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Rooney Mara

《再見魅了緣 (A Ghost Story)》

'A Ghost Stor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戲不知如何寫,但頗為喜歡,決定今個禮拜必然要專文一篇。

生死離別,這類題材通常都避過不寫,上一次例外應該是《身後戀事(岸辺の旅)》。不寫,一來沒甚麼感受,二來這回事其實也無太多值得寫。人寫了這回事逾數千年,其實也不過如此,可以想的都想了,可以寫的都寫了,可以講的都講了,會有新想法嗎?似乎無,起碼我想不出。再寫,與其說是為讀者寫,倒不如說是作者為自己寫。(純為自癒,當然想法新不新就無所謂了。)

不寫,其實是慶幸現在無需要寫。

破例,為的不是寫其內容,而是其表現方法。《岸辺の旅》有趣之處,在於拍得 浅野忠信 的角色「鬼唔似鬼」(似人),亡者和生人,死與活,界線模糊。《A Ghost Story》走另一路線,鬼就是鬼,沒有一副「鬼樣」,但就似海報所見,以披上一大幅白布(其實花布也可)表現,雖可觸碰死物,卻未見與生人有何互動。

Rooney Mara 食批那一節,必然是本片最搶眼的部份。言語無以形容,或許不太對,但肯定超過我力所能及的範圍,不懂得如何形容,將全身力氣,將所有感情,都貫注在食批這件事倩。這世界只有這個批,和你。吞食這個批,吞食世界,直到再吞不下去,世界又冒出來了。鏡頭只在靜默旁觀,不打擾,不停止。鬼,也一直站在畫面角落,不動。只這一幕,已值得入場。或許是今年看過最精彩。

但激動過後,最喜歡其實是 白布鬼 用手指刮門框。

白布鬼 與鏡頭同樣,旁觀,超越時空。過去,現在,將來。一入神,不知多少時日過去,又或者回到過去。來,去,枯朽。看對面屋的 花布鬼,同樣不知多少時日過去,其實也不知是否在同一時間線。一直等,其實已忘記在等甚麼,連記憶亦已消失,留下的已不是情或愛,只是一股執念。一放開執念,就消散無蹤。

白布鬼 又記得多少?再回到「自己」的時間,那一段明顯是記起來,但一直留在屋內,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不知多少年,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也只是一股執念而已。由在醫院停屍間開始,一直不動,至突然起身;到在門框邊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直到被打斷;到時間繞一個圈再回頭,再刮,再刮,忽然就收。

控制節奏,觀眾陪 白布鬼 一齊刮,刮,刮,一齊執著。

C: Did you ever go back?
M: No.

==

簡單評分:

A-/B+(☆☆☆☆★)

《卡露的情人(Carol)》

Carol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是咁的… 我絕對是為了Rooney Mara(飾Therese)而入場看這部戲的。
(因為很重要,請默唸多兩次,多謝合作。另一方面,則向來不太喜歡看Cate Blanchett[飾Carol]。一來,是那種類型、感覺都不喜歡;二來,她太「搶味」,經常發出一種「我是Cate Blanchett。我是Cate Blanchett。…」的氛圍,很煩。當然,也有合適的時候,例如演Galadriel就恰到好處;或者,整部戲、整個世界圍繞她而轉動,則也勉強可以接受。正負相抵,應該不算太重偏見,但總之先跟看倌說過就是了。)

雖然看著Rooney Mara就很陶醉,相信已啟動了fan屎模式,戲還是有認真看的。(其表現就無謂多講了,因為已看得神魂顛倒,當然覺得甚麼都好。總之,她在影展得了獎啦。)這也實在是部值得仔細的電影,其畫面很漂亮。所有造型、服裝、道具、佈置都如斯精緻,幾乎每一幕都想定格欣賞。這樣說有點邏輯問題,因為我沒有到過五十年代,但真的感到五十年代的世界躍然銀幕。

影像上,這部戲只有一點問題--高達八成時間,都是透過玻璃、或在玻璃倒影、或在鏡中影像拍兩位主角… 看完整部戲,我仍是看不出有何必要,可能只是某種偏執、僻好?使人困擾。但除此以外,這部戲的影像很出色。簡直覺得自己在看Rooney MaraIV

IV,當然是影像行先,無任何劇情的。之所以想起IV,就正是這部戲的故事和人物出了問題。

上年看過一部《流離所愛(Love is Strange》,亦是以同性情侶作主角,其出色處正是不賣弄其同性元素,專注拍一部精彩小品,其尋常共通的「人味」就透出來了。而這部《卡露的情人(Carol)》,則可謂差之毫釐。若然脫去其同性外衣,即會發現不過是平庸俗氣的愛情故事。

