,在地球做設計時就應該預想過。(?)

好,或許是我太理想化,現實或許真的只能將就一下,「頂住先」。即使如此,那這部戲也不過是:實驗室設計不良,操作手冊/規則撰寫有欠周全,人員訓練不足,指揮混亂——簡單而言,就是一宗不幸的工業意外?實在無聊得很。

#

不過,撇開以上講的種種低智問題,中間的密室追逐也勉強可看。甚至,其實出現低智情節之前,由發現火星生物(請暫時不理其處理之輕率),到地球人大感興奮,學童替火星生物命名,其實仍算好睇。平均而言,大概介乎「爛片與否」的界線。心情好,容忍力高,又放得下個腦,或者可以一看,否則就算吧。

==

簡單評分:

D+/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