原著小說之震撼(我又要坦承,無讀過,只是憑資料推測。),泰半乃因為其出版於五十年代,放在那時代、那社會環境,這主題本身就已經足夠。然而,過了六十多年,同樣的材料在現代觀眾眼中已不再是一回事,若不能挖出一點更深處的人性,那故事和人物本身就頗為無味。

做一個思想實驗,拿走其同性戀元素,將戲中「女女男」(Therese-Carol-Carol丈夫)的關係,換成「女男女」或「男女男」,其實就很明顯。

==

簡單評分:

B-(☆☆☆★)

==

<------------------->
<-------這是分隔線------->
<--本片不爛,但下文不免要透露劇情-->
<-------這是分隔線------->
<------------------->

若非兩個主角是女的,根本就只是「恨不相逢未嫁時」的套路,每一步、每一個轉折都熟口熟面,人物亦無任何特別,完全是公式化作品,便利店、租書舖有一大堆那種。

將Carol改成男的,就叫Carl;丈夫當然也要改成妻子,就由Harge改為Hazel。將「Therese-Carol-Harge」置換成「Therese-Carl-Hazel」,來看看這故事聽起來如何:

Carl和富家女Hazel已婚多年,育有一女。其實Carl從不喜歡Hazel,但因為種種原因,出於社會壓力乜乜乜(不太重要,隨便想一點back story吧。)與Hazel成婚,但勉強無幸福,卒之分居。Therese是百貨店售貨員。一日,聖誕前不久,Carl到店選購玩具予女兒,替其出主意和訂貨的正是Therese。Therese其時已覺Carl吸引。Carl遺下了手套在店內,Therese就據訂購單上的地址將手套寄回。Carl約Therese午膳回謝。(跳過一些細節)總之兩人搭上了,Therese發現Carl的家庭狀況,Hazel亦發現Therese。Hazel將女兒帶返娘家過聖誕,Carl邀Therese遠遊(散心也好,乜都好啦),兩人在途上亦終於破戒。此時發現,原來Hazel早已派偵探尾隨,亦已錄得二人通姦證據,並以此作要脅。Carl恐失去女兒撫養權,遂回到Hazel身邊,亦願意接受婚姻輔導。Carl鬱鬱終日,卒之在律師樓爆發,決定離開Hazel自立。後來,再見Therese,兩人…

實在爆夠了,我幾乎寫足整部戲出來。(當然刪走了所有配角和枝線。)是否很狗血,甚至有點爛?再回想這部戲,其實Carol這角色根本一直就表現得很男性化;而其丈夫Harge,簡直就是一個典型怨婦!若從「人性共通」的角度看這故事,實在是庸俗無聊。

而在其「同性戀」的部份,卻又不見拍出兩個主角的關係有何獨特,有何特別惹人關注之處。若然兩人不是「女女」,而是「男女」、「男男」,又有何分別?沒有。不過是一般「禁忌之戀」的套路,不過碰巧今次的「禁忌」叫「女同性戀」而已。

《小飛俠:魔幻始源(Pan)》

Pan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認,我對這部片是有過一點無謂的期待。

但若然客觀觀察那張海報,由Hugh Jackman仿如「Dr. Fu Manchu」一般老土浮誇的造型,到整張海報設計之「行貨」、無品味… 簡直有一道氣場、有一股爛片味道。但管如此,因為有Rooney Mara… 她實在又靚又型嘛!(看過美版《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不可能不迷上她。)有她坐鎮,我本以為不會太爛的,所以有點期待。

<----------分隔線---------->
<-- 但執筆時邊寫邊想,越想越覺得不妥。 -->
<--   思來想去,還是要評為爛片。   -->
<--   爛片,當然不避忌講劇情了。   -->
<----------分隔線---------->

結果是六個字:「觀音頭,掃把腳。」
(最最最最初的部份不算差,如果持續落去也有潛力,但可惜…)

電影開段部份,竟然有Amanda Seyfried出場,既驚且喜,但分明只是客串,不影響評分。在孤兒院門口放低Peter,嬰兒籃內的毛毯摺出一個「P」字,本以為會巧妙放入接下來彈出的「Pan」字樣,卻原來毫無關係,未有使用,似已預告這部片亦是「有頭威無尾陣」,就算起手不錯,但中盤散亂,未到收官已經收檔。

以二戰時孤兒院作背景,雖然陳舊,但亦算中規中矩。著力寫Peter和院友的友情,到發現Amanda Seyfried留書,又點出Peter似有閱讀障礙;除了後者到尾段跟情節勉強有點關係,對故事近乎毫無用處。到海盜出場,空戰那一段還可以,起碼夠視聽娛樂,特技攞足分。整部份,花了不少力氣和時間,本以為整部片可以連繫二戰現實世界和「Neverland」,但結果兩部份完全斷裂,首段是完全浪費,認真不知所謂。

到了Neverland,忽然變成童工血汗礦場setting,但內裡卻又窗明几淨,質感甚至不如迪迪尼公園的乜乜礦場,反而似我自小覺得極恐怖的「糖果廠」。推一個設定、造一個環境出來,只是出兩三幕,既沒有深刻的經歷,也沒有跟進,究竟有何意義呢?黑鬍子出場時又忽然變成musical,但就… 僅此而已。我只能說是不明所以。出場那一幕唱歌,不久又有一幕群眾叫囂,完全是向音樂劇方面轉動,但又無以為繼(整部戲無再唱過歌),到底想怎樣呢?

到逃走,在叢林,那幾隻只得一身白骨(但有斑斕羽毛)、兇猛的「Neverbird」是走錯片場嗎?「Neverland」原來是undead樂園?忽然又想走恐怖片路線了?突然,Tiger Lily(Rooney Mara)出場。好了,得救了,起碼畫面變得亮麗,總算有點樂趣。心情剛剛好轉,立刻又被打落地獄。

回到部落,又變成瘋狂彩色的原始部族,大概是亞視國際台四點檔英美兒童劇佈景… Rooney Mara那可笑的頭飾… 夠了… 如此亂來的世界觀,你是要折磨美指還是觀眾?這一段,再確認Peter Pan是「the chosen one」的命運預言。最有趣者,是Peter苦惱自己不能飛,不能證明自己是「the one(Pan)」時,Hook(當時仍未為Captain)竟然對Peter說(大意):「重點並非你是否the one,而是你是你自己。」嘩!王道到極點的青春劇對白。

而最諷刺是--(不怕預先爆出結局)--煞有介事地說了這一句,似乎是很關鍵、也見證兩人友情的對白,到最尾… 結局是Peter Pan實現預言,曉飛,打敗黑鬍子,完場。這算甚麼嘛!?北韓式普選?一人一票,不過永遠只得一個候選人,而且你不投給他你就死定了?

再回到故事的時間線,黑鬍子闖進部落了。(之前有提過連對方蹤影都難見,忽然又毫無難度的就找到部落附近,再捉到一件外人帶路… 其實就算無人帶路,根本就已在附近,怎麼可能找不到…)那一場混亂打鬥,簡直可笑。離開血汗礦場,走進兒童劇世界,打鬥畫面甚為詭異… 海盜開鎗、部族居民中鎗,就是變成一團團繽紛的色粉!抱歉,我實在無法認真看待,這完全就是一部笑片吧?

後來的鱷魚、人魚島… 只是為了讓經典角色出場,無聊至極,且跳過不理。

到結尾,終於要進入「Fairy Kingdom」了。嗯… 根本只是一大群發光的蜉蝣吧!黑鬍子一黨,對付這些蟲子的辦法就是--火燒!月黑風高殺蟲夜,黑鬍子海盜為民除害,唔洗用劍既… 呀… 總之,到那階段,那一群發光蟲是毫無還擊之力,基本上是等死。忽然,友軍趕到,混戰一輪,局勢仍無多大改變。

到某一關鍵處,Peter卒之有勇氣跳出去,也終於會飛了。然後,局勢忽然扭轉。呀哈!你估錯了!無,小飛俠沒有大顯神威,他只是在空中飄浮,東指西指。是那一群飛光蟲忽然醒覺,又忽然勇猛,又原來力大無比,將海盜惡人逐一纏住、抬起、丟落萬丈深淵。究竟一開始在搞甚麼呢?老早就可以將海盜趕出Neverland吧!

然後,Amanda Seyfried又再客串出場,Peter Pan總之就留在Neverland,Hook搭上了Tiger Lily也就都留下了,又回程到孤兒院接走其他小孩到Neverland… 咦?等等,剛開場時,好像有旁白提過,敵人本是朋友之類的說話的,我以為會交代所Peter Pan和Captain Hook究竟如何成為敵人?沒有,完全沒有提過,交白卷。

這部戲由劇本內容,到講述的方法,五時花,六時變,拿不定主意,七國咁亂。整件作品,究竟想怎樣呢?是要顛覆Peter Pan的故事?但不見其形象有何突出不同。是要拍前傳?但又未能連繫得上。可謂一事無成。

==

簡單評分:

D+(☆☆)